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股吸引力:为何留不住“阿里巴巴们”?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4-09-01 19:09:17
  • [摘要] 明明是中国市场培育起来的互联网巨头们却纷纷选择在境外上市,国内挣钱,国外分红。如此窘况凸显出内地资本市场的种种顽疾。

    CFP 供图

    中国证券市场诞生至今20余年,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明明是中国市场培育起来的互联网巨头们却纷纷选择在境外上市,国内挣钱,国外分红。如此窘况凸显出内地资本市场的种种顽疾。如何吸引它们落户内地资本市场?这是一个严肃和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

    时代周报记者 张克平 发自广州

    2014年迎来了境内IPO市场开闸曙光,积压一年多的拟上市企业终于迎来上市良机,一种有趣现象形成鲜明对比:一边是IPO堰塞湖情况依旧,大量拟上市公司在A股大门外徘徊不前。据媒体报道,在会排队企业年度和中期审计,一年费用约为30万,半年15万-20万,法律顾问收费一年15万,再加之以百万元计的承销费,为实现A股上市梦,企业所付代价可谓不菲;而另一边,则是京东商城、阿里巴巴等却丝毫不考虑A股市场,不辞辛苦,纷纷绕道选择国外上市。

    如果再加之百度、新浪等互联网企业,A股市场已经错过了太多巨头。尤其阿里巴巴选择在美上市一事,再次让人反思国内资本市场目前存在的种种顽疾。中国证券市场发展20余年,中国互联网也恰逢20周年,为何直到今天仍然留不住阿里巴巴们?

    流失的巨头

    粗略一算,这些A股就已经错过了太多的互联网巨头。

    在新世纪伊始,A股就错过了三大门户网站的集体IPO。2000年,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和搜狐顶着网络泡沫的质疑声先后在纳斯达克敲响上市钟声。当年4月13日,新浪在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两个月后,网易随即也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当年7月,搜狐最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后的几年当中,三家互联网公司熬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光,最终得以存活了下来,并在之后继续引领着中国互联网的走向。

    A股的遗憾还在继续。2004年6月,腾讯于香港上市;2005年8月5日,百度也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2014年1月,腾讯市值首次突破万亿港元大关,截至8月27日,其市值为12052亿港元;百度市值为753亿美元。

    而外界预估IPO募资规模将高达20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最后也将上市地点定在美国。

    2014年,刚好中国互联网20周年,在回顾过往荣耀的时刻却也不得不面对一个让人失落的现实——明明是中国本土和市场用户培育起来的公司,却纷纷奔赴国外上市。国内资本市场根本对其无所吸引力可言。如此这般高成长型的科技企业扎堆海外资本市场,实则是国内赚钱,国外分红。国内用户真金白银将它们养大,等到分红那一天却和他们无所关联。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个中国的实体经济正面临困难,唯一的朝阳行业可能就是互联网行业。但很遗憾,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依然都是到美国或中国香港去上市。这对内地投资者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成本。也就是说,中国的消费者用自己的消费,创造了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商业奇迹,但却没有机会成为其股东,分享其成长性。大量优秀企业集中海外上市着实反映出了国内资本市场的缺陷,客观上影响了我国高技术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壮大。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随着更多的企业选择国外上市,在国外募集大量资本,并且逐渐呈现出超越国有企业的势头,这对市场管理者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归于细节来说,A股准入门槛是最为关键的问题。如果按照A股IPO相关标准,拟上市公司必须在IPO申请之前大规模清理职工持股,将股东人数减缩到200人以内。对于阿里巴巴而言,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据其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文件显示,自1999年开始,阿里巴巴就向员工提供股票期权和其他激励奖项,阿里现有员工和前员工共持有26.7%的股权。

    马化腾为了解决员工存在动力不足的问题,多次采取股权激励方式,覆盖面从公司高管至一线员工;而在百度成立之初最为艰难之时,李彦宏为鼓励员工,引入了硅谷盛行的期权激励计划,甚至宣称“要让前台员工都持有公司股票”。员工持股,将职工利益与公司长期发展相互捆绑,这已经成为了互联网企业的重要文化之一。

