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族信托产业起底:国内银行瞄准富豪“身后财” 为“富二代”理财 门槛5000万起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3-09-26 01:36:42
  • [摘要] 当前,中国内地第一代富豪们面临着即将退休、富二代是否愿意和有能力接班与家族事业将如何发展等诸多问题,如何避免“富不过三代”的命运?近年来,接受家族信托基金的中国富豪也越来

    钱津宁 制图

    本报记者 陆玲 发自北京

    中秋节前,热热闹闹的“菲鹏离婚”,已成了信托界最好的营销案例。据悉,与李亚鹏离婚后,王菲将通过信托方式保障大女儿窦靖童的生活。而近日有香港媒体爆料,“天后”已出售所有香港物业,套现3800多万港元,准备全部留给两个女儿作为信托基金。

    稍早前的8月,郭晶晶和霍启刚的“晶刚宝宝”,也是霍家第四代的长房长孙出生。据悉,霍家除了赠送“晶刚宝宝”价值约2亿港币的别墅作为礼物,家族基金更在宝宝出生前就拨备1亿元作为教育基金。此外,家族基金每月给宝宝6万元零花钱。

    据悉,李嘉诚称长子李泽钜和次子“小超人”李泽楷外,在他心中还有“第三个儿子”,就是成立于1980 年的“李嘉诚基金会”,也就是今天大家所说的“家族信托”。

    近年越来越多的H股上市的中国企业家们,也开始热衷于尝试以信托的方式来持股。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SOHO中国潘石屹、玖龙纸业张茵、龙湖地产吴亚军等多位中国富豪都在境外设立了家族信托。当前,中国内地第一代富豪们面临着即将退休、富二代是否愿意和有能力接班与家族事业将如何发展等诸多问题,如何避免“富不过三代”的命运?

    “作为一个家庭财富投资者或者继承者,需要通过借助硬性的约束让家族产业能够持续,这就是欧美意义上的家族信托。国外成熟家族财富大多是硬结构的参与,法律结构、税务结构,遗产传承结构等。”日前在家族财富论坛上,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实事通讯公司Agora出版社董事长,畅销书《家族财富》作者比尔•邦纳这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超级富豪的“守财神”

    家族信托在中国内地算是新鲜事物,但在国外以及中国香港却有较长的一段历史。特别在欧美等地,家族信托基金的设置相当普遍。比如洛克菲勒、肯尼迪等家族都通过此进行管理。

    据悉,美国的洛克菲勒家族从1934年便开始为后人设立了一系列遗产信托,遗产由信托机构进行专业管理,家族中有能力的人可以参与企业管理,大部分人则定期从信托基金获得一笔生活保障金。这样既保证对家族产业的控制力,也不会导致子女因争夺财产而反目成仇。

    此前,传媒大亨默多克与邓文迪的离婚,据媒体计算,邓文迪或可获10亿美元以上补偿。近日,邓文迪宣布更改了离婚律师,花重金聘请了纽约顶级律师扎贝尔(William Zabel),主要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法律手段为两个女儿在默多克家族信托基金中争取更多权益。

    近年来,接受家族信托基金的中国富豪也越来越多。不少富豪都因提前设立了家族信托基金,或提前拨出部分股权,平稳地完成了离婚财产分割。2012年年底,龙湖地产证实,48岁的吴亚军、蔡奎通过持有信托基金的方式,轻描淡写地完成了离婚财产分割。

    根据招商银行与贝恩公司联合推出的《2013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个人总体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达到80万亿,高净值人群规模超过70万人。预计2013年全国个人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将达到92万亿,同比增长14%;中国高净值人群将达到84万人左右,同比增长20%;高净值人群持有财富将达27万亿,同比增长22%。

    根据Wealth-X和瑞银最新的《2013世界超级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境内资产净值超3000万美元(1.84亿人民币)的超级富豪达1万余人。

    对于这个群体来说,最担心的是子孙走不出“富不过三代”的财富魔咒,因此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如何把打下的江山、积累的财富稳健传承下去。《2013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只有约25%的受访企业主表示希望由子女接管家族企业,约65%—75%的创富一代和二代财富继承人则希望以引入职业经理人、或者只担任股东的方式延续家族企业经营。

