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不起,这里是中国领海!” 中国渔政船黄岩岛护渔侧记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5-08 23:39:40 来源:
  • [摘要] 对于那些在遥远的中国南海执勤的渔政人员来说,不仅要抵御海上无常的风暴侵袭,还要面对来自菲律宾、越南等国的公务船、渔船以及盘旋在头顶上空的侦察机的潜在威胁。

    44608船指挥长麦贤仕。(本报记者 邝阳升 摄)

    本报记者 梁为 实习记者 舒萌 发自广州、汕头

    今年1月30日,中国渔政311船从广州出发,前往黄岩岛执勤护渔。3月8日,中国渔政44608船从汕头前往黄岩岛与311船交接。现在,隶属于海南省渔政局的一艘船接替了中国渔政44608船。

    黄岩岛,在这个中国最早发现并命名的南海岛礁周边,如今,每天都保持有一艘中国渔政船在巡航、守护。

    对于那些在遥远的中国南海执勤的渔政人员来说,不仅要抵御海上无常的风暴侵袭,还要面对来自菲律宾、越南等国的公务船、渔船以及盘旋在头顶上空的侦察机的潜在威胁。但他们明白,自己并不孤单。

    我们这里要讲述的,就是中国渔政船在南海护渔的故事。

    会师黄岩岛

    3月10日,经历了漫长的33小时海上航行后,中国渔政44608船终于到达黄岩岛,与渔政311船会合。311船指挥长刘春雁高兴地握着44608船指挥长麦贤仕的手,激动地说:“终于把你们盼来了!”311船已经在这片海域连续漂流执勤了38天。

    麦贤仕当即给刘春雁送上一份“厚礼”:20只活鸡、新鲜的水果蔬菜以及汕头牛肉丸。他说,311船已经连续吃了一个多月的冷冻食品,这些都是最好的礼物。

    当然,麦贤仕也很开心。他指挥的44608船刚刚经历了它的第一次远航—经过500海里长途跋涉,经历狂风巨浪,终于来到这片遥远的海域。

    44608船和311船两艘船隶属于不同部门,311船隶属于国家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而44608船则隶属于广东渔政汕头支队。311船是一艘大船,排水量达4450吨,前身是海军南海舰队的一艘救援船,有船员近50人;而44608则是一艘新船,是“广东最先进的渔政船”,配备了日本产的红外监测仪与美国康明斯动力主机,船员25人。

    4天后,311船离开,44608船独自留守黄岩岛。

    44608船所有船员开始正式面对眼前这片未知的海域,感受其孤寂与荒蛮。

    黄岩岛环礁外水深2000米左右,海水在阳光下呈现深蓝乃至深黑色,却又奇异的清澈,“扔一块猪骨头下去,十多分钟后,还能见到它正慢慢地往下沉”。由于水深不能抛锚,44608船只能让自己一直在海上漂流。

    对于船员来说,耳边永远是船上枯燥的机械运转的声音;目力所及,是礁盘区浅海的瓶绿与周边海水深黑的对比,天上看不到一只飞鸟,有时候甚至没有一丝云彩。

    这里,是宏阔的日复一日的单调。

    在这种巨大的孤寂中,船员们只能尽力找事做,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不那么单调。捕鱼是他们的乐趣之一。

    这里的鱼实在太多了,成群在船下的海里游动—鱿鱼、白板鱼、石斑、海龟……而晚上,当他们把灯光照射进海里,不一会儿便有成群结队的鱿鱼聚集过来。一天,麦贤仕和另外5名船员开着快艇进入礁盘区钓鱼。从早上7时30分到11时,不到三个小时,他们便钓了30多斤石斑鱼。

    “这里有很多鱼,只是,18天时间里,我们没有看到一艘中国渔船。”麦贤仕很遗憾。

    相反,在这片中国领海里,他们看到了菲律宾与越南的渔船,以及每周一次出现在头顶上方的来自菲律宾的侦察机。麦贤仕说:“我对船员说,我们要用扫帚把它打下来。”

