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勇:酷世界中的小米与联想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4-12-16 08:56:20
  •  时代周报评论员 谢勇

    “联想要酷但不装酷。”在与10位互联网活跃人士闭门会议之后,曾经的中国企业家教父柳传志在一封回信中,终于用很联想的方式表达了结论。传统中国式圆融周全中,在自己划定的圈子里往外跨出半步。

    这是个过分正确的结论,面面俱到、无懈可击。非常符合国人钟情的“中”的精神。但无论如何,柳传志毕竟看到了这个正在变“酷”的时代。

    冲动总被自我遏制

    无论是西山会议,还是市场中的一个又一个数字奇迹,雷军都成功展示了他的存在。无论喜不喜欢,他仿佛就成为空气中的一种气息,逼着柳传志们去思考,去表态,去选择。当然,不同的企业领袖们,做出不同的抉择。最终,柳传志的态度是,等一下,慢慢看,与重资产的传统制造业不同。

    雷军没有生产线,没有工人,没有那些被联想们视为珍宝的“专利”,甚至他都懒得开会。可以对比的,是联想严格的会议制度。对比联想,小米没有一件东西能说是做到了极致,而是各种二流产品的“贴牌”。所以面对小米和美的合作,董明珠对自己的产品更加自豪:“你们今天在座没有选择格力空调,回去一定要换。你们回家用,如果换了格力空调,你电费一年不节约两千块钱你们找我,我给你们换货,因为我代言做了广告,我说话算话。”

    但是,如果问,“小米+美的”VS“联想+摩托罗拉”,哪种联合更让人兴奋?不同的企业家,恐怕会给出不同的答案,而不同的答案,则在说明这位答案提供者,是生活在哪一个时代。在10月30日完成的,从谷歌那里收购摩托罗拉这笔大涨中国人士气的生意中,联想最得意的成果,是买了摩托罗拉3500名员工和超过2000项专利资产,以及摩托罗拉移动品牌和商标组合,还有欧美市场。这些东西,在联想看来价值29亿美元。当然,我们还是可以捕捉到闪烁着的联想式智慧:29亿当中,大概15亿是三年之后才需要支付,总之,“付款方式对联想特别有利”。
    这种小智慧很容易让人们回忆起联想失败的FM365项目。即便失败,“不但没有亏钱,反而赚回了一些本儿”。

    让联想没有承受真实损失的FM365项目,是14年前联想为其天禧电脑用户提供定制服务而进行的互联网尝试,当时的联想,想用“用最红的人,做最红的广告,1年烧1亿钞票,3年做成中国最红的网站”。FM365与AOL合资,采用“上网接入”方式,提供内容增值服务。用户按月付费得到一个账号,利用该账号从专用的客户端上网,客户端中集成了AOL提供的所有服务:新闻、娱乐、教育、财经、视频,搜索、邮件、聊天室、及时通讯、新闻组等等。在当事员工眼中,“这个模式到现在看都似乎天衣无缝,在那个时候自然更是无可非议的”。

    但最终,尝试没有能够坚持下去,习惯从硬件思考问题的联想,互联网战略遭遇挫折。类似的事件还有,在刘强东还在中关村站柜台的时候,联想就收购了卓越,成为中国最早的电子商务试水者之一,可是,在2004年,联想为了筹资买下IBM弃若敝履的PC业务,把方兴未艾的卓越网卖给了亚马逊。还有,2000年8月前后,联想已把眼光投射到移动互联网,时为联想高级副总裁杨元庆声称公司在积极申请手机生产牌照。他说:“联想对单纯的手机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可移动上网的手机,还有可移动上网的掌上电脑。”但联想的移动互联网先机,也在他们将手机业务卖出去又回购的折腾中丧失,他们今天勉力追赶的iPhone,其雏形最早可追溯至2005年,比联想的移动互联网战略晚了近5年。

    2000年,被联想选中成FM365代言人的谢霆锋帅得逆天,在这一年里,谢霆锋除了到联想上了一天班,还公开了与王菲的恋情。14年后,两个人再次走在一起,而联想,也又一次面临互联网的冲动和“硬”与“软”的纠结。

    人类失去联想,世界还是那样

    联想今天的数字足够炫目漂亮、足以让联想人不必对小米的存在过分紧张。比如,截至2014年9月30日,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联想智能手机、个人电脑及平板电脑的总销量创新高达3560万台,全球个人电脑市场份额近20%,提前完成此前设定的两年目标。此外,随着对IBMX86服务器业务和摩托罗拉移动并购的完成,联想已跃居全球第三大和中国第一大服务器厂商,以及全球第三大手机厂商。就在11月中旬,联想董事会业绩发布会,联想第三季度业绩特别突出,净利润又创新高,市场占有率也大幅度扩大。

    而从联想系投资布局来看,联想控股的君联资本和联想之星孵化器投资与联想集团的乐基金联合投资项目—乐逗游戏今年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之后,实现了70-80倍的回报;而联想集团的母公司联想控股,今年9月战略投资的神州租车也正式在港挂牌,11月24日,公司市值超过300亿港元。此外,联想控股在现代农业、消费与现代服务、互联网金融等热门领域也早已展开布局。

