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土地”纷争:互联网改变农村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4-12-02 08:29:29
  • [摘要] “聚土地”的尝试将土地流转和电子商务结合,给市场带来不小的惊喜,也让这项目获得不少地方政府以及商家的垂青。

    时代周报记者 韩玮 发自上海

    今年以来,在“无所不能聚”的阿里巴巴旗下团购平台聚划算上,一个名为“聚土地”的项目蹿红。

    所谓“聚土地”,网友只要点击鼠标就能买下一小块土地当上“地主”。这个“地主”拥有在一定期限内决定农地里种植什么作物的权利以及这些作物的所有权,并可免费到当地住宿旅行。

    今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一号文件),其中指出,鼓励有条件的农户流转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加快健全土地经营权流转市场。

    尽管目前法律还处于胶着状态,但关于土地流转的尝试已经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展开,此前的尝试包括探索土地经营权的抵押担保、尝试集体建设用地流转以及利益分成方式等。

    而“聚土地”的尝试将土地流转和电子商务结合,给市场带来不小的惊喜,也让这项目获得不少地方政府以及商家的垂青。

    因为市场广阔,“聚土地”项目联合发起单位之一的章新光团队甚至自建了一个准备在12月中旬上线的“聚土地”网站,希望以互联网思维改变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打造订单化时代的农业经济。

    “一号文件”催生创意

    尽管在阿里巴巴眼里,他们只是“聚土地”平台中的一个商家,但章新光认为,“聚土地”的创意源于自己。

    这位80后出生在安徽绩溪县伏岭镇湖村,家境普通,只读了一年初中便进城务工,做了木匠。

    在城里的时光,章新光常常看到有人颇为自豪地跟朋友分享,“这是我乡下亲戚带来的土鸡蛋,还有米,一点农药也没有,城里买不到的。”

    此情此景,章新光会“脑补”30年前的画面:农村人进城,拎着大包小包,里面净是红薯、小米等土特产,而见到城里亲戚时,对方总是皱着眉头,有些嫌弃地看着那一堆来自土地的“礼物”。

    “时代不同了,既然城里人需要新鲜的蔬果,不打农药的粮食,那么,只要约定一个价格,农民就可以为他们提供一种‘特供’服务。”章新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几年前,他就有了“将农村资源通过电子商务向所有城市人口进行分享”的念头。

    3年前,章新光回到绩溪。绩溪位于安徽省南部,是徽州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也曾被评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但地处人口输出大省安徽,绩溪同样面临较多青壮年外出打工,大量农村土地闲置的状况。章新光一度挨家挨户做工作,希望乡亲们能把闲置土地流转给他,由其盘活。

    “但县里首先表示反对。”章新光回忆,绩溪县的主管部门曾给各个乡镇打电话,提醒大家“不要把土地流转给骗子”,因为这个年头,哪有城里人跑到乡下流转土地是为了种地的?

    而当章新光向有关部门阐述完自己的构想,他又得到了一段为难的答复,“土地问题太敏感,土地流转的国家政策究竟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啊!”

    按照章新光的陈述,今年1月,一号文件下发后,他通读全文后顿觉“机会”来了,因为这份文件鼓励农民流转土地、鼓励农民搞家庭农场、鼓励人们投资农村。“文件全文总共八方面33条,我的构想能够匹配其中的17条。”章新光说。

    “我们马上找到聚划算谈合作,阿里巴巴很支持,认为这个项目可能改变中国农业,或者部分改变中国农业的思维。”章新光回忆说。

    今年3月13日,聚划算推出“聚土地”的首期团购。“章新光闹革命闹了三年总算闹成功了。”章新光说,老家的左邻右舍都这样说他。

    不过,阿里巴巴方面另有一番解释。在阿里巴巴看来,章新光团队只是选项之一。

    11月28日,天猫公关部的相关人士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聚土地”是聚划算做的一个农村土地流转的创新项目,章新光的电商参与了这个项目,而且第一期确实是在他们那里做了试点。

