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信鹏城难脱干系 勤上光电否认欺诈上市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3-04-04 00:32:57
  • [摘要] 曾被风投和基金热捧的东莞勤上光电继上月被爆出涉嫌通过广东品尚光电进行利益输送后,近日关于公司造假上市的说法再度将勤上光电推上风口浪尖。

    勤上光电否认欺诈上市 IC 供图

    本报记者 单睿荞

    曾被风投和基金热捧的东莞勤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002638)(以下简称“勤上光电” )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继上月被爆出涉嫌通过广东品尚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品尚光电” )进行利益输送后,近日,关于公司造假上市的说法再度将勤上光电推上风口浪尖。导致公司股价跌停并紧急停牌核查。

    4月1日,勤上光电发布澄清公告,否认自身存在业绩造假,但承认信批存在“疏忽” 。然而,力度过轻的澄清显然无法平息舆论的质疑。与此同时,作为其上市保荐机构的国信证券及负责审计的鹏城会计师事务所同样难脱干系。

    “动听”的故事

    勤上光电主营业务涉及LED相关产品的生产及销售,于2011年11月25日上市。上市之初公司云集了21家创投机构,首次募资超过10亿元。被称为国内LED第一股的勤上光电自上市以来一直营造出业绩前景光明的外表。

    2011年12月,上市不满一个月的勤上光电即对外宣布了一份高达15亿元的采购协议。公告称,广州吉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吉彩” )计划自2012年起,5年内向勤上光电采购显示屏15亿元,每年采购金额3亿元。天价协议刷新国内LED显示屏行业最大单笔订单纪录。

    然而,广州吉彩的注册资本不过500万元;其注册地址广州水荫四横路34号1栋301自编F,经实地考察不过是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如此状况下,高达15亿元的采购需求惹人生疑。

    果不其然,至2012年上半年该协议仅履行了466.7万元。今年1月9日,公司以广州吉彩业务变更及项目进展缓慢为由,发布公告宣布这一协议解除。这一“雷声大,雨点小”的故事宣布画上句号。

    事实上,这远非公司所讲的唯一一个“故事” 。随着时间推移,公司主要客户与公司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及其间的利益输送正慢慢浮出水面。

    “造假”疑云难散

    当前对勤上光电的质疑直指其与三大客户品尚光电、广州芭顿照明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芭顿照明” )、广州晶湛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湛节能” )均存在关联关系乃至公司虚增与该三客户之间销售数据以达上市目的。
     

    \
    周伟 制图

    晶湛节能和芭顿照明自出现在2008年内销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后便消声匿迹,其余众多客户大多仅仅出现了一次。同大多上市公司不同,勤上光电的大客户明显不具有稳定性。

    面对这一情况,公司方面表示,项目缺乏连续性是由LED行业的市场特征所决定的。

    撇开这一点不谈,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品尚光电成立于2010年10月8日,注册成立17天后便与勤上光电签订了过亿元的买卖合同,并于当年成为公司第三大销售客户。

    2011年上半年,公司自品尚光电获得销售额4093.84万元,占统计期的12.82% ,一举成为公司的第一大内销客户。

    无独有偶,2008年9月成立的芭顿照明成立当年便因向勤上光电大量采购LED产品,采购额达1573.5万元,成为当年公司第三大内销客户;当年的第二大内销客户晶湛节能则成立于上一年底,2008年向公司贡献采购额1200万元。

    “巧合”的是,这三家公司中却存在这同一个名字 — 黄灿光。他既是品尚光电的联系人,也是芭顿照明的股东及法人代表,同时又是晶湛节能的联系人。

    不仅如此,黄灿光还有一层身份。调查显示,他是勤上光电的发展部经理,更曾于2007年担任勤上光电监事,且是勤上光电首期股票期权激励计划中的激励对象。

    除此之外,芭顿照明的原始股东之一贾光平彼时同样为勤上光电的员工,现任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职工代表监事。

    更有甚者,晶湛节能的股东及法人代表黄就洪同时亦是勤上光电参股子公司江苏尚明广电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坐拥参股子公司和大客户股东的“双重身份”。

    大客户缘何充满了“自己人”乃至由“自己人”出资设立?公司在招股书中言之凿凿:公司未在公司前五大销售客户及供应商中拥有权益,也不存在关联关系。对于上述关系,则只字不提。

    2月底曾有媒体就公司与品尚光电之间关系提出质疑,公司于2月28日公告予以驳斥,坚决否认存在任何关联关系的存在。

    而这一次,公司却改口了。在1日发布的最新公告中,公司承认与品尚光电及芭顿照明存在关联关系。理由为上市之前重点放在生产营销方面,对与关联交易认识不足而导致信息披露“疏忽”。

    公告同时公布内部的处罚结果;停发包括勤上光电董事长李旭亮在内共5人3-6个月不等的绩效工资、岗位津贴和其他补贴,只发基本工资。同时,贾广平因“疏忽和对信息披露要求的意识不强”,“未能尽职履行监事职务”引咎辞去勤上光电监事职务。

    不过,公司仍然拒不承认同晶湛节能存在关联关系。称黄就洪作为晶湛节能的主要股东,除与江苏尚明的关系外,与公司不存在其他关系。同时,公司否认与晶湛节能自2008年之后有任何资金往来。

    然而,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 2010年12月28日,勤上光电与东莞市万江区公用事业服务中心及晶湛节能共同签署了《万江区LED路灯改造工程合同能源管理合同》。按照合同,公司提供灯具及安装,合同标的1500万元。合同有效期至双方履行完毕合同规定的全部责任和义务为止。

    对此,公司并未给予回应。

    另一方面,工商信息显示,2008年及2009年晶湛节能无经营活动,且收入为零。如此情况何以仍有过千万的采购需求?

