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南振翅欲高飞:中国第四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启用,云南转型再填添助力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6-28 03:11:02
  • 国际化是云南的发展方向,航空港是一个重要助力器。——倪嘉云 摄

    本报记者 尹鸿伟 发自昆明

    繁忙中满怀喜悦,中国第四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在6月28日正式启用。每一个广告,每一份宣传册都把昆明长水国际机场说得像天堂一样美好,希望能够效仿世界各地的成功经验,在越来越庞大的机场经济中分一杯羹,甚至希望能够从中寻找到地区经济发展的一分动力。

    位于西南边陲的云南省,除了与东南亚地区广泛接壤外,更是除了西藏之外距离南亚最近的地区。随着2012年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的建成,人们普遍认为这个航空港将助力云南省实现经济转型。

    当然,一个机场所能够提供的条件是有限的。对于云南的省会城市昆明而言,现实的利益,历史的沉积,总会使太多问题交织,催生更多思考与期望。

    云南的航空英雄史

    “云南已成战区,滇西即是前线”,此话出自原云贵监察使李根源发布的《告滇西父老书》。1942年,日本侵略军从东南亚北侵中国,攻陷了滇西的腾冲和龙陵等县,“李根源奋然抱病出山,于前线协助远征军组织焦土抗战,动员家乡父老奋起抗敌,保家卫国”。最终,日军被更英勇的中美联军击溃,永远绝缘于滇缅丛林,使中国在抗日战场上获得了一次巨大胜利。

    滇缅战场上的胜利与昆明这座城市,与曾经的巫家坝机场密不可分。

    政治动荡、军阀割据混战的护国运动前后,整个中国仅在杭州有一个军用机场。云南军阀唐继尧为了巩固地盘,决心将滇军建成一支现代化的军队,拥有空军便是其计划之一。1922年,唐继尧将原清军在昆明城外的巫家坝练兵场改建成飞机场,同时从毗邻的法国驻越南空军手中买了30架旧战斗机和15架旧教练机,成立了云南航空学校—云南省第一支空中力量和第一个飞机场就这样在巫家坝建立了。

    后任云南省主席龙云,在1928年设立云南商业航空委员会,希望利用巫家坝军用机场开办民用航空,但空中航线因为得不到外省力量的支持而壮志未酬。直到1935年5月23日,中国航空公司终于首开了昆明-贵阳-重庆航线,云南的民航才算正式起步,巫家坝机场也才步入历史正轨。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时国民政府中央空军航空学校由杭州迁至巫家坝机场,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也被迫逐步向昆明转移,巫家坝机场遂成为“两航”中心之一。为了抗战需要,巫家坝机场随即被国民政府扩建到1950亩,而随着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该机场便成为当时中国唯一的国际进出口机场,其间,美国著名的“飞虎队”总队就设在巫家坝机场。

    为了支援中国抗日战场后勤补给,英勇的中美飞行员开辟了从巫家坝机场起飞,逾越喜马拉雅山至印度的“驼峰航线”,该航线是二战中的“中国空中生命线”,其使命直至战争胜利结束方告终止。

    1947年1月20日,国民政府成立交通部民用航空局,巫家坝机场成为了全国首批民用航空机场。新中国成立后,巫家坝机场被继续沿用并数次改扩建,成为中国民用航空机场的一个重要基地。

    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李根源先生的那句话,似乎开始被赋予新的意义。

    在国家坚持对外改革开放的大形势下,云南已从内陆边陲变成“经济前线”,而昆明的航空港更是云南通往东南亚和南亚的“经济基地”。云南省官员意识到,就云南省与东南亚、南亚的特点及合作现状,双方应以交通、贸易及投资领域为目前的合作重点。

    “我们希望与东南亚和南亚加强联系,云南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一名云南当地官员说,“云南省巧遇国家实施‘桥头堡’建设的历史机遇,全面启动国际大通道建设工程,这包括公路、铁路、河运,也包括航空港。”

    长水机场的实力与责任

    进入21世纪以来,由于各项生产指标年均增速均大大高于全国民航年均增长速度,航空运输生产量在全国民航所占的比重逐年增加,年旅客量达2000万人次以上,巫家坝机场所处的名次逐年靠前,跃入全国民航前七位的先进行列。

    云南省一名研究国际贸易的官员说:“很多人习惯上认为云南是西部,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后方,而目前的国家战略已经把云南推到了改革开放的新前沿,如果把握好这个机遇,云南将形成一个巨大的跨国经济特区,这个特区的重要元素就是南亚和东南亚,而且对于云南的地理优势而亚,更容易打好南亚牌。”

    这就是今天云南的一些情况。云南正在小心翼翼地向一种新型经济特区过渡,同时从政府到民间的力量都急切希望找到一条致富的新路径。

    “我们都希望能够有更好的机会与印度发展商贸和投资关系,经过这么多年的锻炼和积累,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能力,却苦于没有这样的机会和途径。”一名云南商人说,“我始终相信,对于东南亚、南亚与云南、中国来说,彼此都是巨大的市场。”

    所有的发展愿望都在逼迫着云南的基础设施升级换代,其中必然少不了国际航空港这个重要因素。由于地理环境所限,巫家坝机场已经无法在原址上继续适应新的发展要求,其淡出历史已经不可逆转。2007年2月,距离昆明城区20余公里的昆明新机场建设项目正式奠基;2011年8月,中国民用航空局正式同意将其命名为“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一期工程为两条长度4000米、垂直间距1950米的远距平行跑道,远期规划为四条跑道。

