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农妇跪访总理遭拘之后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11-29 02:44:58
  • 本报记者 尹鸿伟 发自云南

    滇东北山区梁永兰的故事,已成为中国社会历史的一个真实例证。

    29岁的梁永兰是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角奎镇发界村的农妇,因为跪访到彝良视察灾情的温家宝总理,反映征地补偿问题,两个月后被当地警方作出拘留七天的行政处罚。

    回顾两个多月来发生的一切,梁永兰的丈夫胡继飞说:“没有想到彝良县公安局会这样对待上访群众,更没有想到不但拘留决定被撤销了,最后公安局领导还登门道歉了。”

    跪访总理引发事端

    11月19日晚9时许,梁永兰被10多名警察从家中带走,警方未对具体原因作出解释。梁永兰的丈夫胡继飞表示,直到次日上午到看守所探望梁永兰才知道,因为妻子两个多月前曾跪访来彝良视察灾情的总理温家宝,反映征地补偿问题的事件“已经闹大”,警方已对其作出拘留七天的行政处罚决定。

    两个多月前的9月7日11时19分,彝良县与贵州省威宁县交界发生5.7级地震,造成18.3万户共计74.4万人受灾,因灾死亡80人。随后温家宝总理亲赴彝良县视察地震灾情,消息经过媒体报道后迅速传遍了灾区,于是包括梁永兰在内的许多灾区民众都希望能在家门口见到总理,反映自己的困难。

    9月8日凌晨2时许,温家宝总理的车队果然来了。梁永兰和孙帮建、胡衣韧、孙帮练共四人跪到角奎镇发界村旺立达进场口与吴红公路岔路口处的公路上,当时周边还围有其他数十名村民,一起向温家宝总理上访。按照事后彝良县公安局出具的《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称:“致使警车及温总理一行的车队等30余辆车不能正常通行,交通堵塞20余分钟,造成严重的政治影响和恶劣社会影响。”

    梁永兰表示,当时看到车来,心里很激动,看到别人跪下,自己也跪下了;车停了,有警卫员先下车,总理随后也下了车,警卫员还把大家从地上拉了起来。

    在场人员回忆,当时总理没有生气,相反很关心大家有什么要求,于是有人向总理反映当地征地价格太低,只有两万多块一亩,而其他地方征用价格比当地高。另外,还有人对总理来当地救灾表示感谢。总理当时表示“既然你们相信我,给我反映那么多的情况,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并和前面的几个农民握了手,然后向大家道别,人群很快把路让开,随后总理的车队走了,大家也散了。

    梁永兰当时也和总理握了手,感觉总理的手很温暖,“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我对他的敬佩之情是说不完的”。

    农民们希望向总理反映的情况的确存在。由于要在当地建一个洗煤厂,需要征用土地约800亩,涉及2000多村民,村民们认为每亩补偿两万八太少,他们听说另外一个镇的房地产项目,每亩有七万八的补偿。胡继飞表示,自己家有六七亩地被征用,以前是种花椒的。

    地震后第三天,梁永兰家里突然来了三男一女,自称是纪委的工作人员,并自报了名字。4人问了梁永兰为什么要拦车,有什么问题要反映等,之后就没有了任何消息。地震后一个多月,彝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警察又来过两次,都是问梁永兰当时事情的经过。

    胡继飞说:“因为后来政府没有什么答复,总理也没有捎来什么话,我们都以为这个事情就这样算了,没有想到两个多月后又来抓人。”

    11月19日晚梁永兰被警察带走的消息传开后,之前与梁永兰等一起跪访总理的村民孙帮建等人慌忙离开了当地。

    利益诉求缺少表达渠道

    11月20日下午,财新网率先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梁永兰被拘,当天晚上七点半左右,在胡继飞缴纳了1000元保证金后,梁永兰被提前释放。警方当时给胡继飞的理由是“考虑到你们是灾民,重建家园需要劳动力”。随着此事件在网络和媒体上不断被放大,21日上午,胡继飞缴纳的1000元保证金也被警方退回。

    对于警方的处罚理由,梁永兰当场表示了异议,认为从总理下车到离开,前后不到5分钟时间,根本没有20分钟,但警方答复“关你几天,已经算客气了”。

    在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名跨看来,“虽然信访条例有规定要逐级上访,但村民的诉求在地方层面得不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对于下访的总理反映并无不妥。在总理与人民被人为隔离而致真实民意根本无法得以上达的情况下,以跪访方式以求得到重视不具有苛责性。”

    “我们希望这个事情赶快过去了,不想再说了,以后还要过日子。”胡继飞在电话中表示,“很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才会有现在的结果,也请理解我们作为农民的难处。”

