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日利亚华商被捕风波 中国人在非洲:挑战才开始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2-05-31 05:40:59
  • 尼日利亚街头的中国商人。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周程施 赖宇航

    “尼日利亚移民局是端着冲锋枪来的。”中国纺织品商人洪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进来以后,一个个的房间敲门检查。我们其实都准备好了证件,但这一次很奇怪,不管有证没证,先带走再说,还上了手铐。”

    5月22日,尼日利亚移民局以“在尼非法从事纺织品贸易活动”为由在尼北部城市卡诺的堪汀夸里纺织品市场逮捕了45名中国商人,其中包括34名男性、11名女性。

    但这仅仅是一次全国性行动的一部分,当天尼日利亚移民部门在全国范围内对在尼非法居留和务工的外国人员进行集中整治。

    在拉各斯、卡诺等地先后有近百名中国公民被扣押。洪俊就是其中的的一员。

    多名在尼日利亚的华人接受时代周报访问时均表示,这样规模的清查行动,前所未有。

    无独有偶,在加纳也发生了清查逮捕中国人的事件,随着中非经贸交往的进一步加深,一些涉及中国人的争议事件也日益增多,对在非华人、中国政府和中非关系,都形成了考验。

    \

    华商被关铁笼

    5月22日,由于已经收到消息说,尼日利亚移民局可能会来人检查,洪俊待在位于拉各斯龙城的家中。下午有人敲门,他开门后就遇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拉各斯是尼日利亚最大的经济城市,很多中国人会用“尼日利亚的上海”形容这里。龙城是拉各斯的一个中国商人聚集地,此外还有一个老的中国城。2005年,老中国城曾经遭遇尼日利亚海关的一次大规模检查并被暂时关闭,理由是售卖“走私品”。

    洪俊被带到移民局的扣押地点以后,发现那里已经有很多中国人。他们不得不按照要求,把手机、手表、皮带、鞋子去掉,穿双袜子待在铁笼子里,里面满是蚊子苍蝇,很脏。

    “尼国移民局没对我们使用暴力,没有打骂,态度也不错。总局有人从阿布贾(尼日利亚首都)过来在场看着,他们不敢乱动,但是那里条件很差。总体来说,我感觉这是一次比较正规的检查。”洪俊说。

    洪俊还透露后来拉各斯中国工商联合会副会长孙国平前来看望被扣华人并跟尼方交涉,他说:“他们只是接受调查,并没有违法的行为,如果有违法行为,你们该关就关,该抓就抓。但若没问题,就不能这样对待。”尼日利亚方面有人表示认同,但他们内部意见并未统一,几个领导后来吵起来。

    像洪俊这样证件齐全的,很快就被释放。5月2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证实,约70名日前被尼日利亚移民部门扣留的中国公民已经获释。而拉各斯中国总领馆领事部主任徐春满说,在拉各斯被尼日利亚移民部门扣留的60名中国人中,50多人被尼移民部门查明在尼系合法居留和经营,已平安返回住所。

    洪俊说:“有合法证件就放走,没有的就被遣送。人家查一下,我觉得也是合情合理的,这自身就是违法的,在我们中国,如果外国人长期这样,我们也会查。”

    不少当地华人向时代周报介绍,这样的行动常有,经常发生在过节之前。他们表示,移民局或者警察局常想办法捞钱,抓一个中国人,勒索几万奈拉(尼国货币)就放人了。但是这次行动比较大,给钱都不放人。

    洪俊表示,检查人员没有向他索要钱财,不过在拿回手机皮带的时候,还是给了小费。在尼日利亚,几乎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只要需要和权力机关打交道,就需要小费。他透露,有时,华人在机场被检查时,连随身携带的大白兔奶糖也会被抓走一把。

    只是经济冲突?

