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来10年 非洲“走出非洲”:“被遗忘的大陆”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源头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2-08-09 03:02:37
  • [摘要] 过去10年中,非洲大陆的经济产值已经翻了三倍,而未来1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目标是达到5%的增长率,成为发展速度仅次于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地区。如果这一切真的能够实现,毫无疑问

    2008年12月,阿尔及尔南部,技术人员在一座天然气工厂前。石油和天然气的开发正在改变非洲大陆。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周程施 梁利贞

    “被遗忘的大陆”,这是非洲给世人最普遍的印象。其富饶、神秘,但又贫穷、混乱,长久以来,“非洲的饥民”几乎成为一个定式性的专有名词。非洲贡献给了世界《卢旺达饭店》、《最后的苏格兰王》、《血钻》、《战争之王》等杰作的题材,也让其中那些血腥、残酷的情节凑成了这块大陆的图案。很多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甚至对这里绝望,他们在做预测时,甚至无法给非洲预留位置,因为那里似乎跟不上文明应有的节奏。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可能真的会发生改变,据世界银行的报告,2011年撒哈拉以南地区国家经济平均增长率高达4.9%,与经济危机前的5%基本持平。除了南非(其GDP占该地区GDP总量1/3以上),该地区其他国家平均经济增长率为5.9%,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

    过去10年中,非洲大陆的经济产值已经翻了三倍,而未来10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目标是达到5%的增长率,成为发展速度仅次于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地区。如果这一切真的能够实现,毫无疑问会是人类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壮举,而非洲,也将“走出非洲”。

    埃塞俄比亚饥荒不再

    2012年世界经济论坛非洲会议,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举行。这本身就意义非凡,埃塞俄比亚曾经是非洲上世纪几次最著名饥荒的发生地。甚至为了纾解埃塞俄比亚的饥荒,还诞生了世界音乐史上的名曲—《天下一家WeAretheWorld》。

    很多人并不知道,现在埃塞俄比亚已经是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根据该次会议公布的数据,埃塞俄比亚在2011至2015年间的经济增长率将达到8.1%,使其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排名第三的经济体。2009年埃塞俄比亚的人均GNP已经达到了1549美元,男性的平均寿命增加到56岁,女性为60岁。而且考虑到埃塞俄比亚不是一个石油出口国,这个成就更加显得突出。

    和主要非洲国家类似,埃塞俄比亚工业薄弱,其主要的经济产品都是农业产品。埃塞俄比亚素有“东非水塔”之称,有14条主要河流流经这里,也拥有非洲最大的水资源储备。咖啡发源于埃塞俄比亚,它是非洲最大的咖啡出产国,而国土面积并不是特别大的该国也可以列为世界十大牲畜出产国,同时它还是非洲第二大玉米产国。

    没有什么矿产资源的埃塞俄比亚能有这样的成就很令人吃惊,政治上逐渐走向稳定或许才是亚的斯亚贝巴从饿殍遍地变成“脚手架上的城市”的主要原因。当年的大饥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错误的经济政策和政治动荡。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不久前在题为“非洲崛起”的封面文章中称,非洲之所以取得这样的成果,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非洲终于实现了稳定,建立了像样的政府。在非洲国家摆脱殖民枷锁之后的30年里,几乎没有一个国家通过选举和平地更迭过政权或总统。然而,自从贝宁在1991年开启了非洲大陆的先例之后,政权和平更迭已经在非洲发生了30多次。

    埃塞俄比亚依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但是它至少开了一个好头:踏踏实实搞生产,没有石油和黄金也能改善生活。

    加纳奇迹

    曾经是非洲经济唯一代表的南非,过去的王牌是丰富的黄金产量。但是对许多新兴的非洲国家来说,“黑色的黄金”将助它们插上腾飞的翅膀。

    2011年,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加纳。其交出的成绩单是13%。历史上,加纳曾有另外一个名称—黄金海岸,虽然现在加纳的黄金出口量仍占世界第二,而且产量是1990年的5倍。但是石油已经成为它新的财富之源。

    上世纪70年代,加纳的沿岸就发现了石油,然后其石油产量就稳步增长。但是2007年,一个储量估计为3亿桶的油田被发现,而整个加纳的石油储量才5亿桶(非洲第6,世界第25),其意义不可估量。

    另外,长期以来加纳因为英国殖民者较为良好的管理,是非洲国家经济水平较高的一员。

    1966年前的加纳经济曾一度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其人均GDP一直是西非其他国家的两倍。2010年经济增长就达到了7.1%,2011年干脆翻了一番。

    除了加纳以外,即将成为新产油国的还有乌干达,其吸引的外国投资大幅增加。以肯尼亚为例,过去3年来,肯尼亚每年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出额为1.08亿美元,其中相当一部分转向了其邻国乌干达。

