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亿复活西安汉代昆明池:未来10年拟投3万亿打造国际大都市 融资渠道主要是卖地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9-13 01:15:41
  • [摘要] 西安今日的造湖、治水之举,被媒体称为“造湖运动”,规划项目的水源和资金从哪里来?如此大举造湖是否过度安排?除了一片质疑,也有人指其为打着旅游开发、建设公共设施的旗号,行地

    再造昆明池是“八水润西安”系统工程中的重要一环。——本报记者 杜光利 摄

    本报记者 杜光利 发自陕西西安

    西安一场接一场的秋雨,并没有减轻一个地方的躁动。

    位于西安市西南15公里的斗门镇,通往新常庄村的道路上,重型汽车载装着大型施工机械蜂拥而来,焊花飞溅,成群结队的工人们在紧张地忙碌着,处于一片喧嚣声中。这里正为重现消失了1100多年的人工湖做着施工准备。

    预计9月底,西安汉代时期最大的人工湖—昆明池将正式动工重建,到2020年,昆明池修建完成。依据规划,完工的昆明池水面面积达10.4平方公里,其相当于两个西湖的湖面面积。

    修建昆明池,这只是西安强力改造城区地理现状的一角。今年8月16日,媒体称西安决定恢复其“八水绕长安”的旧时美称,拟投百亿在区域内造28个人工湖,打造以昆明池为重点的“八水润西安”工程,预计完工后湖水总面积将达30平方公里。

    据称,与昔日的“八水绕长安”相比,“八水润西安”包含了“润、进、惠”的新内涵。西安今天投射的治水构想和方略,显然不是复制,而是远远超越了旧时的文明。

    长期以极度缺水示人的西北城市,却想打造成八水滋润的国际化大都市。西安今日的造湖、治水之举,被媒体称为“造湖运动”,规划项目的水源和资金从哪里来?如此大举造湖是否过度安排?除了一片质疑,也有人指其为打着旅游开发、建设公共设施的旗号,行地产经济之实。

    千年昆明池将重现西安

    从新常村走出来,西边是一片片青翠的玉米地,看来这准是个丰收的秋天,但70岁的村民李新柱(化名)却显得异常愁闷。

    在道路南侧,新筑的一条宽约20米的路面直通田野深处,沿着这新路走过去,可见不少人忙于田野勘探工作;附近,昆明池规划布局图展板一字排开。这些天,一些村民都来这里一看究竟,有的聚拢一起探讨热议着,李新柱一声不吭地听他们说话。

    这是一个充满了祖先奥秘的地方。新常村和齐曹村的一些村人的祖先也许从唐朝末年就移居到这个不断干涸的地方,世代繁衍生存;也有祖上是清朝年间来这里落户的,周围都是客家村。可这里是属于水的,这多少有些宿命,如今退出这片富饶之地的时候到了。

    因为计划修建的昆明池将淹没这块10.4平方公里的土地,仅池区水面内用地共涉及村庄9个,人口1.8万人,这意味着整个村庄不得不搬迁到其他地方去,正因为如此,所涉及区域的民众对昆明池项目都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根据最新的规划布局图,相当于两个西湖的昆明池距西安西三环直线约5.5公里,形似一水葫芦。紧密围绕昆明池的,是滨湖绿地和环湖公共服务带,预计9月底先期动工1.3平方公里水面。依据规划,到2020年,昆明池修建完成。此外,环绕着昆明池,还将出现四个特色各异的风情小镇,兴起一座60万人工作生活的田园新城,总规划面积达31.56平方公里。

    “神池望不极,沧波接远天。仪星似河汉,落景类虞泉。”这是唐诗中所描绘的昆明池盛景。

    据史料记载,昆明池开凿于公元前120年,是汉武帝当时为征讨南方诸国操演水兵而凿。当时汉武帝得知古昆明国有滇池,方圆三百里,难以攻取,故仿造它开凿湖池模拟训练水军,因此名曰昆明池。

