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汾爆炸:急躁的煤炭外运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3-01-09 23:48:15
  • [摘要] 一起蹊跷的爆炸,8死5伤,至今已半月有余,却仍未给出一个官方的结论,究竟是谁在隐瞒真相,死亡的数字究竟是多少,这都成为压在人们心头的一个大大的问号。而一起爆炸背后,却折射出

    出事的斜井通道已经封死。(本报记者 宋阳标 摄)

    本报记者 宋阳标 发自山西临汾

    岁末冬时,山西省临汾市,这个曾经被冠以世界污染最严重称号的城市,如今仍淹没在浓重的雾霾中间,以大槐树和“苏三起解”闻名的洪洞县,也属于临汾市,就在此次事故发生地蒲县的东邻。2012年12月25日14时40分左右,悲剧发生,山西中南部铁路南吕梁山隧道工程项目1号井,施工一队的工人在最后实施爆破作业时,违规使用爆炸物,隧道内爆炸地点距离洞口约5000米,爆炸威力相当于120千克的炸药,冲击波影响到周边工作面,造成了8死5伤的悲剧。

    未被还原的现场

    2013年1月6日,蒲县乔家湾乡木坪村南侧,由中铁隧道集团承建的山西中南部铁路南吕梁山隧道工程项目指挥部门前冷冷清清,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人待在一些屋里,记者询问情况,他们需要查验记者证件,但是什么情况都又不说。项目部外,好半天才会有一个人懒洋洋地从旁边走过。

    铁路以西略偏北向东略偏南的方向穿越这座山,总长度2万多米,这个工程段的2个斜井就是为在铁路隧道内部施工打穿的。出事的就是1号井施工段。

    在隧道1号井入口处,值班室,一群来自四川的民工正在屋里无聊蹊跷地烤着电暖风。

    他们是施工三队的工人,没有人知道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只记得,等他们下班回来时,才听说出事了,死了人,但是一队施工的方向是跟他们相反的,两个施工作业面相距有6000多米。

    究竟死了多少人,这些工人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当天下午2点多出了事情,晚上一队所有人都被大客车拉走了。

    “据说每个人给了2万块钱,当地死亡的老乡给了85万”,一位工人说,但是他们都没见到。

    记者在木坪村和曹村附近询问和此次爆炸相关的情况,所询问之人全部回避,不是说不知道,就是扭头就走。

    央视在采访曹村的遇难者席宝山母亲时,席母透露,出事时,她曾经要去救自己的儿子,但是铁路上不允许,但是工程项目处也没有人去营救。从发生事故到晚上9点多,一直没有采取救护措施,她认为,如果抢救及时,她的儿子也许不会死。

    然而,之后不久,席家就被勒令封口,不得向外界再透露任何情况。

    据了解,事故发生后,中铁隧道集团公司经理部第六分部经理宋海涛、党支部书记兼副经理杨美东、总工王秋林(3人均为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人)当晚研究,蓄意对外封锁消息,隐瞒事故不报。当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出警时,宋、杨、王等人拒不向出警民警提供真实情况。

    为隐瞒事故真相,宋海涛等人决定将8具遇难尸体转移到事发地以外的殡仪馆火化处理,将5名受伤人员送到其他市县医院救治。

    2012年12月26日,宋海涛向6标项目部黄经理(此人也是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人,和宋等4人为老乡)电话汇报了事故情况。黄却未按职责规定向上级报告事故。临汾警方称,宋海涛等4人在事故发生后不依法履行职责,蓄意隐瞒事故不报,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39条的规定,涉嫌不报安全事故罪。2013年1月1日,公安机关依法将犯罪嫌疑人宋海涛等4人刑事拘留。

    时代周报记者向工程负责人和相关人员致电咨询,除了工程部长耿红松接了电话外,其他人不是不接电话,就是手机关机,甚至有的号码已经显示为空号。

    据耿红松说,他也是在网上了解情况,当天的事情他不知道。时代周报记者询问他当天在何处,他也说不知道。再问他为何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时,他就挂了电话。再打过去,他说可以向临汾的调查组咨询情况。打通负责炸药工作的张帅的电话,其否认自己是张帅。

