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玻璃组织,没有任何秘密”:壹基金为何能够赢得公众信任?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5-23 00:45:30 来源:
  • [摘要] 仅仅两年前,壹基金还是一个挂靠在红会名下的基金项目,没有身份,账户不能独立,如今,却成了“倒逼红会改革的一股力量”,大有取而代之之势。为什么壹基金会获得民众那么大的信任与

    壹基金救助过的四川凉山彝族布托县孤儿吉及么友作。(本报记者 姬东 摄)

    本报记者 梁为 发自深圳

    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这家正式注册才两年多的公益性基金会,由于在雅安地震中的表现,赢得了巨大的荣誉与地位。

    自4月20日雅安地震发生至今,壹基金已收到善款超过3亿元,远超排名第二的中国红十字会的1.8亿元。

    如果把中国公益界比作一个江湖的话,那么对于中国红十字会来(下称“红会”)说,公信力的缺失正在动摇它的“盟主”(红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语)地位,壹基金大有取而代之之势。而仅仅两年前,壹基金还是一个挂靠在红会名下的基金项目,没有身份,账户不能独立,如今,却成了“倒逼红会改革的一股力量”。

    为什么壹基金会获得民众那么大的信任与支持?

    崛起于雅安地震

    4月20日,雅安地震发生之后,一个成员包括李连杰、王石、马云、柳传志等名人的微信群活跃了起来。

    这个微信群里包含了壹基金著名的11名理事会成员,他们中大部分是当今中国娱乐界和商界的大佬。理事会是壹基金的决策层。

    20分钟后,理事会的决策传递到执行部门壹基金秘书处,壹基金启动了雅安抗震救灾项目。

    不到两个小时,壹基金救援联盟的四川山地救援队到达灾害现场,开展搜救工作。壹基金另一支由10多人组成的救援队,则将第一批物资—3000件纯净水—送到了灾区。

    壹基金能如此迅速行动得益于其在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所建立的庞大救灾网络。救援联盟与救灾联盟被称为壹基金的“武网”与“文网”:“武网”由全国250多家救援队组成,“文网”则由位于四川、贵州、云南等10个省的200多家民间NGO组织构成。

    当天上午,壹基金的工作人员与救灾联盟队员便将位于四川、贵州、陕西三地备灾仓库的物资运往雅安。

    这些信息通过壹基金的官方微博、李连杰的微博以及众多企业大佬们的微博在网络上直播,传递给千万“粉丝”,点燃了他们的捐款热情。

    “粉丝们”通过电话、银行转账,或者通过支付宝、拉卡拉、财付通等电子支付手段向壹基金捐款。

    雅安地震发生24小时之内,壹基金已经收到捐款1500万元。而此时,红会仅收到捐款16万元,以及十几万个“滚”字。

    不过,壹基金并不愿看到这样的对比。壹基金理事会理事长王石在微博上写道:“雅安地震救灾仅仅依靠壹基金远远不够,不应该因个别事件,失去对红十字会、对传统民政系统赈灾期间所发挥作用的信任。”

    壹基金传播副总监姚遥则说,公众对公益基金会的看法带有一定的情绪性,是不是透明,不是通过某一个事件,而是通过它运作的模式与规则。

    但对比已然发生,并贯穿于整个雅安地震的救灾过程之中。这是中国公益基金会两种不同模式的对比。

    邀请商界大佬加盟

    2007年4月,李连杰与红会合作设立“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为了执行该计划,2008年10月,又在上海成立了“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所签协议的合作期限为三年。

    这时的壹基金仅仅是红会名下的一个基金项目,捐给壹基金的善款都先流进红会的账户,再由红会拿钱出来做项目。

    受困于资金使用模式,李连杰一直谋求让壹基金独立,但几年间碰尽钉子。其时,中国尚无民办公募慈善基金会获批的先例。

    2010年,在接受央视《看见》栏目采访时,李连杰对柴静表达出他的失望,说“与红会三年合同将满,壹基金有死亡的可能”,引起轩然大波。

    壹基金秘书长杨鹏对时代周报回忆说,当时,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刘润华刚好看到了那期节目,不久后他向李连杰发出了让壹基金落户深圳的邀请。

    早在2009年7月,深圳市市政府与国家民政部共同签署了《关于民政事业综合改革合作协议》,其中授权深圳可开展民间公募型基金会的登记。

    2010年12月3日,壹基金在深圳登记注册,成为中国第一家拥有公募资格的民间公益基金会。当时的发起机构为上海李连杰壹基金公益基金会、老牛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万通公益基金会及万科公益基金会,每家发起机构出资1000万元。

    壹基金取得身份之后,李连杰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众多著名企业家发出邀请,邀请他们进入理事会。

    到今天,壹基金理事会中的企业界大佬有:柳传志、王石、马云、马化腾、冯仑、牛根生等人。

    这些业界大佬们的加入在某种层面上构筑了壹基金的形象。李连杰说,公众相信这些拥有几十亿身家的人不可能会贪污壹基金的善款;相反,在壹基金资金困难时,他们还能给壹基金捐款。而他们既然能管理好一个几百亿资产的公司,当然也能管理好壹基金。

    为什么壹基金能获得这些大佬们的支持呢?

