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佟佟:李亚鹏的烫手慈善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4-01-15 23:57:54
  • 黄佟佟

    知道李亚鹏这个名字是很久以前,他还没有和周迅谈恋爱。我所在杂志社的一位女同事采访了他,回来写了一篇爱意无限的稿子——这是女人在见第一面时就能爱上的男人。

    容易让女人爱上的男人都有一张受欺负的脸,激发女人的母性。回顾李亚鹏的半生,果真是受欺负的半生,比如说,他“痴心情长剑”地对待初恋女友,甚至为她改考中戏,最后却被对方无情甩之;比如说,他演令狐冲被网友骂得狗血喷头;再兢兢业业演个郭靖,还是被骂得狗血喷头;比如说,别的男星最少也恋爱个四五回,他恋爱四五回就被定位成负心汉;是王菲执意要离婚,但他还是被骂到一脸狗血。这回再碰上个厉害的周记者,提出种种质疑,剑锋直指李亚鹏借公益敛财,基金会疑似洗钱、圈钱、逃税、转移资产的工具—李的回应居然是温言软语地要请周记者到公司考察。

    虽然北京市民政局和红十字会火速回应嫣然基金无辜,但很显然李亚鹏掉进了一滩脏水。为什么有人做慈善就招人怀疑,有人却不?当然各有原因,人品、事由,还有最基本的一点,有无实力。邵逸夫做慈善就不招人怀疑,邵先生的前半生是人尽皆知的抠门商人,他和拍档方小姐想尽一切办法节约成本,对手下人出了名的苛刻。人家的活法是,生意归生意,慈善归慈善。李亚鹏可疑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他没钱,没离婚的时候有天后妻子撑着,离了婚之后靠什么呢?谁都知道他很久不拍戏了,影视公司被传基本亏损,餐饮投资也不见赚钱,其他要不就是只投入不产出的公益组织,要不就是自己接自己项目的文化传播公司,还有还在投资阶段的地产项目。生意还没做出来,又有什么实力去捐助别人。

    据一个多年和李亚鹏接触的圈内人透露,李在圈中口碑不错,嫣然基金的来由也确是因为其惨痛的际遇,女儿的兔唇让他有了这样一个无可厚非的由己及人的善念,也让嫣然基金的初心显得如此赤诚。但慈善不是光有善念就行,做慈善对于使命必达颗粒归仓的执行力要求更高,很明显,李亚鹏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他或许善良大气真诚,但真不算是个合格的生意人,某杂志引述他的商业伙伴描述他的话是,“他的成本意识和计划性有些差,一般是今天想到啥就要做,如果因为做这个和之前做的发生冲突,他宁可把前面的都推翻了”。

    做慈善最大的忌讳账目不明、慈商不分成了他受怀疑的最大软胁。李亚鹏的最新项目是丽江雪山艺术小镇,他把这个定位为“文化产业资源整合”,而他的敌人,甚至他的合作伙伴会理所当然地把这个项目说成是房地产项目。占地408亩、丽江唯一有产权的商业院落、雪山脚下的黄金位置,到底是乌托邦式的文化集合体还是商业地产,谁说得清?

    事实上,就算在明星慈善很成熟的好莱坞,慈善公益也没那么简单,皮特和朱莉夫妇自成立朱莉-皮特基金会伊始,就一直依靠一家专业公司帮助指导他们如何参与、管理公益慈善组织。有专业人士的指导,这些明星才知道自己的公益慈善热情该如何落脚,如何让每一分善款落到实处。

    在中国,明星名人的慈善事业备受质疑,固然与中国人历来多疑的人性有关,但慈善体制半官方化、不透明的款项公布机制和缺乏具有公信力的机构参与也是重要原因。别说李亚鹏这语焉不详商慈不分的文化整合事业,就算他一个公司没有,人品高贵如神父,没有专业的眼光和监督,光做慈善纯捐钱也不能保证钱会真正用在该用的地方。数千万善款修建一个医院是不是合理?这医院设在北京有没有加重患儿救助成本的嫌疑?5322万元的善款是否能让更多儿童受惠?这些提问够他想一阵子了。

    搞定一个女人容易,搞妥一件善事很难。周筱赟质疑了李亚鹏,不管对不对,那是一件好事,给李亚鹏提了一个醒,也给所有的明星提了一个醒,慈善绝不是一单容易的买卖,没有专业人士的介入和具相当公信力的制度,说不定它随时会变成一桩烫手的买卖。




    专题文章

    李亚鹏到底有哪些生意?

    “公益爆料者”周筱赟的又一场战争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李亚鹏 慈善 的报道

  • ·[专题]李亚鹏的生意网(2014-01-15)
  • ·黄佟佟:李亚鹏的烫手慈善(2014-01-15)
  • ·“公益爆料者”周筱赟的又一场战争(2014-01-16)
  • ·韩浩月:后郭美美时代的明星慈善(2011-08-18)
  • ·公益经纪人眼中的“明星慈善”(2014-01-2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