    “未来5年—10年,可能大量企业家和成功人士面临财富传承问题,国内对家族信托的需求会有一个大幅度增长。”平安信托产品研发部组合投资总监康朝锋说。

    最低门槛5000万 

    继去年9月平安信托推出平安财富•鸿承世家系列单一万全资金信托,成为中国内地首个推出正式家族信托产品的金融机构后,今年7月,招商银行在深圳宣布成立国内私人银行首家家族信托业务。

    “因为本来就有信托法等法律的存在,家族信托是可以做的,只是同业都在观望。招行经过几年的摸索终于取得了突破。” 招商银行总行私人银行部常务副总经理王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招行截至目前已经签约了十几个客户,累计的客户需求案例超过50个。

    平安信托产品研发部组合投资总监康朝锋说:“平安信托在慈善信托、单一万全信托业务积累了超过10年的运作经验,为开展家族信托业务打下了良好基础”。

    近日,中国银行私人银行在广州正式启动“家族理财室”服务,目标客户群为金融资产2亿以上的富裕家族。民生银行私人银行部今年明确提出向“家族企业综合服务”转变,深化对企业家客户的家族金融服务;上海信托宣布将着手为中国的企业家度身定制具有家族特色的传承规划;北京信托亦表示应该运用家族信托解决家族财富发展和风险防范。

    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亦加入了对家族财富的争夺大战。今年7月,诺亚财富宣布旗下歌斐家族办公室签下首单业务,服务对象为一名区域性地产开发商。

    下个月,国内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下属的歌斐资产管理公司将会组织20位中国富豪赴美考察家族基金运作情况。据悉,这个豪华团队的家族财富超过100亿元。

    家族信托门槛很高。以招商银行为例:设立家族信托至少要5000万起,而符合条件的受托人要满足1亿元以上的金融资产、5亿元以上的财富。此前,平安信托设立的家族信托——平安财富·鸿承世家系列,起步金额为5000万元,合同期限长达50年。

    “虽然门槛很高,一旦某家族和某财富管理机构建立起深入的默契关系,家族客户的黏性也会很大。”一家信托公司研究员表示。他看来,家族信托不仅需要充分了解各家族成员的金融需求和风险偏好等,而且要根据这些不同情况提供“定制化”的服务。“这将考验财富管理机构高端客户的获取能力以及对于不同资产的配置和驾驭能力。”

    歌斐家族办公室宣称做个性化定制服务,“不再限于财富传承需求,合理避税、子女教育等也成为现阶段大多数超高净值家族的共性需求。”

    法律瓶颈仍在

    虽然国内高净值客户对家族信托需求开始增大,但家族信托在国内的发展却很缓慢。

    “我们为什么没有打造中国类似于境外的信托产品,因为国内的体制和法规还不健全”。此前,德意志银行区投资银行主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还有很长路要走”。

    9月11日,2013国际家族财富管理峰会上,国际家族基金协会(IFOA)创始人Scott MacDonald演讲中指出:“招商银行等几家银行和信托机构现在已经开始着手此方面的业务,但总体只局限于私人投资银行服务领域,真正意义上的家族办公室管理队伍还没有形成。由于中国还没有实现资本项下的外汇自由流动,实现家族基金的全球资产配置在操作上还存在障碍”。

    按照我国《信托法》的规定,家庭财富中的现金资产无需登记,而非现金资产则要办理信托登记,才能确保信托生效。目前,我国尚未建立信托登记制度,所以,家族信托无法产生效力,成为阻碍家族信托业务发展的主要障碍。

    遗产税一直没有出台,家族信托的税务筹划动机不强烈,家族信托理念相对淡薄。

    “我国将公示作为信托生效的法律要件,即委托人的财产装进信托,除办理信托登记手续外,还要进行公示。如果设立家族信托,却要将财产情况进行公示,可能会引高端客户的不安。” 加拿大特许人寿保险师孔志军分析。

    无论如何,在孔志军看来,家族信托是富豪阶层的财富保全和传承的重要工具,一个合适的家族信托计划需要进行充分规划、量身制作,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和外部环境,这也是未来理财的方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家族信托 富二代 的报道

  • ·为“富二代”理财:家族信托产业起底(2013-09-26)
  • ·解密家族信托:90后80亿财富运作轨迹(2014-11-03)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