    据报道有尼日利亚官员透露,此次抓捕行动直接受命于移民总局,尼联邦政府对此并不知情。该官员称,尼方实施的逮捕行动某种程度上与其“以人为本和对等”的外交原则是一致的,因为中方正在国内开展的清理“三非”外国人员的行动也牵涉一些在华滞留不归的尼日利亚人。

    也有人认为,这次冲突源于当地人和中国人在经济上的冲突。据《人民日报》报道,尼日利亚卡诺州移民局局长伊曼纽尔·布拉斯科(Emmanuel Brisca Ifeadi)指责中国商人如同“拾荒者”一样,钻市场的空子,抢走了本应属于尼日利亚本地人的工作机会。

    尼日利亚上个世纪有250家纺织企业,但由于长期受到国内缺电、基础设施和生产设备落后等因素的影响,1980年代起,尼日利亚纺织业开始崩溃。尼政府为满足国内需求,一度被迫允许通过提高纺织品进口关税的方式进口部分国外纺织品,但是这依然不能阻止外国特别是中国纺织品的大举进入。目前,尼日利亚仅剩15家本土纺织企业在正常运作。

    尼政府出于保护本国就业及工业产业等的需要,对外籍工作人员实行配额管理。为保护尼日利亚的纺织品产业,尼法律有“禁止从国外进口纺织品”的规定。但是洪俊透露,尼日利亚关于纺织品的法律朝令夕改,一会合法,一会不合法。即便禁止时,又允许周边国家的纺织品大量通过边境买卖、走私等方式进入。

    因为中国公司的超强竞争力,最近又有20家尼日利亚本地纺织企业倒闭,可能有超过15000人失业。在拉各斯的主要中国商人聚集区,平时热闹非凡,甚至不少人会从邻国赶来,只为得到廉价的中国纺织品。

    同时,没有合法身份的情况在华人当中确实存在。据洪俊等当地华人反映,在尼日利亚获得工作签证很麻烦,当地政府效率很低,很多中国人因为嫌麻烦,没有通过合法途径续办签证。

    “中国人和当地民众、政府之间的冲突,有可能变得更加频繁起来,随着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越密切,冲突就会越频繁。这些摩擦都是正常的现象。尼日利亚移民局每年都会对当地外国人进行逮捕,没有特别针对中国人,而且今年这次的规模也不是最大的一次。可能是最近几年中非双边贸易增多,才逐渐引起国内的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李智彪对时代周报谈道。

    “中国人法律意识比较单薄,总觉得什么都可以用钱解决。签证过期,没去延期,以为交罚款就可以了事。孰不知,交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即使办了,大多也是假的,也不会去移民局验证办理证件的真伪性。”曾旅居尼日利亚数年,长期工作于非洲的作家“一个人喝着拿铁”对时代周报记者谈到,“尼日利亚腐败问题严重,政府经常拖欠公务员的工资,所以移民局的人经常去华人聚居区扫荡。华人一旦被抓,就是交钱了事,事后也不吸取教训。”

    “尼日利亚欢迎并支持中国人前来投资创业并进行正常的贸易活动,但决不允许这种在市场上和尼日利亚人争夺生意的行为。”伊曼纽尔·布拉斯科否认这是一次针对中国人的行动。“这些逮捕行动是一次大规模打击非法经商活动的一部分,尼日利亚将继续打击这种非法商人。随后,类似的逮捕行动还会在拉各斯、卡杜纳和奥尼查等城市展开,遭逮捕的商人将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命运。”

    比利时欧洲学院的中非关系研究者本杰明·巴顿(Benjamin Barton)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认为:“在未来,中国极有可能面对更多与本地人之间发生的纠纷,不过这些其实也是中国在非洲成功的另一个后果。中国人和中国公司在非洲越成功,他们成为本地政治利益目标的可能性就越大。比如最近在赞比亚,中国就成为当地选举的一个靶子。尼日利亚的这次风波,在5年前这可能成不了什么新闻,但现在中国是尼日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纺织品举足轻重,所以这导致了该问题被政治化。当地政客显然希望借此提醒中国商人尊重一些公平竞争的法则,也增加自己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叫板的筹码。不过长远来说,中尼两国都需要对方,类似的争端也还不足以抵消双方可以通过双边关系获得的利益。”

