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漠工业园的生态难题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10-18 12:06:25
  • [摘要] 地处中国第四大沙漠的腾格里镇正努力打造自己的工业园。当地一些官员认为,在沙漠上建工厂是变废为宝的创举;但在牧民眼中,这却是断子孙根的自杀行为;而在一些到访过当地的环保主义

    庆华精细化工在腾格里沙漠的投资规模将达到150亿元。——本报记者 郭杨 摄

    本报记者 徐伟 发自内蒙古阿拉善左旗

    腾格里镇地处中国第四大沙漠腾格里沙漠、人们世代过着游牧生活,由于对工业化的向往,他们正努力打造自己的工业园。

    “从前我们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没想过在沙子上建厂。”腾格里镇的一把手阿拉腾巴根书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认为一两千万的税收已经是天文数字,现在一个小企业就可以为我们创造这样的收入。”

    腾格里镇的全称叫“腾格里额里斯镇”,隶属于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位于腾格里沙漠的最南端,与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中卫市接壤,与黄河的直线距离仅有8公里。

    当地一些官员认为,在沙漠上建工厂俨然是变废为宝的创举;但在牧民们眼中,这却是吃祖宗饭、断子孙根的自杀行为;而在一些到访过当地的环保主义者眼里,这是对地球最后一片净土—沙漠的严重破坏。

    污水处理难题

    “现在腾格里最干净的就只剩下沙子了,我们真的很无奈,很无奈……”这是当地牧民巴依尔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几天内,这句话在他嘴里重复了好几次。

    巴依尔是一位刚过而立之年的精壮蒙古汉子,读完高中便游走他乡,在外闯荡了13年,发现远离家乡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可能正因如此,他与那些从未走出过草原的牧民们相比,更加懂得保护家园的重要性。由于他的义举,他在去年被环保组织绿家园评为“年度特殊贡献志愿者”。

    《时代周报》去年报道的水污染问题,至今仍未得到有效的解决。投资3600万打造的日处理污水量可达5000吨的污水处理厂依然被闲置,问及理由,阿拉腾巴根书记解释称因污水厂当初的设计量过大,而现在需要处理的污水量达不到污水厂的启动标准,一旦启动,厂子就要赔钱。

    与污水处理厂的闲置相比,成本低廉的露天污水处理池则越建越大,去年尚未启用的污水处理池,如今已被装满了污水,相隔数里便可闻到令人犯呕的臭味,走近更是让人窒息。用牧民们的话说,“连牛羊都不肯走到那边去”。

    所谓的“污水池”实际上就是水泥池,只用薄薄的水泥粉刷池面,未见任何的处理装置,工厂的废水用车子运到此处,直接灌入池内,让其露天蒸发。而在一个月前,就在污水池旁边1公里处,更有工厂直接将污水排入沙漠,未作任何处理。

    记者赶去时,直接排放污水的地方已被工厂用沙子掩埋,但仍能清晰地看到大片的黑色痕迹,与金黄的沙丘极不相称。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奇异珍稀动物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赵连石,曾多次探访过此地,他认为“这些污水将会渗入地下,影响地下水”。

    而阿拉腾巴根书记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腾格里工业园区排放的高浓度污水成分复杂、色度高、COD浓度高、含盐量高。其中精细化工企业排放的废水COD浓度高达几千甚至几万mg/L,且含有多种有机物及其异构体。

    “由于这类废水处理难度大,投资成本和运行费用较高,各化工厂均未建相应的处理设施,废水直接进入工业园区景观湖中自然蒸发。随着工业区的发展,排水量不断增加,但景观湖自然蒸发十分缓慢,高污染性的废水长期储存于景观湖不利于工业园区的可持续发展。”

    阿拉腾巴根同时兼任腾格里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他认为“高浓度废水的处理是世界性难题,现在园区已经在找专业的公司解决问题,解决方案已经提交,但是从审批到建设,再到投入使用估计还有很长的时间”。

