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东莞要做人家做不了的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4-18 02:27:44
  • 本报记者 郭丽萍 发自东莞

    近期,东莞市将2013年GDP预期增速由7%提至10%,下属多个镇街亦相应进行了调整,其中长安增幅最大,由6%调至13%。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东莞接连遭受打击,经济增长持续放缓,2012年GDP增速在广东省垫底。此番政府对GDP增速做出大幅调整,引发外界关注。

    东莞靠什么来提升GDP?时代周报记者请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港澳珠三角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教授对此进行了解读。

    靠什么提高GDP

    时代周报:最近东莞市及下属各镇街都不同幅度地提高了今年的GDP增幅目标,是什么使得东莞今年这么有信心?

    林江:我觉得主要还是领导的一个压力。东莞一直以来是广东一个重要的经济城市,东莞市也相应的有要求,镇街就要重新调整它的GDP增速。

    当然我也不能排除可能,这些镇街突然哪天一觉醒来就感觉到,原来的目标定得太低了。

    时代周报:今年一下子从7%提到10%,靠什么实现呢?

    林江:一个是东莞再继续抓“三重”建设,如果“三重”项目能落实,这对东莞的GDP可能会有一个促进作用。再加上去年所投的一些“三重”项目,今年也应该进入到一个落实、实施的阶段。所以“三重”对于今年东莞的GDP应该会有一定的拉动作用。

    第二个是接下来这三年,广东计划投入1.41万亿元,推进460个项目建设。如果有相当一部分项目是在东莞落实的话,这是一个契机。

    时代周报:你怎么看东莞近年来的转型升级?这几年东莞推出各种项目,改造低端制造业,调整产业结构。

    林江:对于转型升级,大家理解不一样。有些理解是在现有产业结构的基础之上做一些调整,通过慢火来熬,熬出一个更优化的产业结构。这是一种升级转型的结果。

    还有一种理解是,东莞到现在一直是以加工贸易为主导的经济结构,短期内难以转变。所以通过引进一些新的项目,比如这几年一直在推的“三重”项目,来不断摊薄、冲淡原来加工贸易对于东莞经济结构的影响。

    这个里边就要看领导。因为结构调整不见得会短期见效,三两年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效果。领导如果更看重短期的GDP效果,既然结构调整那么难,可能就会通过引进新项目摊薄旧有的产业结构。

    最理想的状况当然应该是两种同时在做。

    要做人家做不了的

    时代周报:东莞应该如何结合本身已有的优势,去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呢?

    林江:东莞应该盘点自己所拥有的优势,在哪些领域里面有特别的优势,在哪些领域里暂时还没有优势。如果觉得在哪个行业没有优势,但又看好发展前景,东莞可以通过引进新的项目、人才。但前提是要基于对东莞现状的判断得出来,如果判断不准确,对现状的描述不清晰,最终很可能就是开出错误的药方。

    时代周报:近几年,东莞失去了原先吸引外企的优势,部分外企转移到其它地方去了。对此东莞应该怎么去应对?

    林江:我一向的观点是,如果东莞能做的,江西、湖南也能做,东南亚国家也能做,那东莞就不应该再做了。像加工贸易,以前是别人不能做,或因为各种各样的环境,做了没有你好,那你就去做。但现在江西、湖南也能做,甚至韶关、河源也能做,那为什么东莞还得继续做呢?现实摆在这里,我们还去跟人家PK劳动力成本,PK那个租金比谁更便宜,已经没有太大意思了。

    我们就做人家做不了的,或者说做不好的事情,比如创意产业、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

    现在刚好是属于美国经济酝酿复苏的期间,升级转型成本相对比较低。一方面我们可以抓紧时机进行产业升级转型,另一方面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实现东莞人口结构的优化。我做过调研,跟最旺的时候相比,东莞的人口跑掉了1/3,现在东莞已经没有一千万人了,可能也就剩下六百万左右吧。如果东莞有很多从事创意产业、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的机会,我们还可以引进一批高端一些的人才。人口结构升级对我们拉动内需很重要。

    时代周报:人才市场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东莞的中高端技术人才和基层普工匮乏将会是一个常态性的情况。

    林江:为什么会缺工?恰恰就是我们升级转型做得不好。如果我们升级转型做好了,大量的企业都不再集中做劳动密集型的东西,而是做一些高附加价值的,对于东莞缓解它的缺工现象应该是很有帮助的。

    时代周报:东莞有32个镇街,这些镇街应该怎么错位发展,或者说互补?

    林江:错位发展好说,但是不大好做。在现有的政绩考核制度下,各个镇街基本上还是各搞各的事情。在他们的辖区里,他们要争出政绩、拉GDP、吸引外资和项目,就难免要产生竞争甚至是恶性竞争,要错位发展是非常难的。 

    错位发展只有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能够实现呢?大家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比如东莞最近在做的“水乡一体化”,我觉得这个非常好。水乡片区的镇街,可以连成一片,大家可以为了一个共同目标互相支持配合。

    所以我觉得要真正实现错位发展,除了要改变政绩考核方法,还应该有整体规划,思考镇街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合作,利益怎么分享,风险怎么分摊。 






    东莞转型”专题文章

    经济增速放缓,产业转型艰难——东莞:拯救GDP

    制造业“非激进式转型”

    动漫开启变革之门

    无台商,不东莞

    “莞式”酒店重塑自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东莞 的报道

  • ·佛山、东莞、汕尾 共办亚运盛会(2010-07-29)
  • ·“文化消费补贴”的东莞样本(2011-12-08)
  • ·粤台金融合作 东莞挽留台商新筹码(2012-08-02)
  • ·莞韶产业园2020年增值千亿(2012-08-30)
  • ·东莞180亿填海造地(2012-09-13)
  • ·厚街巨变(2012-10-25)
  • ·东莞机关幼儿园预算过千万(2013-01-17)
  • ·东莞二手房20%个税已实行5年 早有两种避税对策(2013-03-14)
  • ·[专题] 东莞转型(2013-04-18)
  • ·东莞要做人家做不了的(2013-04-1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