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督二脉” 厅长告白:愿以政治前途换取甘肃中医的发展,让患者受益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5-31 01:17:37
  • [摘要] 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表示,甘肃人穷,医改摸索点传统的、简单的方法,愿以政治前途换取甘肃中医的发展,让患者受益。卫生厅挺真气所,而2008年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后,真气所就由一

    甘肃省医务人员真气运行学骨干培训班培训现场。 图片来自网络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甘肃兰州

    5月29日,兰州李少波真气运行研究所(下称真气所)官方网站上登出一则《关于暂缓举办真气运行培训班的通知》。通知称:“鉴于近期社会上对真气运行的争议较大,为保证真气运行今后健康有效地发展,除甘肃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的课题班继续开办外,兰州李少波真气运行研究所和各推广机构的办班近期暂缓,何时开班另行通知。望各位学习者见谅!”

    此前,一直力挺真气所的甘肃省卫生厅也于5月28日作出“不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的决定,其宣传处对外的统一口径是:“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对此,真气所一工作人员称,最近前来采访的记者太多,所长李天晓为避免危害学员肖像权的事情发生,决定将六七两个月的班先暂停了,等风头过后,大家心情都达到一个平稳状态时,“我们这个班还是会继续下去。”

    刘维忠的中医情结

    5月23日,“甘肃41名医务工作者9天打通任督二脉”的新闻惊爆网络后,真气所和甘肃省卫生厅就一直饱受公众质疑。尽管甘肃省卫生厅一直在积极回应此事,但公众对于此事的态度却依然超出他们的意料。

    这并非甘肃省卫生厅第一次陷入舆论漩涡;而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此前亦曾因推广“猪蹄疗法”被网友戏称为“猪蹄厅长”。

    连续多日,时代周报记者数次拨打刘维忠手机,不是暂时无法接通,就是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早在2010年,刘维忠就已开始推广真气运行法。2011年10月,甘肃省卫生厅召开全省医疗卫生系统深化医药体制改革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上,刘维忠明确要求所有医护人员学习真气运行法,并且要免费教病人,各级医院要推行中医式护理。

    今年55岁的刘维忠,除1978-1982年曾在兰州医学院医疗系上学,和2008年任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外,其履历与医疗卫生包括中医并无太多交集。

    刘维忠在一篇文章中也曾提到过李少波真气运行法,“我的一个同学得了乙肝,休学半年后拿着化验单给我们看说他的乙肝好了,我们一看化验单上确实写的是阴性。我们问他是怎么好的,他说是练了半年李少波的真气运行法见效了,他教我们班每个人都练了真气运行法”。

    不管事态如何持续升温,刘维忠始终在自己的微博中表明态度,甚至不惜以牺牲政治前途为代价,“甘肃人穷啊,医改摸索点传统的、简单的方法,……我50多岁了,如果牺牲了我的政治前途能换来甘肃中医的发展和患者受益,我愿意。”

    早在2011年10月,刘维忠在一篇文章中就写道:甘肃是一个穷省,全省人口占全国2%,国内生产总值只占全国1%。我们在医改中确定一个思路,就是“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人民群众健康,走中医特色的甘肃医改之路”。

    2011年1月,刘维忠入选2010年度中医药新闻人物。2011年10月,全国第六次中医药科普高层论坛暨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普分会换届会议,推出第二批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席健康科普专家,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名列其中。

    真气所前世今生

    公开资料显示,真气所成立于1992年6月,是由原甘肃省科委(现甘肃省科技厅)批准成立的一家非营利民办科技研究所。甘肃省科技厅政策法规处处长张学斌,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解释真气所成立背景:当时国家大力发展科技产业,全国各地都在批准成立类似民办科研机构,“当年,李少波在甘肃的影响比较大,真气所就是在那时候成立的。”

    张学斌说,甘肃省科技厅没有给真气所拨过科研经费,其所有资金均为自筹。他说,类似真气所这样的机构成立后,每年应到甘肃省科技厅年检,但从他2007年轮岗到政策法规处后,就没有见过真气所前来年检,“这样一来,按照有关规定,真气所和甘肃省科技厅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张学斌称,2001年,国家出台《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办法》后,甘肃省所有民办非企业单位都交由甘肃省民政厅统一管理,“去年年初,甘肃省民政厅下发一份文件,上面详细列出仍旧归科技厅管辖的50多家民营非企业单位,这里面并没有真气研究所。”

