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抛售阿斯顿·马丁在华业务 庞大减负求生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14-10-21 00:50:51
  • [摘要] 随着庞大退出阿斯顿·马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业务,这家原本在全球业务上就一直起起落落的英国超跑车企将再度面临生存挑战。

    时代周报记者 谭力峰 发自上海

    一场业务抛售,让庞大集团和阿斯顿·马丁均陷入前景未明的局面。

    9月底,庞大集团发布公告称, 将出售旗下6家业绩不佳的汽车销售公司股权,转让价格合计为1.85亿元。其中,位于鄂尔多斯、深圳、广州、沈阳、西安的5家销售公司均为专营顶级豪华车品牌阿斯顿·马丁的经销商。据庞大表示,截至2014年8月31日,5个子公司的净资产账面值合计为-2158万元。

    “目前一切以公告中的信息为准,暂时还没有更多的可以透露。”庞大集团内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随着庞大退出阿斯顿·马丁在中国市场的销售业务,这家原本在全球业务上就一直起起落落的英国超跑车企将再度面临生存挑战。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时,阿斯顿·马丁(中国)仍未就此事对本报的采访作出任何置评。而庞大在“减负”动作后能否实现尽快盈利,则仍是一个未知数。

    亏损连连

    在阿斯顿·马丁的官网上,时代周报记者仍然可以看到旗下在华共15家经销商(含北京一家城市展厅)的信息。只是,其中位于鄂尔多斯、深圳、广州、沈阳以及西安5家的东家将要发生变化。

    9月底,庞大集团发布的一则资产评估报告中称,旗下位于鄂尔多斯、深圳、广州、沈阳以及西安的5家因盈利能力过低而选择出售。“公司拟将下属5家涉及进口阿斯顿·马丁品牌汽车销售业务的子公司100%股权转让于广西华昕德贸易有限公司,股权转让价共计8000万元。”据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公开资料显示,广西华昕德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二手车业务的公司。

    在该份资产评估报告中,记者看到以上5家经销店自开业以来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像在广州的经销店,也是庞大2011年于国内首次开张的阿斯顿·马丁品牌店,其从2012年起便开始出现亏损。数据显示,其2013年的净利润为-766.38万元,2014年1-8月为-398.38万元;而另一家在沈阳的经销店,更是从2011年起开始亏损,截至2014年8月,该家经销店的净利润累计为-1454.08万元。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年报发现,庞大对这些子公司的投资成本均为900万元,同时根据庞大的说法,截至2014年8月31日,以上5个子公司的净资产账面值合计为-2158万元。

    庞大集团称,选择将这一部分业务出售的原因是其盈利能力低,资产转让可以回笼资金,同时也能提高公司资产盈利能力。据悉,通过此次交易,庞大集团将获得收益2.09亿元,占公司2013年净利润的99.52%,占营业外收入的61.29%,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积极影响。

    “毕竟阿斯顿·马丁是一个小众的超豪华跑车品牌,它的市场体量是有限的,因此经销商在做这个品牌的时候也许要换一种思路更好。”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众所周知,庞大在轿车销售业务上是从代理斯巴鲁开始,而阿斯顿·马丁的代理从2011年才开始。“此次的出售很可能也是与庞大现在的战略调整有关,因为其一直都是以大众型汽车的销售业务为主,虽然同时也会兼顾一些豪华品牌的销售,但以经验来说应该还不是非常丰富。”罗磊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我们店从2009年起开始做阿斯顿·马丁这个品牌,至今为止每一年都有盈利。截至9月份,我们店已将近售出21辆了,预计今年的销售情况与去年差不多。”阿斯顿·马丁成都店市场经理鲁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同样实现盈利的还有阿斯顿·马丁北京店。其市场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店一直以来都是盈利的,至于今年的销量我这边还没有具体的数字可以提供。”据悉,位于北京的经销店是国内最早开业的一家阿斯顿·马丁品牌店,迄今为止已开业近7年,由国内英伦之翼集团代理。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庞大也许在经营的策略上另有考量。”鲁先生说。另一方面,在本次出售中的阿斯顿·马丁广州店的市场经理周小姐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正在就此事进行处理,目前还不便对外发表任何评论。

    作为当事的另一方,阿斯顿·马丁(中国)一直未就此事对外作出任何回应。

    盈利难题

    根据庞大集团公布的2014年上半年年度财报,其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已由去年同期的2.8亿元大幅下滑84.4%至报告期内的4376万元,而其每股收益亦下降81.82%,由去年同期0.11元/股跌至0.02元/股。

