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国英:对出口反弹不宜过于乐观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2-10-18 12:26:07
  • 杨国英

    在宏观经济持续下行之下,我国9月份出口额的强势反弹,可谓给我国经济打下了一剂强心针—海关总署10月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9月份出口额为1863.5亿美元,同比增长9.9%,经季节调整后同比增长为11.4%,创下时隔四个月的月度历史新高,贸易顺差更因此扩大至276.7亿美元。

    9月份出口数据的强势反弹,固然可喜可贺。因为,由此,不仅告别了此前两个月的出口负增长,更对过度依赖出口的我国经济增添了一份复苏的希望。

    但是,就事论事容易造成思维的狭隘,而因单月出口反弹即过分乐观,则更容易陷入对我国当前出口经济乃至整体经济的误判。

    必须强调,我国9月份出口额的强势反弹,除出口企业及时调整产品结构、以及将出口市场侧重于新兴经济体外,更为重要的因素是,由宏观环境的向好和政策环境的助推所导致。

    之于宏观环境的向好而言,今年下半年以来,随着美国经济增长明显以及欧元区债务危机的阶段性趋稳,全球经济已从一片恐慌中走出,各国新一轮投资需求亦已恢复,而由此带来的进口需求加大(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则必然会对我国的出口企业带来宏观的利好。此外,今年以来,人民币的单向升值停止、且一度进入小幅贬值区间,亦使我国出口产品相对廉价,从而使我国出口产品在此前依靠廉价劳动力(及资源)的基础上,更添相对的汇率优势。

    之于政策环境的助推而言,在近两年出口经济持续疲软的情况下,政府不仅加大了对中小企业的信贷、补贴等政策,而且针对出口企业,更于今年7月1日推出了针对性的出口退税新政,对出口企业的退税领域、退税优惠和退税流程,均释放出明显的利好信息。此外,近几年,央行推动人民币境外结算的加速,亦对出口企业的境外贸易增加了显著的便利。

    因而,我国9月份出口额的强势反弹,并非出于实体经济内生能力的自然修复,亦并非完全因出口企业调整出口战略所导致,而是基于全球经济复苏明显、人民币汇率进入相对均衡区间等宏观环境,在政府加大中小企业信贷、补贴力度和推出退税新政等政策环境的利好推动下,两相结合所导致。

    固然,在我国经济持续下行之下,及时推出针对性的政策优惠,以挽救一度无比艰难的出口企业,从而稳定过于依赖出口的我国经济,应该说,之于我国当下而言,是相对必要的。

    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政策优惠仅是助推我国出口经济的权宜之计,亦仅是强化我国出口企业竞争力的辅助条件。这是因为,全球经济的变幻与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而在宏观环境的不确定之下,过于通过政策优惠强化出口经济,亦会带来相对的负面作用—针对出口企业推出的补贴和退税政策,如果力度过猛,则必然会加大全球贸易摩擦和纠纷;信贷政策过于侧重出口企业,则必给以国内市场为主的企业,带来相对的不公平;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我国资源要素成本已大幅上升之下,如果各种资源仍过于倾向出口经济,则不仅会逐渐弱化我国经济的整体竞争力,更会给推进多年而未果的经济转型增加难度。此外,人民币的单向升值停止、甚至呈现出小幅贬值趋势,虽然对我国出口经济利好明显,但是,这种利好在我国资源贫乏之下,极易因进口原材料的汇率成本增加而对冲。

    实际上,在今年以来出口疲软、经济下行明显之下,我们应在相对加大出口企业政策优惠的同时,更大力度地推出针对整体经济的制度改革。与助推出口经济的权衡政策相比,诸如利率市场化改变、行政职能改革、以及财税制度改革等,则不仅是更为普适性的,亦是更为长期性的制度安排。

    面对我国9月份出口额的强势反弹,我们不宜过于乐观,更不能因此蒙蔽眼睛,而失去对我国当前出口经济、以及整体经济的客观判断。

    其实,之于当下,我们不应对短期出口经济乃至整体经济的波动过于敏感,而应切实认识并推动更为普适性的制度改革,从而在制度层面,真正激发我国出口经济乃至整体经济的内生活力。

    作者系财经评论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出口 中国经济 的报道

  • ·杨国英:愿出口衰退倒逼深层次改革(2011-10-20)
  • ·史世伟:如何拯救中国出口?(2012-08-30)
  • ·杨国英:对出口反弹不宜过于乐观(2012-10-18)
  • ·[外媒看中国]广交会出口形势乐观(2012-10-18)
  • ·高峰论道 著名经济学家展望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走向(2009-11-13)
  • ·[社论]经济依然高增长 可持续性仍堪忧(2009-11-26)
  • ·投资者有必要恐惧加息吗(2009-11-26)
  • ·经济刺激政策不能轻易退出(2009-11-26)
  • ·[社论]打造公正环境 确保经济持续增长(2009-12-03)
  • ·社论:“促内需”已挽狂澜 “促民需”渐成大势(2009-12-1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