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智慧困局:白银投资业务被指违规 旗下14家公司8家亏损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4-07-31 03:00:21
  • [摘要] 一个多月前大智慧便陷入了白银投资纠纷的泥沼中。“大智慧民泰白银被骗群”的877名会员声称,他们受损金额从万元以下到百万元不等,大多为民泰白银或者云操盘的客户。

    钱津宁 插图 G.G 制图

    本报记者 陈姿羊 发自广州

    与2011年遭遇彭博的起诉不同,这一次大智慧被自己的客户告上了法庭。

    7月底,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起诉书显示,此案原告花费110万元购买了大智慧的智慧豆产品,并参与了云操盘中的白银现货和上证指数交易,但没过多久账上的资金便所剩无多。对此,该原告认为,经查证其发现云操盘没有获得相关行政许可,并认为大智慧应将服务费110.24万元加之利息1.54万元(总计111.783万元)依法返还自己。

    7月22日,作为被告的大智慧并没有如约出现在法庭现场,“我们发了延期审理和不公开审理,当时可能法院指的是不公开申请收到了,我们就以为两个申请都没问题。并不是外界说的‘法务老总’出差的原因。”大智慧董秘王玫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

    事实上,一个多月前大智慧便陷入了白银投资纠纷的泥沼中。

    彼时,多位投资者曾前往大智慧位于上海的总部维权,称其购买大智慧旗下民泰现货白银产品后出现大额亏损。一名为“大智慧民泰白银被骗群”的QQ群,集结了大批因投资民泰白银或云操盘而出现巨额亏空的投资者,其总人数已达877人之多。

    “民泰现货白银其实就是变相期货,民泰贵金属通过夸大收益隐瞒风险来使客户开户,随后投资顾问便频繁下指令让客户重仓反方向下单,让其不断加大资金,并且不设止损,以此来达到盈利目的”,多名民泰现货白银的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表示,同时他们也指责大智慧于2014年初推出的云操盘,虽然打着“交易培训操作平台”旗号,实则“跟民泰白银区别不大,就是一个对赌平台,投资者挣钱大智慧就会亏钱,或者反之”。

    在争议中,大智慧于6月11日宣布其全资子公司上海大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民泰贵金属70%股权以3.92亿元转让,之后其将不再持有民泰贵金属的股权。 但耐人寻味的是,此次民泰贵金属的转让对象不是别人,而是大智慧董事长张长虹的亲妹妹、大智慧董事张婷的丈夫黄顺宁。

    事实上,自2011年1月28日成功登陆A股市场,并获得超募资金逾15亿元之后,依靠交易终端起家的大智慧便开始了亢奋式发展,仅在2013年就完成了11笔股权投资和增资。

    那么,在白银投资纠纷阴影之下,正大刀阔斧地扩大自己版图的张长虹会如何继续实现自己办“中国彭博社”的心愿?

    交易纠纷延期审理

    7月22日上午9时,作为被告的大智慧还是没能出现在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川沙法庭。

    这起备受瞩目的贵金属交易纠纷案最后改为延期开庭。在当天法官宣布延期开庭后,原告代理律师郝大海曾对媒体表示,法官在法庭现场数次拨打大智慧电话,但对方都表示法务部负责人不在。

    “这个应该是沟通上出了问题,我们发了延期审理和不公开审理,当时可能法院指的是不公开申请收到了,我们就以为两个申请都没问题。并不是外界说的‘法务老总’出差的原因。”大智慧董秘王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说在开庭审理之前并不方便发表言论,一切在公告中已经做了解释。

    从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起诉书上显示,此案原告在大智慧业务员推荐后,花费110万元购买了大智慧的智慧豆产品,并参与云操盘中的白银现货和上证指数交易,其中大部分资金用于炒作现货白银。虽然原告操作不多,但很快他账上仅剩1万多元资金。

    原告代理律师郝大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智慧开发的这款云操盘软件实际上已经涉及私设电子交易平台。根据国务院2011年11月发布的38号文显示,除依法经国务院或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设立从事期货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单位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

    故原告在起诉状中表示,由于云操盘没有获得相关行政许可,依据我国《合同法》第52条,大智慧和其进行的每一笔交易因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其打在大智慧银行账户上的钱应依法返还,服务费110.24万元加之利息1.54万元(至2014年6月22日),总计111.783万元。