    洪磊也承认部分确实存在非法居留和工作情况并可能被依法遣返的中国公民,他表示:“中国驻尼日利亚使馆将继续积极提供领事协助,维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得到人道主义待遇等合法权益。中方将与尼方保持密切沟通,推动有关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每个中国人的经历都如同小说”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实习生 周程施 赖宇航

    “每一个在尼日利亚的华人,经历都可以写一本小说了。”现在在卢旺达做翻译的 “一个人喝着拿铁”感慨。

    华人在尼日利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82年前。1930年,当时殖民地的人口普查已经显示有3名中国人居住在尼日利亚。从1950年代起,香港商人开始来到这里经商,到1965年已经有200名华人生活在这里。1999年,5800名中国人旅居尼日利亚,其中包括630名台湾人和1050名香港人。

    中尼经贸猛进

    目前,有超过2万名华人长居尼日利亚。这里甚至有整个西非第一份也是唯一的中文报纸,《西非联合商业周刊》。

    进入21世纪之后,中尼经贸往来迅速发展,尼日利亚富含石油、天然气和多种矿石,为世界第12大产油国和第8大石油出口国,石油探明储量为世界第10位。2011年其人口超过1.6亿,是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在全球排名第七。

    “经济上说,中国正成为尼日利亚最重要的伙伴,该国的外贸相对多元化。中国在对尼出口上远远领先美国、西欧和印度。我想中尼两国会在短期内继续接近,这会有助于中国在尼投资、获取原材料和对尼出口。尼日利亚当局也会希望在从对华关系上获得更多的利益。”巴顿分析。

    尼日利亚确实从廉价的中国制造中受益。“中国手机功能很多,款式也不错,更重要的是非常便宜。”一个当地人表示。也正因为如此,中文热一直流行。许多尼日利亚人争先恐后地付钱学习汉语并且参加汉语考试。2011年5月,10所拉各斯的公立中学开设了汉语课程。2009年,拉各斯大学孔子学院设立。“我们希望让当地人学习汉语,这样他们才能参与到未来中国扮演着无比重要角色的国际经济活动中去。”孔子学院负责人Taiwo Akinyele教授表示。

    目前在尼日利亚有超过800家中国公司,中国是尼日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除了纺织品外,中国建筑公司也在尼日利亚遍地开花,许多工程包括公路和铁路被委派给了中国公司。值得指出的是,即使是这些大型建设项目,中国公司也倾向于中国工人,许多尼日利亚人抱怨,自己不能从国家的建设工程中得到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

    麻烦或越来越多

    对于华人来说,这个只能让国内人想起足球的西非资源大国意味着危险、金钱、刺激、苦闷,还有疟疾和伤寒。

    河南小伙子郑华在一家国有建筑企业做技术员。刚到尼日利亚的经历让他终身难忘,几个土匪让一辆车停车,司机不肯,竟然被土匪用枪打死了。“脑浆一地,我看到都吐了。”

    “如果不是为了挣点钱,谁愿意来这里?到了这里,才觉得国内的生活太幸福了。”几乎每一个在尼日利亚的华人,都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他们也普遍认为,都是在国内混得并不如意,没有太多办法的人,才被迫来这里。老家四川的洪俊曾是一名中石油的员工,后来他下岗了,到杭州找工作,应聘一家小公司做副总经理,糊里糊涂就带着3个大学生来到了非洲。

    “主要是上有老,下有小,我们下岗工人嘛,也不能多给国家添麻烦。在这里慢慢熬吧。”洪俊说。

    无疑,在尼日利亚是有很大机会赚到钱的,正如在拉美、中东和东欧一样。这些也是吸引华人来这里的缘故。中国人在尼日利亚住在富人区,被当地人视为有钱人,成为黑工口中的“Master”(老爷、大人),也总是成为敲诈勒索和各种犯罪活动的目标。在国内很多企业中国员工和外国员工同工不同酬,尼日利亚的情况有点类似,不过是反过来,中国人在同等情况下,可以拿到比当地人高不少的收入。