    在项目部工人宿舍,有几位工人赶着去吃饭,问及当日情况,大多数都说不知道,有几位边走边说:反正马上要回家了,无所谓。一位工人说1号井是因为违规处理一种爆炸物,因为工程马上就要结束,而这些爆炸物又不能留存,所以不如把它最后用在工程上,省得事后处理起来麻烦。

    临汾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的李主任向时代周报记者说,这次爆炸事故临汾市委宣传部没有参与相关事宜,有调查组在临汾驻扎,有什么事情都以调查组结论为准。

    留在现场的工人无人知晓情况,在场的工人都被送到了外地,远的送到了300多公里以外的河南的医院,其他的则被紧急送回老家去了。

    习以为常的死亡

    南吕梁山,光秃秃的见不到什么树木,田野和山坡上仍有未消融的积雪。今年是近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当地人都有这样的感觉。

    更冷的是在这个刚刚爆炸过了的隧道,8条生命的逝去,没有让这里感到悲痛。违规操作只要没有出事,似乎大家都能接受。

    施工三队的一位工人说:其实领导应该知道这事情是违规的,但是还要这样做,他们可能是怕申报麻烦,也有麻痹大意的原因,觉得不会出什么事情,谁知道一下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这些工人向记者介绍,每个施工队都要分层的,作业面一共分两层,1号井共有一、二、三、六队四个队。施工时最多是1000多人,一队那天要是不出事,应该第二天就结束工程,领了工资就可以回家了。工人说,他们一个月工资在4500元左右,奖金两三百元。

    记者问他们,网上说有60人伤亡,是不是属实?工人们都笑:一个队加起来现在也没那么多人。

    这些来自四川、云南等地的工人算是这个工程队里的熟练工人了,他们有的都在外面干了十几年隧道工作。一位四川工人告诉记者,他是1999年开始干隧道工作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在广东干的,后来还参与了宜万铁路等工程,也亲眼见到了很多工程事故。

    这位在此次工程里负责做衬砌工作的川籍工人总结一般工程出事故的几个原因:工地塌方、放炮爆炸、打穿地下水流造成的管涌。

    但是,这位川籍工人也说,这里大多数工人都是没有经验的,不过他认为,这些工作只要教教就会了,简单得很。

    在他们值班室屋里的大箱子里,一堆安全帽仍在里面,有红色和黄色之分。时代周报记者问他们,这个安全帽结实不?工人笑着说,很结实,拿大油锤都砸不坏的。再问他红色和黄色有什么区别,工人回答说,红色是领导视察戴的。

    一位当地的媒体人也说出同样的实情,因为中铁隧道集团是央企,在地方有些什么情况,临汾市根本管不着。此次事件也是如此,临汾市安检部门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要不是出了事情,大家都相安无事。

    但是这些留守的工人却没有人知道这些情况,甚至不知道省长来过这里。施工三队的工人还打趣说:把这山打穿了都没看到煤,以前听说山西煤多,打了这么久没有看到,要是打到煤就发财了。死亡似乎根本没在他们身边发生过。

    同样在曹村,人们似乎对死亡8人并不震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偷偷向记者介绍,山西因为煤矿多,以前黑口子(未经批准私自开挖的非法小煤窑)经常死人,大多数都被掩盖,死几个人是常事,大多数赔了钱就完事。2007年12年底时,洪洞县一次矿难就死了70人,死8人不算什么。

    这位村干部说,有时候有记者去采访,煤老板就按照宣传部提供的花名册“发工资”,有新闻出版总署的记者证的给两三万、大几千的都有,那些没有署证的土记者(无署证,但是对方默认其存在,因其大多数都认识有署证的朋友,随时能引外面记者过来)就少了,有的是两三千元,有的可能就是1000元。山西忻州曾经冒出一个村子的土记者,都是靠吃矿难饭的。一个以前卖猪肉的改行做土记者后,一年赚十几万元。有些中央媒体在山西倒卖署证,一个证5万块,然后每年再给报社上交不等的费用。

    这位村干部还说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情况。他说,有些外地人在山西矿难死后,由于尸体不许出省,一些人就将死去的亲属尸体上的肉剐掉,背着骨头就回老家去安葬了。

    前山西省省长王君曾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上介绍,自实施煤炭资源整合以来,山西3年来减少因矿难死亡的人数达1804人,生产百万吨煤的死亡率为0.085,不到全国平均水平0.56的1/6,两年来实现了特别重大事故零发生。