    昆明池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人工蓄水工程。据考证,当时其池周长40里,面积320顷,有称,昆明池最大水面面积曾经达到16.6平方公里,相当于三个杭州西湖。是汉唐两朝皇家园林“上林苑”的主要构成部分,亦兼有摹拟天象和蓄水供水的功能。

    有水利专家介绍,四川今称“天府之国”,其实“天府之国”最早是用来形容关中,后来才延伸到四川。

    昆明池在唐末逐渐干涸并最终消失,前后共存世950余年。考证称:因战乱,迁都,关中衰败,常年未进行维护,到唐文宗大和年间(827-835)时,为昆明池输水的石堰堵塞废弃,昆明池遂干涸为陆。上世纪50年代这里还有湿地和涝池,至当代,昆明池遗址已全部变成农田或村民住宅用地。

    昆明池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一些专家认为,位于长安区斗门街道办的已有两千余年历史的石公石婆像就是牛郎织女的原型。

    从去年11月开始,有关昆明池要扩大修建的传闻,就像被风吹散似的,一直在斗门镇的周围传播。齐曹村的几百亩农地抛荒了,最近,所处昆明池池区的村民被告知,收完这茬玉米,接下来就不让种麦了。

    其实,2011年底《西安昆明池文化生态景区规划》通过专家评审,昆明池规划水面面积还只有4.5平方公里,然而今年方案做了大的调整,该规划将湖体向东扩大至10.4平方公里,调整方案已经上报。

    对于规划调整后整体形成10.4平方公里的湖面,有关部门的解释是依据省市有关部门及专家意见,为进一步优化历史岸线的利用,突出原真性而重新规划的,也有人干脆称,这是领导的意见,“领导说既然要做,就要恢复到历史状况”。

    据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称,已完成了昆明池池区起步区2000亩的土地储备工作。但多位村民介绍,池区都是农田,所涉用地没有被征用,只是以租代征的方式,按每亩地面附着物一次性赔偿6000元、每年2000元的青苗补偿费的标准,从村民手里拿走了地。

    根据规划,未来的昆明池将被打造成一座旅游、休闲、度假胜地和具有良好生态环境的人居天堂,2020年昆明池景区将形成规范化运营。如此规模和速度,一个庞大人群的生存都会因这次“大行动”而改变。

    一些村民说,他们整天琢磨最多的事情,就是离开了土地后,他们将如何安置,未来生活怎样才能变得光明。

    造湖不避地产经济之嫌

    不仅是昆明池水面规划经历了“大跃进”,今年8月前,根据《西安市“十二五”水务发展规划》,未来将用5至10年时间建设改造“八水九湖”,呈现“八水绕长安、九湖映古城”的盛景。而到了8月16日,该计划中的数字大幅跳跃,9湖变成了28湖。

    “八水润西安”总体规划布局被称为“571028工程”,即保护、改造、提升、新建“5引水、7湿地、10河系、28湖池”,规划中不仅把环绕西安的八条水系全部引进城内,还要引进黑河水系和引汉济渭水系,实现十大水系“水润西安”的美丽图景,而“八水”是沿用历史文化的概念。

    据记载“八水绕长安”一说中的“八水”,指的是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近年来,西安对“八水”进行了大规模治理,形成“八水”的畅流。目前,西安已经拥有生态水面4.5万亩,计划修建的28湖中,已建成13个,规划在建的15个。

    按照西安市水务部门的设想,修建的28湖通过“长藤结瓜”的方式引水进城,将西安城内的湖泊、河池等水系连贯起来,届时,城市景观水系全部循环,形成东有广运潭、南有曲江池、西有昆明湖、北有汉城湖、中有护城河的城市水系格局。过去的“八水绕长安”将逐步变成“水在城中、水绕城转、水畅湖清”的新胜景。

