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迪英:中国信用降级,警示地方债风险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3-04-18 02:51:41
  • 魏迪英

    4月16日,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宣布将中国的信用评级维持在AA3,同时将评级展望从正面调低为稳定。这是4月份国际评级机构对中国第二次调低评级,另一评级巨头惠誉上周将中国的信用评级由AA-调降至A+。迄今为止,三大评级巨头之中,只有标普尚未作出调整,市场不禁有“狼来了”之感。

    穆迪解释此次调低中国的评级展望,主要是考虑到地方债务膨胀的风险。据路透社当日报道,穆迪在相关报告中称:“中国失去正面的评级展望,是由于迄今为止在地方债务透明化和控制增速上进展不大;将中国的信用评级维持在AA3,理由是中国经济整体势头良好,中央财政状况充实,以及外汇储备雄厚”。

    惠誉上周调低中国的信用评级时,给出了十分近似的理由。据彭博社报道,惠誉对中国的信用评级是A+,排在第五级;标普是AA-,排在第四级;穆迪上次调高中国的评级是在2010年11月,当时从A1调为Aa3。

    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地方债务的膨胀始于2008-2009年间,当时为了抵御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信用扩张以刺激经济,在廉价资金的冲击下,诱发了投资泡沫等一系列的后遗症。地方政府建立的融资平台投资了无数低效益的项目,甚至“鬼城”,其收益根本不可能偿还银行的贷款。

    若无意外,这些低效项目都将反映在地方债务甚至银行坏账中。据中国国家审计署的报告,截至2012年年末,中央和地方的债务总额为15万-18万亿元,约占GDP的29%-35%。但是市场更担心其中潜伏的风险,比如影子银行系统。彭博社报道说:“官方数据并未充分反映地方融资平台的风险,更大的问题可能在于影子银行系统”。路透社补充说:“中国政府已在着手清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监管方认为表外业务的膨胀蕴藏着坏账风险,可能危及整体经济。”

    在同一份报告中,穆迪指出了出路所在:“经济失衡会增加中国经济硬着陆的风险,政府应加大改革力度;加强对财政系统的宏观、谨慎、有效的管理”。但对于改革的前景,穆迪并不乐观,这份报告预测说:“在未来一年到一年半内,中国政府不大可能完成结构性改革,以改善其评级。”

    毋庸置疑,穆迪和惠誉调低对中国的信用评级,可能引爆积蓄已久的对地方债的忧虑,在市场和政策界引发激烈回响。但事实上,将成为各方焦点的地方债,不过是中国特殊的经济环境的产物;而作为地方债的始作俑者,地方政府也只是中国整体制度环境中的被动角色。

    回顾历史,中国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以“放权让利”为导向,地方层面创新迭现,中央层面的制度变革随后跟进。到90年代以后,改革导向出现转折,分税制稳定了中央财政,同时也弱化了源于财政困境的制度变革压力。90年代后期,市场化导向的经济和社会改革在许多关键领域遭遇瓶颈,甚至停滞不前。

    由于大的制度环境缺乏突破,导致经济领域创新动力不足,增长疲软。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面临经济增长、财政增收、刺激就业、社会稳定的多重压力,最后被迫以城市化为突破口。因此,“经营城市”的概念在90年代后期受到地方政府追捧,并不是偶然的。

    在“经营城市”的概念下,地方政府积极进入经济领域,建立融资平台,加大杠杆,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以此提高土地出让价格和政府收入。总体来看,这一模式可谓利弊参半:在拉动经济和基础设施升级方面,效果有目共睹;由此引发的高房价、资产泡沫和社会焦虑,已被多方关注;而更大的问题是,地方债务的膨胀难以抑制,而高杠杆和银行部门的深度介入,会大规模放大风险,最后诱发系统性问题,这就是中国信用被降级的警示。

    作者系财经评论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信用 地方债 的报道

  • ·黄金投资可对抗信用风险(2010-12-30)
  • ·地方政府成为董事长信用评级就最高?(2010-07-29)
  • ·[克鲁格曼专栏] 标准普尔的信用比美国更差(2011-08-11)
  • ·柴桑:高额罚息非信用卡问题关键(2012-11-01)
  • ·信力建:信用结构的溃败与重建(2012-12-27)
  • ·魏迪英:中国信用降级,警示地方债风险(2013-04-18)
  • ·叶檀:地方债绝不可由纳税人买单(2011-06-29)
  • ·地方发债试点:真正改革尚未到来(2011-10-27)
  • ·用“阳光债”替代“灰色债”(2013-08-0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