    机井致地下水位下降

    与水污染一样让牧民们担忧的,还有水资源锐减问题。在腾格里镇的乌兰哈达嘎查(“嘎查”相当于村),庆华精细化工公司打造了40眼机井,每眼井都有160-180米深、近两米的直径。牧民担心,这些井一旦开始抽水,必然导致地下水位的下降,届时人畜可能都无水可喝。

    据记者观察,打井的地方与腾格里沙漠最大的绿洲水稍子,相隔不过两公里。牧民介绍,“水稍子”就是“水勺子”的意思,因为水资源比较丰富,像一把勺子把沙漠中宝贵的水积起来。

    在水稍子的官方介绍中指出,水稍子的水是腾格里沙漠最好的水,这里有奇特的声动泉,还有几百亩水草和林木。所谓“声动泉”就是只要有响动,泉眼就会涌出水来,千姿百态的泉眼有的像酒窝、有的像泪珠、有的像绽开的莲花,对着泉眼吼两声,或击上几掌,泉眼就会冒出来。

    庆华的40眼机井散布在绿洲附近广袤的沙漠里,井与井之间相隔1-2公里,如果不是为打井而修路,并在路旁架设了一排排电线杆,要找到井并不容易。电线杆是专门为抽水而设,每一口井旁边都要设一个电房。

    电房发电抽水,通过直径半米左右的水管,把水送到附近的水塔。水到水塔后,再统一改用直径1米的水管,两排水管并排抽水,送到庆华公司。在周边牧民们眼里,这几十口大机井,宛如几十个巨大的抽水机,大有要把水抽干之势,牧民都在为此焦急。

    这些巨大的机井究竟是否会导致地下水位下降?腾格里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康建军解释,内蒙古自治区水文局已经做过水资源评价,按照勘测,评价区的年储水量是3000万立方米,只要开采量不超过这个数,水资源的补给就可以实现平衡,不会影响地下水位。

    康建军表示这个项目是在2009年开始的,内蒙古自治区为摸清水资源分布情况而专门做了水资源评价。

    阿拉腾巴根同样表示牧民的担忧纯属多余,其理由也是此次普查的结论。他告诉记者,此次普查的区域为300平方公里,在这个区域内,动态水是50亿立方米,静态水将近20亿立方米。

    “从理论上讲,不会因为开采几千万立方米,水就会枯竭,没有这种可能。现在开采水资源也有技术要求,不能在浅水层抽水,那会对自然地貌产生破坏,我们打到160-180米深,有的地方已经打出了自流井,不用抽水就会冒出来。”

    阿拉腾巴根所说的技术,是指在开采时,把一定水位以上的水封死,上面的水压力小,下面的水压力大,抽到的都是下层的水,上层的水没什么变化。“只要远处的补给量超过开采量,就可以实现可持续开采。”

    他还表示,沙漠本身有很好的储水能力,而且因为腾格里地势低洼,“几百公里以外的水都会淌到我们这里,这是水利专家通过技术勘测出来的,他们把地下水的流向资料都收集到了,要不然不敢这么大面积开发地下水。”

    在赵连石看来,这些说法都站不住脚,因为至今都没有人搞清楚沙漠的水源。他告诉记者,中国有很多学者在这里做过研究,有一个姓赖的学者甚至在这里考察了20年,都没有摸清楚水的状况,他们只是知道跟降雨量无直接关系。

    他举出了俄罗斯的例子,俄罗斯曾经大量开发沙漠地下水,用以建设工业群,结果导致周围的河流、海子、淖尔全部干涸。“因为水是往低处流的,只要你用水,别处自然就会没有水。比如只要航天城一用水,东居延海就干了。”由于庆华尚未开始生产,机井抽水是否会导致地下水位下降,还没办法得出结论。但是在尚未搞清楚情况的时候贸然打井,显得非常不理智。

    年缺水10亿立方米

    实际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近年来,内蒙古新上了一大批煤化工、氯碱化工项目,投资巨大,耗水量也惊人。据测算,生产1吨煤化工产品,平均耗水量超过10吨,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甚至超过30吨,同时氯碱化工单位产品耗水量也偏大。

