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绩辉煌,亦多次失手 摩萨德沉浮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2-12-06 02:31:29
  • [摘要] “以色列人从未真正停止暗杀行动,相反,他们越来越擅长暗杀。”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官员罗伯特·贝尔说道。尽管以色列政府经常否认参与谍报活动,但根据新闻报道和线索,仍然可以从近年

    (IC 供图)

    本报记者 马欢

    “以色列人从未真正停止暗杀行动,相反,他们越来越擅长暗杀。”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官员罗伯特·贝尔说道。尽管以色列政府经常否认参与谍报活动,但根据新闻报道和线索,仍然可以从近年来的一些暗杀事件中,找出一些摩萨德精心策划的活动:

    迪拜谍影

    近年来,摩萨德最著名的一起暗杀莫过于2010年1月对哈马斯高层马布胡赫的行动。

    50岁的马布胡赫是哈马斯军事分支卡萨姆旅创建人之一。以色列指控其发动数百次袭击和自杀爆炸,还负责为哈马斯筹款和购买军火。马布胡赫在迪拜一间酒店房间内被杀。据报道称,这是一群精心易容的特工所为,他们所持的都是假护照。美国中央情报局前官员罗伯特·贝尔称,这次暗杀各方面都颇似摩萨德的风格。

    据媒体透露,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摩萨德总部听取汇报后,批准了这起暗杀计划。2010年1月19日上午10点,马布胡赫从大马士革乘阿联酋航班赴迪拜,准备前往伊朗。他起飞时就被盯上,下午2点半抵迪拜机场被一路跟踪,乘坐的出租车被做手脚。他预订的是机场附近的罗塔纳饭店,此时,摩萨德的特工们已经提前预订了他住的酒店。

    马布胡赫从登记到入住都被特工偷听、跟踪。两名穿网球服、持网球拍的特工还跟他同乘电梯,目送他进230号房间。这间房没有阳台,窗户封死,马布胡赫入住后还曾用沙发顶住房门。

    当天17时,马布胡赫离开旅馆,两名摩萨德特工尾随。4名摩萨德特工曾设法开启他房门的电子锁。当他吃完晚饭后约21时回旅馆。一名女特工化装成服务员在走廊望风,暗杀过程不到10分钟。杀手们拍摄他的随身文件后离开,铰链门闩从外面反锁,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以色列杀手连夜分别离境前往巴黎、南非等,在迪拜逗留不足19小时。

    后来警方发现,马布胡赫的双耳下有电击痕迹,大腿上有一小针眼。他遭电击后被注射麻醉剂琥珀酰胆碱,这种毒药一般难以被检测出。

    贝尔说,类似暗杀行动对以色列情报机关来说不是什么新手段,在1972年的慕尼黑惨案之后,以色列便实施了一系列暗杀行动作为报复。

    1972年10月16日,两名以色列摩萨德特工在罗马枪杀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意大利代表阿卜杜勒。阿卜杜勒吃过晚饭后返回他在罗马的寓所,等候已久的特工向他连射了11枪。以色列认为阿卜杜勒参与了慕尼黑惨案。

    1980年6月14日,在巴黎的子午线饭店,法国警方发现了伊拉克核武器项目主管雅希亚·麦什德的尸体,这位出生于埃及的伊拉克官员被认为是被棍棒痛打致死。不久之后,警方又发现一具妓女的尸体。据悉,这名妓女或许正是谋杀现场的目击证人。在那个时候,厄尔·麦什德的离世被认为是伊拉克核项目发展的一大损失。当时的媒体记录显示,法国方面怀疑以色列情报机构与此案有关。

    1983年8月20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的高级助理马姆恩·摩赖什在雅典附近的高速路上被两名骑红色摩托车的持枪分子开枪打死。当时他正在往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的路上,准备花45万美元购买一艘轮船,警方认为该艘轮船或将用来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秘密运送货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声称以色列方面是此案的幕后黑手。

    2002-2006年,有关方面怀疑,以色列制造了一系列汽车爆炸案,导致多名黎巴嫩真主党高级官员在事故中丧生,其中包括真主党高级安全官员阿里·侯赛因·萨拉。事发当天,他正乘车到贝鲁特南部工作的路上,车上2公斤的汽车炸弹突然爆炸。

    2008年2月12日,真主党军事领袖伊迈德·穆格尼耶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市中心的汽车爆炸中丧生。穆格尼耶被认为与1983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犹太人社区中心爆炸案和1983年导致241名美国士兵丧生的贝鲁特美国海军营地爆炸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尽管美国和以色列方面悬赏500万美元将他缉拿归案,但却一直未果。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特工曾两次尝试暗杀,均未成功,却在2004年意外误杀了他的兄弟。以色列方面并未承认制造大马士革爆炸案,摩萨德也仅在某一情境下提到并解释了此项爆炸案。