    昆明机场党群工作部新闻室主任倪嘉云说:“长水机场主楼地下地面一共七层,是按照2020年旅客吞吐量3800万人次的需求一次建成,专用设备和公用配套设施按2015年旅客吞吐量2400万人次需求建成,面积为54.83万平方米,是目前国内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航站楼。航站坪停机位84个,其中近机位68个,远机位16个;另外,有77条登机桥活动端及一套登机桥监控设备,乘客候机区有1.4万个英国产的Infinite座椅。”

    他表示,新机场总投资概算230亿元,相比巫家坝机场,无论在设计,还是技术上都刷新了中国民用机场建设史上的纪录,各种国际水准的先进设备都在其中“应有尽有”;同时,众多国际知名品牌商品和云南特色产品均有销售,云南省希望能够以最好状态迎接全球宾客,为未来的经济发展提供有效助力。

    长水国际机场是继北京、上海和广州之后的第四大国家门户枢纽机场,也是中国西部地区唯一的国家门户枢纽机场。按照云南的官方规划,长水机场将成为西南地区的“空中桥头堡”,辐射周边地区14个城市,并面向东南亚、南亚18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中国西南地区空中开发的最前沿;预计到2015年,旅客年吞吐量将达到2400万人次,2020年达到3800万人次,2035年达到6000万人次。

    随着新机场的建成,曾经辉煌九十年的巫家坝机场将归于平静。巫家坝机场何去何从,一直是昆明市民关心的热点话题,各种讨论在当地的网站、媒体上层出不穷,几许缅怀和感伤的情绪也在逐渐蔓延。云南大学教授石鹏飞、云南民间二战知名学者戈叔亚均表示,巫家坝机场具有重大的历史纪念意义,应该将其部分建筑保留并建成历史纪念馆。当然,昆明市的官员更希望将其建设成一个庞大的中央商务区,理由是之前郑州、广州和香港的老机场处置都有过成功经验。

    下一个经济开放奇迹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与政治现实,长期以来,中央政府对于边陲云南的首要要求是稳定和团结,发展任务是其次;因此,对于其政策制定一直比较谨慎,同时对基础设施投入有限。

    随着国际国内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国与东盟国家政治关系日益紧密,旅游、投资及商贸等各种活动都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加,而云南将变成经济融合的国家前沿,并随之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

    十多年来,云南省积极参与湄公河次区域国际开发活动,先后实施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华援助的“澜沧江-湄公河次区域发展中国家经济合作项目”,促进了云南省与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间的经济合作,同时也积累了丰富的合作经验。而这些成功经验,将对促进云南省与南亚区域的合作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成为下一个经济赢利地区。

    自1999年8月起,云南省与印度、孟加拉国、缅甸年年联合召开“孟中印缅(BCIM)合作论坛会议”,每届会议都把交通合作列为主要议题之一。2010年1月1日正式建成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更使云南处于经济开放的最前沿。2011年5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把“桥头堡建设”上升为国家行为。

    显然,云南省的转型已经不可逆转,也不能停止前进,这是云南发展的需要,也是中国发展的需要。如果乐观地看问题,处于东南亚、南亚与中国交会点的云南,形成一个凝聚三大地区和国家的新型经济特区是很现实的。

    经济开放的窗口一经打开,很难再关闭。未来的云南,除了是国际大通道,还将拥有非常多的投资和贸易机遇,在人们能够想象到的领域,云南都将逐步开放。

    不过,最近有印度专家表示,在今后较长一个时间段内,海路运输仍然可能是中印贸易的主流。目前,中国与除印度外的所有南亚国家的贸易都是顺差,其中,包括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但中国通过某些方式给予这些国家补偿,那就是在这些国家进行大量投资,发展它们的基础设施,满足其社会经济需要以及开发它们的能源。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到处充满了生机活力,早期出现了深圳、厦门等“城市经济奇迹”,后来更有“珠三角”“长三角”等“区域经济奇迹”。云南省一名国有企业经理说:“如果中央政府能够给予足够的政策,而云南省能够用好用足,云南将成为中国面对东南亚和南亚市场的下一个经济开放奇迹。”

    他表示,云南省的经济战略目前太局限于自身和国内市场,在国外市场方面建树不多,很多方面甚至比不上邻居广西,这些问题需要政府和民间都重视起来,否则若干年之后云南就掉队了。由于云南省与经缅甸与南亚陆路连接的基础设施非常差,贸易成本很高,目前云南省与南亚的贸易主要还是通过香港转口。

    2011年,云南对东盟、南亚的贸易额分别接近60亿美元和10亿美元,全省进出口总额已突破150亿美元。云南省一名经济学者说:“云南只是中国的一个省,而现在中国在周边地区开的口已经很多,遗憾的是,周边国家都比较穷,即建设口岸和通道都要中国出钱,很多时候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事实上,云南省未来完全有条件成为“陆地自由港”,但目前的“软件”支持还不够,包括长水国际机场的各种配套服务还需要完善,比如检验检疫、落地签证、边防管理和通关效率等许多方面,软件都需要继续加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云南 机场 的报道

  • ·云南蒙自警察枪杀市民案疑云(2009-07-17)
  • ·云南“躲猫猫”事件始末(2009-07-21)
  • ·阳宗海砷污染再引争议(2009-07-22)
  • ·阳宗海砷污染风波再起(2009-07-28)
  • ·陆良样本:云南求解群体性事件(2009-09-10)
  • ·云南的机遇与考验(2011-11-10)
  • ·三年连旱“烤问”云南(2012-02-16)
  • ·大旱下的云南森林覆盖率之争(2012-03-01)
  • ·洋雷锋狄家诺 云南版白求恩(2012-04-26)
  • ·云南振翅欲高飞(2012-06-2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