    这位公关表示无法回答“聚土地的想法究竟来自于谁”这个问题,但她表示,“聚土地”必须在互联网上通过聚合的力量来做,如果只有商家,或者单纯是聚划算,谁也无法单独完成,但聚划算有无数商家可以选择,而对于商家来说,必须与聚划算合作,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关系。

    更多的人在蠢蠢欲动

    不管“聚土地”的创意来自商家,还是平台与商家的共同智慧,第一期团购在今年全国两会结束时如期上线。

    具体的操作方式是农民将土地流转至章新光的电商公司名下,由其将土地交予当地合作社生产管理,而淘宝用户通过网上预约,对土地使用权进行认购,并获得实际农作物产出。与此同时,参与项目生产环节的农民除了获得土地租金收入,还能领取工资。

    可以说,这个号称“老乡喊你来分地”的首期项目既成功也不成功。公开资料显示,这期团购售出产品3500件,创造了聚划算史上最差的销售记录,但同时,这个“神奇”的项目在全国的网络曝光量高达5亿人次,点击量逾40万,是各路媒体竞相围观、报道新型的农业电商。

    事实上,首期“聚土地”很难说是一次让人愉悦的购物体验。比如,4月中旬,章新光组织团队发送第一批蔬菜,3000多个包裹一下子涌进黄山仓库,由于当地运输能力有限,大批蔬菜被积压;而又因为物流公司缺乏农产品包装的经验,这些蔬菜包裹贮藏到第三天便泛出臭味甚至流出水来,于是,绝大多数时蔬没运出仓库就被迫销毁。

    “刚开始,物流确实出现了一些状况,主要在打包、包装和运输环节,因为章新光团队雇用的打包工人主要是当地留守的农村人口,他们对物流包装完全没有概念和经验,就是简单地一裹,自然,这些包裹到达消费者手中时也就不堪入目了。”一位知情的天猫小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上述天猫小二介绍,彼时,聚划算对章新光方面提出了很多建议,要求“该赔付的赔付,该重发的重发”。与此同时,菜鸟物流还紧急派遣一队人马前往当地指导,培训打包工人,并督促建立物流标准。

    对此,章新光并不讳言。“前三个月,我们一直在亏,因为大量的包装都出现了破损。”而对于用户,只要对方表示蔬菜不新鲜,章新光就要求重新发送包裹,反复重发,发到用户满意为止。

    章新光提供给时代周报记者的数据显示,“聚土地”一期的销售额为228万元,物流开销高达84万,最终,整期项目亏算超过25万,但这个数字低于他此前预计的亏损100万的上限。

    9月底,“聚土地”第二期开团,土地的范围扩容至安徽芜湖、绩溪,浙江诸暨,江西婺源,海南三亚,重庆巫溪,北京延庆以及吉林通榆七省八地。

    赶在第二期启动之前,章新光从德国进口了一整套包装设备。据其介绍,这套装置可以保证打包好的蔬菜在七天之内新鲜如初。

    章新光认为,经历首期的测试和调整后,第二期有了很大的进步。“第一期3500个用户,满意率接近80%,而第二期5000多用户,到现在为止,差评只有6个。”

    与此同时,上述天猫小二认为,“聚划算一直希望做一些能够真正改善民生的事情,比如此前的聚蕉行动,而这段时间,我们集中了大量的精力和资源,几乎免费地推动了‘聚土地’项目。”

    “在‘聚土地’取得巨大成功后,很多商家都想参与其中,我们一方面欢迎他们,另一方面也在甄选各类商家,后期可能会有更多商家入场,其中会有一个PK的过程。”前述天猫公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土地流转是十八大确定的农村土地改革方案。此前7月30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其中提出,要建立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市场,推动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公开、公正、规范运行。