    在郑华那里,开挖机的黑工一个月能赚到人民币1200元,普通的司机一个月500元,保安一个月400元。“我觉得给他们的工资太低了。”郑华说。

    巴顿表示:“中国在尼日利亚的扩展,由于受到中尼贸易庞大的赤字影响,可能会成为一些尼日利亚政客竞选的工具。这意味着中国商人可能会在未来遭遇更多来自政府的压力。当然,中国的进入也带来其他变数,比如由于加剧了当地的贫富差距,引起公众形象的恶化,或者说中国公司将日益成为尼日尔河三角洲地区臭名昭著的土匪的目标。对于后者,也曾在过去深深困扰西方公司,恐怕将在未来给中国带来不少麻烦。”

    除了抢走工作,非法居留等,还有逃税问题。不久前曾爆出一件较大丑闻,一家在拉各斯维多利亚岛上建造通讯设施的中国公司,被指控让员工删去许多关键档案和破坏硬件,以回避政府检查。此外,中国制造的产品虽然便宜,但是尼日利亚人普遍抱怨其质量差,用不多久就坏了。

    “赚够钱就回国”

    洪俊也承认,尼日利亚里流行一句话,任何行业只要有中国人进来就死亡。因为中国人即使有8%、5%、2%的利润都肯去做,而其他外国人一定要20%的利润。

    中国人吃苦耐劳,什么都做。自己既当经理,也做会计、出纳和苦工。当地人认为很难分享到中国人带来的繁荣。

    “但是尼日利亚没有看到中国人给当地带来了多少繁荣,物价降低了多少。本来一件衣服可能卖3000奈拉,中国人只卖1000奈拉,还交了那么多税。”洪俊认为。

    李智彪认为中国人在非洲从事各种经贸活动和生活时,需要注意的有两点:“一是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非洲50多个国家的法律和风俗都不一样,有少数中国人不了解当地法律法规,从事不正当的生意,这就比较容易引发冲突。现在国内也有一些措施限制他们的出去,以免对中国形象带来负面的影响。二是中国人去非洲最好不要从事和当地有竞争关系的行业,例如批发、零售业。中国人在当地投资办厂是能受到当地欢迎的。中国政府也鼓励国内的大公司、大企业去非洲投资办厂。”

    洪俊认为自己和当地人相处得很好,他的理念是,在别人的国土上,不能和当地人处不好,所以经常施以小恩小惠,给小费,卖东西便宜点,打打折。还雇佣了一些黑工。“他们都叫我‘爸爸’。”

    5月22日,龙城雇佣的黑人保安还为中国人打抱不平。他们对移民局的人喊:“你们不能这么对待中国人。”结果冲突加剧,黑人保安险些要和端着冲锋枪的移民局人员打架。

    “移民局拿出垂泪瓦斯喷华人雇用的黑工,最后还是被中国城的老板及时制止。”洪俊说。

    尽管有如此多的华人在尼日利亚,却没有人会把这里当成家。对于郑华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赶紧完成合同回国是正经事。对于洪俊这样的商人,也是准备存一笔钱,赚到了养老金就回国。华人并不常回国,很多人都是三五年才回一次。

    “这里没有华侨,没人愿意移民过来,不像其他国家如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敲诈勒索损失小钱无所谓,但是不安定,又有好多疾病,很多人都埋骨他乡。我们在这里吃了国内根本想象不到的苦,被骂、被欺负都只能忍气吞声,为了就是赚够了钱,回乡养老的那一天。”洪俊感慨。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采用化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尼日利亚 华商被捕 非洲 的报道

  • ·中国人在非洲:挑战才开始(2012-05-31)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卡扎菲:非洲“万王之王”(2009-08-03)
  • ·非洲要冲建基地 日本海外派兵再突破(2009-08-06)
  • ·印度大国梦:非洲当“跳板”(2011-06-23)
  • ·当地政府的“敌人”:中国投资非洲难题(2012-02-09)
  • ·中国人在非洲:避不开的伤害(2012-03-0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