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预算管理改革要义在堵漏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4-10-14 00:31:30
  • [摘要] 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决定》,预算管理改革打响了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第一枪。

    预算管理改革打响了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的第一枪——10月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其中的“具体工作”部分,以7大项25条、近8000字的篇幅,对改革的核心内容进行了阐述。

    毫无疑问,《决定》的正式发布,无论对于规范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还是对于强化新预算法通过后的执行效力,均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回顾既往预算管理的得失,从延拓10年之久的新预算法出台,到当前《决定》的正式发布,今年下半年以来,围绕预算管理改革,从奠定法律基础到健全落实机制,可谓是层层推进步步为营。

    客观而论,从方案内容上来看,此次预算管理改革的方案不乏亮点,方案所反映的一些思想倾向以及具体的举措,对闭环系统的构建将不无效用。比如,原则上首提“推进预算公开透明”,从无到有,进步意义不容忽视。“公开透明”原则进入《决定》,意味着未来预算管理在制度建设的细节上将更有作为。

    再如,《决定》提出清理财政专户,空前严厉。财政专户素有“第二国库”之称,长期以来,大量资金以此为名义游离于国库之外,缺乏监管,已成一大乱象。《决定》将政策收紧,提出地方不得新设专项支出财政专户,而对已设立的、非经财政部审核并报国务院批准予以保留的专户,也规定2年内必须逐步取消,不能不让人拍手称快。

    此外,在优化转移支付结构方面,《决定》中的压缩专项转移支付、提高一般性转移支付等政策,也都提出了可以量化考核的具体要求,使得限制和约束更为切实、有力。总之,可以想象,政策重压之下,预算管理的一些长期存在的漏洞将有望得到填补。

    然而,应有的进步并不能完全填补既存的不足,细察《决定》,一些政策规定模糊,可操作性不强,很可能无法落实到位,还有一些政策在解决了旧的问题之后,可能带来新的问题。这些,都对成功构建预算管理闭环系统提出了挑战。

    当下的预算管理改革,固然值得肯定和赞扬,但是,我们仍然不能忽视构建闭环系统的重要性。即通过合理的制度设计,将预算管理中的问题和漏洞,在闭合的循环机制下有效化解和封堵。

    其一,在对预算公开的规定上,“按经济分类公开政府预决算和部门预决算”的提法大而化之。其实,按经济分类公开的政府预决算,完全可以更大程度地深入和细化,以利于社会对政府预决算的监督。否则,按经济分类公开的政府预决算,很可能在具体的落实过程中,异化成为部分地方政府钻政策空子的借口。

    其二,《决定》提出“建立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有其积极意义,但风险亦不容忽视。诚然,既往年度预算机制暴露的决策短视缺陷,对新的预算平衡提出了要求,跨年度预算平衡机制的建立可谓应时而生。可是,启动跨年度预算将平衡周期拉长,在满足经济形势发展变化和财政政策逆周期调节需要的同时,很可能会助长地方政府自身的政策冲动,使得预算平衡的难度加大,并因此积累起更大的风险。

    之于当下而言,在《决定》正式打响新一轮财税体制改革第一枪之际,我们期待,对于《决定》存在的局部细节不明晰,相关部门有必要积极研究配套细则的制定,以确保政策的合理性及可行性。

    自古财税无小事,尤其对于每年财政收入高达逾十万亿元的我国,则更是如此。财税体制的任何微小变化,不仅会对我国各级政府财政收支平衡造成巨大影响,而且会直接传导至实体经济的方方面面,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而预算管理在整个财税体制中,恰恰居于基础性的地位,因而,尽快构建预算管理改革的闭环系统,对于我国全局性的财税体制改革至关重要。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预算 的报道

  • ·社论二条:财政预算公开与政治合法性(2009-10-29)
  • ·防止突击花钱 预算改革是关键(2009-12-17)
  • ·部门预算应当细化到什么程度(2010-04-15)
  • ·李炜光:预算法修订应更加审慎(2012-07-26)
  • ·吉富星:国库管理应超越经理与代理之争(2012-08-02)
  • ·[社论]预算法三审后仍须约束地方财政(2014-04-24)
  • ·杨涛:念好预算制度“紧箍咒”(2014-09-06)
  • ·[社论]预算管理改革要义在堵漏(2014-10-1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