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移居梦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4-04-10 02:01:07
  • [摘要] 香港移民梦破了,我又开始发移居台湾的梦。不过,这个持续三四年的梦最近被同事打击了一下。

    黄佟佟
     
    有一段时间,雾霭严重、毒牛奶横行的时候,也曾真真切切想过移民。
     
    移民去哪里呢?
     
    这是个问题,欧洲、美国、澳洲……地方当然是好,但一个穷写字的,一是没有那么多钱,动辄上千万的资金哪里付得起,二是我想象不了像我这么一个爱热闹的人能住在一个荒无人烟的郊区里每天学着做饭,等着看天黑,不懂英语又找不到工作,亦舒在温哥华也在给香港写稿子,最牛逼的中国明星去了美国也只能开餐馆。我有个朋友的朋友原是一个媒体精英,后来移民去了加拿大,因为实在太寂寥了,他有一次突然晚上打电话给我朋友说他喝醉了酒,就想和人说话,实在是闷得快疯了—这越洋电话费,可够买好些啤酒了。
     
    我住广州,其实最现实移民的目标是香港。每年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经常去香港,对香港的文化与风俗都非常熟悉,没有陌生感。香港最吸引我的两点一是气氛自由,起码可以浏览国外的网站,自由通畅地上Facebook,那种与世界同呼吸的感觉确实是太爽了,另外一个是生活方便,到处是好吃的茶楼小馆子。前几年,我有个朋友移民到香港在著名的马湾买了房子,马湾是香港的一个离岛,离中环只有半个小时的船程,可真算是个世外桃源,风景优美,空气清新,可以看着大轮船在你家阳台下走来走去,她拼命游说我快点移民香港,我当时真动心了,因为马湾的房子不贵,努力一下似乎可以实现。过了两年,我们就不讨论这个问题了,因为她买的那间小房子已经涨到600万港币了,再大一点就要上千万,实在涨得太快了,港居大不易。
     
    香港移民梦破了,我又开始发移居台湾的梦。
     
    像很多大陆人一样,这个梦是去了一趟台湾后才萌发的。飞机一落地台南,我就觉得此地与自己的呼吸特别相宜,人人都软语糥言,这里没有高楼大厦,一切都有点旧旧的,哪怕是个普通的牛肉面铺,壁上的照片也在说(上世纪)50年代80年代我们如何如何。小时候喜欢吃的牛肉面店到了自己结婚生子以后还在,这让人产生一种安稳感,觉得好像一切都不会变,有一种天长地久的期待,当然我们都知道天长地久是幻觉,但是在变幻的世界里,有一家存在着三四十年的牛肉面店确实会让你更安心一点,一切不是随时会走,一切不是随时会垮。—在剧烈变化的大陆,这种随时会变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你看,我喜欢了三四年准备永远光顾下去的家附近那间地中海式有沙发有好音乐的小酒馆,上个周带朋友想去光顾时发现已经关张了,不用说,一定是房费涨了,老板付不起价钱。飞速发展的中国大陆是真的连一个价格相合适的小酒吧都容不下了,只剩下跨国公司旗下的连锁企业,冰冷的柜台,统一的价钱,这难道不是令人沮丧的人生吗?
     
    在台湾待了那几天,我几乎没有讨厌台湾的地方,最有趣的感受是去台北总统府,我是真没有想到所谓的总统府真的这么小,原以为阔得跟天安门似的,可是真的只有那么小小的一块地方,旁边还有挨着琼瑶小说里常常出现的北一女中,那些从小看的台湾散文里的地标一一出现在眼前时让人心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茫然,走在凯达格兰大道想起朱天心笔下那些佻达的少女,对于我们这一类吃着台湾的文学奶水长大的七零后女性来说,台北像是一个久违的老友,一切都既熟悉又陌生。我们朝圣的地点是西门町附近的“明星咖啡馆”,那些俄罗斯风格的碗碟,几乎每张桌子都坐过我的偶像,三毛、黄春明、林怀民、白先勇、陈若曦、楚戈、方明、刘大任、王祯和、陈映真,《现代文学》、《创世纪》、《文学季刊》,耳边响起的白先勇先生书里的句子:“台湾六十年代的现代诗、现代小说,羼着明星咖啡馆的浓香,就那样,一朵朵静静地萌芽、开花。”
     
    我喜欢台湾的乡土,也喜欢它的亲切,它像一个走得有点慢、性格有点慢的姑娘,亲切温婉带着民国时分的忠厚义道,叫人念念不能忘怀,只想和它日夜厮混在一起。因为有了这个邪念,作为一个俗套的大陆人马上开始一路打听台湾的房价,高雄的房价是低到离谱,几十万人民币一套楼,8000块已经可以在士林的天母区租得大公寓,200多万已经可以在台北买到房—这个价钱可以在桃园买复式,且是有海景的豪宅。一路走一路畅想,咱买得起台湾的房子就有了移民台湾的奢望,对一个写稿的人来说,台湾有着最适宜的生活条件,缓慢悠闲的生活、宁静的街道、巨大的诚品书店、热闹的西门町夜市,就算守在家里也能看看小S和康熙,作为一个写稿的人,还有什么比得上台北的小巷子给你的诗意的栖息呢。
     
    从此移民台湾的梦就在心里种了下来,不过,这个持续三四年的梦最近被同事打击了一下,她说到大陆人移居台湾的惟一可能性就是跟台湾人结婚,我想了一下,这好像不太可能。算了,好在有多次往返,就让在台湾生活变成我生活里的一个小小的梦想吧。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移居 移民 的报道

  • ·我的移居梦(2014-04-10)
  • ·新华人作家:诠释移民寄居生态(2010-02-20)
  • ·“原罪”的中国富豪在温哥华(2011-06-30)
  • ·金山路遥:百年华人移民美国史(2012-06-28)
  • ·香港学生“反对滥招内地学生”引发新矛盾(2013-05-1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