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休·豪伊:数字出版英雄的2012战绩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13-11-14 04:06:33
  • 休·豪伊是无数在互联网上写作的人的英雄。

    特约记者 费丽婷

    即使电子版《羊毛战记》(简体中文版由浦睿文化于2013年9月引进出版)在亚马逊售出50多万份,给作者休·豪伊(Hugh Howey)带来超过100万美元收入之后,豪伊仍然没想明白它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这部反乌托邦科幻小说讲述了人类末世的生存困境:地球上毒气飘荡,人类躲进地堡生存。想“出去”是触犯天条的行为,会被送出去清洗镜头,在毒瘴中死去。直到有一天,新来的保安官茱丽叶无意中发现了地堡之外的秘密,掀起一场风暴。作者豪伊在博客中即时更新书的写作进程,通过电子邮件、社交网络与读者互动,甚至在一本书的封面上印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作为给粉丝们的彩蛋。

    数字出版:那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在自出版的历史上,被誉为2012年美国“神书”的《羊毛战记》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通过亚马逊的自出版平台,豪伊获得70%的销售收入,纸质版也卖疯了。而大多数出版商开出的版税只是零售价格的10%-15%。几年前,豪伊的第一本小说通过一家小型出版社出版,收入不到1000美元。

    如果以Kindle为代表的阅读器是载体的变革,那么电子出版则带来了一场生产方式的革命。新的电子出版格局,给独立作者们带来了“自出版”这种全新的生产方式。2012年,亚马逊最畅销图书中有25%是自助出版的作品。Kindle电子书销量超过100万份的独立作者有4位,销量超过25万份的有23位。

    国内的数字阅读风潮也在兴起。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公布的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18-70周岁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光盘阅读、PDA/MP4/MP5阅读等)的接触率为40.3%。人均阅读电子书2.35本,比2011年的1.42本增长了0.93本,增幅达65.5%。

    数字出版市场正蓬勃发展。唐茶的字节社、豆瓣阅读、多看、云中等数字出版公司凭借各不相同的风格和定位,开始瓜分这个方兴未艾的市场。根据豆瓣阅读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9月底,在售的个人作者作品1355部,出版社作品3697部。其中,丁小云的两部电子作品《论文艺女青年如何培养女王气场》(定价1.99元)、《7天治愈拖延症》(定价5.00元)创造了最高销售记录14万元人民币。

    刚刚体验了数字出版的作家邓安庆形容,传统刊物像一个暮气沉沉的老人,审稿时间长、稿费低,还要拿着稿费单去邮局取;而电子刊物审稿快、稿费高、钱直接打到卡上,“真是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呐!”

    好的科幻小说隐喻现实

    时代周报: 《羊毛战记》虽是科幻小说,但很多情节都让读者觉得很“熟悉”。你写作时联系了哪些现实问题?

    休·豪伊: 《羊毛战记》中涉及到的现实问题,一是我发现24小时循环播放的新闻中,呈现的世界全是负面新闻。这些会怎样影响我们对未来的展望呢?小说中地堡顶层墙上的巨大显示幕就是隐喻单一的负面信息源,会对人的精神起到何种作用。

    另一点是,人与人之间暴力泛滥,恶性循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们总觉得摧毁一个东西比重建它更容易。当人类本可以融为一体,共同仰望头顶上的这片星空时,却有战火蔓延的国家为了进攻和防御而消耗资源和时间,在我看来这是最大的悲哀。

    时代周报:评价一部科幻小说是否优秀时,对现实的隐喻是必需的因素吗?

    休·豪伊:是的。我想这是一部好的科幻小说或反乌托邦作品最大的特征。科幻是未来传递给当下人们的信息,警告人们按这条路走下去会有什么后果。如果手法得当,作品会表现出两层含义:表面上是情节刺激的故事,供人消遣;在更深层次上,同时也是对社会的讨论。

    时代周报:《羊毛战记》的成功在你的预料之内吗?

