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渡边淳一式饭局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4-05-08 03:57:14
  • [摘要] 渡边先生说,在感情方面,他一直是很自由的。虽然他早已结婚并有小孩,但身边仍然有许多情人,时不时还会跟女友一起去东京旁边的箱根度假。他本人也是东京银座高级夜总会的常客。

    林小骥
     
    渡边淳一先生走了,用日语来说,他归于了冥土。他的去世也勾起了我的一段回忆。2009年,我随父亲的考察团去日本。到了东京,上海电视台《中日之桥》的节目主持人吴四海先生说,可介绍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给我们认识。当时,大多数中国人都听说过他写的《失乐园》,也知道国内媒体宣扬的所谓“情色作家”的称号。在此之前,渡边淳一的《紫阳花日记》也刚在中国出版,书中描写了一个丈夫偷看妻子在外偷情的故事。
     
    吴四海本人与渡边淳一的相识过程非常特别。吴先生的妻子在东京开了一家中国餐馆,每天中午,顾客都特别多。有位老人,一连三天想来用餐,但都因为等座位时间太长而离去。第四天,老人拿出20万日币,对吴太太说,明天中午他把这个餐馆包了,就他一个人来吃。吴太太当时感到很为难,在日本,一顿中午的便餐一般也就3000日币左右,20万日元显然太多了。但老人非常倔强,坚持让她收下,第二天只给自己做饭。第二天,吴太太精心做了几道拿手的上海菜,老人吃得非常开心,说会常来。临走前,他递给吴太太一张名片,吴太太才知道他原来就是日本知名作家渡边淳一。后来,吴四海探望妻子时也认识了渡边先生,并成为好友,还促成了渡边淳一先生来华访问。
     
    我们与渡边淳一先生见面的地方,是日本的一个庭院式日式料理餐厅。他在穿着上非常讲究,一件细格子外套上还别着一枚羽毛形状的银色别针,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第一次见面,再加上我们都称不上是渡边先生的忠实读者,本来抱着忐忑的心情,但一跟老先生聊起天来,还是觉得非常轻松。时隔多年,当时谈话的很多内容已经记不太清楚,但印象最深刻的倒还记得。当时,我们都好奇,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如何还能写出如此多关于男女情感的书籍?渡边先生说,在感情方面,他一直是很自由的。虽然他早已结婚并有小孩,但身边仍然有许多情人,时不时还会跟女友一起去东京旁边的箱根度假。他本人也是东京银座高级夜总会的常客。
     
    会面之时,渡边纯一先生还在写一本关于日本老人退休后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爱好,无法找到社会认同感的小说。我们问他自己是会否用电脑写书,他说,他一直用笔和纸写小说,笔触及纸,就跟用手触及女人的肌肤一样,让他感觉更为自然。
     
    吃完饭,渡边淳一先生在中文版《紫阳花日记》上签了字,用的是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支类似毛笔的墨笔,并说,下次来日本时可带我们一起去银座的夜总会坐坐。这位优雅的日本老人真是有一颗年轻的心啊!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渡边淳一 饭局 的报道

  • ·渡边淳一:再谈一次恋爱,写更好的小说(2009-08-26)
  • ·过时的渡边淳一(2014-05-08)
  • ·渡边淳一式饭局 (2014-05-0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