    据8月24日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西安将投入600亿元用于水系生态建设,目前,西安已经拥有生态水面4.5万亩(包括湖泊、水库与河流形成的水面),计划到2020年达到6.5万亩。但事实上,如果西安区域内28个人工湖修造完毕,届时预计西安拥有生态水面的总面积将达30平方公里。

    2011年底,西安市出台了“十二五”水利规划,根据规划,“十二五”期间,西安市预计将对水利建设投资达到900亿元;将利用5-10年时间,基本建成适应国际化大都市要求的现代水务四大体系和关系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十大水利工程。

    和以往不同的是,以令人咂舌的投资为推力,西安为何建湖、治水的规模和劲头越来越大?

    熟悉当地政情的一位学者告诉记者,西安市有一个好的传承,每位市领导都能留下造福市民的重大民生工程。目前新一届西安市领导班子组成中,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出生于1956年,按年龄估计,任期可干满一届,为此他们雷厉风行地推出了任内乃至更长时期西安发展的五件大事,以恢复昆明池为重点的“八水润西安”工程就是这五件大事之一。

    上述学者认为,到2020年,西安提出要建成国际化大都市,人口达到1000万以上,城区面积达到800平方公里,若没有大的基础设施,没有这么大的水面,是难以支撑的。

    但西安大举造湖,被指主要是为地产开发造势。西安东郊新挖的雁鸣湖修建尚未完工,周边已房产林立,且房价不菲。当地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政府看到了水和土地资源联合开发的价值,尤其是拉升房地产开发,人们喜欢傍水而居,导致水面周边土地升值。

    南湖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那里曾经是一片荒地,但现在南湖游人如织,其周边的地价最高已达600万元/亩,而周围的房价亦水涨船高,已为西安最高。

    对此,长安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王圣学认为,拿造湖来说,引入地产是必要的,不敢说自己是搞房地产的,是完全错误。比如昆明池的规划布局,1.59万亩水面,它本身是一个公共服务带,这么大的湖面总不能闲置着,它周边可以搞旅游地产项目。否则没有地产引入,昆明池根本挖不了。西安今后10年要投3万亿元建设国际化大都市,通过景观、规划、建设,用卖地来搞城市建设,也不能说就不对。

    在西安市一位水利专家看来,对人工湖的建设有个认识过程。挖一个湖,不单单是喝水、浇地的水利问题,还涉及环境、景观、宜居,产生经济与社会效益,例如,挖了湖,周边的地价成倍增长,通过水面周围土地的开发,也给水利建设带来了资金的涌入。像渭河通过治理,原来河堤岸两旁的荒地荒滩,人们也愿意去买,“变成好地块了”。有什么不好?

    “八水润西安”水从何来

    西安大举挖湖,其规模和决心超出了部分水利专家的预料。多名研究、参与西安市水务建设的专家称,西安今日的造湖、治水之举,完全出乎了想象,也是通过媒体才知晓西安将有28湖。

    今年5月,“仪祉湖”一期主体工程完工,蓄水来自沣河,目前已形成水面200亩,此前,投资20亿元建成了广运潭生态景区;投资14亿元整治了汉城湖,而恢复修建昆明池更显超凡手笔。

    “政府把我的论文写到大地上了。”78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长安大学教授李佩成感慨地说,“提了十年的事情,终于推动起来了。”

    李佩成院士是公认的“八水润西安”的总设计师。从2000年开始,他和其他专家教授一起,在陕西省科技厅的支持下,开始了重现“八水绕长安”胜景工程研究。经过4年多的研究,提出了重现“八水绕长安”胜景的大胆设想。

