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浙江治水的浦江样本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4-01-16 00:01:45 来源:
  • 2010年7月25日,浙江嘉兴市区一处河道中,少年在漂满嫩绿的浮萍中玩水觅凉。 CFP供图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浙江 浦江

    对于浙江省金华市下辖的“水晶之都”浦江县而言,水晶一直是支撑全县经济的支柱产业,这里的水晶产业产量曾占全国的80%以上。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截至2011年浦江县开始整治水晶业污染,分布在浦江县的水晶企业有22000多家,从业人口有15万之多。

    水晶业成为浦江县最大支柱产业的同时,也成为浦江县环境污染中最大的污染源,并严重污染浙江“母亲河”钱塘江的支流浦阳江,直接威胁钱塘江的水质。

    公开信息显示,从浦江县城至出境断面,从2006年开始浦阳江上仙屋出境断面水质均为劣V类,是浙江省江河水质最差的河流之一。

    水晶产业威胁钱塘江

    两年来,浦江县一直在不停地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整治浦江的环境污染问题。县长施振强在上任伊始参加浙江省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浦江的环境是浙江所有县市区里环境最差的地方。

    现在不愁吃、不愁穿,但环境却一天天在恶化。施振强意识到没有污染的环境,对浦江县而言是多么重要。

    由于水晶在加工过程中的粉末会让水成为“牛奶水”,对水体污染的同时又会带来土地板结,其间的一些酸洗工艺还含有重金属。

    遍布浦江县的水晶加工企业,在三十几年来给浦江的环境带来了严重的污染,可以说是垃圾遍地、污水横流。

    在水晶生产过程中,产生大量的废水、废气、固废和噪音污染,浦江县每年水晶生产排放的废水量达490余万吨,农村65%以上的水体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

    而水晶加工产生的“牛奶水”也沿着各条支流汇入浦阳江,加之沿岸日益密集的人群和壮大的畜禽养殖业,浦阳江一直在绿色、黄色、黑色、粉色、乳白色中不断变幻“脸色”。

    浙江省环境保护厅在年初公布的《2012年浙江省环境状况公报》称,浦阳江的浦江段被归为钱塘江的主要污染河段,劣类水域占河段总长度的65.3%。

    治污“非常式”

    在2012年8月份,浦阳江的水再次从清变黄、从黄变黑。

    为整治水晶产业污染,浦江县政府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动用了很多“非常规”的手段。

    比如要求工商部门全部关闭无证无照水晶加工户,环保和消防部门对有证照但环保、消防不达标的水晶加工企业坚决取缔,就连违建的水晶加工厂也纳入浦江县“三改一拆”行动中关停取缔。

    在2013年7月17日,浦江县检察院以污染环境罪对犯罪嫌疑人邓善飞批准逮捕,邓善飞成了浦江县水晶业污染整治里首个因污染承担法律责任的人。

    这也是2013年6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文件后,浙江省首例因环境污染而追究刑责的案件。

    现年35岁的邓善飞来自广西临川县,他在2013年5月初购买了一个磨盘加工厂,他随后把磨盘厂中的设备工具转移到浦江县仙华街道的一所废弃小学内。

    磨盘加工就是利用电解的原理,在铁板上镀上金刚石、硫酸镍、氯化钠、糖精、高锰酸钾等物质。磨盘做好后需要用清水清洗,这些清洗完的废水中就含有重金属“镍”。

    浦江县的执法部门查获邓善飞的磨盘加工厂后,在加工厂的废水中检测到重金属污染。其非法排放含重金属的严重危害环境污染物,超过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三倍以上。

    而邓善飞自己则认为,他交点罚款最多行政拘留就完事。但根据《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他达到了构罪标准。

    官方发布的数据称,在2013年1-6月,浦江县共拘留相关污染企业主130多名。来自浦江县检察院的消息称,将有更多类似邓善飞这样的案件进入司法程序。

    在浦江县污染的成本太低了。在施振强看来,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为打掉水晶污染企业的藏身之处,浦江县将那些藏身水晶污染企业的违建也一并拆除整改。

    仅违建拆除这一项,浦江县在治理水晶污染过程中就拆掉了65万平方米的违章建筑。

    浦江县政府预计,在2014年还将会在现有3000多家水晶加工企业的基础上,淘汰50%以上不符合环保及产业升级要求的水晶加工企业。

    13000家水晶户被关停

    浦江县在重拳整治水晶业污染的同时,给地方的GDP也带来了严重的困扰。浦江县认识到,这一仗将会异常艰难。

    尽管暂时遭受一些损失,用电量在下降,水晶业的产值在下降,浦江县的税收增长明显趋缓,但浦江县的一系列治污举措让房价跌下来了。

    来自浦江县联通的统计数据显示,自浦江县开展整治水晶业污染以来,他们的客户减少了近7万个。

    截至目前,浦江县共关停、取缔水晶加工户超过13000家,淘汰水晶加工设备6.58万台。

    浦江县政府已经按照“一区多点”的布局,启动了4个水晶集聚区建设。其中位于浦江县岩头镇飞轮村的水晶集聚区已平整土地,这里将建成全县规模最大的综合性水晶示范园区。

    这个占地面积500亩、投资估算10亿元的园区,划分成加工集聚区、产业提升区、污染治理区、综合管理服务区等板块。预计在2014年底前建成,2015年上半年可让水晶企业入驻。

