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庞大入资斯巴鲁中国:下一个“利星行”?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13-09-12 01:25:13
  • [摘要] 庞庆华终于得偿所愿,但外界也开始为他捏了把汗,庞大与斯巴鲁的合资能维持多久?

    谢娴 制图

    特约记者 施璐玮 发自广州

    庞大集团与斯巴鲁的故事几乎可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来形容。

    前年上海车展时斯巴鲁还在与中国三大总代理商开会,试图收回总代理权,单独成立销售公司,与奇瑞的国产合作似乎也已蓄势待发。今年初有消息传出,称庞大将与斯巴鲁合资成立销售公司,1月初庞大董事长庞庆华甚至还出面否认了该消息。

    然而,仅在不到两周之后,1月18日,庞大集团(601258)发布公告称,已与日本富士重工业株式会社(以下简称“富士重工”)签署了《斯巴鲁汽车(中国)有限公司合资经营合同》。

    “我做梦都想和斯巴鲁在中国合作成立销售公司”,庞庆华终于实现了这一心愿,9月3日他以斯巴鲁中国董事长的身份风光出席了新公司的首次董事会会议。

    据悉,庞大与富士重工成立40∶60股比的斯巴鲁汽车(中国)有限公司自10月1日起,将直接管理国内所有斯巴鲁专卖店,届时合资公司将全权负责斯巴鲁在中国市场的进口整车销售、市场营销以及售后服务等业务。

    庞庆华终于得偿所愿,但外界也开始为他捏了把冷汗,庞大与斯巴鲁的合资能维持多久,未来它会否成为下一个“利星行”?

    从打工仔到老板

    据了解,庞大与斯巴鲁合资后采用新的管理体制,除董事长职位由庞庆华担任外,副董事长由富士重工专务执行役员高田充出任,总经理职位由另一位日方董事饭田政巳(富士重工业执行役员)担任,副总经理3名,其中1名副总经理由李金勇(庞大集团执行董事兼副总经理)担任。注册资本通过双方出资,由原先的6亿日元增加至29.5亿日元,出资比例为富士重工业60%、庞大40%。

    时代周报记者从国家工商总局网站查询到,8月8日斯巴鲁中国的变更登记已被核准,变更项目包括企业类型、投资总额、注册资本变更、实收资本变更、股权变更、章程备案等。

    9月7日庞大发布会议决议公告称,斯巴鲁中国已经成为斯巴鲁品牌汽车在中国大陆的唯一总代理商,从10月1日起将全权负责斯巴鲁品牌汽车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进口整车销售、市场营销以及售后服务等业务。

    庞大与斯巴鲁中国签署的《销售及代理进口框架协议》厘清了未来两者的分工:斯巴鲁中国将向庞大销售斯巴鲁品牌整车及零部件,并提供相关的售后服务,同时庞大将为斯巴鲁中国进口斯巴鲁品牌汽车提供代理进口、仓储、物流配送及代开信用证等服务。

    前述决议公告同时表明,庞大与斯巴鲁中国从10月1日至12月31日的关联交易额度为:采购斯巴鲁品牌整车及零部件的额度不超过 40.2 亿元人民币;为斯巴鲁中国进口斯巴鲁品牌汽车提供代理进口、仓储、物流配送等服务收取相关费用的额度不超过 0.9 亿元人民币;为斯巴鲁中国进口斯巴鲁品牌汽车及零部件代开信用证的额度不超过 30 亿元人民币。

    而随着斯巴鲁中国10月1日正式步入运营轨道,也意味着庞大的身份正式由“打工仔”代理商一跃成为“老板”—销售公司股东。

    独立与合资之争

    在2004年斯巴鲁甫以进口车形式进入中国市场时,便采用了总代理商制度,即在中国的整车和零部件批发、零售业务均由经销商集团全权代理。按照区域划分,斯巴鲁在中国共有三大总代理商,包括庞大集团(北方八省市)、上海吉安(华东六省市)以及东莞意美(华南五省市)。

    在三大总代理商中,以庞大旗下的中翼斯巴鲁经销商规模最大。截至2012年12月底,中冀斯巴鲁在华北、东北、西北、西南20个省市等地,建成标准4S店119家,形成了一个以大中型城市为中心、辐射周边市场的销售服务网络,累计销售斯巴鲁汽车突破14万台,占全国斯巴鲁汽车销量的60%,年平均增长率达120%以上。

    相应地,斯巴鲁业务也为庞大带来了丰厚的利润。2011年,斯巴鲁业务占据庞大集团总营收的12.6%,庞大集团的营业毛利为63.58亿元,其中斯巴鲁销售业务贡献了12.59亿元,占比19.8%。 因此有说法称,斯巴鲁近年来进口车销售风生水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庞大这个合作伙伴。

