• 王正华亲解春秋航空廉价之谜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5-05-05 02:36:13
  • [摘要] 随着低成本航空的发展模式在国内越来越得到市场的认可,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企图掘金廉价航空市场。

    时代周报记者 项义妹 发自广州

    4月29日,春秋航空(601021.SH)发布今年一季报,营收和净利双双上扬,营收达20.18亿元,较上年增长16.1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为2.54亿元,大涨46.43%。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营业总成本同比增长5.61%,低于营收增速超过10个百分点。

    头顶“首家民营航空”和“低成本航空第一股”多项光环的春秋航空,自1月21日成功上市后,其创始人、董事长王正华就日益受到外界关注。在4月下旬于广州举办的第七届“世界商业伦理论坛”活动现场上,年过古稀的王正华身着一身黑色的春秋航空制服,头发些许花白,有着与年龄并不相称的好精神。他甫一露面,就即刻成为众人争相合影的焦点。

    尽管当天行程安排紧密,王正华面对众人签名、合影的要求仍来者不拒,最后在工作人员的解围下才得以脱身。“找你合影,也是对你的肯定。况且,你多花一两分钟时间能让人家高兴,不也挺好的。”王正华在随后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解释道。

    “我40岁弃政从商做旅行社,50岁做包机,60岁做航空公司,70岁带领春秋航空上市。”王正华回顾过去的30年岁月,如是总结。同时,他自我评价道,“我比较粗线条,性格直,但善于去想问题具备战略思维,这是有点小优势的。 所以当年辞去公职下海,回过头想还是对的。”

    如今,王正华依然活跃在工作一线,每天只睡5小时。不过,王正华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希望能在75岁的时候逐渐退出,“离得远一些”。

    “抠门”的廉价航空第一人

    自1月21日成功挂牌上市以来,随着春秋航空股价的节节攀升,王正华的身家与日俱增。截至4月29日收盘,春秋航空股价为111.85元,总市值达447.4亿元。按王正华持股春秋航空26%计算,其财富已超116亿元。

    “尽管在做事业的过程中,总是离不开财富,但对我个人来说,财富实在算不了什么,不能把它看做是万能的。你看我浑身上下全是国产货,手表也是国产的上海牌。”王正华露出手腕上的手表,指给时代周报记者细看。

    事实上,被称为“廉价航空第一人”的王正华在日常生活中也极尽节俭:平时出差尽量坐自己公司的飞机,从不备专车,住的酒店也往往只是三星级。

    “我现在穿的公司制服是上海本地的三毛厂出品,也不过是几百块钱一套。”与其他上市公司董事长更为不同的是,王正华在座驾选择也显得极为“抠门”,依然是国产的吉利帝豪。目前,帝豪顶配车型的报价也才不过10万元出头。

    实际上,节俭和“抠门”并非只是王正华一人的行事风格。春秋航空的办公大楼是由旧宾馆改造的,董事长办公室面积也不过10余平米,室内摆置的沙发是100元买进来,已经用了20多年, 王正华笑言“足可以用到我老死”。

    正是基于这样的节约之道,春秋航空在“三大航”的夹击当中,仍能一路发展壮大,并最终获得资本青睐成功上市。

    在王正华看来,上市只是春秋航空发展的一个阶段性目标。春秋航空并未太大的改变,只是他还不太适应上市公司的规矩,“上市后,证监会、交易所给你规定一系列制度。这个不好说,那个不好说;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我呢,却老容易说漏嘴”。

    据最新数据显示,春秋航空目前拥有46架A320型飞机,平均机龄为 3.74 年;经营81条国内外航线,年平均客座率保持 93.07%的高水平。

    随着低成本航空的发展模式在国内越来越得到市场的认可,越来越多的航空公司企图掘金廉价航空市场。

    包括正在IPO的民营航空公司吉祥航空旗下的九元航空,其一诞生便定位于低成本航空,甚至推出9元特价机票;而东方航空旗下的中联航,以及海航旗下的西部航空、首都航空也都相继转型低成本航空。