    休·豪伊:我之前一点都没想过《羊毛战记》会这么火,我也不是为了出名才写作的。我想,如果有人是为了名利而追求任何艺术形式,那他恐怕要失望了。对我来说,写作是一个爱好,一种激情。如果还收获了读者,则是一个额外的奖励。

    时代周报:你觉得《羊毛战记》广受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休·豪伊:我也想知道!读者发邮件告诉我,他们喜爱小说中的人物,说故事设定很真实有身临其境之感,说他们会熬夜读《羊毛战记》,之后几周都在回味。要是我知道怎么复制这种效果,我每一本小说都会这样写!

    自助出版可以完全掌控作品

    时代周报:你是怎样开始数字出版之路的?

    休·豪伊:在《羊毛战记》之前,我曾自助出版过6部长篇小说和1部中篇小说。最早的一部是通过一家小出版社出版的,随后我发现,我完全可以自己做这些事,或者请编辑、封面设计师来协助我完成。同时我也意识到,我要为小说的销量负全责,因为在营销方面我只能依靠一己之力。另外,我也不喜欢把我的作品交给别人,我希望保留所有权,保持对作品的掌控。所以,从第二本书开始,我就决定在亚马逊上自助出版,之后再也没有通过传统渠道出版了。

    时代周报:在程序上,自助出版和传统出版有哪些区别?

    休·豪伊:相对于传统出版,自助出版更简单,也快得多。如果通过传统渠道出版一本书,你必须得花很多时间找出版机构沟通,写信、发样稿等。这个过程要花几个月,甚至几年。很多作者到最后也找不到愿意出版的机构,他们的作品就没办法出版了。

    自助出版时间主要花在后期制作上。你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编辑、修订,你需要一个很棒的封面……但最后的上传、出版只要一个周末就可以搞定了。为了确保作品的质量,这个时间是值得花的,特别是当你已经花了那么多心思在写作上。

    时代周报:什么类型的作品会更适合数字出版?这会不会影响作者的题材选择?

    休·豪伊:如果单从读者的喜好来讲,类型小说卖得最好:科幻小说、推理小说、言情小说、恐怖小说……这些是读者最喜闻乐见的,他们从传统阅读转向电子书,原因之一也是因为有更多这类书供给。

    对于写作者来讲,我觉得最好的方案是写作多样化的作品,不只是为了看读者热衷哪些,也是因为这样作者才能发现自己喜爱创作的类型。自助出版最棒的地方就是,我想写什么都可以,可以是各种风格混搭。我有最大限度的自由,不需要选择妥协。我的大部分作品对出版商来说都很棘手,因为他们不知道应该放在哪一类里去营销。

    时代周报:和读者的线上互动对你的创作有哪些影响?

    休·豪伊:在《羊毛战记》系列陆续出版期间,读者的反馈让我不断调整写作方向。我可以看到哪处情节读者很喜欢,哪里读者看不明白或不满意。这是写作过程中的一部分,只不过以前这种反馈通常来自编辑或者出版商。而现在,我能够直接从我的目标读者那里获得反馈,而不是从“猜测读者会有何反应”的中间人那里。

    时代周报:和传统出版相比,选择自助出版的作者会面临哪些挑战?

    休·豪伊:对于自助出版的作者来说,他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和传统出版者是一样的,那就是怎样写出一本好书。大多数写作者在完成之前就放弃了。另一个挑战是找到读者。读书并不是每个人都享受的消遣方式,而且大多数读者都会选择他们认可的作品或者熟悉的作者。这两个障碍,是每一位写作者都必须面对的挑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数字出版 电子阅读 的报道

  • ·数字出版 广东弄潮(2009-08-26)
  • ·广东数字出版基地动工(2009-12-31)
  • ·专访“文著协”副总干事:我们不会成为第二个“牙防组”(2010-01-20)
  • ·语义搜索:数字出版的突破?(2011-08-25)
  • ·盗版还是所有人的烦心事(2012-09-20)
  • ·休·豪伊:数字出版英雄的2012战绩(2013-11-14)
  • ·电子阅读时代的著作权困局(2011-03-24)
  • ·Kindle征服中国记(2013-11-1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