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泉州蔡氏老宅拆迁之争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12-05 04:27:15
  • [摘要] 一场名为“中国•留住”、被媒体称为“艺术对话拆迁”的摄影展,罕见地在一个乡村民宅中进行,他们希望通过展览呼吁各方关注和官民对话,保住这栋被拆迁指挥部编号为“A402”的老厝,

    为了留住老屋,艺术家用各种行为艺术,试图留住这栋建筑。

    特约记者 刘巍 发自厦门、泉州

    2013年11月22日,福建泉州市石狮县海边的灵秀镇,一场名为“中国•留住”、被媒体称为“艺术对话拆迁”的摄影展,罕见地在一个乡村民宅中进行,目的非常明确:加曾寨53号即画家蔡小松的老厝(老屋)面临拆迁,他们希望通过展览呼吁各方关注和官民对话,保住这栋被拆迁指挥部编号为“A402”的老厝,避免它被拆除的命运。

    “墙上挂的作品,多数是博物馆级别的;参展的艺术家,随便找几位就能搭起一次顶级摄影展的评委阵容。”策展人金娜如是说。

    拆迁引发的公关大战

    2013年10月19日,蔡小松妻子、第60届柏林电影节编剧最佳银熊奖获得者金娜发出的一条微博:“去看即将被拆迁的老宅,整栋大宅拆迁办说算八万块……”微博配发了数张蔡氏红砖大厝的照片,照片中显眼的燕尾、红砖、雕花,和金娜“门前一棵树八万,姐都不卖你”等言辞,使微博迅速转发过万,陆川、陈村、李艾等文化和娱乐界人士的关注,使这条微博继续快速发酵。

    两天后,10月21日,摄影界人士开始介入。摄影家颜长江在微博上提出,“我可以寄一个(作品)系列过去,请在拆迁时一并焚烧”。

    同时,在颜长江等众多摄影家的建议下,金娜联系上了曾璜,邀请其作为摄影展的学术支持。曾璜是国内摄影界公认的资深策展人、影像收藏家和摄影收藏顾问,曾为新华社驻波黑战地记者,最早的留美摄影家之一,他在福州和厦门度过童年和少年,自认为是厦门人。

    曾璜当天就在微博上开始向金娜推荐了数位后来参展的艺术家,第二天,都住在北京的两人便见面商谈策展事宜。金娜觉得,“老房子朝不保夕,不知什么时候就不在了,一是展览要越快越好,二是要和艺术家说好,作品的安全恐怕难以保障。”首次见面的两人,就在曾璜随身带来的电脑上,开始选择艺术家和作品。

    艺术家们爽快而又慷慨的响应让曾璜和金娜都大感意外,金娜用了“一呼百应”来形容此次策展的全过程。这批国内一线摄影家们不但拿出了各自的代表作,当听说用于展出作品的“博物馆本身就朝不保夕”以及该展览针对的是拆迁时,都直接捐出了展品。几天后,曾璜带着金娜的助理,俩人开着车在北京城兜了一圈,就这么把“价值几十万的东西”装回来了,曾璜说,如果拿来拍卖的话,展出品估价的总和在60万到100万之间。

    艺术家的慷慨一是冲着展览目的,但更重要的,是对“曾璜”这块圈内金字招牌的信任,“既然曾老师说可以,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开幕时金娜介绍,所有的展品,都在老宅中持续展出,“没有终点,房子被推掉那展品就一起被推掉”。她自比杜十娘沉百宝箱:如果你仨瓜俩枣就把我卖了,那我希望你知道我箱子里有什么,你卖掉的到底是什么。

    曾璜还联系上了城市规划专家、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博导王伟强,并通过王邀请了其院内研究历史文化和建筑保护的教授张松,二人作为该展览学术支持,分别为展览撰写了《乡土建筑的保存与乡土文化的保护》和《留下一宅,为何这般困难》两篇学术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张松为2012年泉州、厦门联合将“闽南红砖建筑”申报为“中国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预备名单”时,国家文物局派往福建全权进行实地考察和撰写报告的唯一专家。