    自治区政府认为,高耗水化工项目的建设运行对于内蒙古地下水和草原植被的破坏形势严峻,影响到地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必须尽快禁止。同时,要鼓励化工项目实施水资源循环利用,化工企业的设备冷却水、空调冷却水、锅炉冷凝水应循环使用或回收利用,不得直接排放。

    最近10年来,内蒙古地下水资源总量减少了近7%,但供水量却增长了40%左右,地下水超采问题十分突出。目前,内蒙古水资源每年缺口达10亿立方米,未来10年将达到30亿立方米。

    9月22日,内蒙古自治区出台《节约用水条例》,其中明确规定,“新建、改建、扩建的高耗水工业项目,禁止擅自使用地下水。已建高耗水工业项目使用地下水的,应当采取节水措施,逐步减少地下水开采量,有条件的,应当将地下水水源替换为非常规水源或者地表水水源。”

    阿拉腾巴根表示,“我们的地下水大部分都不是太好,大部分都是苦咸水,文件没有规定苦咸水不能开采。”

    官方资料显示,庆华精细化工是内蒙古庆华集团的子公司。内蒙古庆华集团成立于2000年8月,与宁夏庆华集团、青海庆华集团、新疆庆华集团一同隶属于中国庆华集团,资产总额过百亿,年上缴税金过十亿。

    2011年,庆华精细化工入驻腾格里工业园区,成为阿拉善盟重点项目,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预计投资规模将达到150亿元。与庆华一同入驻的还有盾安集团,盾安的投资将达到140亿元,占地5平方公里。

    沙漠里充满生机

    面对日益增多的化工厂,牧民们没有丝毫的欢喜。相反,他们在为未来的生存担忧。对牧民而言,最宝贵的资源莫过于水和草场,但是现在这两样资源都遭受工业化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威胁。

    水质的污染和量的减少,让他们苦不堪言,每天化工厂排出的黑色、黄色浓烟,也让他们几近窒息。牧民们表示,每天早上五六点和晚上的11点是气味最难闻的时候,那种恶臭让他们难以忍受。此外,同样困扰他们的是草场被破坏问题。一方面是建各种化工厂占用了他们的草场;另一方面是一些企业到处挖矿,破坏了他们的草场,而这两者,通常都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据当地牧民透露,资源丰富是腾格里吸引投资的重要口号,腾格里镇的确有一些矿产资源,包括铁矿、煤矿,但大部分都是不具备开采价值的“鸡窝矿”,所谓“鸡窝矿”就是没有连续的矿脉,只是像鸡窝一样的一点点矿产。这些人进来后,矿没开成,却把草场破坏了,挖出一个个的大坑,牛羊掉进里面摔死,草场也越来越少。

    赵连石说,从赤道到两极,从高山到平原,从沙漠到草场,从森林到海洋,大概只有沙漠是地球上最后一片纯净的地方,它是另外一个生态系统,我们过去一直认为沙漠是一片荒芜,其实里面充满了生机。如果连这最后一片干净的地方都被污染的话,那我们将走向一条不归路。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沙漠 工业园 生态 的报道

  • ·“塞外明珠”红碱淖,第二个罗布泊?(2009-09-23)
  • ·穿越沙漠十日记(2009-10-14)
  • ·拯救敦煌绿洲(2009-11-26)
  • ·沙海求生莫高窟(2009-12-09)
  • ·敦煌西湖湿地:挥之不去的消亡阴影(2010-01-13)
  • ·孤车穿越库姆塔格沙漠记(2010-01-13)
  • ·沙漠凶猛:敦煌绿洲的梦魇(2010-01-13)
  • ·沙尘暴探源(2010-03-24)
  • ·地球湿地青海湖隐忧:超牧一倍 环湖草场年退化3%(2010-08-12)
  • ·柴达木:“聚宝盆”还是“聚沙盆”(2010-08-1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