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揭秘:电视人“大逃亡”的五大门派

    互联网+ > | Time Weekly - 2015-01-25 22:01:20
  • [摘要] 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的离职并不是个例,近几年,许多知名电视人纷纷离职,或另投他家或自立门户,走出了自己的新道路。


    来源:i黑马           文丨鲁召

     

    【编者按】2015年1月15日,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正式辞职。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了圈内的震动。这个打造过《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等标杆节目的总监辞职的原因暂时没有官方说法,一时间猜测纷纷。而夏陈安的去向,也还未明确。

     

    夏陈安的离职并不是个例,近几年,许多知名电视人纷纷离职,或另投他家或自立门户,走出了自己的新道路。电视人的去向,总体来说,可以划分为“五岳剑派”:

     

    体内循环派 
     

    体内循环派,即虽然离职,但仍在体制内工作,属于同行之间的跳槽。这一派中多是大腕级别的电视人,如2005年《超级女声》的总导演王平,离开芒果后转战海南做台长,后又回到湖南广电担任副台长一职,《我是歌手》制片人洪涛便是其弟子;《金牌魔术团》的制作人易桦,则从芒果跳到更南方的深圳卫视任职副总监;而同在湖南卫视的“选秀教母”龙丹妮则更曾出演出走东方卫视、回归湖南卫视,又被爆料将签约盛大的种种戏码,回任天娱总裁。《天天向上》制作人张一蓓跳槽灿星,任副总裁。

     

    近年来,多数大腕级的电视人之所以选择在体制内流动,其实也正是因为熟悉的工作环境和更好的薪资待遇。

     

    知名主持派
     

    主持人最为观众所熟悉,他们的一举一动,能引起圈内圈外的集体关注。最典型的当属前“湖南一姐”主持人李湘,完成了一次由湖南转深圳,由台前转幕后的双重转身,在深圳卫视担任副总监;央视《24小时》的主持人邱启明,依然以相同身份加盟湖南卫视,主持《我们约会吧》。

     

    崔永元、马东等、刘建宏、王凯等跳出央视大门,或自立门户或投入新媒体怀抱。同样一直担任主持的还有前浙江一姐朱丹,跳到芒果后继续主持《中国最强音》,为了芒果这棵大树,从浙江一姐屈居为湖南二姐,也可见芒果台魅力之大。而芒果主持人李好、李响、彭宇等主持人不甘于做二线,集体跳槽江苏卫视。

     

    槟榔咀嚼派

     

    进入北京、江苏、浙江、安徽、上海、山东等地的一些大型节目工作室,如果闻到槟榔味,说明有来自湖南台的人。其中多数人都是从湖南台转型成为自由电视包工头或电视短工,还有做私活的。

     

    安徽卫视音乐真人秀节目《我为歌狂》的第一季导演王硕就是湖南台向其它台输出的自由导演,离开芒果后,参与制作指导了多家卫视的节目。山东卫视《歌声传奇》的执行总导演黄容也是来自湖南。槟榔派最大特点是职业自由化,多是以个人身份或工作室为单位与各电视台合作节目,包括老东家芒果。

     

    正因为有一大批湖南系的自由工作者存在,现在越来越多的一二线卫视也充满了槟榔味。从这一点看,芒果台是广电行业当之无愧的黄埔军校。

     

    转型互联派
     

    近几年,视频网站大有自起炉灶颠覆电视台之势,但实际看来,从实力到资源,视频网站与电视台还是相差甚远。最走大运的要数罗胖罗振宇,在央视连主播台边都沾不了的罗胖,在媒体人申音的策划下,获得胖粉无数。

     

    2014年湖南卫视自建“芒果TV”,封杀新媒体之后,视频网站便一片陷入悲声。像腾讯、搜狐、爱奇艺等便开始不遗余力地从电视台挖掘人才,但挖到的只是虾兵蟹将,挖不动核心制作人,也难以制作出能比肩芒果、蓝台的节目,短时间内,难成气候。

     

    自主创业派

     

