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监管落地缓冲期 P2P提前转型调查:取消平台自身担保 风险准备金由银行存管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4-07-24 02:34:57
  • [摘要] 不止一位参与央行、银监会座谈会P2P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监管细则还在讨论中。对于8月底或今年底细则落地的传闻,P2P人士认为可能性不大,“最快也要明年上半年。”

    王健芸 制图

    本报记者 胡秀 发自广州

    提前进入转型期,P2P很忙。

    今年以来,虽然监管分工、细则等还未落地,但随着监管层意见不断透露出来,部分P2P平台已经着手进行业务调整,提前向监管思路靠拢。

    调整,涉及P2P最敏感的字眼“担保”,因平台自身担保的模式遭到监管质疑,一些平台已经或正在着手“去担保”。从做法来看,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取消平台自身的担保,转用风险准备金的形式,并将风险准备金交由银行或第三方支付公司存管;另一种则是与保险公司合作,保险公司将扮演第三方担保机构的角色。

    不过,两种新模式,业内人士看来都还存在不足。虽然采用风险准备金交由银行存管的方式,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有效监管肯定是做不到,只能说比以前进步了一点。但相对而言,比以前很多公司通过个人账户收集资金,可能安全度要高一点。”而引入保险公司,对于究竟是保平台还是保项目,业内对此还有争议。

    不止一位参与央行、银监会座谈会P2P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监管细则还在讨论中。对于8月底或今年底细则落地的传闻,P2P人士认为可能性不大,“最快也要明年上半年。”

    拍拍贷CEO张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也可视为,“给很多违规的P2P调整和转型的时机,如果到时候细则出来,大家还没有转型,那到时会比较惨。”监管层为P2P的“自我调整”提供了一个缓冲期。

    担保模式“去担保”

    在7月20日上海举办的上海新金融年会上,银监会创新监管部主任王岩岫再次重申了他对P2P监管的看法,而他的讲话在P2P平台的看来“很有分量”。

    今年以来,“一行三会”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分工和监管思路等信息,通过不断召开的座谈会和监管部门人士公开发言透露出来。虽然并未以文件或法规的形式确认,但多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可以确定,众筹、余额宝等由证监会监管,互联网保险业务由保监会监管,第三方支付等由央行监管,而P2P则划归银监会监管,具体由其创新监管部负责。所以,王岩岫的讲话,被外界视为未来P2P监管的大概框架。

    今年年初,王岩岫就公开发表了对于P2P监管的观点,主要包括P2P平台应定位于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P2P平台不能汇集资金;在途资金和投资者的资金都要由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托管;P2P平台本身不能提供担保、不承诺收益、不承担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尤其“平台自身不能提供担保”、“在途资金和投资者资金都要由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托管”这两点,让P2P平台提前走上调整之路。

    在近期的中国平安股东大会上,董事长马明哲宣布逐步取消陆金所的担保。他指表示,“现在我们计划逐步撤销担保。陆金所要建立资产的风险标准,用五星、四星、三星这种方式标注,供投资者作判断和选择。对于交易者,也会建立相似的信用标准。”

    但是与陆金所方式不同,有的P2P平台选择了另外一种路径。

    “担保模式”的开山鼻祖——红岭创投也选择“去担保”,而这种调整早在今年初就已经开始。“目前,我们已经取消了担保公司,取消了担保公司的业务。”红岭创投董事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前我们是用担保公司来担保,按照监管的思路,担保可能会受到影响,所以,我们改用风险备付金形式,交由银行存管。”

    根据2013中国网络借贷行业蓝皮书(下称“蓝皮书”),以是否有资金垫付可将P2P平台分为三类,一类是无垫付模式,以拍拍贷和点融网为典型;一类为担保模式,担保模式根据资金来源分第三方担保和P2P网贷自身担保,分别以爱投资和红岭创投为典型;一类为风险准备金模式,以人人贷为典型。

    作为平台自身担保的典型,红岭创投成立了自己的担保公司深圳可信担保有限公司,并首创了“本金先行垫付”模式。从具体操作来看,可信担保在银行存有1200万元风险保障金,一旦借款人出现逾期,红岭创投将对出借人的本息进行先行垫付。这种创新的担保模式推出后,不仅使红岭创投的成交量升至业内前列,也引发业内同行争相效仿。但现在,这种平台自身担保的形式,显然与监管思路不符,这是红岭创投放弃担保模式最重要的原因。

    但周世平同时表示,采用风险准备金模式,“不代表把‘本金先行垫付’去掉。本金垫付和担保是两回事,不允许公司担保,但从保护投资者资金的角度而言,一旦出现问题,公司拿出自有资金提前垫付给投资人,然后再催收贷款的话,这是没有问题的。”

    风险准备金模式升级版

    这种取消平台自身担保,采用风险准备金交由银行存管的形式,实际上可以视为风险准备金模式的“升级版”。

    “旧版”风险准备金模式,指的是P2P平台建立一个资金账户,当借贷出现逾期或违约时,网贷平台会用资金账户里的资金来归还投资人的资金,以此来保护投资人利益。但是这种模式的问题在于,一些P2P的平台资金与风险准备金没有实现根本上的分离,风险准备金极有可能被挪用,形同虚设。