    参与进来的不只是摄影界和学术界,还有艺术品投资界。同在10月21日当天,花2.16亿元在2012年北京某春季拍卖会上买下“过云楼藏书”的江苏凤凰集团,也在微博上联系金娜,成为展览的赞助方。后来艺术家们参展的机票、餐饮以及在石狮当地宾馆住宿的费用,以及后期制作纪录片和画册的费用等,全都出自凤凰集团。曾璜也说,经济支持、好的作品、学术支持是一次成功艺术展必备的条件。

    微博上的关注一直没有降温,同时,各界名人的支持也没有间断。任志强、杨锦麟、李国庆、钱光培、叶大鹰、吴稼祥、钱光培等人,都在微博上力挺。

    当地村民也没闲着,铺地毯、搭拱门、请乐队,全是村民自费,打扫老厝搬抬擦,帮忙布展,直到开幕当天的迎宾安保等,都有大批村民参加。除了“拆迁”在这一时间是村内众人关心的大事,艺术展也是村民感兴趣的。

    还有蔡家本身的名人效应,蔡小松金娜夫妇是艺术家,父亲蔡子文则是上海社科院教授,母亲也是华东政法大学的老师,祖父母则算是村里的乡绅。一位姓王的村民告诉记者,闽南民俗,村民们总是将村里“建得比较好的房子”当做公共活动的场所,连吃饭都会端去人家宅子前。蔡氏大厝在六七十年代,会作为村里开会、活动所用。“像这样的房子,每个村就那么几栋。”王姓村民说。

    开幕当天,除了曾璜和十多位艺术家到现场参加,去的还有以“挡在推土机前的女人”闻名多年的北京胡同保卫者华新民这样的维权人士。

    200多平方米的蔡家老厝那天涌进了将近200人。

    蔡家老宅的文物价值争议

    用邻县一位同样从事城建工作的公务员的话来说,石狮方面在这件事上“也不容易”。

    石狮为福建省泉州市下辖的县级市,灵秀镇则为其9个镇之一,加曾寨为灵秀镇内彭田村的一个自然村。

    在10月19日前,将蔡小松家老厝包括在内的、被称为“加曾寨片区改造工程”的拆迁,和从前他们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拆迁相比,看不出有任何不同。石狮为侨乡,多有下南洋的华侨,拆迁碰到华侨房子,也一样外出“做工作”完成。

    根据石狮地方政府党委机关报《石狮日报》报道,7月6日,加曾寨片区拆迁开始。之后,从石狮各部门抽调至加曾寨拆迁部的工作人员很快完成了测量等工作。

    蔡小松的胞弟蔡冬青对时代周报说,在7-10月这段时间,拆迁指挥部找他正面接触过三次。在石狮当地开一个小工厂的蔡冬青,住在离老厝40分钟车程的一个小区内。他说,工作人员测量老厝时没通知他,他当时也不在老厝,至于怎么量的,倒是没有破门而入,“应该就在外面量的。”

    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第一次找他,是8-9月间,说你家老厝已经测好面积了,你过来核对一下。

    他觉得难以接受老厝被拆,没有去。工作人员很快又给他打了一次电话,内容一样:过来把面积核对了,然后就可以签字了。

    蔡冬青赶忙和住在北京的哥嫂合计,觉得老房子不能就这么拆了。

    “这是我长大、成家的地方,怎么能说没就没了?”蔡冬青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说,老厝是身为华侨的祖父蔡万棋,在61年前,花费4公斤多黄金,请最好的工匠,费时三年建成,红砖、木雕、花岗岩,传统闽南红砖燕尾厝的制式,样样都有。父亲蔡子文在此长大后去了上海,在上海生下他哥俩,为了闽南“香火不能断”的习俗,也为了寡居老厝的奶奶,他七个月时即被送回老厝,奶奶和老厝,就是他童年的全部。这么多年老宅只因漏雨小修过一次,其他都完好。和说上海话长大的蔡小松相比,一口地道闽南腔的蔡冬青,完全是加曾寨人。他在老厝办的婚礼,后几年,他搬走,又过了几年,奶奶过世,这才少回老厝了。