    能源通道困局亟须破解

    2012年12月31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安委办发布公告称,经多方查证,并向“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安全质量环保部”负责人初步核实,12月25日下午15时左右,山西省临汾市境内由“中铁隧道集团二处有限公司”施工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南吕梁山隧道一号斜井正洞右线开挖掌子面,现场补炮作业时发生爆炸,造成8人死亡、5人受伤,项目经理部未向相关部门报告,涉嫌瞒报。

    一位山西省驻临汾市媒体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此次隧道爆炸,一方面肯定是安全责任事故,但是另一方面,却是强烈地折射出煤炭通道的匮乏导致的能源短缺问题。

    该工作人员说,山西虽然经济总体不发达,但是最不缺的就是煤,南方的一些发达地区,虽然经济发展迅速,但是受制于能源瓶颈。在2008年初的冰雪灾害天气发生后,山西煤运不出去,全国煤炭涨价,南方的电厂告急。而山西中南部数亿吨煤,不得不由北通道通过铁路、公路挤到渤海湾下水出港,这样一来,运费大增。山西一向是我国的重要能源基地,在国家的能源安全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山西中南部的煤炭储量和产量分别占到全省的近2/3,经济总量约占全省的1/2,但铁路运力匮乏、矛盾突出,严重制约了山西中南部的经济发展。

    这位媒体同行开车送时代周报记者前往事故地点的路上介绍说,山西的公路质量都不大好,是因为超载车太多了。所以现在急需修一条铁路大动脉,一方面可以将山西的煤运出去,另一方面也可以减少地方腐败的滋生。

    该工作人员说,煤检站的工作人员一晚上都可以收好几万。他们平时在一起打麻将,赌值班时间,赢的值班时间多,就意味着多收很多钱。

    这位媒体同行说了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刚刚调到一个煤检站做领导,是第一次干这个工作。结果干了没多久,这人就不敢在这个职位上干下去了。因为他有一天早晨一睁眼,在屋里发现了一麻袋的钱。

    该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吨煤成本一般是80元,其中有20元是给领导的,还有3-5元是给各路记者的。

    山西省中南部铁路工程,就是意图打通晋南地区与南方的能源大通道,把山西中南部的长治与河南现有的地方铁路林州—安阳—鹤壁—汤阴—濮阳—台前这条铁路接通,向东延伸至日照港,这样晋煤外运到南方将会比绕道渤海湾缩短海陆运距离1500公里以上。

    承担此重大责任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是国家规划的大运力运煤通道建设项目,是“十一五”期间国家重点工程,起点为山西省吕梁市兴县瓦塘镇,终点为山东省日照港。线路正线全长1260千米(含吕临支线共线部分),山西省境内599千米,河南省境内255千米,山东省境内426千米。项目总投资998亿元,其中资本金470.5亿元。资本金中,山西、山东省承担境内的30%,河南承担境内的50%,其余470.5亿元利用银行贷款解决。计划于2014年9月全线贯通。根据铁道部要求,工程2010年4月1日山西境内全线开工,瓦塘—碛口段到2013年9月30日竣工,工期为三年半;碛口以东至日照到2014年9月30日竣工,工期为4年半。铁道部安排2010年山西省境内要完成投资115亿元。

    此工程在山西境内,从起点出发后向南经临县、柳林、蒲县,折向东经洪洞、长治,此次出事的地方正是在蒲县境内的一段。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建设,对确保国家能源供应,对我国国民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也能够密切山西、河南、山东三省区域经济协作,加快沿线社会经济发展。

    这位媒体同行在车经过一段不平坦的路时说,这下面就是采空区,老是塌陷,还经常被大车轧,很危险,去年刚刚用土垫过,如果是火车,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临汾 爆炸 煤炭 的报道

  • ·临汾爆炸:急躁的煤炭外运(2013-01-09)
  • ·南京爆炸问责(2010-08-05)
  • ·巧家爆炸案疑云密布(2012-05-17)
  • ·钱明奇案一周年(2012-05-24)
  • ·天津港危化品生意链:最便宜难割舍(2015-08-18)
  • ·山西煤炭:整合进行时(2009-09-10)
  • ·矿难背后 煤炭定价乱象(2009-11-25)
  • ·煤改新风暴(2010-10-28)
  • ·重庆煤矿整合利益黑幕(2011-12-1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