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乡,顺车回家过年吧”:民间公益平台“春节回家互助联盟”倡导私家车主免费搭载买不到票的老乡回家过年,两年来2万多人受益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1-31 01:07:52
  • [摘要] 近日第三届“春节回家互助联盟”在广州和北京同时启动,随后扩展到上海、青岛和长沙。互助拼车不仅利用民间剩余运力有效缓解了“春节回家难”,更传递了爱心,这种不涉及利益纠葛的纯

    “春节回家互助联盟号”在全国人大代表和互助天使见证下正式启航。(图片由“春节回家互助联盟”提供)

    本报记者 胡非非 发自广州

    又到春运。

    疯狂的抢票大军中,总有一些人历经煎熬最后失望而归。在飞机、火车、客车、轮船等传统交通工具之外,是否还有其他方式能帮助远方的游子回家与亲人团聚?

    2013年1月20日,第三届“春节回家互助联盟”在广州和北京同时启动,随后扩展到上海、青岛和长沙。

    过去两年来,这个民间公益平台倡导每年要开车回家过年的城市私家车主,利用剩余座位免费搭载买不到票的老乡回家,已至少让2万多人受益。

    这种不涉及利益纠葛的纯公益拼车模式逐渐赢得官方的认可和支持。

    在学者看来,互助拼车不仅利用民间剩余运力有效缓解了“春节回家难”这一传统社会难题,更传递了爱心,有利于在社会上树立起一种互帮互爱的良好风气和道德风尚。

    从这一点上来说,互助拼车的社会意义远大于其实际意义。

    剩余运力缓解春运难

    2011年年初,国内首个由民间自发组织的解决春节回家难问题的公益平台—春节回家互助联盟(下称“联盟”)—在广州成立,倡导每年要开车回家过年的私家车主,利用剩余座位免费搭载买不到票的老乡回家。

    此前,伴随着微博这一社交网络平台的兴起,社会风气变得更加开放。在关乎成千上万人回家的春运上,民众也不再像以往那样被动等待—寄望于政府多开通一些线路、车次和航班,或企业出资包车送员工回家,而是开始主动寻求其他方式。

    在联盟新闻发言人杨铭珠看来,即便政府和企业倾囊相助,也无法解决所有人的需求,毕竟每年要回家的人实在太多了。既然如此,何不搭建一个公益平台,把每年要回家的私家车主聚合起来,群策群力,帮老乡一把呢?“能帮一个是一个”。

    “只有调动全社会的剩余运力,才能真正缓解春运难的问题。”她说。

    北京社科院陆小成博士认为,春节互助拼车不仅弥补了国家春运运力不足问题,也让回家的人多了一种选择,帮助困难群体节约了费用。

    此外,在外来务工人员较为集中、每年春运较为繁忙的大城市,人们整日为生计奔波,疏于交流,人情冷漠。互助拼车也有利于拉近老乡距离和感情,形成一股互帮互助的社会正能量。

    不同于一些购物网站和民间机构组织的付费拼车,联盟倡导的互助拼车是一种纯公益形式,规定车主不得向搭载者收取任何费用,即搭顺风车。由于国家禁止非法营运,互助拼车也避免了付费拼车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利益纠葛。

    按照联盟规定,有意拼车回家的双方需向联盟递交包括身份证、工作单位、联系方式、驾照、车辆信息等在内的多项个人资料,通过工作人员调查、核实后,进行配对,最终签署安全协议方可成行。

    并且,为了确保互助拼车双方回家的真实性,联盟原则上希望成功者能将回家路上的相关照片回传联盟,立此存照,并以此鼓励更多人参与这种民间公益活动。

    自2011年1月5日春节互助拼车回家活动启动以来,短短半个月内,向联盟报名的人数就突破10万。1月23日,首批通过网络配对成功的车主和乘客启程,踏上返乡之路。

    为了鼓励这种民间互助行为,当年,活动赞助方,国内知名白酒品牌金六福为前100对配对成功者提供1000元回家油费补助和价值600多元的白酒礼品。

    第二年,前666对配对成功者均可获赠保额为20万元的交通意外险,以保障车主和乘客的路上安全。2013年,第三届,保险范围扩大到所有配对成功者。

    虽然油费补助名额有限,不过据联盟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反映,每年都有乘客主动提出为没有获得油费补助的私家车主承担部分油费、过路费,或者请车主吃饭、住宿。

    而对于私家车主来说,并不会计较这些油费和路费。毕竟,他们本来就要开车回家,如果能顺道带上老乡,无疑是一个善举。

    帮助别人,快乐自己。

    互助拼车渐获认同

    事实上,在联盟倡导春节互助拼车回家之前,国内并不乏类似的搭顺风车现象。

    在2008年1月中国南方遭遇冰雪灾害和此后的汶川地震救援期间,很多司机在车辆反光镜上系上一条绿丝带或红丝带,提醒并帮助路人免费搭乘顺风车。丝带一路飘扬,传递爱心。

