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G20峰会:多重失衡觅增长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2-06-21 03:51:13
  • 6月18日,G20首脑齐聚风光旖旎的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商讨世界经济发展之策。2009年的伦敦峰会和匹兹堡峰会上,大规模的财政货币刺激政策成为应对危机的方案,三年过去了,世界经济的失衡状态并没有缓解,欧元危机步步惊心,稳定、持续的经济增长依然待字闺中。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G20峰会作重点演讲并提出关于世界经济发展的五点建议,包括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国际贸易秩序、推动可持续发展、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等。同时,胡锦涛指出:“世界经济发展正处在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关键阶段,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任重道远。”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进入深层转型阶段,新的国际经济秩序还在构建之中,多重失衡依然是“全球经济形势”的现实。

    G20成员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的90%,是世界经济大国和富国的俱乐部,G20之外还有上百个国家,但是它们的经济总量微不足道,现有的经济秩序中并没有这些国家的声音,胡锦涛主席呼吁对这些国家极大的贸易支持,切实解决最不发达国家在贸易领域的关切,加大在粮食安全、基础设施等领域的投入,破解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难题。G20峰会之后的巴西里约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即将召开,南北发展失衡已经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也是国际政治问题,经济发展失败的国家往往是滋生国际冲突的温床。

    G20组织内部存在着西方工业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的分野,简而言之就是七国集团与金砖国家之间的分歧。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金砖国家尤其是中国对全球经济复苏与增长贡献最大,在这一轮IMF增资中,中国出资430亿美元,接近全部出资额的10%,金砖国家集团出资额占20%以上。既有的国际金融体系主要是欧美国家意志的化身,无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世界银行都受控于七国集团,随着金砖国家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国际金融秩序调整也势在必行。发达国家向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转移6%的投票权,增加新兴国家在国际经济机构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当然,中国也需要培养能够在国际经济机构担任高官的一流人才,唯有如此才能与中国的经济地位相匹配。

    大西洋共同体曾经是西方团结的象征,但是欧元与美元又成为欧美竞争的标志。面对欧元危机,美国并不愿意深受援助,谋求连任心切的奥巴马希望欧洲领导人能够给力。但是欧盟理事会主席巴罗佐认为,欧洲人参加G20峰会不是倾听别人对欧洲民主和经济政策的说教。德国官员也希望G20不要总讨论欧洲问题,但是希腊政局未明、西班牙国债收益率破7%都无法令其他国家对欧洲放心。本月底欧盟峰会若能在财政联盟和银行联盟等核心议题达成协定,或许奥巴马会稍稍宽心一些。

    陷入危机之中的欧元区国家也处于失衡状态,德国人除了紧缩之外没有别的想法,而法国、希腊等国则希望以增长而非紧缩来应对危机。增长还是紧缩?从欧元流通中获益的德国不愿意为财政纪律松弛的欧猪国家埋单,而身陷紧缩之苦的南欧民众认为德国人在落井下石。目前的欧元区似乎正在分裂为两大阵营:法国为核心的拉丁集团和德国为核心的条顿集团,科耶夫在二战后的预言似乎成真。

    经济发展不平衡是一种常态,过度失衡则会成为系统性风险,并引发全球性危机。唯有让全球经济回归到均衡轨道,全球经济形势才可能真正好转。对抗失衡需要均衡的手段,政府与市场需要协同行动,财政刺激、行政干预能够短期镇痛,就像2009年以来全球央行集体放水,注入流动性,稳定了经济形势,但是也为通货膨胀埋下了伏笔。无论欧元危机,还是新兴市场国家的可持续增长都不能仅仅依靠政府刺激,而是需要改革,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提升经济效率,进入均衡增长的轨道。

    破解全球经济多重失衡状态需要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而政府则需要学会自我约束。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政府都有滥发货币的冲动,所以央行需要独立,同时,政府容易染上债务瘾,所以需要监督预算。迷恋政府或者迷信市场都会导致危机,唯有在市场与政府之间厘清边界并捍卫之,才能寻觅到可持续增长之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G20峰会 的报道

  • ·[社论]G20峰会:多重失衡觅增长(2012-06-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