    成功代理斯巴鲁的经验让庞大吃上了甜头,它也开始将目光转向了另一小众品牌—韩国双龙汽车,并希望能力争复制“斯巴鲁模式”。2011年庞大与韩国双龙汽车集团签订区域销售代理协议,取得了韩国双龙品牌汽车在全国21 个省、市、自治区的独家总经销权,当年8月正式启动销售。庞大原计划在2013年达到3万-5万辆的销售规模,但据媒体报道,2012年,双龙在华销量仅为3000辆。要想达到斯巴鲁的规模,双龙显然差的还不是一星半点。

    作为庞大集团下的一棵摇钱树,斯巴鲁进口车经营模式具有毛利率高、资金占用少、售后业务稳定等特点。也正因此,尽管斯巴鲁屡屡传出欲甩开三大总代理商,收回总代理权,独资成立销售公司,庞大也始终未放弃与之博弈。

    “在去年上海车展上,斯巴鲁相关领导就跟我们3个总代理商开会,说要收回总代理权,斯巴鲁单独成立销售公司。”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庞庆华说,紧接着加了一句“这是日方单方面的说法。”而今年初庞大集团证券事务代表刘中英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庞大与斯巴鲁一直就销售公司问题在沟通”。

    下一个“利星行”?

    庞大入资斯巴鲁中国消息一出,外界普遍反应是,“这是要走利星行的老路么?”

    与庞大现在的状态类似,奔驰早在1986年便与香港本地公司利星行集团合作成立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有限公司,其中德方持股51%,利星行持股49%,销售范围包括中国大陆、港澳台以及东南亚各国。2006年,奔驰中国成立,由戴姆勒股份公司、戴姆勒东北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利星行共同投资成立,其中利星行占股49%。

    在奔驰入华销售的这些年里,利星行集股东、总代理、经销商角色为一身的身份也使它比一般经销商享受了更多的返点及优惠政策。但随着奔驰国产后与进口奔驰的渠道两分造成的冲突,奔驰开始稀释利星行的权力。去年12月,由戴姆勒投资有限公司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合资成立的北京奔驰销售公司正式成立,将统一负责奔驰在华进口车与国产车的销售业务,利星行变成普通经销商。

    “现在我们再也不用为代理权而忧心了,庞大终于也成了‘利星行’”。在成功入股斯巴鲁中国后,庞庆华曾高兴地向媒体表示,但显然他话里指的利星行并非后来被奔驰踢出局的那个利星行,而是最初意气风发的那个总代理利星行。

    “斯巴鲁与庞大的合作,和奔驰利星行有类似性,但又有些区别。富士重工毕竟不如奔驰那么强势,庞大作为经销商则够强势,这方面处理得比较好。”汽车业分析师钟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进口车销量积累到一定阶段后,跨国车企收权区域总代理似乎已成一项不成文的“潜规则”。

    自2006年开始,宝马、沃尔沃、捷豹路虎、宾利等进口品牌都曾经历过这个阶段。

    而斯巴鲁对国产的向往也为将来与庞大可能产生的矛盾埋下了导火索。早在1989年,斯巴鲁便与贵航合作开发“贵航”牌微型车,随后“贵航”更名为“云雀”。1992年富士重工在日本的畅销微型车REX被引进到贵州云雀,1998年云雀与富士重工合资成立贵州云雀汽车有限公司。但REX的失败直接导致了斯巴鲁与贵航在2002年的合作终结,直至两年后斯巴鲁以进口车的方式卷土重来。

    但眼看众多国外汽车品牌纷纷选择国产,斯巴鲁也按捺不住,与奇瑞进行了合资申请报批。但两年前,国家发改委以丰田是斯巴鲁母公司富士重工大股东为由,否决了该次报批。

    “庞大和斯巴鲁合作了10年,我想庞大和斯巴鲁不会轻易分开”,庞庆华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斯巴鲁没有任何国产的迹象,庞大是否成为又一个“利星行”还不能过早断言。

    “很显然,庞大就是下一个利星行。未来如果斯巴鲁扩张得快、且国产项目顺利批复下来,庞大就会遇到与利星行一样的情况,要么股权被稀释,要么直接被踢出局。但就目前来说,庞大从三大总代理商变成一家独大,且成为销售公司股东,所获利润颇丰。”汽车业分析师张志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庞大集团 斯巴鲁 利星行 的报道

  • ·创新股破发纪录 庞大集团“钱景”难测(2011-05-05)
  • ·双龙重生 欲做中国SUV霸主(2011-06-16)
  • ·庞大入资斯巴鲁中国:下一个“利星行”?(2013-09-12)
  • ·日元升值逼斯巴鲁加速国产(2010-11-25)
  • ·斯巴鲁暴露“三大硬伤”(2010-05-20)
  • ·斯巴鲁国产前景难料(2011-08-18)
  • ·或与庞大合建销售公司 斯巴鲁国产暂无盼头(2013-01-1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