    而自2011年联盟成功举办首届互助拼车活动之后,亦有一些媒体和NGO发起类似活动。不过他们仅是公布车主信息,让有意搭乘者自己联系。这无形中泄露了车主的隐私,给其安全带来了威胁。

    并非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公益行为。尤其是在物欲横流、缺乏安全感的当下,不可预知的危险往往让车主和乘客对对方都望而却步。

    比如,如果有歹人冒充车主或乘客在车上抢劫怎么办?如果顺风车在行驶途中出现交通事故,给乘客造成了伤害,或者乘客出现突发疾病等意外情况,司机是否要承担相应责任和赔偿?

    据黑龙江媒体日前报道,针对冬季寒冷、上下班高峰期打车难,哈尔滨市一些政府部门和民间NGO发出倡议,号召市民中有车一族加入顺风车行列。

    然而倡议发出一月有余,街上却难以见到系红丝带的爱心车。受访市民称,路上遇到停下来打招呼的都是收钱的“黑车”,质疑“现在还有免费载人这种事吗”?

    即便有大着胆子上了丝带车的乘客,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一路无语,下车后仓皇逃离。这让一些与人方便的司机感到很委屈,有的渐渐失去信心。

    有人建议,爱心车最好到有关部门备案,以便义务载客出现纠纷时有据可查,避免被交通部门当成非法营运的“黑车”进行处罚。国家也应出台相应规定对此予以规范,让爱心活动更加人性化、常态化。

    顺风车(拼车)倡导者、十余年间免费搭载上千名乘客的全国青联委员王永,亦在2008年全国“两会”上递交提案,吁请将顺风车制度化。

    联盟倡导的互助拼车则避免了上述问题:车主和乘客签署了安全协议,互相知晓对方的信息,成了朋友,而不会像“黑车”拉客那样被查到后一问三不知;即使途中出现意外,车主也不用担心要承担责任,一切由保险公司埋单。

    联盟工作人员方燕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像互助拼车这样的大型公益活动,涉及人数众多,众口难调,前期尤其要做好各种准备工作和应对措施,这样车主和乘客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鉴于此,工作人员在审核报名者提交的个人资料时分外严谨,要求一定要全面、详尽、真实。

    即便如此,每年春运期间工作人员仍然不放心,手机24小时开机,以确保发生突发事件时能及时知悉,进行协调和处理。令人庆幸的是,两年过去了,所有配对成功的车主和乘客返乡途中没有任何意外情况反馈回联盟。

    过往的成功赢得了车主和乘客的认可,他们从互助拼车中看到人与人之间的隔膜被打破,看到了老乡之间的情谊。

    截至2013年,有些人已经连续两年甚至三年参加互助拼车,还有些人变成了联盟的志愿者。在他们的带动下,互助拼车队伍不断扩大。

    官方对互助拼车的态度逐渐开明。2011年,首届互助拼车活动赢得热烈反响,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国家级媒体纷纷予以报道,赞扬和肯定了这种民间互助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亦在当年出台《拼车注意事项》。

    及至2013年,各地政府和交管部门纷纷通过自己的官方微博表态支持这一民间公益活动。

    无私相助传递正能量

    2013年已是广州车主顾武斌第三次参加互助拼车。过去两年中,这位广州市天河区城管局的公务员已成功将四位河南老乡带回了家乡。

    顾武斌的家乡在河南平顶山,一家三口几乎每年都要回老家过年,郑州是他回去的必经之地。

    2011年初,在报纸上看到春节回家互助拼车的消息后,他决定去试一试,“反正我也要开车回去”。

    他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担心组织得不够严谨,“有很多顾虑”。不过联盟的细致工作让他打消了疑虑—“身份审核很严格,还要签署安全协议。”

    顾武斌的乘客是在广州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的郑州人陈玉富,以及一名来自佛山的李姓医生。

    同样,陈玉富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网上报名的,没想到几天后居然配对成功了。此前,他多次排队买票、电话订票,均告失败。

    让顾武斌庆幸的是,他找到了一个好拍档—陈玉富也会开车,这大大减轻了他的负担。一路上,两人轮流驾驶,一车人有说有笑,旅途仿佛变得轻松了许多。

    不过,1月21日下午,在京珠高速公路湖北咸阳段的惊险经历,至今仍让两人心有余悸。

    他们遇到了大雾,能见度极低;天上还下着雨,路面湿滑。一路上不时有车祸发生。“当时简直是险象环生。”顾武斌回忆那段艰难的旅程。

    尽管两人相互提醒,小心翼翼地缓慢行驶。但车辆还是因为打滑,剐蹭上了路边的护栏。好在问题不大,停下来简单维修了一下,直到1个多小时后大雾逐渐散去,他们才敢继续上路。