    对此,公司方面表示,晶湛节能的自身行为与己无关。

    澄清同时强调:“经严肃认真核实,本公司认为,本公司不存在相关质疑内容所称的‘涉嫌虚构销售’或‘涉嫌造假上市’的情形。”

    法律界人士向记者表示,招股书中的信息内容应当真实准确,不论交易是否真实,勤上光电前后矛盾的信息披露已经属于违法违规,应当受到行政处罚。

    无法解开的疑云其实远不止连续两年零收入仍大举采购的晶湛节能。公司列举的外销客户同样令人怀疑。以其2011年客户之一HBGS LIMITED为例,海外注册资料显示公司主要业务范围为代理记账,截至2011年第三季度其净资产不到300英镑。

    然而,数据显示勤上光电由此获得超过4000万人民币的收入。面对相关调查时,公司方面却称该公司为国际贸易代理商,业务能力与公司规模无关。这一表述与该公司的实际业务明显相悖。

    面对此质疑,公司方面则避而不谈。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没有各大客户2011年前的“鼎力支持”,勤上光电的上市之路将困难得多。

    机构“荐”而不“保” 

    忙于应付质疑的不仅仅是勤上光电本身。其保荐机构国信证券及负责审计的鹏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鹏城所”)作为一条线上的蚂蚱一起下了水。

    招股书显示,林斌彦和龙敏为勤上光电的IPO保荐代表人。记者查阅证监会保代档案发现,上述两位保代均为80后,勤上光电上市当年两人均刚刚取得保代资格。

    如不能吹散勤上光电的造假疑云,国信证券及上述保代将难以避开监管部门的处罚。

    公司发布公告的同时,国信证券亦发布与公告澄清内容基本吻合的核查意见,否认勤上光电存在虚构销售及造假上市额情况。

    相比其国信证券,鹏城所的再度现身或可以说是“情理之中”。这也是自绿大地造假案后鹏城所的再度曝光。

    尽管在绿大地案后鹏城所以与国富浩华合并一度淡出公众视线,其多位合伙人频频涉及“包装性审计”,为自己审计的IPO项目提供财务顾问服务的敛财套路早已被诟病。

    此前绿大地造假案由时任鹏城所高级合伙人张光禄负责前期包装,在鹏城所负责的IPO项目中,包括键桥通讯、彩虹精化等均与其参与在内的投资公司有所联系。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为勤上光电包装的时任鹏城所副主任会计师卢剑波身上。

    卢剑波曾以妻子和侄女名义成立包括太易咨询、九天投资及领享投资等在内的投资公司,其在鹏城所所参与的IPO成功项目也成为其自身参与公司的“吸金招牌”。

    领享投资的公司资料显示,其成功运作案例包括三川股份、康得新、光韵达等,勤上光电同样位列其中。

    对于卢剑波的做派,诸多市场人士早已熟悉。

    早在此轮风波之前,东方花旗证券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沈伟就曾在微博中提及:“某被吊销证券从业资格的会计师合伙人开了个咨询公司,四处演讲游说于各论坛,其主要观点是:1.没有不能上市的企业,只要前期找了他的咨询机构;2.成长性不好是因为没掌握会计技巧。”

    勤上光电造假疑云一出,卢剑波更是成为众矢之的。沈伟再次提及:“曾与某人在某时某地共登某知名大学讲台,我讲规范讲诚信,不鼓励所有企业走上市之路,而某讲包装讲设计,说没有不能上市的企业,只有不懂策划的老板。课后多名学员弃我而从他,至今心存悲凉。”

    而止观控股董事长张冬晴则直接指出:“其(卢剑波)通过私设个人公司包揽该所部分IPO项目的前期包装业务,前面出问题的绿大地也是由鹏城所合伙人张光禄私设公司,负责前期包装业务,该业务说是上市财务顾问实则替公司IPO包装造假。”

    而今,这条灰色产业链再度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对加强监管及处罚力度的呼声也日益见涨。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李若山指出,被发现概率低及惩罚力度弱是IPO造假日益猖獗的主因。当下或可以期待证监会“史上最严核查”的威慑力予以约束。

    亦有香港投行从业人员表示:“在招股书上签字就是责任,只要留了名都应接受处罚,知情者一概视作主犯。”



    相关报道

    鹏城所“金蝉脱壳”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勤上光电 国信证券 鹏城所 的报道

  • ·国信鹏城难脱干系 勤上光电否认欺诈上市(2013-04-04)
  • ·鹏城所“金蝉脱壳”(2013-04-04)
  • ·勤上光电危局(2015-01-20)
  • ·深投控扫清障碍 国信证券重启上市(2011-01-13)
  • ·国信证券荐而不保 57保荐项目或受牵连(2013-04-04)
  • ·国信证券撤单背后利益悬浮(2013-06-20)
  • ·瑞明股份二次强冲IPO 上市进程或受累国信证券(2013-06-27)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