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钢市“非法集资”门:大业担保公司获地方政府支持融资1.5亿,资金链断裂后集资款去向成谜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12-05 04:29:57
  • [摘要]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在舞钢市的乡村里,大业担保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本报记者 何光伟 摄)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河南舞钢

    2013年11月19日上午,59岁的杨文秀悬梁自尽,他的遗体在当日下午即被安葬。

    杨文秀是河南省舞钢市铁山乡王大苗村农民,为了给儿子举办婚礼,他希望能取出存放在河南大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大业担保”)里的2万元钱。但一直到自杀前,杨文秀不但未能拿到大业担保曾经许诺的高额利息,就连自己的2万元钱本金也未能收回。

    杨文秀的死讯很快在舞钢市传播开来,当地政府对此给予了极高的关注,立即出面安抚杨家。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杨家获得了2000元的慰问金,前提是当日安葬杨文秀。

    杨文秀投放在大业担保的2万元钱也在次日全部返还,尽管这个速度相对其他因要钱多次上访的村民们“非常快了”,但“这是他用命换来的”。

    未及在当月给儿子操办婚礼的杨家,却先给杨文秀办了丧事,转瞬从大喜坠入大悲。而作为一家之主的杨文秀的自杀,给这个贫困家庭带来的更大压力和变数在于,“他儿子未成家,妻子老母以后怎么办?”村民们对于杨文秀的死感慨唏嘘。

    杨文秀不过是大业担保众多投资者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只是他选择了用最极端的方式来讨要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资迅速暴富、最终崩盘的厄运。

    来自大业担保投资者处的消息是,他们的行为或将被舞钢市政府定性为“非法集资”。

    豫中小城集资1.5亿

    位于河南省中部的舞钢市,是一座年轻的现代化工业生态旅游城市。据官方统计,2012年该市农民人均纯收入为8328元。

    于2011年1月18日在舞钢市成立的大业担保,旨在发展当地民间投融资业务。

    在同村人杜长胜的鼓动下,杨文秀将家里的2万元存款都投放进大业担保。这是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通过卖粮食等途径多年攒下的积蓄。

    杜长胜受雇于大业担保。按照当初的许诺,他每给公司拉进1万元的投资业务,就能获得25元钱的报酬。这25元钱,既是杜长胜的工资,也是他发展业务的路费、电话费。

    杜长胜发展客户每拉一笔业务时,都会按大业担保的规定告知他们相关收益率。正是高昂的收益率,吸引了当地村民将钱存入大业担保。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大业担保的宣传册显示,“理财款项年收益率在12%—18%之间”。以10万元为例,存放在大业担保3个月就能获得3000元收益,存放6个月能获得6600元,存放1年则能获得14400元。

    杜长胜以前在村里贩卖柴火,也在村委会干过,加之村里的土地被征用,他又集结了亲朋好友的钱,连全家卖地款在内,投在大业担保的有50万元之多。

    为了能获得更多的高利益率回报,也为了能让亲朋好友们一起赚钱,杜长胜从2011年开始努力为大业担保工作。仅1年多时间,他就集结了600多万元钱放在大业担保。

    跟杜长胜一样的大业担保业务员,基本都是离退休的公职人员、教师、农村信贷员、村干部以及在村里享有较高声誉的人。

    这些业务员凭借在当地的人脉及威望,熟知谁有钱谁没钱。他们很快在舞钢全市范围内展开“拉网式”行动,为大业担保搜集全市的闲散资金。

    在大业担保的所有业务员中,杜长胜的业务量并不是最多的,最多的有1000多万元,一般业务员也能达到近百万元。

    按照业务员们自行统计的数据,大业担保在舞钢市鼎盛时期的业务员总人数超过120人。而业务员们搜集资金的能力,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感到震惊。根据他们的统计数据,大业担保在舞钢市吸纳的资金至少有1.5亿元。

    但从2012年9月开始,大业担保的资金链断裂。为讨回投资款,投资者和业务员们不得不数十次围堵舞钢市政府或进京上访。

    此后,经舞钢市政府协调,大业担保承诺先返还投资者20%的资金,但至今尚未全部兑现。

    铁山乡是舞钢市的工业区,不少土地都被征用。“那些资金不少都是村民们的卖地款”,知情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杜长胜现在是“有家不能回”,村里人整天找他要钱。

    对于杨文秀的死,杜长胜深表自责,他自称很难面对村民们。

    跟杜长胜一样,安连卿也是大业担保的业务员,他主要负责大业担保在舞钢市八台乡曹姚村的业务。

    与杜长胜所在的王大苗村不同,曹姚村的投资者投资数额都较小,以几千元到一两万元居多,“都是农村的老头老太太养鸡鱼鹅等一点点攒起来的钱。”

    “这是他们的所有积蓄,”安连卿深感被骗,“别说利息,连本钱现在都拿不回来了。”

    地方政府“大力支持”

    2011年1月18日,舞钢市政府所在地垭口鑫源广场敲锣打鼓,大业担保在此举行了盛大的揭牌仪式。

    据时代周报记者从舞钢市多位政界人士处了解到的信息,以及当地媒体的报道,当日,舞钢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甘栓柱出席了大业担保的揭牌仪式。参加是次揭牌的还有时任舞钢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康玉春,以及平顶山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马占军等人。

    揭牌仪式后来被刻录成光盘,为当地不少投资者所收藏。光盘亦成为大业担保此后对外宣传,展示自我实力并赢得投资者信任的一大“利器”。

    大业担保揭牌仪式后,舞钢市的电话亭、公交站台、城区墙体广告、电视台等公共场所和传播机构,到处都是大业担保的宣传广告。此外,宣传车走街串巷广播大业担保,甚至各乡镇村的墙壁上都刷上了大业担保的墙体广告。短暂时间内,大业担保迅速为舞钢人所熟悉。