     “和平安银行合作,签订全面金融服务协议,将来在资金存管方面,由平安银行进行统一的协调。我们的风险备付金、投资者的资金,都由平安银行提供存管服务。10月份,和平安银行系统对接好了后,会把风险备付金情况作出公布,每个月或每个季度由平安银行公布风险备付金的使用情况。”

    对存管协议具体内容,周世平不愿透露:“存管服务包括15项左右,但具体细则,平安银行不允许对外公开,而且平安银行的系统也在开发过程中并未正式上线。”

    除红岭创投外,风险准备金模式典型代表——人人贷,也于今年1月份与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签署资金托管协议。据报道,人人贷“风险备用金账户”是以人人贷名义单独开设的一个专款专用账户。“风险备用金账户”由招商银行进行托管。招商银行上海分行会对人人贷风险备用金专户资金进行认真、独立的托管,并针对风险备用金专户资金的实际进出情况每月出具托管报告。

    越来越多的P2P公司加入红岭创投、人人贷的队伍。据媒体报道,与平安银行合作的P2P平台已超过20家;上海的新新贷与光大银行上海分行就风险准备金托管及全面战略服务达成合作意向,并签署协议;投哪网与交通银行深圳分行签订了资金监管协议等。除了与银行合作之外,P2P公司还选择与一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与汇付天下合作的P2P平台已超过100家。

    而与风险准备金相比,P2P平台的交易资金流向显得更重要。王岩岫曾一再强调,“在途资金和投资者的资金都要由银行或第三方支付机构进行托管”,周世平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除了开设风险准备金专项账户外,红岭创投在平安银行还开设投资者资金、公司自有资金账户,不同账户分开管理,更加规范和透明。周世平表示,“在系统正式上线后,投资者在平安银行系统里可以查到资金和投资人账户的账单。一旦出现问题,不需要通过网站,通过平安银行网站就可以查到进出红岭的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周世平强调,“和平安银行的合作,并不能说是资金监管或托管,只能说是资金存管。存管和托管有区别,和银行的协议里写的就是存管,如果是托管的话,银行的责任就比较大。”

    牵手保险公司

    除与银行合作外,越来越多的P2P公司已经或正在与保险公司“亲密接触”,保险公司将以第三方担保机构的身份帮助P2P平台分担风险。据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7月上旬,央行曾召集P2P平台参加研讨会。“针对P2P的风控,主要有关P2P平台和保险公司合作的议题,监管层推荐引入保险公司担保制度分担P2P平台风险。但仅处于探讨阶段,没有就合作细节进行深入讨论。”

    而这种变化发生在两个月前,早在今年5月,北京财路通与中国人寿财险、民安财险合作,成为国内首家由保险公司承保P2P平台。具体合作方式为,由保险公司对财路通的核心业务系统、信用评级体系以及风控系统进行综合评估,再由财路通将投保范围内的借款人信息以及风控批核的依据通过系统对接的方式同步到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对财路通的P2P平台风控环节进行全程监控。

    除了财路通以外,宜信、共富网与保险公司的合作也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同样是与国寿财险北分合作,但宜信采用的模式与财路通不同。从承保方案来看,国寿财险北分与宜信的合作模式是由宜信作为投保人,以中航信托为被保险人向国寿财险北分投保金融机构贷款损失信用保险。而共富网与保险公司的合作计划也已落地。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共富网CEO隋阿宁表示,共富网与国有控股财产保险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达成战略合作。据介绍,共富网主要做互联网供应链金融,在业务环节中可以引入保险公司一些险种,比如车险、房产险。

    不过,不管对于哪种模式,业内人士认为都还存在不足之处。

    从风险准备金“升级版”来看,一方面,风险准备金额度本来就不高,仅是由银行存管风险准备金,意义不大;另一方面,有银行明确表示,“不承担资金来源及投资安全的审核责任,P2P平台与基础业务相对对方产生的经济纠纷由贵公司自行协商解决,银行不承担任何责任”,那么引入银行后,对分担P2P平台风险的帮助有多大还要打一个问号;另外,目前与P2P合作的招商银行、平安银行、交通银行等,针对P2P资金存管系统都未上线,有何“功效”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而引入保险模式,究竟是保平台还是保项目,二者对应的交易结构不一样,业内对此有争议;创新模式刚刚开始,既没有足够的数据,也没有丰富的经验,那么产品费率如何设定也是仍需探讨的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P2P 的报道

  • ·微金融元年 P2P小额信贷井喷(2011-07-07)
  • ·P2P模式变味 小额信贷遭风险警示(2011-09-22)
  • ·P2P江湖大乱 监管缺失风险暗涌(2011-11-10)
  • ·“开鑫贷”登场 国家队角逐P2P网贷(2012-11-22)
  • ·一套房压倒“众贷网” 金融创新无监管(2013-04-11)
  • ·宜信模式现兑付危机 网贷陷监管困局(2013-08-22)
  • ·P2P线下模式遭质疑(2013-09-12)
  • ·天力贷董事长跑路在京被捕内幕(2013-10-31)
  • ·P2P网贷的风控劫(2013-11-14)
  • ·P2P网贷:新年频陷倒闭狂潮(2014-01-23)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