    重现八水绕长安胜景工程后来改名为“八水润西安”。李佩成介绍,其中的规划、思路、设想都一样,只是工程设计变得更具体,规模、数字不完全一样了。

    按李院士的大胆设想,除将水景观与西安市周秦汉唐古遗址相串联,还应将八水引进城,实现湖库相连贯通,增加水上航运线,让市民乘船游览城市。

    他还绘出了具体的图样:可供浏览船行驶的渠道设计,水深约1.5米,年水流量保持在6立方米/秒至8立方米/秒,日行水量为51.8万立方米至69万立方米,年通过水量约为1.9亿立方米至2.5亿立方米。

    针对西安大幅增加造湖数量和调高拥有生态水面的面积,李佩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调研发现,要实现润长安,至少需约3亿立方米水量。

    若此,那么西安真的摇身变为东方的水城威尼斯了。可是,这在许多人看来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臆想。

    最新资料显示,西安市人均占有水资源量278立方米,仅为全省和全国人均的1/3和1/6,是个极度缺水城市。1980-1990年代中期,在我国严重缺水的40个城市中,西安曾居于首位。

    一个极度缺水的内陆城市,开挖28湖,水从哪来?

    “说西安缺水是一个误解,西安不是真正缺水,而是在水的利用上出了问题。”李佩成表示,因为秦岭是个绿色水库,有72道峪,每年有21亿-24亿方水流向西安,而西安至今每年用水量还没超过6亿立方米;以前只是仰赖抽取地下水,没有考虑用地表水。“如果真的缺水,那么多的皇帝不会把都城选在这个地方”。

    因为来自秦岭深处的黑河水,西安的供水在全国是最好的,能尝得出来。李佩成表示,西安不但能够解决吃水问题,还可以做景观水,这不是脑子发热,不是突然想到的,是有科学论证的。

    近年来,对“八水”进行了大规模治理。而正是有了“八水”的畅流,水务工作者开始围绕水在规划这座古都,才能有28湖的出现。

    28湖如何获水?西安市水务局计划科技处处长王谷石说,水源主要来自于三方面:一是建成一批生态水库,在6-9月降水丰沛期,将大量洪水、雨水蓄存起来,用于调峰补缺;二是中水(即经过处理的污水)再利用;三是通过提倡节水护水带来的水资源。

    “未来,‘八水润西安’水格局建成后,雨洪水将是西安生态水主要来源,中水、生态水将占到西安市整个水系统水量的80%。”王谷石说。

    据介绍,除了把沣河水作为生态水,“八水润西安”的水源一部分还来自引汉济渭工程,即借引汉济渭工程利用汉江的洪水资源。

    但现在,西安不愿再将引汉济渭工程和“八水润西安”规划联系起来。因为这容易产生“别人没水喝,你却填湖”的误会。据公开报道,穿越秦岭的引汉济渭工程,工程总调水规模15亿立方米,通过调汉江水入渭河,其中只留下5亿立方米的水将主要解决西安、咸阳等地的城市用水问题。

    为了科学供水和优化调配,西安正着手用秦岭北麓的水做生态用水,来打造“八水润西安”的现代生态型都市。

    王谷石称,因一些湖还是概念性规划,所以28湖的总造价现在还没具体匡算。不过,据现有的公开信息,28湖的造价已达百亿元。

    西安市规划部门一位负责人说,造湖通过多渠道投资,目前各工程不可能政府一家拿钱,作为公益性项目,政府出资1/3左右,2/3靠各方融资。

    而据公开信息,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与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签署合作的“中交建昆明池综合开发项目”,在“十二五”期间的总投资将达到200亿元人民币以上。

    李佩成院士建议,“八水润西安”工程可充分利用老河道,河湾和荒地以及已有工程设施,降低造价,减少占地和节约投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西安 昆明池 旧城改造 的报道

  • ·曲江模式“空手道”(2010-06-17)
  • ·西安“被直辖”谣言背后(2010-07-14)
  • ·200亿复活西安汉代昆明池(2012-09-13)
  • ·曲江高负债“漩涡”(2013-01-02)
  • ·西安之类资源型城市如何保卫蓝天? (2014-05-2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