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要感谢商业化社会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4-08-21 03:40:00
  • [摘要] 儿童文学近年来地位越来越高,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看来,这一切要感谢如今这个商业化社会。

    曹文轩

    南国书香节常年关注青少年读者,今年更专门打造一个综合性少儿馆。儿童文学近年来地位越来越高,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看来,这一切要感谢如今这个商业化社会。

    本报记者 李怀宇 发自广州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是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他认为中国儿童文学的最高水平就是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水平:“莫言得奖的最大好处是告诉国人不要再贬低自己的作品,莫言在诺贝尔文学得奖作家里肯定是中上水平的。中国的儿童文学也是这样,我们有非常好的作品,但是没有得到世界的注意,我们常把原因归结于自己的宣传不够,这个看法是错的,为什么都要在我们自己身上分析原因?信息是不对等的。”

    曹文轩说,他不太想通过自己的作品去说服读者,而是想打动读者。“说服和打动都是一种路数,我更喜欢打动,凭作品里悲悯精神和美的力量,从心灵深处打动读者。我的作品里没有说教。”

    时代周报:你认为现在儿童文学在中国文学界占的比重还是非常大?

    曹文轩:儿童文学在中国的地位越来越高,可能与它商业化的状态有关,因为当成人书籍开始每年滑坡的时候,只有儿童读物尤其是儿童文学逆势上扬,而且幅度很大,这就导致儿童文学作家的经济地位在一天天提高,所以儿童文学作家要感谢这个商业化社会。儿童文学理所当然应该被一个文明的社会尊重,因为儿童文学对儿童的培养,就是对未来民族的培养。

    时代周报:现在的孩子接受新的媒体,像手机、iPad,不同的影像冲击对儿童文学阅读有什么影响?

    曹文轩:冲击有,但不是毁灭性的,不像我们担忧的严重,没有我们描述的严峻。总的来看,儿童的主要阅读还是纸媒阅读,因为整个社会都在监视着孩子,他们不可以进行过多的电子媒体阅读,不是像我们担忧的那样:学校里的孩子都在看手机、电脑,从网络上读取文本。上上下下对电子阅读都有警惕之心,那些文本没有经过筛选、鉴定,所以家长和学校不可能让孩子轻易地去网上阅读。现在的局面是,纸媒还是孩子的主要阅读。我想未来的五年、十年,都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时代周报:你在做绘本方面的尝试?

    曹文轩:是的,中国图书的格局和世界发达国家不一样。国外的儿童图书,文字书比例并不是很大。中国的小孩阅读的主要是文字书,我们作家一写就是几十部长篇。国外比例大的是图文并茂的书,其中有我们常说的绘本,也就是图画书。图画书在国外的图书里占的不是半壁江山,是一大半,图画书在西方图书里是一个巨大的产业。我认为绘本在西方儿童教育里起到的作用是打精神底子。发达国家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要消耗大量此类书。所以,中国的孩子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孩子相比少了绘本阅读这个重要的环节,所以这几年我一直在尝试做绘本。

    中国不缺一流的画家,但缺少做图画书有经验的画家,因为图画书的插图和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插图不是同一个概念,图画书的插图需要参与图画书的创作,包括图画书的样式、开本、设计,都要参与。这方面中国的画家几乎是空白,几乎没任何经验,怎么办?我能想到的是由我们自己来写本子,寻求国外的画家。接下来我将有许多图画书:我写文字,国外的画家完成插画,让中国的儿童文学走向世界。那些画家都是外国有名的画家,他们参与了,也就等于这本书在他们国家出版了,以后几年我会不停地做这件事。

    时代周报:以前像丰子恺先生会写文章,也会画画,配合得非常好。

    曹文轩:可是丰子恺先生已经不在世了,如果他在世,知道有绘本这个形式,他做绘本,会做得很好。可是他没有很好的传人,模仿的人都没有达到他的境界。

    时代周报:你认为短篇小说在儿童文学中非常重要,近年大力提倡写短篇小说?

    曹文轩:对,这些年可能因为商业化的原因,我们有个趋向,中国一线的儿童文学作家都在做长篇,二线的也在做,很少有人把力量放在短篇上,写短篇的一线作家几乎没有。我常说,哪个地方失守,就在哪个地方下手,所以这两年我就把长篇放下,弄了很多短篇。

    实习生李寻菲对本文亦有贡献

    六卷本《曹文轩小说集》
    广东教育出版社2014年6月版,由《红瓦片》、《冰项链》、《黑魂灵》、《蓝花泪》、《小号天鹅》、《守灵兄弟》六本组成。





    更多相关文章见
    2014南国书香节特刊:时代领读者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曹文轩 儿童文学 商业化 的报道

  •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要感谢商业化社会(2014-08-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