    面对烽烟四起的廉价航空市场,王正华认为,这也有利于市场的发展,“市场需要的,你再怎么抵抗也没用,并且这个市场也足够大。本来国内廉航,就只有我一家,现在低成本的理念有更多人在呼喊,我的员工会感觉到市场的压力,对手来了,员工自己就会铆上劲了。所以我认为,压力不是坏事,有压力才会更谨慎地去做更多的事。”
     

    \
    (3年前,已经发布招股书的春秋航空再遇上市良机,却因漫长的IPO暂停,而又再次搁浅。   CFP 供图)

    上市坎坷路

    对于董事长王正华,其“弃政从商”的创业故事广为外界熟知。

    1981年,为解决回城知青困难,时任上海市长宁区遵义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的王正华扔下“铁饭碗”,以3000元在一个2平方米的铁皮亭子里创办了春秋旅行社,并在民营旅行社中把业务做到全国第一。

    回头看当时所做的选择,王正华认为是对的:“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急,所以感觉可能做企业会更好,要让我很温柔地去处理一些事物,会比较粗线条。得罪人的事情我就不一定擅长。”

    在将旅行社做到全国第一之后,王正华并没有满足于此。此后,他开始思考春秋未来的发展方向,打造一家属于自己的航空公司的想法逐渐清晰起来。而当时,王正华已年近花甲。

    此前,王正华从事旅行社时,已通过旅游包机等形式积累了一些行业经验。在考察了国内外多家航空公司之后,王正华最终决定走低成本的差异化路线。

    由旅行社一脚直接跨入巨头林立的航空业,王正华的选择无异于一场大胆的冒险,也由此受到外界汹涌而来的质疑:航空业高投入低回报,刚性成本占比80%,而在剩下的20%中,人力成本要比传统的航空公司高30%左右。

    此外,不可否认的是民营低成本航空还面临着政策支持力度不够等诸多难题。

    春秋航空曾经因为售卖1元机票,被济南市工商局罚款15万元;也因在飞机上叫卖商品而遭受各种非议;因延误不赔偿而衍生出旅客“霸机”事件……

    在多年的摸爬滚打之后,王正华摸索出“两单”、“两高”和“两低”经营模式:“两单”,即单一机型与单一舱位;“两高”,即高客座率与高飞机日利用率;“两低”,则是低销售费用与低管理费用。上述经营模式的目标便是,在确保飞行安全的前提下,严格控制成本。

    为节约销售费用,春秋航空发力电子商务直销,并以此作为主要的销售渠道,并在成本控制下实施“低票价”策略,借鉴国外低成本航空公司运行模式,辅助服务项目,开发新产品与服务。

    通过“抠成本”以及提供多元化服务,春秋航空渐渐走出来一条发展之路,探索出一套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

    在此次登陆资本市场之前,春秋航空并非没有遭遇坎坷。实际上,王正华在2007年便开始筹备上市。3年前,已经发布招股书的春秋航空再遇上市良机,却因漫长的IPO暂停,而再次搁浅。

    终于等来了IPO的重新开闸,王正华又遇“举报门”。春秋航空的老员工,由于不满公司股改时的股权分配,愤而举报春秋航空补贴占比、关联交易等的问题。

    再度提及此事,王正华拍拍时代周报记者的肩膀,面露无奈,声言道:“这些过去了,也无所谓了,我实在是不愿意再说。”

    不反对职业经理人接班

    生于1944年的王正华,已71岁高龄。谈及自己的年龄,王正华笑称:“每次人家问到我,我都说自己是36岁,不过是36‘公岁’。因为,按我们上海的风俗,我今年应该是72岁,可不就是36公岁?”