    这一点亦得到甘肃省民政厅的证实—在甘肃省民政厅民办非企业单位资料库,查不到有关兰州李少波真气运行研究所的任何信息。

    尽管张学斌始终强调,当年批准成立的真气所是非营利单位,但时代周报记者在查阅资料时却发现,真气所收费授课并非近两年才发生的事,早在1998年9月,《气功》杂志即刊登“关于举办真气运行法系列培训班的通知”,当时最高学费为360元/人,食宿费30-50元/天。

    甘肃省卫生厅宣传处一王姓处长称,卫生厅和真气所没有任何关系,“卫生厅就是好心推广真气运行法而已。”

    那么,真气所到底是由哪个部门在监管呢?5月28日,真气所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真气所在兰州市工商局城关分局登记注册,目前营业执照正在年检中,因为变更了地址,所以需要一些相关证件才可以年检,“网上年检的时间已经过了,我们把材料准备好送过去就可以了。”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的相关资料则表明,2008年7月,真气所在兰州市工商局城关区分局登记注册,法人为李天晓,出资额为5万元,登记住所为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501号,经营范围及方式为真气运行学术的研究、推广、开发、书刊编撰等,登记机关系兰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城关分局,属地监管工商所为渭源路工商所。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2008年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后,真气所就由一个非营利的科研机构变身为个人独资企业。

    兰州市工商局城关分局有关工作人员称,从目前登记状况看,真气所并不具有招生、收费资质,“个人独资企业要进行招生、收费等项目,必须获得教育、物价部门审批。”他说,从这一点看,真气所现在是在超范围经营。

    5月29日,时代周报记者拨通渭源路工商所电话,询问真气所有关情况,一工作人员称,他们的工作人员出去检查有关真气所的事情了,具体情况现在还不知道。巧合的是,就在这一天,真气所在其官网上发出暂停培训班授课的通知。

    采访中,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真气所不仅在郑州、杭州等地设有分部,还曾募集捐款380万元,在平凉崆峒山景区建立真气运行研究院。真气所工作人员称,崆峒山真气研究院目前仍然空置,因为未达到运行相关条件,“今后条件合适了,肯定会启用。”但让人不解的是,平凉市崆峒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对此事却予以否认。该局一工作人员语气肯定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机构。”

    卫生厅缘何力挺真气所

    真气所位于兰州市火车站西路776号一栋老式居民楼内。5月24日,甘肃电视台记者马骏前去真气所采访时,被该所学员要求不删除采访影像不得离去,无奈之下马骏拨打110。马骏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在整个采访过程中,他的感觉就是真气所在宣传时确实过分夸大真气运行法的功效。但他坚信,甘肃省卫生厅和真气所之间没有利益关系,因为按照甘肃省卫生厅宣传处王姓处长的说法,推广真气培训班只是卫生厅众多工作中的一项。

    甘肃省卫生厅机关后勤服务中心主任王春道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是此次真气培训班组织者,“我们办班都是民主决定、各个部门签字认可的。”王春道说,所有参加的人都是自愿的。兰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中医管理科科长张炜,是此次真气培训班教员之一。他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真气运行班讲的是中医养生文化,“实际上,我们在这个班上并没有强调要打通任督二脉,而只是在强调一种养生方法。”而在真气所官方网站学术论坛中,亦开辟专门版块,“力挺刘厅长”。

    因为“任督二脉”风波,号称“打假圣斗士”的方舟子曾在微博中要求刘维忠“下课”,但这一说法遭到甘肃不少社会人士包括媒体记者的反对。新华社甘肃分社记者聂建江在微博上公开支持刘维忠,“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近几年为甘肃卫生改革做出应有贡献。对刘维忠,甘肃人民有资格评价,大多数人也心里有数。”

    甘肃省卫生厅宣传处有关人员表示,甘肃是欠发达省份,医疗资源比较稀缺,推广中医药对百姓来说是一个既简单又省钱的方法,“只要是有关中医药的内容,我们卫生厅都会进行尝试和推广。”

    甘肃省卫生厅官网发布的数据显示,甘肃省大力推动中医药应用后,基层就医人数大大增加,占就医人数的70%,高于全国60%的平均水平;2011年,甘肃省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为99.52元,全国平均为183.3元。除西藏外,甘肃省平均住院费和门诊费是全国平均数的一半左右,为全国最低。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任督二脉 中医 的报道

  • ·“任督二脉” 厅长告白(2012-05-31)
  • ·铁嘴钢牙剩斗士 文砖武锤方舟子(2012-03-08)
  • ·以毒治癌:中医药逆袭香港(2013-12-0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