    除了以上几类,还有许多电视人在脱离体制后,选择了自主创业。东方卫视原总监田明跟随大老板黎瑞刚脚步,担任星空华文传媒CEO、大热的《中国好声音》制作放灿星文化总裁。湖南广电原经视《绝对男人》制作人、金鹰卡通卫视节目总监熊杰离开芒果后,与超女创始人合作并担任北京公司总经理、随后单飞香港卫视,2011年创办了神歌传媒。

     

    出自湖南广电的新锐制作人秦保砚,曾是电视剧投资制作人,并进入投资并购行业,后出任湖南广播电视台北京事业部创意、新媒体及拓展总监。2012年离职创建嘉润传媒、方照影业。2013年,神歌、嘉润、方照三家公司合并,统一呼号嘉润传媒。据透露,嘉润传媒在拿到首轮千万级投资后,推出项目合伙人制度,吸纳了众多电视湘军人才。现已投资运营了《家庭幽默录像》、《文化西藏》、《西藏诱惑》系列等项目。

     

    原浙江卫视的副总监杜方,在转跳酷6之后,又成为新公司华策影视的CEO,旗下拍摄了《天涯明月刀》、《听风者》等著名影视作品。江苏卫视《非诚勿扰》制作人王刚等也纷纷创立节目公司。在市场作为主导的今天,放弃体制内的金碗,积极主动地拥抱市场,成为越来越多电视人的选择。这类创业派的成功转型,赋予了电视人更多的色彩。

     

    电视人的“逃亡”,一是电视已经形成寡头时代,湖南、江苏、浙江、东方已经把二线卫视远远甩在后面,广告差距在十亿级别以上。湖南卫视的广告收入是三线卫视的十倍以上;二是电视内流动呈现“下流”趋势,即一线平台卫视制作人流向二三线卫视,采取包工合作方式,主体还是芒果台黄埔军校培养的大批制作人自由流动;还有就是新媒体视频的战略内容布局。或可归结为工作环境、薪资待遇、未来发展等不同原因,但追求自我价值的目标是一样的。

     

    在时代大潮中,电视人大逃亡之后何去何从,是每一个从业者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电视 门派 的报道

  • ·乐视搅局超级电视市场(2013-05-09)
  • ·智能电视面市 客厅大战打响(2013-09-12)
  • ·家庭娱乐再添战火 落地陷困局(2014-03-27)
  • ·电视媒体转型新思路:得渠道者得天下 (2014-12-22)
  • ·2014电视行业八大关键词(2015-01-05)
  • ·《我是歌手》力证:什么是真正的内容为王 (2015-01-05)
  • ·【干货分享】2014年度电视媒体生态研究报告 (2015-01-14)
  • ·2015广电行业发展趋势展望(2015-01-20)
  • ·10826个样本告诉你互联网电视的未来 (2015-01-23)
  • ·揭秘:电视人“大逃亡”的五大门派 (2015-01-25)
  • 操刀“直播科学家”的《知识分子》CEO纪中展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知识分子》搞直播并非是受网红影响,他们只是选择了同一种形式进行科学传播和科学教育。

    ”曹德旺说,“俄罗斯跟欧洲人不和,那么现在在我的撮合下,欧洲还接受我从俄罗斯调一部分产品来,宝马、路虎、沃尔沃、大众和奥迪,这些全部是我的客户啊”。

    2016年12月15日,杭州市与阿里巴巴集团召开战略合作第四次联席会议。杭州市委书记赵一德、市长张鸿铭及马云出席。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重启改造的时机,更大程度上是在于这80%的大多数。对于剩下那未签的20%,卢慧娟表示理解,她相信他们大多是老人家。

    贵州和贵阳的“落后”就是优势,为此,当地政府会全力去做大数据和区块链,国家也会大力支持,而贵阳优质的环境、对比低廉的房价和硬件设施成本,也是发达地区缺少的优势。

    程峰在内蒙古经营农场近11年,种植了3000亩马铃薯。春播在即,但程峰资金周转不开,这会导致种植时间推迟,造成后期的减产损失。

    一家山东券商也来到岳西欲参与当地的扶贫事宜。“我友好地跟山东券商说,你们来晚了,岳西已经跟浙商证券领了结婚证,没法再改嫁了。”前述岳西县政府人士称。

    在2016年和2017年的交界,面朝未来,写下这些文字。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iwamei@163.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