    蔡家三人商定,一定要留住老宅。于是向拆迁指挥部提出,既然拆迁,能不能提供一块地,拆了之后将老厝自行迁建过去?拆迁指挥部表示会向上反映,但一直并未答复,并催蔡家人签字。

    再后来,蔡家又提出,干脆我们自己找地自己搬?拆迁指挥部仍然表示向上反映,继续催他们赶紧签字。

    蔡家称,10月19日,金娜发出微博之后,拆迁指挥部和石狮政府并未直接与蔡家接触,只是在当地媒体发出报道。

    根据石狮市宣传部提供并认可的新闻网页可以看到,《海峡都市报》在10月22、23、24日进行了多次报道。22日报道中称,蔡家红砖大厝的拆迁补偿金额应为151万元,非金娜微博所称8万元。23日报道中称,加曾寨片区改造指挥部办公室负责人黄先生称,“对祖厝迁址保护的做法,以前未有先例,而且这一栋房屋未有历史文化内涵,不可能这样做”,同时黄先生呼吁双方“坐下来谈谈”。前两篇报道中分别引用泉州市文广新局出宝阳副局长的说法,认为蔡家老厝不属于文物保护单位以及泉州市南建筑博物馆原馆长、红砖建筑文化爱好者黄金良的说法,认为蔡家老厝“规模不大,建成时间短,历史文化价值低,周边也没有成片完整的红砖建筑群,文保单位通常不会考虑将其纳入文保范围”。时代周报向石狮市宣传部求证蔡家老厝的文保价值时,新闻科唐先生称“我们找专家实地看过,不具有保护价值”,记者追问“论证的过程和专家”时,唐先生告知,就是“海都报采访上述博物馆原馆长”。

    政府VS“大老百姓”

    石狮市宣传部和蔡家都认可的双方正式“坐下来谈”发生在11月22日展览开幕后,时间是11月23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录像中看到,石狮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拆迁改造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许赞成和灵秀镇党委书记、副指挥长李斌与蔡小松、金娜及蔡家代理律师王优银面谈,得知蔡家有律师,谈了一会儿之后,拆迁指挥部也喊来了法律顾问。

    当日外地媒体和纪录片制作人等还未离开加曾寨,于是会面在至少3台摄像机和数个话筒包围下进行。李斌向蔡家人解释,由于加曾寨发展水平落后、危房不抗地震、道路建设需要、城市发展建设物流港的需要,以及“村民集体到市委市政府提要求和人大代表提出”,拆迁是合理的,希望配合。

    面对蔡家代理律师王优银抛出“土地是否被征收、发改委是否立项、是否经过合法规划”的三个疑问,以及“有没有国务院、省政府的批文”的提问,李斌和法律顾问称“现在还在民主协商、前期调查阶段,还没有正式启动”,在确认“规划正在进行,立项规划文件正在做”后,李斌又在法律顾问指导下称“这个要问规划部门比较清楚”。

    蔡小松最后才说话:我还是希望和你们市领导谈一谈,我们的级别不会低的。我们争取协商、争取最好的局面,就是不拆。

    对此,接近金娜的一位朋友向时代周报表示,地方政府拆迁,习惯了总是见到小老百姓,见到大老百姓也一样当小老百姓了。

    11月23日起,王优银律师以蔡小松父亲蔡子文的名义向福建省、泉州市、石狮市等41个各级政府机关和部门发出信息公开函,要求公开立项、规划和土地征收文件。王优银向时代周报确认,目前收到的15条回复,无一确认文件存在。