    “目前我又代理了一个云操盘用户的案子,向大智慧索赔金额在19万元左右。”郝大海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他表示目前找他咨询的投资者非常多,这些投资者都涉及大智慧的白银投资而导致短时间内遭遇巨额亏损。

    事实上,云操盘并不是大智慧旗下唯一一个遭遇白银纠纷的产品。

    今年6月,多位投资者曾前往大智慧位于上海的总部维权,称其于2013年收购民泰(天津)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民泰贵金属”)后,利用投资者对大智慧品牌的信任,诱导投资者加入民泰现货白银交易并导致投资者出现大额亏损。

    或许是迫于舆论压力,大智慧于6月11日宣布其全资子公司上海大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民泰贵金属70%股权以3.92亿元转让,之后其将不再持有民泰贵金属的股权。并于半个月后,大智慧宣布不参加2013年度投资咨询机构年检,这就意味着大智慧不再持有证券投资咨询牌照,而投顾类业务约占大智慧去年主营业务收入的25%。

    白银投资业务被指违规

    与大智慧白银投资产生纠纷的投资者远不止一个。

    “大智慧民泰白银被骗群”的877名会员声称,他们受损金额从万元以下到百万元不等,大多为民泰白银或者云操盘的客户。

    “我原来一直在用大智慧的股票软件,去年11月份大智慧的业务员打电话向我推荐民泰现货白银,说一天能赚十几万。”对于当时的场景,来自安徽合肥的民泰白银投资者胡先生至今仍历历在目,随后他便投入60万元在民泰现货白银上,“投入了之后,基本上没有收益,有的话也就几万块钱,但是也会马上亏空掉,投资顾问当时就跟我说要我继续往里面投钱,不停地投,这样才能把钱赚回来。”但胡先生没想到的是,他累计投入的172万元在今年4月全部亏损。

    “说是现货白银实际上连白银都没见到,更没有白银仓储交割体系,这就是变相期货。”谈及此,胡先生难掩愤怒,他说,民泰贵金属通过夸大收益隐瞒风险来使客户开户,随后投资顾问便频繁下指令让客户重仓反方向下单,让其不断加大资金,并且不设止损,以此来达到盈利目的。

    除此之外,据多名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民泰贵金属还向投资者收取名目繁多的手续费,并通过促使客户频繁交易规定换手率来获益。”按照合同规定,民泰贵金属向现货白银投资者收取的费用包括手续费、隔夜费等,手续费是万分之八,隔夜费是万分之二。“这些费用都是按照交易额计算,加上民泰现货白银高达20倍的杠杆,光是频繁的交易就让我们负担不小。”投资者如是说。

    “民泰现货白银这种交易模式实际上就是虚拟对赌平台,交易的本质是买空卖空的非法期货交易,也就是说如果客户赚钱了,民泰就会亏钱,反之,客户亏损,民泰就能从中收益。”北京尚公(上海)律师事务所金融律师林嵘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

    随着对民泰白银的投诉越来越多,2014年年初,大智慧推出了自主研发“云操盘”,是嵌入在大智慧策略投资终端里的一个模拟白银等交易的操作界面。对于云操盘,大智慧如是介绍:“云操盘是大智慧依托强大的交易、行情、资讯和投顾资源,全新打造的交易培训实战操作平台和投资者互动社区。用户在云操盘通过培训获取智慧豆可以参与模拟白银、上证指数、简易期权等各类热门投资品种的实战环境演练,并通过精心设计的交易培训课程,获得全面的交易技能提升、资质认证,申请奖学金兑换丰富的奖品。”

    但多位云操盘投资者向时代周报反映,云操盘本质跟民泰现货白银区别不大,就是一个对赌平台,打着交易培训操作平台进行交易。

    来自河北邢台的张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于今年2月11日购入9800元版的云操盘,并获得了与购买价格相对应的智慧豆。据了解,云操盘有着不同价位,购入云操盘的价格将以一元一智慧豆的形式转换,并用智慧豆进行交易。

