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闻:欧元债券:特效药还是长效药?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2-05-31 05:49:17
  • 特约评论员 王闻

    面对愈演愈烈的欧洲主权国家债务危机,一个新的名词“欧元债券”(euro bond)开始频频出现在包括政府领导人、经济学家和投资专家等各种人士的口中。简单地说,欧元债券是把欧元区各个成员国的债务打包在一起发行的一种超国家的政府债券。

    自从欧元自本世纪初诞生以来,欧元债券这个概念就被提了出来,同时也设计了几种不同版本的欧元债券:其一,完整形式的欧元债券。所有欧元区17国的主权债务被统一打包成一种债券,然后以所有成员国政府信用为基础发行债券。其二,欧元债券和各国国家债券并存。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规定各国政府债务不能超过GDP60%的标准,所有国家政府债务的60%集中打包,以统一的信用为基础发行欧元债券,然后剩下的债务则仍然以各个成员国各自的信用为基础发行本国国债。在这个欧元债券的版本中,前面60%GDP额度的欧元债券被称为“蓝筹债”,而超过60%额度的各国政府债券被称为“红筹债”。其三,设立欧洲债务偿还基金。这个基金将给欧元区各个国家超过债务相对GDP60%以上的国家债务提供联合担保。每个成员国依然对自己大部分的国债负责,欧盟使用偿还基金承担成员国的债务需要设立一个宽限期,超过这个期限以后各个成员国以需要重新承担各自的负债。其四,项目债券或者基础设施欧元债券。这种债券将以欧盟预算为基础,所筹集的资金将用于包括能源、交通、通讯和信息网络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当前得到最多支持和讨论的是第二种,也就是欧元债券和各国主权债券并存。这种方法实际上运用了公司债券的原理,即一个发行主体可以发行不同等级和优先次序的债务,优先等级高同时有担保的债券信用等级高,融资成本低;而优先等级低同时没有担保的债券信用等级低,融资成本也就高。这样对于欧元区的各个成员国来说,其国债的一部分可以享有集体信用,用很低的收益率进行融资;而超出正常额度的过度支出则只能用自己本身的信用以很高的收益率进行融资了。前者是各个成员国通过集体发债得到的好处,而后者则是对不负责任的道德风险施加的惩罚机制。

    除了如何设计欧元债券之外,当前讨论更多的是能否采用欧元债券来解决当下的欧洲债务危机。

    现在欧元区国家的主权信用大体分为三个阵营,一个是以德国为代表包括奥地利、荷兰、卢森堡、芬兰等所谓的欧元区核心国家,这些国家经济竞争力强,信用等级高;第一个是“欧猪五国”(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和爱尔兰)这些欧元区边缘国家,它们面临着严重的债务危机,像希腊就频临破产;第三个阵营是以法国为代表的其它国家。因为国内的经济形势不同,所以对待欧元债券的态度就在欧元区国家内部出现了严重的分歧,边缘成员国显然非常希望尽早发行欧元债券来降低债务融资成本,缓解债务危机;而核心成员国则强烈反对现在发行欧元债券,它们那些债务受困国家首先要进行财政紧缩和结构改革,然后以签署一个财政公约为基础再发行欧元债券。而法国等第三阵营的国家也支持当下发行欧元债券进行纾困。

    除了欧元区国家之外,IMF总裁拉加德、经合组织等也提出发行欧元债券动议,但是欧洲央行(ECB)则秉承德国联邦银行的传统,反对给过度的政府支出进行融资。面对着来自各方的压力,德国总理默克尔稍微缓和了一些口气,提出了发行项目债券的方案,其潜台词是说如果眼前非要发行基于集体信用的债券,那么这些债券所筹集的资金也只能用于基础设施,而不能投向类似福利、工资等一般性政府支出上。

    从根本上看,当前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源还是在货币联盟和欧元的设计上。欧元区国家统一了货币政策,但是财政政策并不统一,当各国面对不同经济形势时,统一的货币政策和分立的财政政策之间势必会打架,1993年的英镑危机就充分地说明了这个问题。在欧元区建立以后,一方面德国审慎的财政政策以及国内的商业传统导致它们利用统一货币带来的产品价格优势占领了欧元区的市场,经济竞争力快速提升,另一方面希腊等国则利用统一货币带来的低利率而不断扩大福利支出。因此,无论是德国等核心国家还是希腊等边缘国家,过去近10年实际上都从统一的货币中得到了部分好处。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德国的经济力提高是以其他边缘国家竞争力下降为代价,当边缘国家的政府支出让马约的条款形同虚设时,债务危机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以这个逻辑为基础,当前的这场债务危机从本质上说是欧元设计上的缺陷以及欧元区成员国不同竞争力所导致的。

    为了解决欧元的内在矛盾,只要欧元区国家还希望欧元存在,那么这些国家就必须要解决财政政策不统一的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说,德国的想法是对的。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当前就发行欧元债券充其量也只是缓和危机,而不是彻底解决危机,甚至有可能埋下更大风暴的种子。另外从法律的角度看,现有的欧盟条约不允许货币联盟成员国联合承担债务,同时德国法律也不允许发行欧元债券,要解决这些法律限制也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

    如果不能发行欧元债券,那么解决眼前这场危机的特效药在哪里呢?笔者认为欧洲债务危机演化到今天这一步,欧元区各个成员国都负有责任,当然希腊通过炒作账本来加入欧元区的责任就更大。在德国国内强烈的反对支持边缘国家以及希腊国内强烈反对财政紧缩的情况下,可能“丢车保帅”是最好的想法。

    具体而言,就是准备让希腊政府有序进行违约,退出欧元区,希腊退出欧元区,可以给留在欧元区的国家和市场树立一个范例,从而更有力地施加财政纪律。另一方面就是加快欧元区国家的整合,除了考虑签署财政公约之外,还需要加快这些国家劳动力市场的一体化,来缓解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债务危机表象下的经济竞争力下降等实际经济问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债务危机 欧元 欧盟 的报道

  • ·希腊债务危机为中国敲响警钟(2010-05-13)
  • ·[克鲁格曼专栏]国债危机:美国人正见证灾难(2011-08-04)
  • ·叶檀:欧美债务危机倒逼人民币汇率市场化(2011-08-10)
  • ·林铉:全球经济危机须防由中国买单(2011-08-11)
  • ·[克鲁格曼专栏] 标准普尔的信用比美国更差(2011-08-11)
  • ·保罗.克鲁格曼:欧洲危机笼罩全球(2011-09-15)
  • ·王闻:化解危机,唯有继续改革(2011-09-22)
  • ·保罗.克鲁格曼:美国不堪债务重负只是假象(2012-01-05)
  • ·陈无诤:既得利益集团制造中国债务危机(2012-01-12)
  • ·朱海就:对于欧债危机,索罗斯看到问题,开错药方(2012-04-19)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