    除了加纳等国因为发现油田而受益外,非洲最大的产油国尼日利亚正在迈向一个新兴工业化国家,石油出口收入占出口总收入的98%,占国家总收入的83%。根据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尼日利亚的GDP按购买力平价算,自2005年的1707亿美元到2007年的2926亿美元,几乎翻了1倍。该国正迅速接近中等收入国家,拥有非洲第2大的证券交易所(尼日利亚证券交易所),是美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提供给美国的石油量位于所有国家中的第5位(11%的石油进口)。甚至其电影都开始受到世界广泛的关注。

    最近尼日利亚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干脆取消了能源补贴,这在过去或者其他国家,很可能酿成一场巨大的社会动乱,因为这意味着大幅度降低普通人的生活水准。但是在尼日利亚,一切平静。

    安哥拉和葡萄牙的角色转换

    尼日利亚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另外一个黑非洲国家安哥拉也是。这个过去因为非洲殖民体系瓦解后发生最大规模内战而闻名的国家最近几年因为两件事而让世界侧目。一是其首都罗安达因为火热的经济泡沫成为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仅次于日本东京列第二位;其次就是其向过去的宗主国葡萄牙提供经济帮助。

    这个角色调换非常不寻常,在2007-2008年间,有4.5万名葡萄牙人在葡外交部注册为安哥拉居民。一年之后,这一数字便已猛增至9.2万人。而就在不久之前,安哥拉人还在为逃离内战而远赴葡萄牙,以求改善生计。

    2011年安哥拉的BIC银行将以58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葡萄牙商业银行(BPN),而这一价格仅是当初2.6亿美元报价的1/5。而出售BPN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葡萄牙发放1130亿美元纾困贷款的一项条件。

    同时,葡萄牙最大上市银行—千禧银行(MillenniumBCP)的最大股东是年利润超过30亿美元的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其还在觊觎葡萄牙国家能源企业GALP的股份。2011年它还收购了ESCOM公司的股份,后者是葡萄牙圣精集团(GrupoEspiritoSanto)在非洲从事采矿和地产的子公司。

    安哥拉和葡萄牙的这种角色转换,是非洲殖民体系崩溃以来的第一例,但是恐怕其并不会是最后一例。

    消费文化兴起

    随着经济的发展,消费主义也在席卷这块古老的大陆。非洲不再只有瘦骨嶙峋的饥民和无尽的苍蝇蚊子,也开始有现代化的电影院、购物中心和西方消费文化。

    走在尼日利亚最大的商业城市拉各斯(被华侨们称为尼日利亚的上海),人们会看到熙熙攘攘的购物中心,街道上不仅本土连锁餐厅林立,还涌现出了越来越多像肯德基和沃尔玛这样的全球品牌。

    肯德基在尼日利亚门店已经超过20家,沃尔玛不久后也将开设两家旗舰店。在拉各斯机场,你会看到来自中国、卡塔尔和土耳其等国的20多家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而且依靠廉价的中国制造,尼日利亚已经拥有近9000万手机用户,他们支撑着4家主要的电信企业。

    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年轻人一到黄昏就占据了户外购物中心Arcades。他们先是占据了停车位,然后是人行道。不到半个小时,神气活现的人群占据了几乎每一块行人空地。这些男孩和女孩穿着绿色匡威全明星运动鞋,听着美国饶舌歌手的流行曲。除了未来职业的梦想外,很多人最希望的是赶紧拥有一部手机。因为在卢萨卡,年轻人没有手机就没有地位,许多人不得不和最好的朋友共用手机。

    非洲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非洲开发银行的一项报告指出,2030年,非洲很多地区将会有更多中低收入和中等收入阶层,他们的消费额将从2008年的6800亿美元,扩展至2.2万亿美元。按照麦肯锡咨询公司的报告,尽管印度人口数量比非洲多,但是非洲拥有更多的中产阶级消费者。

    在能源产业以外的跨国公司开始越来越多地关注到非洲,将之视为新的增长故事。沃尔玛以24亿美元收购了南非最大的零售商Massmart。IBM已经在超过20个非洲国家开设办公室。AES,美国最大的私人电力提供商之一,已经成为喀麦隆国家电力最大股东和运营商。美国大型数据处理公司ACSA在加纳雇佣了超过1800名员工。在整个大陆,谷歌正向网络基础设施投入资金,增开日益增长的非洲语言搜索页面。

    在Arcades购物中心,《变形金刚》和《美国队长》等好莱坞大片正在上映,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有五间放映室的电影院门口排着长队,许多人迫不及待,过去充斥着非洲印象的许多可怕图像,似乎已与他们无关。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非洲 的报道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非洲要冲建基地 日本海外派兵再突破(2009-08-06)
  • ·印度大国梦:非洲当“跳板”(2011-06-23)
  • ·当地政府的“敌人”:中国投资非洲难题(2012-02-09)
  • ·中国人在非洲:避不开的伤害(2012-03-08)
  • ·中国人在非洲:挑战才开始(2012-05-31)
  • ·未来10年 非洲“走出非洲”(2012-08-0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