    姚遥认为,主要原因是李连杰的邀请。在李连杰几年的坚持之后,壹基金的信誉和理念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理解;二是这些企业家本来就想从事慈善,只是一直缺少一个更好的途径;另外,他们也希望借此把自身的资本理念带进壹基金,实现他们人身的另一层价值。“并且,他们知道,在他们的共同管理之下,壹基金不会出丑闻。”

    壹基金将总部设在深圳,并慢慢扩员,建立了一套从理事会、到秘书处,以及包括灾害管理部、儿童发展部等7个事业部门的垂直管理系统。

    但是,在深圳注册与在国家民政部注册是有区别的—在民政部注册,就可以在全国各地开展落地公募活动;在深圳注册,则只能在深圳开展落地公募活动。

    对此,杨鹏说:“局限就是,我们不能在北京实行落地募捐,但感谢网络时代,感谢电子商务时代,因为网络是没有地域界限的。”

    成功秘诀:公开透明

    在深圳壹基金总部办公室的一块板壁上,列出了壹基金2013年度的工作计划:支出预算为7000万元,收入预算6500万元,其中紧急救灾预算为300万元。

    每年年初,壹基金都会确定当年的规划与预算。壹基金有一个7人的预算委员会,总负责人是前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

    2008年之后的几年间,壹基金所收到的捐款呈逐年下降趋势。这是中国公益界的普遍境况,尤其是在红会的“郭美美事件”之后。

    但这一切在今年的雅安地震中被改变。“在这之前,我确实有点悲观,觉得大家都不想做慈善了,灾情发生后,发现大家爱心还在。” 杨鹏坦承。

    为什么壹基金会赢得那么多民众的信任呢?

    杨鹏说,那是因为壹基金透明的运作方式。壹基金的资金由招商银行托管,招商银行每年要出具托管报告,支出情况一目了然。同时,壹基金还聘请了全球四大律师事务所的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壹基金的资金使用受制于几个大框架,一是由理事会批准的年度规划和预算,二是预算执行过程中的权限控制,200万—500万元的支出,要执行委员会及执行理事长批准,500万以上的要理事会批准,200万以下由秘书长批准。

    除此之外,壹基金还在金蝶公司的支持下正在进行信息化工程改造。“这个信息系统已经在试运行,建成后,壹基金可以实现内外全透明,捐款信息、财务信息、决策程序、项目执行过程及项目评估信息全透明,这将可能使壹基金成为最全面透明的基金会。” 杨鹏称。

    杨鹏说:“你要把这些过程都透明的话,它是一个管理的革命。但这正是我们的目标,让壹基金成为一个玻璃组织,没有任何秘密。”

    壹基金在成都的救灾物资转运中心负责人王磊在电话里向时代周报介绍道,对于每一件物资,从采购或接受捐赠,到转移仓库入库、出库,到县政府接收,再分配到乡镇发放到群众手中,壹基金全程跟踪,进行签字签收,并每天在网上公布物资的流向。

    5月18日,杨鹏再度从深圳赶往雅安。他表示,壹基金在雅安的工作才刚开始,地震救灾一般包括三个阶段—地震救援、过渡安置、灾后重建,现在壹基金已经花了1700多万,但更多的钱将花在灾后重建上。

    “这个不能着急,灾后重建如何花钱还必须与大额捐款的企业商量,让理事会讨论决策,慢慢来,把钱使用好,不能辜负公众的信任。”杨鹏说。

    倒逼公益革命

    5月20日,壹基金总部会议室,几名工作人员和志愿者正忙于给雅安地震的捐赠者们开具票据。给每一笔捐赠开具票据是一项非常繁重的工作。

    截至当日,壹基金共接受了297万人次、超过3亿元的捐款,接受捐赠物资超过200万件。

    对比之下则是公益江湖“盟主”红会的窘迫。“许多像红会这样的公办公益组织,已内化为政府的一个序列,行政化严重。壹基金的管理方式是横向的联合,比较灵活。雅安地震中壹基金的突起,能促使红会等公办慈善基金会的改革。或许,壹基金的模式代表了未来公益基金会的一个发展方向。”北京大学公益研究院王振耀说。

    对于壹基金忽然获得的巨大信任与荣誉,杨鹏表现出一种忧虑:“我们的能力、素质能否支撑起大家的信任?”他坦承,壹基金的捐赠人服务还不到位,受益人管理还不够精细,“内脏透明”还没出结果。

    同时,对于外界质疑壹基金对捐款提取管理费过高,以及质疑壹基金工作人员的薪酬。杨鹏的回答是:壹基金遵守国家法律规定,提取的管理费不超过国家规定的10%范围,员工平均薪酬不超过当地平均薪酬的2倍。

    李连杰也认为壹基金做得还不够好。他已经在2011年后退出了壹基金的管理,他最新的动作是,接受刚退休的马云的邀请,办起了太极馆。

    李连杰说,既然壹基金以“尽我所能,人人公益”为内核,倡导的是“每人每月至少一元”,那么,“既然几乎每个人都赞同壹基金的理念,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只有几十万人参与(月捐),这是否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在慈善方面的共同价值观与信念还没统一?”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壹基金 慈善 的报道

  • ·尴尬壹基金(2010-09-23)
  • ·壹基金突围(2011-01-20)
  • ·专访李连杰:因为犯错误停止慈善不值得(2011-12-22)
  • ·杨鹏:公益要对得起公众爱心和信任(2013-04-25)
  • ·为什么信任壹基金?(2013-04-25)
  • ·壹基金为何能够赢得公众信任?(2013-05-23)
  • ·闽商的慈悲 小心上路(2009-11-05)
  • ·学做慈善的“大佬”们—阿拉善生态协会改选侧记(2009-11-05)
  • ·中国社会企业在发酵(2010-05-19)
  • ·王振耀辞官:慈善在民间(2010-06-3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