    “现在的状态,我感觉很幸福。”王正华指向旁边桌椅的结发妻子笑着说,“我们两口子感情很好。老太婆对我照顾得好,我当然要善待她。”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与其年纪相仿的妻子两次前来提醒王正华按时服药,然后静静地坐在一旁等待他接受采访。

    谈及膝下的两个儿子,王正华也并不避讳。在他口中,两个儿子都相当孝顺,没有富家子弟的脾气,“在公司里,他们也是广受大家的好评”。

    “从小,就应该让孩子开始学会吃苦。大了之后,要到外面去增长见识、开阔眼界。”在他的有意安排之下,大儿子王煜和小儿子王炜曾分赴美国和日本留学,“学成后他们可以用美国人、日本人的眼光来看中国的国情,中国的商业生态。”

    王正华回忆,王煜当年赴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留学时,王正华给了儿子5万元人民币,作为机票费及一个月的生活费,“其他的,让他自力更生”。

    在美获得经济学硕士和工商管理硕士之后,王正华并未立即安排王煜进入春秋航空。而王煜在罗兰贝格、毕博、翰威特等诸多跨国公司工作多年之后,才进入春秋航空,目前主要在负责航空、投资方面的相关事宜。小儿子王炜的成长轨迹与兄长类似,现在负责日本市场的开拓。

    现年44岁的王煜,任春秋航空董事兼副总裁,并在“春秋系”五家公司兼任高管。王煜本人间接持有春秋航空1.07%的股份,账面市值已近4.5亿元。

    小儿子王炜,并未出现在春秋航空的公开资料当中,但王正华对他在日本的既有工作成绩也大加赞赏,“可以独当一面”。

    春秋航空现任总经理为张秀智,是跟随王正华20余年的“老春秋人”。自2004年起,张秀智便担任春秋航空有限董事兼总裁,也是春翔投资第一大股东,持股春翔投资28.33%。

    随着年纪的增大,接班是王正华不得不正视的问题。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王正华表示并不反对职业经理人接班,“当然我的儿子将来如何,一切要看股东们的评价和他自己的努力” 。

     

    对话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
    三年后,尽量往后退

    时代周报记者 项义妹 发自广州

    从2004年筹办春秋航空,以低成本运营的方式拓展中廉价航空业务,王正华从成立春秋航空之日起便备受关注。

    此后,王正华相继抛出“1元机票”、“199元”、“299元”的超低票价,被认为是“中国低成本航空第一人”。从起初的不被看好,到逐渐在市场上站稳脚跟,直至实现上市,带领春秋航空成为“低成本航空第一股”,王正华已经颠覆了外界对航空的既有看法。

    而今,低成本航空渐成发展大势,多家国有航空公司纷纷布局,意欲进军。春秋航空或将面临不小竞争。“这是市场所需要的,大家要面对这一压力。” 王正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对低成本航空在中国的发展依然信心满满,也依然坚持“卖站票”的想法。

    实际上,他所倡导的“站票”并非是全然的“站票”。王正华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你看,臀部下是一个托板。整个身体所占用的空间节省了多少?!”

    坚持卖站票

    时代周报:上市前与上市后,对你和春秋航空带来了哪些改变?

    王正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老实讲,现在心理压力会增加一点。股民们买春秋航空股票,可是真拿他们的血汗钱来买你的股票。如果有什么地方做不好,我就真的对不起大家了。这个压力的确有点大。

    时代周报:春秋航空定位于低成本航空。你本人也被称为是“低成本航空第一人”。而目前,包括中联航、西部航空等也在慢慢切入低成本航空领域。在你看来,国内廉价航空市场近几年是否仍会保持较高增速?

    王正华:低成本航空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作为企业来说,谁不想省成本,既能够到达出行的目的,又能够降低百分之三四十的成本,何乐而不为。如果是自己掏腰包的,那就更没有不省的人。所以现在,世界范围内也提出一个新的口号叫“简途住好”,就是路上简单一点,但是对住宿会提升档次。

    时代周报:你之前提出过推出站票,现在看来实现的可能性大吗?依然坚持卖站票的想法吗?

    王正华:我认为可能性非常大,当然坚持!

