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券商谋建资金池 对接银行或成主流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12-11-01 00:31:52
  • 本报记者 李意安  发自上海

    当信托资金池业务遭遇窗口指导的时候,券商资金池业务则在蠢蠢欲动,一场宏大的财富再分配序幕正在拉开。

    业内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国泰君安、海通等沪上大型券商都在积极筹谋资金池业务,一旦启动,体量或将达到千亿。而当记者问及该项业务时,各家券商资管部门都讳莫如深。

    “我们现在并没有开始做资金池业务,也不清楚业内的整体状况,现在券商创新业务都比较积极,出于市场竞争的考虑,大家都把这一块作为商业机密来对待,信息不透明。”海通证券资管部门负责人态度模糊。

    模式探索

    据了解,券商资管正在着力研究的资金池业务模式很可能与此前的资金池信托产品相近。所谓资金池信托产品,是指信托公司在向投资者发行产品时,没有明确揭示的投资标的,募集资金完成之后建立的资金池资金由信托公司自主进行管理运作。

    而记者从另一已经明确计划开展资金池业务的券商处获悉,该业务的主要模式是“通过发行产品对接银行的资金池”。

    银行资金池是资金池业务的最早试水者,其内容事实上是将不同质地的资产放入同一个资金池内,这些资产的收益相差很大,有些银行甚至会把不良资产打包进资金池,用理财资金的投资收益来弥补信贷资产的亏损。由于本身各笔理财资金的风险、期限、收益也很难统筹,银行则通过滚动发行中、短期限的理财产品募集资金和不同的资产池转移合并来管理多项资产配置。

    “这个模式可以理解成管理银行资金池的资管产品,一般固定收益类产品较多。”上述券商人士进一步补充。

    “如果体量大的话,只能配置固定收益品种,股票配不了那么多资金。”对于上述模式,一资深市场人士如此评价。

    而目前从几家上海本地银行给予记者的反馈来看,券商资金池业务的模式确实处于探索阶段。“现在关于券商资金池的业务确实有合作意向,但是模式仍然处于摸索阶段,都只是一个初步构想,尚未试行,也比较敏感,不好多说。”一家上海本地银行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浦发银行副行长刘信义对记者表示,目前票据业务上的银证合作,可以让银行腾挪信贷额度,长远来讲,如果利率市场化了,贷款规模不受限制了,可能就不用与券商或信托这样合作。而资金池业务上的合作,虽然还没有成型的模式,但是可以探索的领域非常多。

    除却模式之辩,在资金池的操作尺度上各家券商也看法不一。一家中小型券商资管部门总经理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确实正在研究资金池的业务模式,但现在也没有一个已经成型的模式出来。其实不止我们,各家券商现在也都在研究。每家券商的竞争优势都不太一样,一些大型券商,如果得到监管层的某些允诺,可能会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政策突破口。”

    而另一大型券商资管人士的看法却完全不同:“和中小型券商比,可能大型券商创新动力相对不足,业务操作上也不如他们灵活。”

    银证合作剧增70%

    据悉,和不久前备受关注的银证票据合作一样,资金池业务一旦启动,也将被划分到券商资管业务中的定向理财业务。

    今年以来,熊市行情大背景下,券商资管规模逆市膨胀。截至2012年6月30日,76家获准开展资管业务的证券公司受托管理资本金总额,从半年前的2819亿元猛增至4802亿元,半年增幅达到了惊人的70%。而券商资管规模迅速膨胀主要体现在无须公开披露的“定向理财”上,其资金源头则正是由商业银行提供的理财资金,投资标的则是各大商业银行握有的银行承兑汇票。

    过去,这项业务主要由信托来做,这种能够间接给客户提供融资的银信合作产品在很长时间内受到追捧,信托公司靠着此项业务,管理规模在两三年内得以迅速发展,但由于影子银行的风险,银监会暂时停止了银信票据业务。为了绕开银监会的管理,银行转而同券商合作。

    票据贴现市场因性质等同于变相贷款,近年来市场规模急剧膨胀,但银行每做一笔票据贴现都必须入表,换言之票据业务使用的是银行的信贷额度。而券商合作的介入,轻轻松松就为银行完成了票据资产“出表”,从而 “调剂”出更多额度用以放贷。而券商资管规模却因此迅速扩大,在券商创新浪潮中,顺势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

    而眼下,银行要求券商配合自己出表的做法几乎是票据信托的翻版。

    “模式其实也非常简单。银行用理财资金去投资一个券商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相当于买一个管理计划的产品,这个产品的投资标的很多,包括信贷资产、债权、收益权等。”时代周报记者向银行票据业务部门人士求证,“费用方面在千分之一左右,现在券商的态度都是比较积极的。”

    某大型券商资管部门人士告诉记者,票据业务只是一部分券商在做,并非所有券商都参与在内。

    北京深圳已叫停

    值得一提的是,此间监管层的态度非常值得推敲。

    “总体来说这个事情现在很神秘,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打算怎么做,一方面是出于市场竞争的原因,另一方面这当中也确实可能涉及一些操作违规的地方,大家还是要低调一点,不然监管部门出来管控,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上述大型券商资管部门人士称。

    而东吴证券相关人士则向记者进一步透露:“监管层对资金池业务的态度比较模糊,券商创新确实在某些领域有踩界的现象,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灰色地带,所以听说本来正积极推动这块业务的几家券商可能也要暂时停一停。”而经记者确认,北京和深圳证监局已经叫停券商资金池业务。

    叫停原因并不明确,然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银行信托均属于银监系统管辖范围,而银证合作方面,无论是票据业务还是尚未启动的资金池业务,都可能涉及到银监会和证监会的跨部门监管。

    事实上,即使是对于已经进行的票据业务,监管方面仍有颇多争议。

    在央行今年7月下发的《加强票据业务管理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中,要求“纸质商业汇票贴现后,持票银行只能将票据转让给其他银行、财务公司或中国人民银行”。由此可见,无论是券商还是信托,定向理财买断银行票据的转贴现行为,都可能涉嫌严重的违规行为。因为券商与商业银行不同,其并不具备放贷业务资格;而在金融领域,转贴现行为被视为等同于放贷。

    “目前来看,这块业务可能确实是有点灰色的意味。因为监管层现在是默许,就是你们去做,然后可能等到这块业务做大以后,慢慢再出台具体的监管细节,证监会还是希望能把券商规模做大。”一券商资管人士如此评价。

    “确实听说有券商做了票据买断,但我们没有,我们只是投资了票据收益权。”一家券商资管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银证合作票据收益权并不违规,是资产证券化的一种积极探索。

    业内人士表示,是买断式投资,还是收益权投资,这成为了衡量银证票据合作业务是否违规的一条“红线”。一旦确认为买断,那么就必然涉嫌违规了。

    “部分资管规模高速增长的券商,其绝大部分就是来源于买断式票据投资。”多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爆料,虽然从券商半年经营数据来看,外人无法判断券商资管票据业务中,究竟有多少是收益权投资,有多少是买断式投资,但真实情况是,部分券商确实已经越过了红线。

    “监管部门只要查一查某些券商的定向理财委托合同,就能很容易地搞清楚,到底有没有做买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强调,如果仅仅是票据收益权投资,无法替银行完成票据出表,银行不会动用那么多的资金与券商合作,券商资管规模也绝不可能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出现如此飞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信托资金池 的报道

  • ·券商谋建资金池 对接银行或成主流(2012-11-01)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