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城投华丽转身:从企业法人改制为公司法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4-12-16 08:49:27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在控股权不会受到严重挑战的前提下,城投控股可以根据企业发展需要进一步调低国有股比例。

    CPF 供图

    时代周报记者 赵妍 实习生 吕一、郭丹 发自上海

    当全国数千家城投公司因国务院和财政部关于地方债的处理意见而“哀鸿遍野”之时,上海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总公司(下称“上海城投公司”)却因成功从企业法人改制为公司法人而走到聚光灯下。

    在11月28日的揭牌仪式上,新成立的上海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城投[集团]”)执行董事、总裁蒋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未来上海城投(集团)的角色将从之前的投融资主体、建设主体和运营主体,转变为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成立于1992年7月的上海城投公司,是全国第一家市政基础设施专业投资公司,二十多年中累计筹措资金超过4000亿元,占上海全市基础设施投资额的约1/4。目前,上海城投(集团)是上海市国资委旗下资产总量最大的企业之一,注册资本500亿元,拥有路桥、税务、环境和不动产四大核心业务板块,旗下拥有上市公司城投控股(600649.SH)和阳晨B股(900935.SH)。

    上海城投(集团)正积极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其旗下城投控股已经引入弘毅投资成为第二大股东。蒋耀对媒体称,在控股权不会受到严重挑战的前提下,城投控股可以根据企业发展需要进一步调低国有股比例。

    四大主业,五个集团

    在上海城投公司翻牌为上海城投(集团)之前,其旗下的水务、公路和资产三块业务已经分别在今年7月、8月和9月进行了公司法人改制。

    上海城投(集团)总裁蒋耀对外透露的信息显示,上海城投(集团)最终将搭建“四大主业、五个集团”。“我们已经有了公路集团、水务集团,今后还要构建一个大环境集团、置业集团。跟四大主业无关的就慢慢集中到资产管理集团。四大主业、五个集团,这就是我们的主体。” 蒋说。

    在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上海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杨建文看来,上海城投公司因本身性质的特殊性,其改革意义非凡。

    “从去年开始,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这一轮改革过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举措,就是分类管理—把国资分成不同的类别,然后进行不同的管理方式,采取不同的改革改制模式,这是很重要的一环。”杨建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但是上海城投公司承担城市基本设施建设,一方面应该属于社会公益类,另一方面它又是通过资本运作来进行,属于功能类。这样一来,它就具有特殊性。现在将这个特殊点作为改革的切入点,它对两边都有很大的带动。”

    在参与上海国资改革方案制定的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看来,上海的规模能力决定了其在城市建设、管理方面先走向市场有较好的基础条件、能力条件。他表示,今日上海市的城市基础设施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大型投资建设时期已经过去,城投更多应该向如何维护的功能上转变。“上海城投转为公司制法人,一方面调整了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另一方面强化了公司内部按照市场化运营的要求从事日常的管理。”

    张晖明认为,上海城投(集团)目前对旗下各个板块业务的厘清,将带动后期核算边界、责任、目标的厘清,促进运营效率的提高,并逐步适应市场环境的变化。“这对其他大城市是有启发的,如何使得城市运营的某些基础性的公共服务业务也能够接受市场的检验,能够转型接受市场变化的要求。”

    实际上,在改制之前,作为上海市的政府投融资平台,上海城投公司早已试图逐步淡化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职能。据上海城投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强在2012年的上海国资高峰论坛上透露,当时上海城投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低于60% 。

    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上海城投公司2011、2012、2013年财务报告显示,其负债总额逐年增加,但资产负债率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2011年至2013年末,上海城投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76%、56.16%和57.35%,且流动负债呈下降趋势。

    与此同时,上海城投公司的营业收入呈增长趋势,三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1.39亿元、156.92亿元和159.79亿元,且其投资收益对利润总额有较高贡献,三年投资净收益分别为17.03亿元、31.53亿元和26.95亿元。

    混改样本

    上海城投(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城投控股在2013年引入弘毅投资成为第二大股东,被视作国资改革之“混改”样本,颇受关注。

    作为城投控股的控股股东,上海城投公司转让其对城投控股持股的故事还需追溯到2013年2月。彼时,上海城投公司发布公告,拟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转让其持有的城投控股29875.235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为城投控股引进战略投资者。