    而就阿里巴巴具体个例而言,“合伙人”制度与目前A股市场的法律法规也不相符。“A股从成立到现在也只有20多年,相对国外成熟市场自然还是显得比较稚嫩,相关的法律法规完善仍然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等待。”一名大型券商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创业板的尴尬

    2009年,创业板开市钟声敲响。

    在此前,证监会为创业板已经前后谋划超10年之久。各界对创业板给予极高期待,希望创业板的开设能够培育出一众未来的行业领袖企业,成为与美国纳斯达克齐名的孵化科技型、成长型企业的摇篮。创业板的设置对主板市场是一个极有力的补充,在财务门槛等方方面面都作了些许适当放松。

    在创业板设立之初,许小年就曾公开提出过个人看法,“创业板只是一条支流,拥有众多的创新企业才是源头。”他对外解释说,大家可能存在误区,以为是创业板培养了更多的创新型企业,而忘了是不断出现的创新型企业支撑了创业板。他认为,目前中国鼓励和保护创新的制度远未建立起来,直接导致不可能产生很多的创新型企业,因此等于没了源头,所以他个人并不太看好中国的创业板。

    创业板启动以来已有5年,阿里巴巴却仍然执着地选择海外上市。据媒体报道,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宋丽萍对此还曾表示过,“这值得反思”。


    “内地股市另一个非常大的缺陷是,其审批制为了给予一个审批的理由或方便,设置了一些非常荒谬的指标,比如盈利能力、成长性、资产规模等等,证监会和发改委就是通过这些指标,来替投资者作出判断。这样一个非常荒唐的制度设计,导致了像腾讯等很多互联网公司在创业的初期,不符合内地的上市标准,也导致了内地互联网概念的公司几乎全部流失到了美国和中国香港去上市。这对中国内地股市来说,是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刘胜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此外,正如许小年所述,在创业板之外,还需要各种创新创业等各方面条件对高科技企业给予更多的保护。

    一名资深创投人士曾撰文指出,网络科技创新需求与内地资本市场环境之间,存在着三方面的“不兼容”。第一,创新创业环境不兼容;互联网的发展离不开创业投资,创新项目具有巨大不确定性。人民币投资者的心态不成熟,迫使创业者不得不选择美元。拿到美元投资,那意味着要想成功最佳选择就是海外上市;第二,创新发展环境不兼容,科技创新所需资金越来越大,融资从百万级迅速攀升至千万乃至数亿级,内地资本市场上难以形成如此巨大规模的资金量。第三,融资上市环境的不兼容。我国的资本市场面向过去,沿用工业时代的上市标准,要求企业至少保持三年连续盈利,无论是主板、创业板、净利润、净资产等指标都是脱胎于上个世纪对传统行业的设定。互联网公司在创业成长阶段,难以达到这些要求。

    不过令人可喜的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提高直接融资比例。8月1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表示,证监会学习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召开视频会议,国务院会议对激发实体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的活力有重要意义,会议提出支持尚未盈利的互联网、高新企业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后到创业板上市等十项措施,以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随着各项创新制度的完善,“阿里巴巴们”未来会将上市的第一选择定在内地。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A股 阿里巴巴 的报道

  • ·美兰机场年内冲刺A股(2010-04-21)
  • ·上海理成董事长程义全:A股泡沫正被挤出(2010-07-01)
  • ·拯救A股(2012-08-02)
  • ·A股的救市艺术(2012-09-13)
  • ·“大主题”逆袭A股 新博弈开局长远难测(2012-12-19)
  • ·A股吸引力:为何留不住“阿里巴巴们”?(2014-09-01)
  • ·A股风云榜:一半海水 一半火焰(2014-09-01)
  • ·A股单日交易超一万亿:连续交易三天约等于台湾一年的GDP(2014-12-08)
  • ·一个散户眼中的2014(2014-12-26)
  • ·A股羊年充满想象(2015-03-03)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