    从广州到郑州,1600多公里的路程,让两个陌生人变成了患难之交。他们事后感叹“太难得了”。

    顾武斌和陈玉富同在广州天河区工作,住得也很近。回来后,双方成了好朋友,时常聚一下,周末有时还一起去公园玩,两家人其乐融融。

    这次充满惊险的互助拼车经历让顾武斌看到了人性中的真诚与友爱,他说:“那次之后,完全没有顾虑了。以后只要组织这样的活动,我会毫不犹豫地参加。”

    并且,他说,与自己回家不同,互助拼车让他感到责任感更强了,“你跟人家签了安全协议,要保证把人家安全送回去。”

    2013年1月20日,在第三届“春节回家互助联盟”活动启动仪式上,顾武斌作为车主代表发言。在这里,他见到了自己的新乘客—来自河南周口的小老乡李振杰。

    小李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聊天中,“顾大哥”让他感到了久违的被亲人照顾的温暖。几天前,他还一度担心这个陌生的车主会不会找他要钱。

    期待全社会支持

    2013年1月20日,一辆名为“春节回家互助联盟号”的红色大巴穿行在广州B6路公交线上。与此同时,在北京,同样一辆大巴沿着“建外SOHO—万通中心—三里屯SOHO”这条线路缓慢前行。

    大巴沿途免费搭载有意报名参加互助拼车回家的路人,车上有联盟的互助天使向人们派发传单、接受咨询、登记报名。

    2013年第三届“春节回家互助联盟”活动在广州和北京同时启动。1月22日,活动又扩大到上海、青岛和长沙三个城市。

    杨铭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11年至2012年,共有超过320万人次报名参与互助拼车,通过网络配对成功者超过2万对以上,按每部车平均搭载一名乘客计算,至少已帮助2万名老乡回家。

    2013年的报名更加踊跃。不过,最终报名人数和配对成功者要到2月28日活动结束后才能统计出来。

    社会各界对于这一民间公益活动表达了支持:在联盟的网站上,吴奇隆、黄渤、周笔畅等多位海峡两岸娱乐明星,通过公益宣传片号召大家积极加入联盟;

    全国多地政府和交管部门利用自己的官方微博转发联盟倡议,在网络上扩大活动影响;

    一些媒体也积极与联盟合作,利用各自的资源促成车主和乘客的配对成功。同时发挥宣传优势,号召更多人来参与这项活动。

    而在广东省陕西商会执行会长李军看来,目前联盟对互助拼车的宣传仍然不够,他认为应该让这种互帮互助的精神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形成一种良好的社会风气和道德风尚。

    较之前两届,2013年的互助拼车报名更加系统、便捷,除联盟网站外,还增加了热线电话、微博、微信、二维码、现场招募、手机短信和电子邮件等7种方式。

    不过1月23日,联盟网站还是因访问量太大而崩溃。当日中午最高峰时,网站的访问人数达到24万,远超其可容纳10万人同时在线的原始设计容量。联盟工作人员赶紧于当日下午转换服务器。

    2013年,对于互助拼车来说,一大利好消息是:国家规定从2月9日零点起至2月15日24点,即从除夕凌晨至正月初六午夜,全国收费公路免收小型客车通行费。这无疑大大激发了广大有意参与互助拼车的私家车主和乘客的热情。

    1月20日,包括李军在内的十余位广州、北京等地的社会专家学者、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发出《春节回家互助联盟倡议书》,希望国家能将高速公路的免费通行时间扩大到真正的春运高峰期—2月3日至2月17日,以避免像2012年国庆节一样,大家一拥而上,造成高速公路大塞车。

    他们还呼吁广大企业、社会热心人士和私家车主发扬社会责任感,伸出援手,参与春节回家互助拼车公益活动,帮助更多的游子回家。

    如何吸引更多的车主来参与互助拼车活动,也是目前联盟面临的最大问题。尽管两年来车主的比例(占总报名人数)从20%增长到了30%多,但相对于庞大的需要回家的群体来说,依然远远不够。

    毕竟,多一个车主,老乡们就多了一分回家的希望。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公益 过年 春节 春运 的报道

  • ·捐赠岂能太大方 国资委为央企设限(2009-12-24)
  • ·中国社会企业在发酵(2010-05-19)
  • ·壹基金突围(2011-01-20)
  • ·神木慈善公益金:中国特色的地方民生保障税(2011-05-12)
  • ·免费午餐:民间行动政府接棒(2011-07-21)
  • ·“肉唐僧”微博发质疑 民间NGO制度设计起争议(2011-12-22)
  • ·“春节回家互助联盟”:“老乡,顺车回家过年吧”(2013-01-31)
  • ·杨鹏:公益要对得起公众爱心和信任(2013-04-25)
  • ·首家母乳库的奇迹与烦恼(2013-05-16)
  • ·“免费午餐”,爱心无价(2013-11-1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