    浦江县整治水晶污染获得了浙江省的重视,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在2013年亲赴浦江、实地督导抓浦江小水晶行业整治和浦阳江水环境综合治理。

    在浦江县的大力整治下,2013年6月浦阳江出境断面高锰酸盐、氨氮、总磷指数同比分别下降8%、40%、15%;2013年1-12月,浦阳江上仙屋出境断面高锰酸盐指数、氨氮、总磷指标均值同比下降21%、35%、28%。

    夏宝龙在此前谈及治水时表示,应该总结推广浦阳江水环境综合整治的做法和经验,以后凡是劣V类水,凡是企业包括农业造成污染的,凡是人口集聚过多造成水质污染的都要照此治理。


    链接:

    浦江县县长施振强:“总要有人来收拾被污染的环境”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浙江 浦江

    县长施振强初来浦江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到处都是污水,浦江很难找到没有白色污染的水渠,除了保护起来的饮用水源。他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水晶业涉及到几十万人的生计,也是浦江有史以来最大、最复杂的一次利益调整。

    水晶业污染在浦江由来已久,浦江的几届政府都想彻底整治。施振强认为,浦江这样一个小县城已经无力承担巨大环境的破坏了,若任其蔓延,葬送的是浦江的未来。

    在施振强看来,水晶业污染带来的损害不光是对水和环境的问题,每年有500万吨水晶固废遍布城乡,相当于全县垃圾的总量。

    治污必须承担风险

    2012年5月22日上午,施振强在专题调研饮用水保护工作时,他发现浦江县杭坪镇有家水晶加工企业存在严重污染。

    施振强当即责问:你竟敢在几十万人的饮用水源上直排污水,你的能量为什么这么大?一年多了,行政处罚款为什么不交?责令停产为什么照样生产?

    在是日下午3时33分,浦江县法院、公安、环保等部门对该企业做出拉闸断电、封厂停业处理。

    “这不仅是对浦阳江下游负责、对钱塘江流域下游百姓负责,更是对浦江负责。”对浦江县水晶业污染的整治和水环境整治,是为未来和家园而战。施振强认为他必须承担风险,“这是历史担当”。

    浦江县政府也正在面对这场考验,“我们曾经几届县政府都努力过,在2006年刚开始整治的时候,只是想规范管理就遇到极大的反弹”。

    据浦江县当时亲历过这次事件的官员们回忆,当时浦江县政府被几千人围攻,后来浦江县政府不得不撤下来。

    面对水晶业这么一个支柱产业的污染整治,浦江县政府确实有很大压力。但如果允许水环境污染这样继续下去,“我们将愧对祖先、愧对子孙后代”。施振强认为,“我们这一代人制造的污染,必须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治好”。

    施振强在多个场合表示,彻底整治水晶污染,浦江县肯定会受到损失。但如果不这么做,我们的家园将被彻底摧毁,我们的健康受到威胁,浦江输掉的是未来。看着环境一天天的恶化,我们还能熟视无睹?如果继续明哲保身,施振强认为浦江县将会失去保护浦江环境的最后机会。

    每次下乡调研,与他交谈过的老百姓都在表达同一个观点,那就是他们不愿意生活在污水横流的环境里,浦江人“不能躺在垃圾堆上数钱,更不能躺在医院里花钱”。

    在后来的水晶业污染整治中,施振强也一直坚持“宁听骂声,不听哭声”的做法,如果继续纵容污染,“长此以往,浦江的发展将永无出路”。

    在2013年8月16日的浦江县重污染行业整治提升工作推进会上,施振强责问一些不良企业主,“面对黑乎乎的江水,你的钱是否干净?你的心是否安宁?这些污染是不是你们的‘贡献’?你们这么昧着良心赚钱不觉得惭愧吗?”

    总要有人来收拾被污染的环境,为什么现在环境污染总是不能被彻底根治?施振强认为这些都是体制造成的。

    面对浦江县利益的一次重大调整,如果这次水晶业污染整治失败,施振强希望后面的人要继续治理,而不是因为失败就不管环境污染了。

    环境污染整治不可能一蹴而就,这次水晶污染整治可以说还是困难重重,但“功成不必在我”,施振强坚信,只要我们干部群众一批又一批地干,就一定能整治好浦江县的环境,浦江也能走出一条转型升级的道路。
     


    【浙江治水风暴】专题报道

    浙江治水风暴

    太湖治污困局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浙江 治水 污染 的报道

  • ·浙江商帮:闷声发财赢天下(2009-07-13)
  • ·“强县扩权” 浙江先试先强(2009-07-14)
  • ·浙江出台首部扩权强县规章下放审批权(2009-08-06)
  • ·海宁躁动夜(2011-09-22)
  • ·浙江开放万亿公共资源项目(2012-09-05)
  • ·强镇扩张的浙江样本(2013-01-09)
  • ·[专题] 浙江治水风暴(2014-01-15)
  • ·浙江治水的浦江样本(2014-01-16)
  • ·太湖治污困局(2014-01-16)
  • ·“单独两孩”浙江未现井喷(2014-02-2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