    “2月14日我的9800元就亏空了,之后我又买了19.8万元版的云操盘,这期间当时投资顾问让我不停地交易说三个月内换手率必须达到3000%,才能拿回本金。不仅如此,这个软件也有很大的猫腻。”张先生表示,他说最让他感到疑惑不解的是,每次他满仓进入后,再登陆软件就显示该用户不存在,并且大智慧多次在后台调低他的换手率,这样一来加之与民泰现货白银一样所收取的手续费,4月中旬,张先生的近21万元便亏空殆尽。

    “云操盘这种把现金投入到模拟盘进行虚拟白银和股指期货交易,必须要得到国家级的行政许可证,但大智慧是没有的。”张先生直指云操盘在其看来的重要违规之处。

    虽然这次的云操盘纠纷案还未开庭审理,或是为了平息事端,目前一些云操盘客户已经收到大智慧的退款。在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大智慧发出退款协议中,其写到甲方(即”投资者“)在购买产品时已知悉所购产品及服务仅是一个分析工具,不能作为买卖的决策依据,乙方(即“大智慧”)不分享甲方的投资收益亦不分担甲方的投资亏损。并表示,该退款协议生效后,双方不再存在任何纠纷。

    激进扩张版图

    而对于民泰贵金属陷入的投资纠纷,6月13日,大智慧发表公告解释,民泰贵金属是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下称“天贵所”)第166号会员,投资者参与天贵所交易,均根据天贵所规定,签署了客户协议书,其中包括了风险提示书。并且,投资者参与天贵所交易,所使用行情及交易系统均由天贵所统一提供,资金均通过与天贵所有合作关系的银行进行资金存管。

    不可否认的是,虽然民泰贵金属受到颇多争议,对于2011年上市后便连续两年净利润下滑的大智慧来说,却是一个止亏的重要砝码。

    根据大智慧年报显示,2011年其营业收入为5.1亿元,净利润为1.06亿元,而到了2012年营收便同比下降17.64%为4.7亿元,实现净利润-2.67亿元,大幅下滑352.10%。2013年10月,大智慧通过子公司上海大智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人民币7000万元收购民泰贵金属70%股权,同年大智慧实现营收8.94亿元,实现净利润1166.14万元。

    而根据大智慧给出的天津贵金属2013年财务报表显示,2013年合并报表期间,民泰贵金属为大智慧贡献的投资收益达到2.2亿元,同年民泰贵金属实现净利润6746万元,为同期大智慧净利润的4倍之多。

    对于民泰贵金属,大智慧的心情显然复杂。虽然于6月11日宣布将其转让给自然人黄顺宁,但转让公告中,大智慧表示,黄顺宁是大智慧董事长张长虹之妹亦是大智慧董事张婷的丈夫,且张婷本人还持有大智慧5.79%股权。

    事实上,对于一心想将大智慧打造成“中国彭博社”的张长虹来说,大智慧疆土的延伸远不止于民泰贵金属。

    依靠交易终端起家,自2011年1月28日成功登陆A股市场,并获得超募资金逾15亿元之后,大智慧便开始了亢奋式发展,四处收兵买马。在2011年大智慧上市同年,其便先后以2900万美元和1650万美元收购了香港阿斯达克网络信息公司和上海财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次年2月,大智慧再次以高价收购北京世华国际金融信息有限公司、上海龙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70%股权,

    2013年大智慧更是豪掷千金一口气进行了11笔股权收购和增资。2013年5月收购北京慧远保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新加坡元收购新加坡新思维私人有限公司,2013年9月设立油宝宝(北京)化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无不体现了张长虹欲将大智慧打造成为“下一个彭博社”的野心。

    但这一系列扩张似乎并未能给大智慧带来预期的效果,2011年开始公司营业利润出现下滑,2012年年度进入亏损直至2013年才勉强扭亏。根据大智慧2013年年报显示,在大智慧14个主要子公司或参股公司中,有8个处于亏损状态,其中合肥大智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亏损金额高达4442.85万元。

    不过,大智慧仍未停止扩张步伐。

    2014年7月1日,大智慧收到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颁发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经营范围为游戏产品运营和网络游戏虚拟货币发行。半个月后,大智慧宣布因正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对于此次重组,时代周报记者询问大智慧董秘王玫,其表示大智慧目前正处于重组缄默期,不便透露与之相关的信息。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大智慧 白银 的报道

  • ·大智慧困局(2014-07-31)
  • ·大智慧湘财证券联姻新进展:打造互联网营业部(2014-11-19)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