    王优银是“梁启超林徽因故居被强拆案”代表老宅保护方的律师,虽经他努力,但最后开发商仍在北京市文物局向其拆迁主管部门发出整改意见后,以“保护性拆除”的名义直接违法将其拆除,后北京市文物局对开发商处以50万元罚款。梁林故居被拆令王律师感到非常遗憾,作为代理拆迁案件已有六年的律师,王优银一直希望能尽量维护被拆迁者的权益,并承诺不代理拆迁方。

    据《石狮日报》10月21日报道,加曾寨36%房屋提前签约,10月29日,加曾寨已签约腾空房屋开始拆除,11月6日,市委副书记、市长张贻山到加曾寨片区改造项目检查指导工作时强调:“指挥部、各动迁小组要乘势而上,再接再厉,确保春节前全部完成片区拆迁任务。”

    11月22日展览开幕当天,《石狮日报》分别刊登《加曾寨62%房屋签订拆迁协议》、《石狮坚持科学发展护卫城市历史文脉》两篇文章,后文中,回顾了石狮市政府在2006-2007年为防止工程施工影响国家级文物石湖塔,投入资金400多万元、延长工期,2010-2011年在道路施工中,请来专家将一座小型宋代石塔进行了整体移位复原,以及今年6月,石狮永宁老街正式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街等三件事,并强调“在规划层面,我市已确定了对永宁历史文化片区、蚶江对渡文化片区、祥芝渔港风情小镇的保护,老城区南洋风格建筑等保护性修建规划也都在进行中”。

    金娜则说,现在都有外地开发商主动跟我说,我这边有地,你们搬过来吧?—但她一定要把蔡氏大厝原地留下来。

    泉州市原政协副主席、著名剧作家王仁杰告诉时代周报,泉州对各级文物单位保护得还可以,但是像蔡家老厝这样历史不够悠久的传统建筑,“就谈不上保护了”。他认为,泉州1982年被纳入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之后,经历了数十年的大拆大建,已经将红砖建筑破坏大半,否则“现在泉州肯定比丽江好得多”。

    同济大学城市规划与建筑学院教授王伟强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认为:“保护文化和建筑不能只盯着体制内那些‘高帅富’(指已经评定的文物单位),文物也就是历史久的好东西。如果历史不够久的好东西因为不算文物都拆掉了,那以后的文物从哪里来呢?”

    同济大学教授张松在泉州对“蔡氏古民居”申遗情形进行考察时也提出:保护闽南的红砖建筑,不应当只限于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既然申遗,并且闽南红砖建筑已经纳入了我国的申遗预备名单,说明红砖建筑这一形式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有独特价值的。而所谓“泉州有很多这类房子”的说法也不准确,过去的工艺和技术,现在未必能达到,拆掉之后就是一种文化的丧失。而且虽然在镇或市的范围内看来数量很多,放到国家和世界的范围看,目前尚存的红砖建筑,特别是精美的红砖建筑,还是很少的。

    “仅看照片,就能看出蔡家的红砖燕尾大厝屋檐、雕花、设计等都是比较精美的,而且建成60年的房子,保存程度还是比较好的。” 张松教授告诉时代周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泉州 拆迁 的报道

  • ·泉州民企回流潮(2012-07-26)
  • ·泉州金改力撑实体经济(2013-01-02)
  • ·泉州蔡氏老宅拆迁之争(2013-12-05)
  • ·九城签署海上丝绸之路申遗《泉州共识》(2014-12-08)
  • ·雷州土地纠纷的官民博弈(2010-12-02)
  • ·新拆迁条例再求民意(2010-12-23)
  • ·五教授上书:《拆迁条例》大过《物权法》吗?(2009-12-17)
  • ·法官也成拆迁户(2009-12-31)
  • ·“史上最短命小学”拆迁风波(2010-02-11)
  • ·“围观”的力量(2010-09-2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