    细数多家背靠上海国资大股东的房地产上市公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国资大股东手握大量优质资产,如地块、房产等。这也是上海国资地产概念股背后最大的潜在价值。城投控股拥有独特的资源背景,对于PE来说极具吸引力。但城投控股总资产近300亿元,所以没有相当规模的基金很难“吃”下这10%股份。

    不过,在今年1月,城投控股该笔股权转让方最终敲定联想控股旗下的弘毅投资。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弘毅投资入股城投控股对双方均为利好。张晖明就认为,股权结构的改变能带来治理当事人董事会的一个组成改变,由此带来内部投票机制的改变,治理内容和方式的改变,从而提高治理效率,“当然,这个能否对它的治理能力真正带来改变还有待实践”。

    “但是对弘毅来说,绝对是一个‘捡钱包’的事情。”他说,“因为基础设施很难在供给能力上有大的增长。比如说现在大家都觉得堵,这是因为路的增长速度没有车的增长速度快。由此必然决定基础设施需求,一定随集聚人口规模不断增长的,但基础设施的供给能力是既定的,需求在增长,供给不增长,必定会拉高价格上涨。所以投资这种项目等着数钞票。”

    值得一提的是,弘毅投资入股后的城投控股目前正出于停牌状态。此前蒋鑫所提及的上海城投四大主业中,城投控股所涉“大环境、置业”业务正是尚未挂牌的“集团”。

    城投控股方面发布的公告停牌原因显示,“本公司股东上海城投(集团)有限公司正筹划与本公司相关的重大事项”,且“交易方式较为复杂”。截至时代周报发稿前,城投控股董事会秘书俞有勤亦未回应时代周报记者关于公司停牌的置评请求。

    管理层持股争议

    一个敏感,却又无法回避的话题是:当上海国资改革步入深水区,管理层如何持股?

    蒋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道,激励机制改革将是上海城投(集团)下一步最关键、最需要突破的地方。“现在集团化改革的架构基本形成,专业化的方向基本确立,但是适应专业化发展的一系列体制机制设计还要深化,这里面就涉及资源配置的市场化和人力资源管理的市场化。国企内生动力不足,最重要的原因是人力资源管理跟市场脱节,它的用人机制、评价机制和激励机制都与市场脱节,不是真正的市场价值取向。”

    他同时提及,管理层持股应该作为国资改革的一个重要的选择,且从国企内部机制变成市场化机制,要有一个平缓的过渡,但“过渡期我们希望不要太长”。“越是市场化的业务,越是一般的业务,越是有竞争力的单位,可能会走快一点,有的可能在几个月里不仅是薪酬激励体制,连股权层次都改掉了。”他说。

    不过,在杨建文看来,无论管理层持股也好,股权激励也好,当问题涉及上海城投(集团)的特殊性质时,争议将更加激烈。

    “个人通过股权激励可以提高积极性,但是由于公司的一切不仅仅取决于管理层的努力或者才干,因此,这种情况下就有不合理的可能性。”杨建文说,就城投来讲,改革的潜在价值和真正意义,是对改革的一种尝试。但这个尝试牵扯到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公共产品和国资改革究竟该怎么走?对股权激励的事情,“我个人觉得不是说否定,但是不是城投改革的基本价值或意义所在,是不是任何一个公司都可以做?由于城投的特殊性,使得事情变得复杂了。”

    张晖明则认为,如果是水务公司、路桥公司,探索让经营者持股、让职工持股,是有意义的,因为这个与他们的业务有关系,“如果是控股公司自身员工持股,我觉得这个需要谨慎,因为这是一个国有独资的特殊企业。”

    “有时候一个概念的提出可能会造成混乱,混乱在什么地方呢?究竟这个命题是指向哪一层次的对象?这很重要。今天所有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中这个问题比较突出,比较混乱,究竟谁应该混在哪个层次上?”他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上海城投 地方债 融资平台 的报道

  • ·上海城投华丽转身(2014-12-16)
  • ·应如何看待天文数字的地方债(2010-06-09)
  • ·四省市试水自行发债(2011-10-27)
  • ·中央兜底,地方贷延期偿债(2012-02-23)
  • ·地方发债闭门羹(2012-07-05)
  • ·银行坏账悄然就地改嫁(2013-02-28)
  • ·15万亿地方债溃坝之忧(2013-04-25)
  • ·迟福林:继续传统投资方式对城镇化是灾难(2013-08-15)
  • ·严控地方债(2014-01-23)
  • ·地方债纳入新预算法管理(2014-09-1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