    驱赶外国渔船

    黄岩岛实际不是岛,而是一片巨大的正在发育的环形礁盘。

    这里的环境十分有利于微生物、藻类以及鱼类的生长繁殖。因而,潟湖内鱼类众多,是一个天然优良渔场。

    整个黄岩岛礁盘区呈椭圆形,面积约150平方公里,水深只有10—20米,潟湖口位于礁盘的东面,外面的船只可以从潟湖口进入礁盘内捕鱼。

    来往的渔船都想进入“湖”内捕鱼。

    每年3月到5月,黄岩岛海域刮的是东北季风。这时,海浪由东北而涌向西南,茫茫大海中,那些在海上漂流久了的船只,都把这里当成一个避浪的据点,选择到这片礁盘区的南面避浪休整。

    渔政44608船的任务就是驱赶那些试图靠近黄岩岛的外国船只。

    面对不断出没的外国船只,为预防危险,麦贤仕给44608船的执航定下了三个规定:全天候雷达探测,注意周围海域出现的每一艘船;晚上,3海里内有目标靠近,全体船员都要就位;白天,发现有渔船靠近,一定要向上级报告,然后实行驱赶。

    麦贤仕说:“一些外国渔船航行了几百海里来到这里,多少想搞点鱼回去,但我只能对他们说句对不起了,我必须拦截,因为这里是中国领海。”

    让麦贤仕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艘长约26米的越南渔船。当它靠近黄岩岛时,44608船船员们站在甲板上,打手势让其离开,但对方仍然向潟湖口靠近。

    麦贤仕指挥44608船拦在潟湖口,慢速迎在越南渔船前面。由于44608船是高速机,慢速时汽油燃烧不充分,会冒黑烟,轮机长便下令关闭了其中一部主机。当对方靠近时,便抵过去,最终将该艘越南渔船拦在潟湖口外围,不让其进入礁盘区。对方无法,佯装离开,但过了一段时间又折了回来。

    于是,双方再次上演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两艘船一直如此对峙。三天后,越南渔船最终放弃,离开黄岩岛。

    其实,44608船上配备了水炮、机关枪。机关枪口径为14.6毫米,“可以射穿甲板,对渔船很有杀伤力”,但这两样武器中国渔政人员都没有使用过。甚至,为了防止“外国政府的恶意造谣”,那挺机关枪一直用帆布罩子包着,从来没有打开过。

    “我们尽量采用拦截的方式,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用武器。”麦贤仕说。

    在黄岩岛执勤的18天时间里,44608船一共拦截了18艘外国渔船。

    当周边海域退潮,黄岩岛露出一个尖尖时,44608船上的厨师长会央求麦贤仕让他开快艇靠近岩尖,好爬上去拍照。开始几次,麦贤仕都拒绝了,因为那样太危险了。但最后他还是答应了。

    “他跟我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出远海了,请你看在我40年前是保卫西沙的海赤队老兵的分上’,我能不答应他吗?”

    复杂的南海局势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曾说,那些来自中国的渔政船,使得黄岩岛像是抵在菲律宾腰间的一把匕首。

    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院教授张明亮对时代周报记者称,菲律宾对中国是“又爱又恨”。

    2012年4月,中国重申对黄岩岛的主权,并派遣舰只“巡航”黄岩岛之后,菲律宾作出了激烈的回应,一度往距离黄岩岛121海里的马辛洛克镇增兵5万,作出对抗姿态。稍后,我国宣布三沙市成立,菲律宾则在其非法强占的中业岛上临时增加居民,宣布成立一个小镇。

    但很快,菲律宾“水果,尤其是香蕉在中国的出口受阻”。在选民与经济的巨大压力下,2012年8月19日,阿基诺三世对媒体说,“南海硬碰硬赢不了中国”,并在这年9月启动访华。

    张明亮对此分析称,菲律宾对中国的心态是很复杂的,因为与中国的关系如何,牵涉到他们的国家利益。一方面菲律宾希望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作为经济大国的中国可以成为菲律宾的出口市场,而来自中国的产品与海外投资也丰富了他们的市场,能够促进菲律宾经济的发展;但另一方面,由于与中国之间存在海域、岛礁争端,发现中国处在他们所谓权益的对立面。