    而依托阿里巴巴平台迅速走红的“聚土地”,创新了土地流转模式,带给市场不小的惊喜。于是,不少商家蠢蠢欲动,希望和聚划算合作,参与“聚土地”项目便不难理解。

    这种背景下,一位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章新光与聚划算之间有了某种博弈,他显然希望获得更多来自平台的资源。”

    谁的“聚土地”

    11月28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的章新光正在忙着筹备“聚土地”的第三期项目。按照他的计划,12月12日,“绩溪模式”将遍地开花。“这两天,我们每天都在签约,目前已有4个省份30多个县级政府与我们建立了合作,主要在华东地区。”

    而蹊跷的是,当时代周报记者向天猫方面询问有关“聚土地”第三期的筹备情况,对方回应称,“暂时只有第二期”。

    更有意思的是,11月下旬,盛传“聚土地”的三拼域名jutudi.com以280万元的天价被一位神秘人士买走。不少人猜测,这位土豪买家极有可能是阿里巴巴。

    但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今年8月,章新光组建了浙江侬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侬联电商” ),主要产品为“聚土地”平台,即域名为jutudi.com的网站。

    网站信息显示,“聚土地”网是全国首家订单农业交易平台,合作方法包括农业众筹、商家入驻以及地方馆三种形式。

    据介绍,商家可以在该平台上开设店铺,开展发布订单农业、土地流转、农业众筹、农业股权合作、农业资金贷款及销售优质农产品等电子商务活动;利用平台相应功能展示农村农业信息、农业物联网、农业生产体验、溯源查询管理、需求反馈、农产品生产信息等元素。

    “聚土地第一期和第二期,我们是和阿里巴巴一起做的,但随着关注聚土地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希望全国的商家一起来玩,所以重新搭建了一个平台。这个网站将于12月12日全面上线。”该网站一位费姓的工作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于侬联电商搭建“聚土地”平台的做法,上述天猫公关未予置评。而章新光在12月1日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的短信中表示,“聚土地”第三期还是会和阿里巴巴合作,但同时,他们也在自建平台,以寻求更加常态化的销售。

    章新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国的订单化农业的时代已经到来,农民不应再像过去那样靠天吃饭、靠市场买东西,我们希望,中国的每个村子都能来做‘聚土地’,都能按照我们的模式来做农业”。

    其实,自2009年网易CEO丁磊开始养猪,中国商界进驻传统农业的序幕就已拉开。2011年2月,京东老板刘强东说要回老家种植无农药无污染的大米,并于当年9月在京东商城中开卖。随后,柳传志种植猕猴桃,潘石屹开卖苹果。

    而这些行为背后几乎都藏着类似的逻辑:打造更为绿色环保的农产品,或者通过互联网思维改变农村的生产方式。

    这也是阿里巴巴的期望。在此前双十一的公开活动上,阿里巴巴集团CEO陆兆禧就曾表示,农村电商将是阿里未来重点关注的三大领域之一。“我希望通过网络,帮助农民把农产品以应有的市场价值卖到城市里去。而城市人口需要大量的农产品,此种需求已越来越旺盛,所以,这是一个我们需要努力的方向。”

    在2014年1号文件的影响下,农村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令人充满乡愁,但复兴农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互联网 农村 土地 的报道

  • ·互联网观察家胡泳:微动力改善社会基质(2013-11-13)
  • ·删帖买卖(2013-12-19)
  • ·互联网深入中国(2014-01-23)
  • ·银行VS互联网金融:利差拉锯战(2014-03-06)
  • ·“净网”进行时 九龙治网终结(2014-04-24)
  • ·高压“净网”(2014-05-08)
  • ·互联网医疗难破诊治禁区(2014-09-28)
  • ·巨人之战 互联网改变中国影视(2014-11-18)
  • ·“聚土地”纷争:互联网改变农村(2014-12-02)
  • ·马云豪言:我要创建互联网世界的WTO(2015-01-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