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檀:城商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已过时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3-05-30 00:57:41
  • 本报记者 潘奋图 发自广州

    资本,始终是考验城商行生存能力的关键。

    近年来,由于扩张迅猛,曾经风头强劲的城商行,现在普遍感到了资本金的压力。但城商行寄望于引入战略投资者、IPO的方式来补充资本金,是否就能帮它们解决资本的困局并改善效率与利润率不高的尴尬?

    \

    5月22日,时代周报就上述问题专访了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著名财经评论员叶檀,她认为,“银行只能不断通过寻求外部的资本来补足资本金,说明了一个严峻的现实。即它们的扩张已经超过了自身风险控制的边界,这种模式是非常危险的。”

    一窝蜂IPO非常危险

    “大部分金融机构还是希望通过IPO来补充资本金,因为这种方式快而有效。而且在有些情况下,能够保障原来的股权不会被稀释,也能够获得很大的议价权。”叶檀表示,“IPO似乎是很好的方法,但存在很大问题,首先,它们不一定能让银行的效率和利润得到提高。其次,现在不是上市的时机。”

    近五六年的年头,城商行的发展增速一直高于股份制银行,其占银行业资产总额的比重也不断提升。但在近两年,城商行经历了与地方政府紧密合作、大力引入外部资金等方式补充资本金,进而增设分支机构、放大投资杠杆以获得高速扩张的势头已到强弩之末。

    同时,地方银行IPO久拖不决,导致这两年陆续出现战略投资者抛售城商行股份的现象,城商行被逼上了首尾不顾的尴尬中。目前多家在会银行已经明确提出,将转赴H股上市,或者先进行H股上市工作。

    叶檀强调:“银行只能通过不断寻求外部的资本来补足资本金,说明了一个严峻的现实。即它们的扩张已经超过了自身风险控制的边界,这种模式是非常危险的。”

    其实,IPO不是补足资本金的唯一方式。叶檀认为,“实际上,利用扩充利润的方式来补充资本金,在某些面向地方、规模特别小的城商行中是有先例的。不过,目前国内金融机构基本上都摈弃了这种方式,一方面它们的自身规模不够大,另一方面是利润来源不足。”

    银监会今年5月公布的数字显示,全国所有城商行总资产为12.9万亿元,在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中占比9.16%,规模仅为大型银行的1/5,或为股份制商业银行的一半。

    引入战略投资者已过时

    2007年前后,作为国内银行业“第三梯队”的城商行,随着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陆续完成引资、改制、上市。此后,城商行改革走上了快车道。作为既有改革路径的延续,通过“引智引资”增资扩股进而实现主要监管指标达标,在当时的背景下,几乎成为各家城商行启动新一轮改革时不得不考虑的现实问题。

    然而,经过几年的实践与现实环境的变化,叶檀表示,现在大规模引入外部投资者的方式已经结束,主要的原因是,“外部投资者对现在国内的银行业比较了解,不会那么轻易就进来,何况现在上市的空间已经不大了。”

    另外一个因素则是,银行的原有股东普遍不愿意这样做,叶檀指出:“他们担心自己的股权被稀释,他们的利益来源也会发生重大的变化。简单来说,关键还要看原有股东是否愿意让出一部分利益。”

    引入战略投资者根本目的是“引资引智”,但这是银行必须经历的过程吗? 早在引入战略投资者那波风潮刮来时,叶檀就曾一针见血指出,“引进外资战略投资者不一定是开放派的代表,拒绝战略投资者也不一定反映本土派的小肚鸡肠,有时情况恰恰相反,引进者只不过是因为故步自封举步维艰只能乞灵于外部资金,拒绝者倒有可能是因为学习到了‘国际惯例’的精髓在市场上游刃有余,而无须将资产打折出让给投资者。”

    同质化竞争危局

    “城商行数量不少,但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叶檀称,“因为它们都存于同质化竞争的过程中,我觉得,它们与大型银行争夺的都是同一类盈利规模、风险系数较低的企业,所以城商行并没有为中国的经济发展作出很大贡献。当然,这种情况存在于整个金融行业,不仅是城商行独有。”

    事实上,城商行与大型银行越来越多交叉,其竞争优势也就越来越不明显。一方面,随着国有商业、股份制银行不断“染指”城商行传统业务阵地—中小企业,挤占城商行业务发展空间。另一方面,城商行区域发展受制于管理水平等因素,长期如履薄冰、进展并不顺利。

    银监会的高层也曾承认,城商行面临的最突出挑战,是市场定位和发展方向还不够准确、清晰,一是市场定位与大中型银行还较趋同,二是层次化、差异化不够明显。

    “城商行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同质化竞争、资本金减少、盈利恶化。”叶檀认为,“如果要改变现状,那么它们自身的经营机制与监管体系都要改变。”尤其在风险控制方面,监管层需要分层次来监控,对不同层次的银行,指标不应一刀切。比如,城商行面对地方经济,存贷比会低一些,所以应要求它们资本金更充足才行。

    实际上,中国银行业已告别跑马圈地的快速发展阶段,城商行扩张冲动亦被监管层严格压制,明确定位、完善治理结构才是城商行的出路所在。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城商行 的报道

  • ·城商行变革系列:入主汉口银行 联想押宝金融业(2010-01-14)
  • ·银监会首提“城商行退出机制”(2011-04-14)
  • ·渤海银行监管黑洞 千万存款挪用放贷(2011-06-23)
  • ·城商行异地贷款 稠州银行跨省探路(2011-07-28)
  • ·广州银行战投落定 两年内冲刺上市(2011-09-22)
  • ·谋上市股权频转让 城商行集体清障(2012-01-05)
  • ·问诊城商行:“引资引智”冲击波(2013-05-30)
  • ·苦等IPO开闸 城商行求“资”若渴(2013-05-30)
  • ·叶檀:城商行引入战略投资者已过时(2013-05-30)
  • ·曹凤岐:“城商行”盛名难副(2013-05-30)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