    再看格力,成立23年,年营业额突破1200亿,空调行业绝对的龙头老大。2014年天猫电器城的“双11”预售开始后不到半个月内,格力就预售1.5匹空调7737套、1匹空调 5329套。这场预售活动共吸引各大空调品牌11个型号参与,仅格力2个型号的预售量占比就接近60%。
    但一定有什么东西刺激到了柳传志们。西山会议缘起于一篇荒诞不经的文章《联想破产了》。这篇文章分析了显赫一时的巨人联想何以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而且言之凿凿称,柳传志哭了。

    柳传志为何对一篇文章认真,为什么几句联想不够酷,会让他觉得需要用一封低调谦和的亲笔信进行回应?原因也很简单,无论是柳传志还是其他人,都清楚,无论是格力还是联想,都不在风口上。联想的业务和未来均正在失去想像力,今天的联想,其内核也已经没有太多激情。当时间进入2014年,我们发现,人类失去联想,世界还是那样。

    即便他们在按照自己的蓝图,按部就班地耕耘着。

    事实上,联想传统PC市场份额尽管早已居全球市场首位,但从行业整体发展趋势来看,整个传统PC销量已多个季度下滑;而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领域,以黑马姿态杀入的小米正在用“互联网思维”颠覆传统手机行业,如果不是算上摩托罗拉移动的市场份额,联想手机的市场份额已经被小米超越。关键是,这一切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

    同样不能忽略的还有,最近几年,联想手机业绩背后,运营商这一渠道功不可没。据媒体报道,联想手机近70%的市场份额来自运营商定制机。按照国资委的要求,三大运营商三年削减400亿元营销成本,定制机首当其冲。一旦运营商定制机补贴消失,联想的市场份额会急速下滑。为此,联想此前曾调整手机销售渠道,在全国划分为100个销售网格,力推渠道下沉。此次向互联网转型,也是迫于运营商渠道流失的被动防守。

    科幻小说《三体》中,作家刘慈欣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为了迎接数百年以后的外星袭击,人类不断扩充组织防御力量,最终组建了一支自认为足够强大的太空舰队。可最后,这支军队迎来的,仅仅是一个水滴状的太空探测器。这个强互作用力材料(SIM)所制成的宇宙探测器,因为其形状相似所以被人类称之为水滴,会反射几乎100%的电磁波,表面绝对光滑,处于绝对零度,完全由被强相互作用力紧密锁死的质子与中子构成,无坚不摧,在末日之战中,仅一个水滴就摧毁了人类太空武装力量全部的2000艘战舰,并封锁了太阳的电波放大能力。

    雷军和小米,会是这颗水滴吗?或者用更通俗的比喻,在欧洲人见到黑天鹅之前,一直以为天鹅是白色的,直到在澳洲,他们看到了第一只黑天鹅。一切围绕白天鹅建构起来的知识价值体系瞬间崩塌,人们不得不生活在一个有黑天鹅的时代—无论是否情愿。

    雷军是一只黑天鹅吗?

    黑天鹅出现,世界变软

    无论雷军是不是真的黑天鹅,我们都已经进入了黑天鹅时代。这个时代里,工业化的坚硬世界,在经历了互联网变平作用之后,移动互联的揉捏下,已经变软了。变软的标志,就是原子与比特的结合。如西山会议上面,一直研究产业变革的胡泳所言,“硬件越来越不是硬件了,硬件里面有大量的软件,甚至这个软件会取代硬件的功能。你会发现,他们做硬件的时候用的是做软件的思维。比如说摩托罗拉,如果用两年研究一款手机,手机倒是出来了,两年以后消费者需求完全变了,他如果不把软件快速迭代,跟用户紧密结合,甚至说产品还有bug的时候就把它推出来,如果不这么做,硬件没有前途。它不仅里面有软件,并且把软件的创新方式应用到硬件的生产上。”

    联想似乎并不在这个变软的世界里。

    在胡泳看来,“产业互联网的黄金时代马上就到来了,最大的土壤就在于,怎么让原子变化的速度赶上比特变化的速度,这里面是有金矿的。如果抓住这个东西,实际上是怎么样把自己从一个非指数级增长的空间,弄到指数级增长的空间”。

    联想目前还没有进入到这个指数级空间,因为这个空间需要柔软的生存者,在这个空间里,用户模式大于工程模式。小米真正的竞争力不是什么粉丝营销方式,而是洞悉了用互联网基因重新做消费的变革,如有评论总结:小米的盈利模式最最重要的就是轻资产,它没有工厂,所以它可以用世界上最好的工厂;它没有渠道,没有零售店,它可以采用互联网的电商直销模式,这样的话没有渠道成本,没有店面成本,没有销售成本,直接让利用户;小米把注意力自己的精力高度集中在产品研发和用户服务上。以移动终端为中心,渗透到生活方方面面。小米电视、小米盒子,小米汽车。从手机到客厅到汽车到公共空间。小米总是在场。

    或许,在雷军眼中的联想们,如同三维世界中的人看待两维人物,越努力,距离真正的未来就越遥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联想 小米 的报道

  • ·[时代议题]飞翔在“酷时代”(2014-12-16)
  • ·谢勇:酷世界中的小米与联想(2014-12-16)
  • ·[话题三人弹]“雷周大战”:掐架营销透视(2012-07-05)
  • ·常宁:小米移动互联网的“共产社会”愿景(2013-09-12)
  • ·刘远举: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小米实例(2014-08-21)
  • ·王鑫:149年后的小米(2014-08-21)
  • ·[时代议题]中国好员工(2014-08-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