    这种复杂性延续至今。

    今年4月,菲律宾公开向国际社会招标处于争议区域的南海三块油气田的开发,并出动海军拆除了马欢岛等9个“争议”岛屿上的中国标识。但进入5月,为了缓和与中国的对立关系,却又邀请我国篮球明星姚明访问菲律宾,试图示好。

    “菲律宾与我国的‘争议’,是大南海现状的一个缩影。”张明亮说。

    目前,南海诸岛的现状是:东沙群岛为我国台湾省管辖,西沙群岛与中沙群岛在我国管辖之下,但南沙群岛却被掠夺得支离破碎—海域被分割,岛礁被侵占,资源被掠夺。其中,越南占领了29个岛礁,菲律宾非法侵占了我国马欢岛、中业岛等9个岛礁,马来西亚占领了3个岛礁,文莱已开采油田9个,印度尼西亚则宣布对8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传统海疆享有“主权”。而我国,目前实际控制岛礁仅9个,其中大陆8个,台湾1个。

    张明亮说,所幸的是,我国对南海的权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视了,并在南沙、西沙等实现了常态化执勤。

    今年年初,我国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在昆明举行了“南海护渔维权专项工作会议”,明确了2013 年南海护渔维权任务的重点是:看住黄岩岛、守住美济礁,开展南沙海域常态化护渔和西沙北部湾海域常态化监管。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渔政311船与渔政44608船相继出现在中沙黄岩岛值航。

    而在南沙美济礁的两个点,有中国渔政310船、301船、302船以及45001船;在西沙,则是中国渔政306船与46012船。

    麦贤仕感叹和庆幸说:“国家的投入比以往都更大了。”

    中国渔政44608船造价3000多万元,由国家发改委出资。其每一次出航,每天开销约5万元,由国家农业部负责支出。

    超越僵局

    过去几年中,张明亮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的同行有着非常频繁的交流。

    张明亮发现,在进行正式学术交流时,那些外国学者都相对温和,主流上持有一种“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南海”的观点。但私下里,他们却在报纸上撰文批评中国,持有强烈的民族主义的观点。

    因而,当张明亮看到菲律宾一些媒体不停报道“中国渔政船影响菲律宾渔民收入”、“距离黄岩岛121海里渔业小镇逐渐凋敝”的消息时,有点愤怒:“他们的媒体为什么不报道中国渔船被他们撞沉、渔民被他们拘捕的事实?”

    中国渔业资源与环境综合科考船“南锋”号首席科学家黄洪辉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还有中国渔民被关在越南、菲律宾的监狱里,“以前的广州远洋渔业公司为什么会倒闭,就是因为渔船总是被他们(外国)非法扣留所致。”

    张明亮在其所著的《超越僵局—中国在南海的选择》一书中说,在主权问题上没有谈判的余地,主权不可以让步,但是利益可以妥协和分配。所以,各方在追求各自在南海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的背景下,可以探讨如何把在南海的共同利益做大,从而找到解决南海问题的途径。

    “中国渔政311船、44608船护渔,‘南锋’号南沙渔业科考,都是在这样的南海复杂争议背景下,对中共十八大所提出来的‘提升国家海洋开发能力,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一个回应。”张明亮说。

    如今,从黄岩岛执勤归来的中国渔政311船静静地停靠在广州新洲码头,渔政44608船则停靠在汕头滨海路码头。他们都在等待着下一次远航护渔的任务。

    麦贤仕,这位在海边长大的渔民的儿子,希望以后能到比黄岩岛更远的美济礁去。他说,只有到了那些遥远的边疆,才能更强烈地感受到祖国的强大,爱国之情也更强烈。

    “所以,就算在那些黑暗的夜海里,几百海里范围只有我们一艘中国船,我也丝毫不害怕。” 