    2008年8月1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得力助手、叙利亚高级军官穆罕默德·苏雷曼在叙利亚度假胜地塔尔图斯附近的海滩上突然暴毙,当时他正在自家的海边别墅外度假休息。据调查显示,苏雷曼是被远离海岸的一艘快艇上的狙击手打死,子弹射进了他的头颅和脖子。苏雷曼死后,各方报道对幕后黑手的猜测众说纷纭,有些指向叙利亚平民,有些却将矛头指向了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

    多次失手

    不仅如此,摩萨德也曾利用类似的手法企图暗杀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但却两度失手,5名特工死亡。

    其中一次行动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摩萨德曾给萨达姆送过一本装有炸弹的书。但是多疑的萨达姆在收到这份礼物后并没有亲自打开书的包装,而是选择让一名伊拉克官员代劳。结果,这名官员当场被炸身亡。据当时策划这起行动的负责人萨吉将军称,这枚炸弹设计得非常精巧,制造者是一名自称为“纳坦”的以色列人。

    尽管摩萨德被认为是“一千次行动中只有一次失误”,但近年来他们失手的行动也在增多。1997年9月25日的一次乌龙就曾让该机构蒙羞。

    事发当日,摩萨德的两名特工持伪劣的加拿大护照来到约旦,对哈马斯领导人哈立德·马沙尔实施跟踪,当时马沙尔正在安曼西部的居民区购物。当两名特工接近马沙尔后,双方发生了混战。马沙尔离奇受伤,并失去知觉。之后据调查确认,两名特工向马沙尔身上喷洒了一种未知毒药。不过,还是有两名特工被捕。最终,以色列方面以被迫送解药、释放哈马斯领袖亚辛等人才换回被抓的特工。马沙尔本人随后恢复了健康。

    1998年,4位摩萨德特工在瑞士安装窃听装置时又被捕,以色列方面不得不支付200万美元才将他们救回国。该窃听装置当时安放在两层木板中间,可以监听该公寓内一名被疑为“基地”分子的黎巴嫩人的全部电话。

    瑞士联邦检察官称:“以色列人可能遭到了威胁,但这不能等同于直接危险,摩萨德的行为不是在直接危险的形势下发生的,直接违背了瑞士法律。”

    2004年,新西兰首都奥克兰最高法院把2名摩萨德间谍—31岁的乌莱尔·凯曼与50岁的伊里·卡拉投入了监狱,判6个月监禁并每人罚款32428美元,因为他们合伙冒充被困于轮椅上的新西兰脑瘫残疾人,企图骗取一张新西兰护照。新西兰警方还表示,还有2名牵涉到该案的以色列特工在逃。

    不过,一位摩萨德前总负责人说:“这类丑闻贬损不了摩萨德的业绩。它是世界上最好的间谍组织之一,但由于它的秘密性质,再好也会犯错误。”

    一方面摩萨德偶有出错,另一方面,担忧以色列的“邻居们”也经常闹出令人啼笑皆非的乌龙。

    据美国《外交政策》报道,2011年,一只带着标签的秃鹰在沙特迷失,随后,这只秃鹰被沙特方面抓获,他们认为这是摩萨德的间谍。

    事实上这只戴着传感器的秃鹰只是特拉维夫大学用于研究鸟类长期迁徙模式研究计划的一部分,但是当地的居民们却“谈摩色变”,坚信这只鸟是摩萨德“犹太复国主义者的阴谋”。随后,谴责迅速传播,在阿拉伯语的网站和论坛有数百帖子声称:犹太复国主义者训练这些鸟做间谍。

    在埃及红海海岸,由于五位游泳者遭到鲨鱼袭击,其中一人伤势很重,很快就有谣言认为袭击的鲨鱼很可能来自海岸对面的以色列。谣言认为摩萨德企图在红海中散布鲨鱼以摧毁埃及的旅游业,此消息甚至上了埃及的国家电视台节目中。不过,此消息得到了埃及当地海洋生物学家们的坚决否认。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摩萨德 以色列 间谍 的报道

  • ·摩萨德暗战 侵蚀伊朗核进程(2009-07-22)
  • ·梅尔•达甘:以色列秘密战“大脑”(2010-02-25)
  • ·MI6与摩萨德25年恩怨(2010-02-25)
  • ·加沙硝烟中的摩萨德(2012-12-06)
  • ·摩萨德沉浮(2012-12-06)
  • ·以色列的小与大(2010-12-09)
  • ·内塔尼亚胡:“我是以色列的奥巴马”(2009-07-22)
  • ·以色列紧锣密鼓谋袭伊朗?(2009-07-22)
  • ·奔袭伊朗 以色列难有胜算(2010-02-0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