    我举个例子,8年前,我向空客公司提出建议,因为春秋航空不提供餐,后面那一排放餐车、烤箱的地方没有必要,这个地方撤掉以后可以多出6个座位。我每次给空客提意见,空客都说不行。后来因为市场竞争的需求,空客最终还是拆掉了,飞机由之前的180座增加到了186座。今年,我们就能要到这个飞机,在中国我们是第一家。

    站票的推行也是这样。一个人的座位,膝盖到背部是不是空间距离?如果臀部下面有一个托板,像吧台一样。这样一来,至少两个位置可以坐3个人,可以增加出很多空间。

    时代周报:最近一两年航空事故比较多,尤其是马航事件发生之后,你是怎么评价在廉价航空大行其道的情况下,控制成本的同时保证安全?

    王正华:我在选择机型、硬件、机长、发动机等方面,都有严格表示,以保证旅途的绝对安全。在航空领域,我们每个人要时时刻刻保持战战兢兢,用一种敬畏的心态来对待,不能出现一点意外。

    高铁冲击不了远程航空市场

    时代周报:高铁对低成本航空或者是春秋航空,形成的冲击大么?

    王正华:在高铁的问题上,我们一开始是认为对1000公里运程以下的航线会影响比较大。所以,我们就主动把武汉、郑州航线都撤回来了,明知道以后是人家的天下,你去打什么?不打。

    现在航程弄到1200公里以外,你看高铁有什么能耐?能耐不大。我可以跨海,到日本、到韩国去,高铁在这一点无法做到。

    时代周报:但是你撤掉这些航线,会不会对你公司的业绩有影响?

    王正华:没有影响,反而我们可以飞更多的远航程,开辟出更多的跨海航线。所以,我现在跨海的航线要占到百分之二十,包括东北亚、东南亚等地区。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你要早去准备,不要等到人家高铁已经压到面前了,你再去准备。我在四五年前就把这1000公里以内的航线撤回来,所以高铁对我形成的冲击很小。

    时代周报:随着国家“一带一路”的推进,春秋航空将会如何抓住这一机遇?

    王正华:往南的,包括像南洋、印度洋这块我们都在筹划。我们飞不到的,比如讲马尔代夫要飞六七个小时,毛里求斯要飞将近10个小时,这些我们肯定玩不转。那么我们就和大公司配合,把我们的客人集中起来送到某一个点,做好大公司的助手,所以我们最近在积极和这些大公司进行合作。

    两个儿子各有分工

    时代周报:关于公司的接班人问题上,你是怎么考虑,两个儿子如何安排?

    王正华:他们当然要分工。小儿子在日本吃了很多苦,可以独当一面,我感觉是好事。大儿子现在在总部,公司内部对他的评价也非常高。

    时代周报:随着第一代创始人的年事渐高,中国家族企业在近几年会遭遇企业传承的高峰期,尤其是江浙和广东等地区。作为你个人而言,你是倾向于由自己的儿子来接班,还是职业经理人?

    王正华:我感觉,关于这个问题,不要说得太死。春秋航空现在的经理还是一个将近50岁的人,因为实际上她做会更合适。当然我的儿子将来如何,一切要看股东们的评价和他自己的努力。所以,这个不必画框子,大家都要努力。

    时代周报:从子女教育来看,看得出你是在有意识地培养和传承。在未来几年之内,你是否会完成交班?

    王正华:我希望在差不多75岁的时候,应该3年左右,他们能够接上来,我就离得稍微再远一点。但不会完全退,从业务的角度上,我会尽量往后退。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春秋航空 廉价航空 的报道

  • ·春秋航空冲刺上市 廉价航空战略临考(2012-06-28)
  • ·春秋、吉祥:争抢民营航空第一股(2014-05-22)
  • ·春秋航空获“上市通行证” 宣布发力深圳市场(2014-10-20)
  • ·春秋航空的后上市时代(2015-03-03)
  • ·王正华亲解春秋航空廉价之谜(2015-05-05)
  • ·民营航空双雄的“空中生意经”(2015-07-28)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