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苹果VS唯冠:规则的胜利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2-07-05 03:54:20
  • 刘铭石

    2012年7月2日上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独家消息,称苹果公司与深圳唯冠已就iPad商标权属纠纷案达成调解协议。日前,苹果公司已按调解书的要求向广东高院指定的账户汇入6000万美元。至此,这场近两年的权属纠纷案终于尘埃落定。

    这场诉讼以苹果买单、双方和解的方式结束并不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毕竟,iPad这块金字招牌,是苹果不能轻言放弃的。庞大且仍在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更是苹果无法忽视的重要因素。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iPad商标权属转让中,苹果的确犯下了低级的错误。授人以柄的错误,加上不能放弃的利益,苹果低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反观深圳唯冠,6000万美元不是小数目,对它来说,早日落袋为安其实是非常正确的现实选择。

    尽管结局波澜不惊,但整个事件从开始到结束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反思和回味。

    品牌的价值。6000万美元的数字甫一出现,网络上便有人发问:“这得卖多少台iPad才能赚回来?”这一问题不妨反过来琢磨,iPad这一商标究竟值多少钱,才让苹果舍得花这么大的价钱。事实上,在消费者心目中,iPad已经成为平板电脑的代名词。一家美国媒体曾这样形容iPad这四个字母的魔力:“正如谷歌等同搜索一样,当人们希望购买一台平板电脑时,他们能够记起的单词只有iPad。”广泛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带给苹果的是庞大的市场份额和高额的利润。自首次发布以来,iPad始终在平板电脑市场傲视群雄。去年全球售出的6360万台各类平板电脑中,iPad占73%。苹果每卖出一台价值499美元的iPad,就会有150美元的利润装入腰包。这种高达30%的利润率,是其他品牌的平板电脑无法企及的。这就是品牌的价值,这就是苹果不惜花6000万美元也要将iPad商标所有权拿回来的根源所在。

    规则的力量。此次事件另外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不管外界有什么样的声音,无论是苹果公司还是深圳唯冠,自始至终都选择在法律和规则下交锋,没有小动作、盘外招,没有把一场普通的知识产权纠纷披上攫取与捍卫民族品牌之争的外衣。苹果提出自己已与台北唯冠签订商标转让协议,深圳唯冠则举证此转让协议不包括中国大陆地区;苹果转而提出撤除闲置商标,深圳唯冠则举证自己尚有大量以iPad为名的产品库存;深圳唯冠在深圳和上海对苹果提起诉讼,苹果则在美国本土和香港法庭获得支持。双方在法律框架内,寻找每一个对己有利的规则来保护自己,寻找每一个对对方不利的规则来打击对手。你来我往,见招拆招,给旁观者上了一堂既精彩又经典的经济法律课,也给国内的企业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在国际化的市场竞争中,国内的企业常常是不懂规则的一方,对规则的轻视与无知使得很多企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入世十年之后,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开始“走出去”,开始在国际上进行大规模的投资与并购,对这些企业来说,如何懂得规则、尊重规则、利用规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而通过此次iPad之争,他们应该可以学到很多。

    双赢的思维。尽管苹果最初打算一分钱不花解决iPad的权属问题,尽管深圳唯冠一度喊出了20亿美元赔偿金的壮语;尽管两家公司对簿公堂,双方律师唇枪舌剑;但彼此从未抱着鱼死网破一拍两散的心思。苹果的强硬,无非是想压低赔偿的价格;唯冠的诉讼,不过是逼苹果坐到谈判桌旁的手段。对于二者来说,双输的结局不是不能承受,但却毫无价值。正是这种双赢的思维导致了双赢的结果。唯冠以一个可以接受的价格变现了它最有价值的资产,而苹果获得了iPad在大陆市场的入场券。一向敏感的资本市场也对这一结果迅速做出回应,7月2日这一天,苹果公司的股价上涨了1.46%。由此看来,面对激烈复杂的市场竞争,培养双赢的思维,或许能为企业赢来更多。

    作者系公司职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苹果 唯冠 规则 的报道

  • ·曝光台:著名品牌苹果连带缺德(2010-02-24)
  • ·我们怎样抗议苹果公司?(2011-03-03)
  • ·酷似苹果Mac OS的梨子OS(2011-12-23)
  • ·郑褚:有多少“果粉”怒骂血汗工厂(2012-02-09)
  • ·刘铭石:苹果低级错误的根源是“傲慢”(2012-02-23)
  • ·刘铭石:苹果VS唯冠 规则的胜利(2012-07-05)
  • ·刘颂杰:苹果大战三星:律师赢了,消费者输了?(2012-08-30)
  • ·刘远举:iPhone5的创新为何令人失望(2012-09-20)
  • ·苹果又熟了(2014-09-1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