    —链接—

    中国渔业科考在南沙

    本报记者 梁为 实习记者 舒萌 发自广州

    当中国渔政44608船在黄岩岛护渔时,另一艘来自中国的科考船却在黄岩岛更南端的南沙群岛60万平方公里海域里游弋。

    这艘名为“南锋”号的渔业资源与环境综合科考船,船上除了28位船员,还有8位科学家。

    “南锋”号隶属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南海水产研究所,是我国第一艘自行研究设计、自行制造,同时也是亚洲吨位最大,具备国际先进水平的渔业资源调查船。船体长66.6米,排水量1950吨,船上设施配备精良,可通过声呐系统采用走航式调查探测水下1500米鱼群数量及分布情况。船上还有4个设备完整的实验室,分别为渔业声学评估、遥感、理化和生物实验室。此外,船上还有多种渔具可进行多种捕捞调查作业,以及用于鱼类标本保存的大型冷冻室。

    “南锋”号当时正在执行2013年第一航次渔业资源与海洋环境调查任务。南海水产研究所渔业环境研究室主任黄洪辉研究员是这次调查的首席科学家。

    5月4日,回到广州的黄洪辉与渔业资源研究室副主任陈作志博士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

    南海渔业资源究竟有多少?

    2012年8月,时代周报记者曾采访海南省水产研究所总工陈积明。其在一份《关于南海渔业资源的评估报告》中指出,西南中沙渔场每年的可持续捕获量超200万吨,南海鸢乌贼每年可捕资源量达147万-195万吨,每年可新增渔业产值41.2亿元。

    但陈作志认为,海南省水产研究所可能引用了台湾的一些研究数据,而台湾也是从渔民捕获量中推算的,并不太科学。陈积明当时也承认,那些数据只是初步的推算。

    而在黄洪辉看来,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确切答案。毕竟,过去我国的一些机构虽然在南海做过一些渔业资源的调查,但多是局部性的、零星的,而非系统与全海域的。因而,他对于南海渔业资源的具体数量一直持审慎态度。

    “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必须对南海渔业资源和生态环境做全面而系统的调查,摸清家底,为国家在南海的政策与战略的制定提供全面、科学、权威的数据和资料。”他说。

    此次“南锋”号的南沙之行,就是国家对南海进行系统科学考察的开端。其间,“南锋”号科考调查范围覆盖南沙群岛约60万平方公里海域。

    从3月10日到4月16日,在南沙海域历时38天的科考调查中,身处茫茫大海中一艘漂流的孤船上,科学家们不惧风浪,每天不分昼夜对鱼类进行声学扫航。船只一到作业点,他们立即投入到预定的调查和拖网采样任务中,及时对样品进行分析测试,完成鱼类分拣、分类、记录,并将样品冷冻保存好,带回岸上做进一步分析和测定,以获取宝贵的数据。

    他们每天工作6-8小时,严谨而有规律。科考船上的卡拉OK厅、健身房,是他们一天工作之余的消遣之处。

    38天的科考结束后,“南锋”号获取了南沙60万平方公里海域的渔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状况的详尽数据。经过后续分析,对于南沙的渔业资源分布状况及其与海洋生态环境的关系有了一定的结果。

    但是,黄洪辉说,一个航次的数据是不完备的,因为渔业资源不断繁殖、生长、洄游。所以,为了得到更科学的结论,“南锋”号还将在今年的另外三个季节进行3个航次的科考。到今年年底,“南锋”号4个航次的科考都结束时,南沙的渔业资源状况才会有迄今为止最确切和权威的答案。

    “对于初步的结论,我只能说,南沙的渔业资源非常丰富,礁盘渔场的石斑鱼类、大洋性的鸢乌贼、洄游性的金枪鱼都是值得开发的鱼种。”黄洪辉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黄岩岛 南海 的报道

  • ·中国渔民的黄岩岛惊魂之旅(2012-05-16)
  • ·中国渔政船黄岩岛护渔侧记(2013-05-08)
  • ·广东南海绩效预算实践(2009-07-15)
  • ·渔政南海远征台前幕后(2009-07-15)
  • ·中海油加速开发南海油气(2012-09-06)
  • ·中国三沙起航蓝海(2012-09-13)
  • ·中国渔业科考在南沙(2013-05-08)
  • ·基层治理的佛山南海路径(2014-09-2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