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日太阳“频修”业绩 或涉造假发行债券

    公司 > | Time Weekly - 2013-01-31 00:57:57
  • 本报记者 刘章号 发自北京

    正值超日太阳“11超日债”涉嫌造假发行传闻甚嚣尘上之时,“11超日债”主承销商、保荐机构中信建投于1月28日紧急出面辟谣,坚称超日太阳不存在业绩造假。

    而在此前一周,证监会上海稽查局对其立案调查。而此信披违规或为超日太阳三季报预计2012年度净利润为1000万元至3500万元,却又于日前修正为亏损9亿元至11亿元,反差甚大。此前的“靓丽”业绩实则亦助推“11超日债”的发行,超日太阳2011年全年亏损却借助2012年中报盈利的时机勉强发行,而此番至年底终于暴露真相,亏损逾10亿元,涉嫌造假发行债券。

    发债时机吊诡

    “11超日债”2013年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未能形成有效决议的原因在于参加本次会议的债券持有人及代理人所代表的有表决权的公司债券数量未达到本期债券总数的50%,参会债券持有人持债份额仅为15.25%。

    2012年3月7日为T日,为接受投资者网上认购的起始日期以及网下认购的起始日期,而2012年2月28日超日太阳发布2011年度业绩快报时则称报告期内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347万元。

    在“11超日债”发行公告中,超日太阳甚至表示2008年起连续三年平均可分配利润为1.59亿元,预计不少于本期债券一年利息的1.5倍。然而,3月11日,“11超日债”将迎来首个付息日,此次付息金额为8980万元,随着这一日期的不断逼近,关乎“11超日债”或将成为2013年债市违约首例的预警已经甚嚣尘上。

    中信建投在日前作出的超日太阳未曾业绩造假的回应中同时表示,“从收益与风险匹配的角度来看,超日债将近9%的票面利率本身就隐含着较高风险,这是投资者可以预判的。”

    吊诡的是,不妨将超日太阳“11超日债”发行前后的业绩修正公告对比,个中多有颇为蹊跷之处。在“11超日债”募集说明书中,超日太阳引用2011年1-6月数据显示,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32亿元,然而在2011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修正后的预计业绩却在7715万元与1.43亿元之间,以最高值估算仍较半年报多出1000万元净利润,甚至募集书的签字日期还晚于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日期。

    虽然按照募集书的数据2011年上半年超日太阳已经实现1.32亿元的净利润,不过2011年业绩快报仍只有8347万元净利润,陡然减少约5000万元。然而此时“11超日债”尚未发行,关乎2011年业绩的数据仍在一轮一轮的修正过程中变幻,但仍始终保持盈利,只是盈利多少不同而已。

    不断修正业绩

    2012年3月9日“11超日债”发行完毕,直至2012年4月17日,超日太阳才抛出2011年度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修正为亏损5853万元,较之2012年2月29日公告的2011年度业绩快报中所称8347万元净利润减少1.42亿元,较2012年1月31日发布的2011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所称减少近2亿元。

    以此时间链条推算可知,在“11超日债”发行前,无论是债券募集说明书,还是2011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抑或2011年业绩快报,超日太阳关乎2011年的业绩都为盈利,而直至“11超日债”发行完毕,姗姗来迟的2011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才将2011年业绩袒露于投资者。

    “短短的两个月时间连续不断地修改业绩快报,而且利润相差甚大,发布公司债、老板潜逃种种的一切都给这事件火上浇油,这确实很难让人相信不是事先安排的因素,而仅仅是计提坏账所引起的。”中研普华研究员卓泽鹏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表示。

    而中信建投则在回应中称“在债券上市公告书中已披露了超日太阳2011年预亏的信息”,同时在募集说明书中也对财务风险等做了“充分的揭示”。不过债券上市公告书公布日期为2012年4月19日,而此前两日关乎2011年净利润的数据已经大白于天下。

    在超日太阳终于明晰2011年度净利润数据之后三日,“11超日债”于当年4月20日顺利登陆深交所上市,而原定于2012年3月28日披露的2011年年报也被推迟至4月26日。

    无独有偶,在2012年半年度业绩与年度业绩的披露的过程中,超日太阳再一次不断修正业绩,而在去年与之相伴随的关于其资金链断裂和大股东将股权尽数质押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参见本报215期“超日太阳资金链断裂 股权质押变数重重”报道)。

    新近传出的消息是超日太阳原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将不再操刀超日太阳2012年年报,而事实上,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曾对超日太阳的2011年财报给出过“保留意见”,针对其公司海外电站合作方客户的应收账款能否收回以及何时收回存在不确定性,甚至对于超日太阳销往海外电站合作方客户的收入金额及相应的销售毛利,天健会计在审计报告中表示“未能获取充分、恰当的审计证据加以核实”。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超日太阳 业绩造假 的报道

  • ·超日太阳“频修”业绩 或涉造假发行债券(2013-01-31)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谁与资本市场的结合更好,谁的发展势头将会更好。”国家行政学院高级经济师郭全中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出版传媒集团与金融市场的结合,是当前的一大趋势。

    刘士余非常注重风险防范,浙商证券一位资管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刘士余是央行监管工作出身,执行过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下一步的证券市场监管可能会升级。”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南方传媒是广东省级文化产业第一股,南方传媒的上市,是我们贯彻落实中央和广东省有关文化体制改革精神的具体举措,标志着广东省文化产业迈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煤炭行业进入“铁锈时代”,开始令这座在经济上十分依仗煤炭资源的小城不堪重负。鸡西市2012年的原煤产量为2576万吨,而这一数字在随后两年不断下降至2014年的1715.8万吨。

    “12306首先要保证的是公平,它针对的是所有人,要让大家都有一样的体验和感受。而对抢票软件来说,针对的是个别的情况进行优化,能让抢票的人在这方面体验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