    同时,在庞大的主营业务中,除商用车板块的毛利率与去年同期相比有着3.26%的增长外,其他如乘用车、微面以及农用车等业务都无一例外地出现亏损。

    正因为此,对于今年9月才接棒庞庆华的新一任总经理李金勇来说,在任后如何迅速提升庞大股价与改善其盈利能力,将是其一大挑战。

    报告中称,截至2014年 6月30 日,公司于中国 28 个省、市、自治区及蒙古国拥有 1248 家经营网点,较上年末减少 103 家。主要原因是公司调整经营网点品牌结构,根据市场环境合并、撤销部分网点。而在 1248 家经营网点中,其中4S 店 781 家、豪华车城市展厅 34 家。

    而根据庞大的计划,未来双龙品牌的发展将是其利润新增长点所在。2014年8月21日,庞大与韩国双龙汽车成功续约,取得了双龙品牌在全中国区域的三年的总代理权。截至2014年7月底,庞大旗下双龙品牌正式运营经销商(含公司自营及加盟经销商)已有 133 家,并计划在 2014年底达到 180 家。

    8月1日,《工商总局关于停止实施汽车总经销商和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备案工作的公告》(以下简称“公告”)出台。这意味着,传统的4S店只销售单一品牌模式将被打破,即一家4S店未来或可出售多个品牌汽车。

    随后,庞大集团总经理助理王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在三四线城市,较弱的汽车品牌将很难支撑一个4S店的运营。“一些4S店的经营效率很低,庞大集团就在厂家的管理和《办法》规定的框架之下做出调整,减少经营当中的消耗。” 为此,庞大方面亦计划在适当的时机、适合的地域进行汽车超市、汽车大卖场等新业态的尝试,力求扭亏。

    依靠中国市场复兴不易

    同样遭遇盈利危机的还有阿斯顿·马丁。这家时下亦在尽力扭亏为盈的百年英国超跑品牌,与庞大的合作并未能实现“负负得正”。

    去年1月,这家来自英国的超跑制造商在迎来自己的百岁诞辰之际,也初步完成其在华自北向南、由东向西的全面布局。按照计划,阿斯顿·马丁将在未来3年内把现有的14家经销商展厅扩充至20家。但就目前的经营状况与销售形势来看,这一计划或许会遭受到不少阻力。

    作为中国超豪车的“后来者”,2008年才进入中国市场的阿斯顿·马丁,在2012年以前一直保持了一定的高速增长。根据阿斯顿·马丁全球计划,最晚到今年,阿斯顿·马丁要在中国市场实现1000辆销量,占全球销量的1/5,使中国成为该品牌继美国和英国之后的第三大市场。

    目前,阿斯顿·马丁引入到国内的车型已达15款,但是高昂的售价和其本身的小众品牌属性,导致整体销量并不理想,而其在中国市场销量仅占全球不到5%。

    考虑到市场对SUV的热度日渐升温,特别是在中国SUV更能得到广大消费者的认同,阿斯顿·马丁最终也决定投入到SUV的开发中。早前,阿斯顿·马丁又重新将2009年日内瓦车展发布的Lagonda概念车的量产项目提上日程,并计划于今年推出市场。然而该项目却因资金问题而不得不一再推迟,何时才能面世仍是一个问号。

    另一方面,作为阿斯顿·马丁的旗舰车型,DBS系列跑车这些年来的销量亦没太大起色。根据思迈汽车信息咨询公司(IHS Automotive)的信息,DBS跑车在全球范围内的销量正在回暖,但在中国的销售额却仍然持续走低。

    此外,去年年底因油门踏板杆的制造材料不符合设计规格,阿斯顿·马丁在华进行召回的风波更让其品牌蒙上了一层阴影。

    对于今年9月才走马上任的阿斯顿·马丁CEO安迪·帕默来说,这无疑是复杂而棘手的。他和昔日在日产的好搭档、即将于11月1日履新首席营销官西蒙·斯普洛尔,能为阿斯顿·马丁在华摆脱困局开出一剂良药吗?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阿斯顿·马丁 庞大 的报道

  • ·前三季销量下跌20% 阿斯顿·马丁迫卖37.5%股权(2012-12-20)
  • ·阿斯顿·马丁版“罗生门”发酵(2014-02-13)
  • ·抛售阿斯顿·马丁在华业务 庞大减负求生(2014-10-21)
  • ·创新股破发纪录 庞大集团“钱景”难测(2011-05-05)
  • ·“悔婚”华泰 萨博移情庞大(2011-05-19)
  • ·双龙重生 欲做中国SUV霸主(2011-06-16)
  • ·拟投建直营店 庞大助双龙再战中国(2011-07-07)
  • ·或与庞大合建销售公司 斯巴鲁国产暂无盼头(2013-01-10)
  • ·第三大股东再减持1097万股 庞大受困资金瓶颈?(2013-03-07)
  • ·庞大入资斯巴鲁中国:下一个“利星行”?(2013-09-1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