    梁永兰的遭遇在网络上传开后,社会关注度非常高,也引起了上级机关的重视。11月23日,昭通市公安局对梁永兰被拘留一案启动执法监督程序,随后撤销了拘留决定,并要求彝良县公安局做好善后工作。

    “就这个情况来看,传统媒体在中国影响力越来越小了,一方面是新媒体改变了人们使用媒体的习惯,另外则是传统媒体在重大问题上屡屡失声,加速了自己的衰落。”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王天定说,“而网络中一个公共事件形成后,网民各种围观手段,包括恶搞在内,的确会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这是传统媒体没法比的。”

    “为什么要通过网络曝光?说明传统举报渠道不畅,说明传统媒体逐步丧失监督功能。”云南媒体特约评论员徐海波认为,如果领导不理会网络的声音,或者领导下令删帖封号,那么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处理结果,以前有很多不理会的案例,现在也有同样的案例正在发生。

    昭通市公安局随后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撤销拘留梁永兰等人的消息。胡继飞表示,11月23日上午11时许,彝良县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李加俊率领10多名工作人员已经登门道歉,并表示对于另外跪访总理的三个人,今后也不会再追究。

    “李加俊局长请我转告另外三个人,可以回来了。”胡继飞说,“李局长没有主动提出赔偿的问题,但我们以后也不想提了。我们农民惹不起他们,算了。”

    胡继飞还表示,11月22日晚8点左右,彝良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以及镇领导等数人也来到家里,除了讨论当地的抗震救灾情况,还针对征地问题交流了近1个小时,“但县领导表示征地补偿不会涨”。

    规范执法最为重要

    行政拘留梁永兰等人,彝良警方适用的法律条款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非法拦截机动车而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但其给出的理由却是“造成严重政治影响和恶劣社会影响”。

    “当地警方是否必须介入这样的上访事件,甚至一定作出行政处罚?行为当时警方当然必须介入,因为这关系到正常交通秩序的维护,但仅限于疏导交通。”杨名跨说,“除非跪访者拒绝撤离导致交通确实受到严重影响,否则不应追究责任。”

    杨名跨表示,即使确有影响,也必须考虑其主观目的和动机是否情有可原,若目的正当,仅仅手段欠妥,也不应当动辄得咎而法律问责,否则将被网络热炒。

    针对胡继飞主动息事宁人的态度,杨名跨认为警方能够及时纠正错误,无疑值得肯定,“但在撤案、道歉的基础上,还应主动予以赔偿,并对作出错误处罚决定的警察机关及相关警员予以问责”。

    徐海波认为,目前部分警察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守法,一方面权力过大,另一方面又与政治涉及过密,巧家警方急于将爆炸案与拆迁撇清,彝良警方秋后拘留跪访农妇,都是警方不守法的结果,还没有把法律摆在首位。

    王天定表示:“中国亟待规范警力使用范围,严格限制政府调用警力的权力,严防在当下政府尤其是主要领导权力缺少制约的情况下警察变成权势的打手。”

    徐海波呼吁老百姓必须反对不良执法,其实也是维护自身权利。他认为不良执法就是非法侵犯公民合法权利,由于这些侵犯往往有着“执法”的外衣,就变得很难拒绝且貌似合法;如果对执法没有监督,那么非法执法、选择性执法、权力寻租就不可避免,“如果反对不良执法的行为越来越多,就说明公民的权利意识越发觉醒”。

    “警方及地方政府一定要缘法而治,遵循正当法律程序及尊重公民合理诉求。不应违法悖旨罔顾民意,不要给政府形象抹黑添乱。”对于被跪访的情形,杨名跨认为温总理在行为现场的处理是恰当的,表示重视村民反映的问题,并责成有关部门认真处理,其实已经反映了其亲民并重视民意的立场。

    杨名跨说:“最为重要的,国家还是要建立权威畅通并公正公信的司法解决机制,这才是根本的治国之道。毕竟领导个人的精力也有限,不具有普适性。”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上访 总理 的报道

  • ·上访者与信访局长女儿之死(2009-07-22)
  • ·冯缤:穿法官服上访,想证明我懂法(2010-07-29)
  • ·谁是截访者(2010-09-30)
  • ·饥寒交迫式“法制培训”(2011-07-14)
  • ·白发母亲劳教记(2011-08-10)
  • ·约定生死的“死刑保证书”(2012-03-01)
  • ·农妇跪访总理遭拘之后(2012-11-29)
  • ·公厕引发的劫持案(2012-12-19)
  • ·五十三年寻父苦旅(2013-02-07)
  • ·温总理 这一年(2009-07-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