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潮汕与厦门—熟悉的陌生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4-01-10 12:58:49 来源:

  • 吴筱羽

    汕头到潮州,一小时的车程,大巴票价15元。

    这是2013年的最后一天,厦深高铁全线试运营的第四天,我开始了一趟厦深高铁东段的短途旅行,最后一站是潮州。

    这天,车里坐着上了年纪的老先生、老太太,像粤东地区的大部分乡道一样,这条公路依然尘土飞扬。大巴播着的电台充斥着普通话和潮州话广告,迷糊间听到男主持用潮州话播报,然后响起音乐,德语男高音唱着歌剧。男高音唱了很久,司机没有换台,乘客也很平静。

    在粤东的这段乡道上,这一幕充满了拉美魔幻主义色彩,让我一时恍惚。

    东段地区的生态和文化令人着迷,原因就像百度百科对“福佬话”的解释一样:这是汉语七大方言中语言现象最复杂、内部分歧最大的一个方言。在我看来,语言呈现出的复杂性,正是族群文化复杂性的写照。

    厦深高铁的潮汕站在潮州、汕头和揭阳之间的潮安县沙溪镇,距离2011年12月搬迁到揭阳的潮汕国际机场直线距离不超过10公里,是潮汕地区最重要的一个站。从这里搭出租车到潮州需要半个多小时,到汕头则要40分钟以上。“机场搬走了,高铁站也这么远,汕头人挺失望的。”在潮汕国际机场工作、每天乘坐班车往返于汕头和揭阳之间的朋友S这样告诉我。

    在旅程的第一站—厦门,我们分别住进两栋老建筑改建的民宿里—这是厦门商业文化的一部分。在汕头,我们没有找到一家民宿,最后住进了2013年11月开业的一间酒店,这间粤东地区首屈一指的豪华酒店有330间客房,外形庞大得如同巨型城堡,金碧辉煌的门口和大堂挂着我所见过最大的水晶吊灯,连走廊和房间里也陈设着水晶吊灯。

    在我们离开汕头的那天晚上,这里还举行了SCC超跑俱乐部潮汕分会的聚会,其中包括一辆全球限量350辆兰博基尼 LP670-4。

    这间酒店所在的位置是汕头目前的中心区,往西是老区,往东是新区,老城区里遍布年代久远的老骑楼、老别墅,新区里则是整齐划一的花园小区。与大多数面临老区拆迁的城市不同,老城区的骑楼被拆的不多,也几乎没有任何翻新修复,外墙是被腐蚀的灰黑色,窗户玻璃不完整,甚至整块窗户悬在框上摇摇欲坠。  

    城市的中心一直在东迁,这片被简称为“小公园”的老城区,仿佛已经被时光遗忘。我们找到一座保存完整的老别墅,这里二楼开了茶室,一楼是艺术培训,有时会有年轻人来画画,别墅也没有任何修复,屋内的墙壁剥落,“文革”时刷在墙上的“语录”也褪色了。与厦门不同,在汕头,这样利用起来的老房子极少,甚至绝大多数汕头朋友也不知道这个茶室存在。

    “我觉得汕头已经几乎放弃了旅游业。潮州还有一些,但如果不全面支持旅游业的话,我们自己想要再开发产品,也经营不下去的。”这是我们在潮州老城住的客栈的老板,一个30多岁的潮州男人。这间典型的潮州古厝是他的祖屋,他出生在这里,老板娘和我们喝茶的时候,他在前厅拉着二胡。几乎没有进行大的翻新,就是补上了缺角、残漆,连玄关的冬瓜梁也没有刷新漆,但竟然还鲜亮—古建筑修复需要的人工和材料都难以寻觅,就这样也花了100多万。客栈不远处是著名的潮州牌坊街,20多道古牌坊翻新得像影视城一样,难以分清它们到底是翻新的,还是仿制品,著名景点老城则维持了原貌,古厝里还住着许多人家。“现在空置率也高了,如果任由房子这样,不做任何修复的话,我可以看到,过几年会倒掉一批。”老板说。

     在夫妇俩不知情的情况下,客栈登上了Lonely Planet英文版,直到有外国人拿着这本旅游圣经找上门。夫妇俩还想在附近开一间茶馆—里面搭个戏台子唱潮剧。丈夫一直想要把客栈再精品化,太太则偏向保守,原因是不知道政府是否真的想要开发旅游,也不知道厦深高铁是否能给潮州带来游客。“厦门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有机会也想去看一下。”他说。

    从潮汕站到厦门北站只要1个多小时,这一片区域同属闽系文化,都敬佛、喜茶。但不管厦门人还是潮汕人,都说彼此来往不多,不管商业文化还是饮食文化都差别巨大。在厦门和潮州,遇见的唯一一件同样的事,是在本地司机开的车里,都听到了台语歌,在厦门听到了江蕙,在潮州听到的则是年代更远风格更台客的音乐,在汕头则没有遇见一个本地司机。

    厦门诗人阿点先生认为两地不怎么来往很大程度是地形原因,交通不便,但厦深高铁开通了,他也会考虑去看看。阿点先生在厦门斗西街附近有一帮朋友,这些人大多在附近开店,都是一些设计极其讲究的小店。包装设计是厦门旅游最大的特色,但如果只去鼓浪屿、厦大、曾厝垵,许多人对厦门的印象应该还是“玩丽江玩剩下的”。斗西街附近是厦门的华侨别墅区华新路,近年来开了不少精致的酒店、咖啡馆、餐厅、书店,游客不多,生活悠闲,与鼓浪屿、曾厝垵是两个世界。

    在文化、设计、包装层面,厦门大概是国内商业开发上思维最超前的城市,“文青就是生产力”是曾厝垵管理委员会的口号。和被旅游团攻陷的鼓浪屿不同,这个仿台湾垦丁风开发的前小渔村将小清新商业玩弄到极致,在这里连卖鱿鱼丝的店都要进行精致的包装分类,鱿鱼丝被安放在晶亮的橱柜里。

    阿点先生和他的朋友们则乐于不被游客熟知,但也担心过度商业化的蔓延—尤其在厦深高铁开通之后。目前他最担心的是厦门的菜市场“农转超”,离此地不远有厦门最大的露天市场八市,保留着传统的市场文化,连陈升也在这里拍过一组“大叔小清新”大片。“农转超”引发争议不小,八市在众多抗议中得以暂时保留。

    庞大的改造工作被叫停了,我对此表示惊讶。“别忘了,散步就是在这里。”朋友Z说,顺便眼睛朝上瞟了我一眼。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潮汕 厦门 厦深高铁 的报道

  • ·潮汕与厦门—熟悉的陌生人(2014-01-10)
  • ·解码深圳地产潮汕帮(2015-02-10)
  • ·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落定,李嘉诚视其为潮汕复兴引擎(2015-12-22)
  • ·潮汕站这四年:见证粤东勃兴(2018-02-27)
  • ·“大三通”后,厦门求破局(2009-08-03)
  • ·厦门特区扩容 试行两岸金融区(2010-08-26)
  • ·厦门自然保护区填海建造富人岛(2011-09-01)
  • ·鳄鱼屿岛主20年守护之路(2011-09-01)
  • ·供水金门 厦门只欠东风(2012-07-26)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