    从河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局,到舞钢市的主管部门,大业担保可谓手续齐全。加之舞钢市地方政府又推崇该公司发展业务,这让当地人从未怀疑过对其投资的风险。

    强大的舆论宣传给舞钢市市民们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大业担保是政府支持的项目,“绝对靠谱”。

    不仅当地农民这么认为,就连不少政府官员也把钱押了进去。在业务员们看来,“官员都投钱进来,我们肯定也相信大业担保的安全性。”

    多位大业担保的业务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舞钢市公安局、财政局、卫生局、教育局以及一些乡镇基层公务员,甚至连银行的职工都把钱投入了大业担保。

    公职人员投钱到大业担保,一些退休官员则亲自参与大业担保的日常运作。舞钢市教育局前局长范季春、卫生局前副局长贾国强、发改委前官员武发青等人均亲自前往大业担保任职,其中范季春出任大业担保的业务副总,贾国强出任业务经理。

    这些离退休官员“履新”大业担保高管,又“吸引”其他政府离退休人员将大量资金投入到大业担保。

    时代周报记者获知,大业担保吸纳公职人员的投资金额都比较大,大都是几万元、十几万元,“最多的高达近百万元”。

    大业担保资金链断裂后,投资者们批评舞钢市政府渎职,“如果没有市领导为大业担保揭牌,政府不支持他们,没有人愿意把钱放在大业担保。”

    事实上,正是看到舞钢市的有关领导出席了大业担保的揭牌仪式,加之“那么多官员也直接参与到公司业务”,这才坚定了杜长胜、安连卿等业务员相信大业担保的意念。

    “有政府参与,肯定是合法的。”在杜长胜们看来,这“至少比其他担保公司更有保障”。

    其实舞钢市的民间担保公司远不止大业担保一家,但能让舞钢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亲自出面为其站台的,却唯独大业担保。

    资金去向成谜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大业担保入驻舞钢市以前,其老板王恒一直活跃于郑州市以及驻马店市下辖的确山县。

    在2011年全国“农洽会”上,江苏籍人士王恒以香港联播投资集团(下称“联播集团” )董事长的身份,与确山县委书记栗明伦签署30亿元的投资协议,成为确山县政府的座上宾。

    王恒计划在确山产业集聚区建联播生物科技园,该项目在2011年3月8日动工。

    而包括安连卿在内的大业担保的业务员们,在开展业务前都被带到联播生物科技园参观,“有这么大的企业,怎么会有风险?”

    王恒在确山县的投资,不仅得到确山县政府的支持,就连隔壁的驻马店市乃至河南省的一些高层领导,“每去确山,必参观联播生物科技园”。

    这让王恒在当地风生水起,不仅“他的不少项目政府都会大开绿灯”,他本人也在2012年当选为平顶山市的第三届人大代表。

    确山县一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王恒以“金融”、“投资”、“科技”和“实业”四大产业的模式吸引了该县主要领导,才得以在确山县发展。

    但王恒在确山县的投资资金并不是很充足。“毕竟谁都不能一次性拿出30亿元。”上述官员称,他认为王恒的金融和投资模式,可能就是他变相吸纳资金的方式。

    虽然无法确定王恒开办大业担保是否为他的其他项目筹措资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投资成为大业担保对外吸纳资金的金字招牌。

    “至少业务员们都看中这一点,”杜长胜跟安连卿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的企业很大,所以我们都相信他。”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大业担保的另外一份宣传册称,王恒的联播集团“在舞钢市产业集聚区投资5亿元的大型纯果肉糖果项目正在筹建中”。

    大业担保集资的钱去了哪里?按照大业担保给投资者们的说法,他们向河南海奥通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海奥通公司”)提供了4500万元的贷款。截至2013年3月,“连利息高达7300万”。这让投资者们感到欣慰,“至少钱没有丢”。

    此外,王恒还向投资者承诺,每月从前述确山项目的盈利中拿出200万元慢慢返还给他们。但投资者们从2012年9月以来,一分钱都没拿到。

    尽管投资者们见过王恒的工业园,也知道大业担保的钱被海奥通公司借了一部分,但他们并不知道海奥通公司本身也开办了担保公司四处筹资。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海奥通公司此前曾向河南多家担保公司融资,后为融资方便,成立了郑州华珠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珠投资”),以此将吸纳来的资金转到自己名下。

    投资者们为讨要投资款,“以前给王恒电话联系他还接,现在他不接电话也见不到他人”。王恒只留下一个20岁出头的助理留守舞钢。

    时代周报记者在舞钢采访期间数次拨打王恒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记者亦拨打当年出席大业担保揭牌仪式的甘栓柱副市长秘书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舞钢市政府秘书科有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将通知甘栓柱的秘书予以回应,但截至本报发稿前并无任何音信。

    而舞钢市官方对于大业担保的资金链断裂及王恒的神秘失踪未做任何置评。大业担保的投资者们得到的消息是,舞钢市政府准备将他们定性为“非法集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舞钢 非法集资 的报道

  • ·舞钢市“非法集资”门(2013-12-05)
  • ·吴英案全记录:亿万富姐罪与罚(2009-12-24)
  • ·吴英:我非十恶不赦(2009-12-24)
  • ·吴英背后的公职放贷人(2009-12-24)
  • ·南通民间集资凶猛(2012-01-05)
  • ·红顶鲁商喋血镇江(2012-03-21)
  • ·“明星企业”徐州非法集资逾3亿(2012-05-10)
  • ·浙江杰邦控股非法吸储数十亿(2012-05-31)
  • ·吴英资产拍卖够还债吗(2014-06-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