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年园林改作停车场 成都北园濒临毁灭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3-02-06 23:40:02
  •  本报记者  刘小童 发自成都

    一个近乎漫不经心般的拆迁,竟使位于成都闹市区一家已有百年历史的私家花园浮出水面,这就是位于成都市西珠市街42号、建于1917年(或1914年)至今已近百年历史的成都最后一块私家园林—北园。

    北园,已经成为成都唯一一家能保留迄今的唯一一家私家园林,即使是在国内,也是少有的“孤品”。

    如今,中房集团的进入,已经对这块私家园林进行了部分破坏。

    这个堪称蜀派园林的孤品之作,目前面临被彻底毁灭的可能。

    目前很多专家在建言,要建设性地保护北园。

    私家园林改作停车场

    “想不到在成都市区还能见到民国私家园林,想不到这么宝贵的文化场所现在当作停车场。”

    这是美国知名民国史专家R.麦金农教授(Stephen R. MacKinnon),在考察北园后发出的感叹。麦教授是美国凤凰城与成都市结为姊妹城市的牵线人,一直对成都文化很关注。

    我们现在“看”到的园林,基本都来自文学作品中:巴金小说《家》里面描述的“李家花园”;文化人唐振常旧居的唐家花园。

    今天,一座比“李家花园”、“唐家花园”设计更精美,更能体现蜀派文化的私家花园—北园,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淹没”重见天日。但不幸的是,北园的浴火重生之日,或许也是它的最后倒掉之时。

    成都北园毗邻府河,和东珠市街从前巴金老宅的李家花园临街相望,与千年禅院文殊院仅一墙之隔。

    作为成都现存私家花园,北园就其唯一性而言具有标本意义,其园林价值亦为中西合璧,而彰显出辛亥前后民国时期成都文化的典型品质,也为目前成都市的绝版私家园林。

    因为位于成都市区靠北的地方,所以俗称“北园”, 实际上是刘存厚公馆花园,也就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刘家花园,北园为目前硕果仅存的西南私家花园“孤品”,也是成都目前最大的私家花园。

    刘存厚,字积之,属猴,四川简州(今简阳市)人。清代末举人,1904年由四川武备学堂选送日本入陆军士官学校第六期步兵科。1927年后任国民党政府第二十三军军长。1949年到台湾,任“总统府”国策顾问。著有《云南光复记》、《护国川军战纪》、《蜀军志》等。

    2012年4月,中房集团成都分公司与成都当地一家幼儿园达成拆迁方案,幼儿园搬迁,腾出来的地块由中房集团成都分公司开发。正是因为这个幼儿园的搬迁,尘封许久的北园,“意外”露出真面目。

    成都本土作家、川师历史学院教授,也是“成都通”的谢天开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万幸,可以说,北园是因为解放后分给了军区为幼儿园才得以这么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

    在成都历史上曾建诸多的私家园林,如隋唐时曾有“摩诃池”、“合江园”、“崇勋园”、“皇花园”、“中园”;在宋代有著名的“西园”、“东园”;可惜皆毁战火。清代尚有私家花园多处,如前卫街的“宫保府“、东珠市街的“李府”,方正街的“大夫第”、“忠列祠街的”可园“,被称为“四大花园”。在民国时期,成都还尚有“北李南唐”之称的东珠市街的李家花园,及文庙街的唐家花园,1949年以后,由于种种诸多原因,以上园林没有一座保留至今,所以北园对于成都、对于四川,无论是从历史,还是从文化方面来说,都具有重大意义。

    谢开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北园作为成都现存私家花园,就其唯一性而言具有标本意义,其园林价值亦为中西合璧,而彰显出辛亥前后民国时期成都文化的典型品质,也为目前成都市的绝版私家园林。

    在采访中,记者看到的是寒风中裸露的泥土在寒风中阵阵扬起,亭台楼边角已经断裂或破碎,谢开天告诉记者,原本这里并不是泥土,是荷花池已经被填,即使是这样,记者也能感受到,北园里的这些古树名木,葳蕤参天,蔚然成林,盘根错节,生长百年。

    在现场采访中,谢开天失望地告诉记者,湖池水体,现已尽填,水榭、楼阁、拱桥、轩、斋、廊等园林建筑,亦不复存在,尚未毁掉的建筑除刘存厚的公馆主建筑外,还有精美的照壁一座、大假山上木构亭子一座。

    由于多人通过各种渠道呼吁,开发商对北园的拆迁目前是暂停,暂停后,北园并未得到任何保护,昔日的私家园林已经被用做临时停车场。

    据估算,北园面积约有30亩地,几乎与“天下第一私家园林”苏州的留园一样大小。

    建言建设性保护北园

    在劝退了进场开始施工的推土机后,2012年4月9日,谢开天等人写了一份函件,联合上书中房集团成都公司。

    函件是这样写的:

    致中房成都公司函

    中房成都公司

    薛玉川总经理,您好:

    我们是几位成都市民,出于对成都文化的挚爱及对国营中房成都公司的信任。现邮上《成都北园—民国时期百年私家园林项目保护建议书》(简案)与您及中房成都公司。

    对于薛总一贯倡导的:“公司企业文化的基点源于责任,责任是一种担当,一种约束,一种动力,一种魅力。”我们深表赞同。并以为企业文化更是建立在对社会与传承历史文化担当的基础之上的。又中房成都公司由于塑造成都文殊坊文化保护区,声名远播而受市民交口称赞。因此,我们谨邮上这份保护建议书,以供薛总及中房成都公司在保护与开发时作为参考。

    此致 

    成都市民:谢天开(成都作家)、何雯婷(成都传媒人)、魏忠奇(成都市市政协委员)

    这份函件送上后,犹如石沉大海,迄今杳无音信。

    同期,谢开天又请一位市政协委员提交了一份“建设性保护”北园的提案,同样也没有任何回音。

    采访中,时代周报记者试图联系中房集团成都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拆迁办、成都市文化局、成都市林业和园林局等部门,但都是“领导不在”无法答复,只有成都市林业和园林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尚无保护北园的计划。

    谢开天告诉记者,北园的保护应该不属于非常复杂,北园现在的地理位置属于成都文殊坊文化保护区范围,如果不进行“建设性破坏”,那么就可以进行建设性保护:其功用既可成为半开式的城市商务会所;也可修建成为梁思成先生曾构想的中国古典式宾馆饭店的附属花园;还可成为成都的市民公园等。

    保护历史文化,彰显成都历史文脉。建议将这座成都市绝无仅有的私家园林整体保存下来,并恢复当年的池塘、水榭、回廊、楼阁、拱桥等园林构成,将成为都市的极大福音,而历史、文化工作者为了保护北园,现在还需要查证相关档案、实地勘察,进一步摸查清楚这座私家园林的面积及林木品种,湖池水体原来的面积,楼阁、拱桥、曲廊等形制。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成都北园 的报道

  • ·百年园林改作停车场 成都北园濒临毁灭(2013-02-06)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