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煤炭大亨,被通缉者,澳门赌场上的豪客,股市里的受挫者:山西前首富的跌宕人生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5-17 00:48:25
  • [摘要] 与张新明发生赌债纠纷的武全旺、朱亮等人指称,在被河南警方通缉期间,张新明不但没跑,反而经常和警察在一起,调用司法公权力为自己催讨赌债。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北京

    淡出公众视野一年多后,张新明回来了。5月11日,山西前首富张新明在北京登报痛斥网络谣言及一些媒体的不实报道,称自己一直在正常处理公司业务,并没有“跑路”“失踪”“被抓”。

    开5辆奔驰赴高校招聘

    5月14日,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甲10号星城国际大厦C座18层,欧美亚太国际投资(北京)有限公司(下称“欧美亚太”)内一片寂静,除两名前台和一名正在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整个公司未见其他人的踪影。前台娴熟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张总不在”,并称也联系不到张总秘书,无法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她说,张新明最近没有去过公司,“有事才会来,没事的时候一般不来”。

    欧美亚太成立于2009年,系山西金业煤焦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业集团”)子公司,由张新明注册成立并控股。

    一名与张新明交往密切、要求匿名的人士称,2010年,张新明号称将旗下产业以100多亿元的高价打包卖给华润,除去实物资产入股所占太原华润20%股权外,议定售价应为70多亿元,华润在支付47亿多元后,因张新明所售企业诸多手续难以完善等原因,拒绝支付剩余款项。而张新明得到的这47亿多元资金,除去偿还历史欠债及澳门豪赌、股市投资失败等债务外,资产现已严重缩水。“乐观估计,张新明差不多还有20多亿元吧。”上述人士称。

    时代周报记者获取的相关法律文书则显示,张新明持有的太原华润20%股权已被质押两次,一次质押给华润联盛公司获20亿元,另一次,目前不详。所以,与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晋城阳城有限公司及山西沁河能源集团公司正在进行诉讼的金海煤矿,成为张新明要争取的重要资产之一。

    今年不到50岁的张新明,在其出生的古交市吾儿峁村曾一度是一个神话。张新明真正的飞黄腾达始于1994年,那年2月,张新明与武警黄金指挥部生产经营管理部签订合作协议,决定联办华北黄金实业(集团)公司。

    1994年从山西大学毕业后进入华北黄金实业的张磊(化名)回忆,当时,张新明到山西大学去招聘时,带着十几个人,全都西装革履、戴墨镜、手持当时还是稀罕物的“大哥大”。在那个县委书记都还只能坐桑塔纳的年代,张新明5辆乌黑锃亮的奔驰车就那么排成一溜停在教学楼下。

    不过,工商及审计等资料显示,张新明与武警黄金指挥部之间的关系,名为合作,实际仅为挂靠。1998年,国家下文要求军队、武警部队和政法机关一律不再从事经商活动,武警内蒙古森林总队正式与华北黄金实业公司脱离关系。但三年间,华北黄金实业公司付给内蒙古森林总队290万元。

    “金融靠山”坍塌

    1998年12月,张新明、张新跃、张星亮三兄弟出资成立山西金业物贸有限公司(下称“金业物贸”),主营批发零售煤制品、焦炭及铁路和公路运输,注册资本800万元,当时的大股东为张新明的弟弟张星亮。

    2000年,张新明结识了太原市商业银行行长吴元。张新明公司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高管透露:“正是借助这一特殊关系,张新明通过伪造财务报表,找人做假评估报告等方式,将自己仅有的几百万元资产评估为4000万元,从太原市商业银行贷出1亿元资金,以此办理了金业第一焦化厂建厂手续。”

    2001年3月,张新明正式出现在金业物贸股东名单中,而金业物贸此时已更名为山西金业煤焦集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增加焦炭生产。焦化厂尚未建好,张新明又以焦化厂名义作抵押,从商业银行贷款2亿元。

    山西太元律师事务所2006年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金业集团的长期债务中,包括太原市商业银行的长期借款4亿元,短期借款1.4795亿元,应付票据4.8亿元。相关资料显示,最高峰时,金业集团从太原市商业银行贷款规模达到12亿多元。直到2009年,金业集团仍有7.8115亿元贷款未归还,约占到该行核心资产的1/4。

    凭借这些银行贷款,金业集团在2001年后迅速壮大。但让人不解的是,尽管集团净资产号称达到51.3639亿元,公司全部利润居然不足2519万元。

    2004年,张新明首次登上“胡润能源富豪榜”。可这份荣耀似乎并未给张新明带来好运气,这一年,张新明遭遇人生中的第一次风暴。当年山西启动打黑行动,吴元之子吴冰因与黑社会团伙有染且背负命案被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分局抓获,吴元因包庇其子被捕,山西掀起一起官场地震,而张新明也因此失去获取贷款的主要来源。

    “首富”资产隐患

    2005年,刚逃脱中纪委调查的张新明,荣登“胡润能源富豪榜”,在入选的8名山西富豪中位居榜首,山西首富之名即由此而来。

    那一年,失去银行靠山的张新明资金链条依然吃紧,加上张新明本人多次前往澳门豪赌输掉巨款,无力缴纳煤矿资源价款。2005年12月9日,张新明之子张文杨与山西省煤炭运销公司晋城分公司阳城县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张文杨将其持有的山西金海能源有限公司13%股权以每股30万元总计39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煤运阳城公司;作为合作内容的一部分,煤运阳城公司通过银行向张新明之子张文杨的关联企业古交市跃峰洗煤有限公司委托贷款2.8亿元,期限为六年。

    2006年3月,阳城公司正式向跃峰洗煤发放委托贷款8000万元,并于当年年底再次发放两笔共计1.23亿元贷款。但2亿多元的贷款发放后,跃峰洗煤却并未依约偿还相关利息。截至2007年9月13日,跃峰公司所欠利息已达676万元。这也成为了日后张新明、张文杨父子与煤运阳城公司旷日持久诉讼战的导火索。

    2007年9月13日,张新明家族成员决定将金海能源62%股权转让给沁和能源集团。在张新明撮合下,张氏家族成员几名股东同样以每股30万元总计1860万元的价格,向沁和能源董事长吕中楼转让金海能源共计62%股权。作为附加条件,吕中楼不再向张新明索要之前的1.25亿元欠款,并承诺由沁和投资公司向张新明旗下公司借款3.75亿元,同时支付给张新明各类款项共计1.03亿元,并且帮跃峰洗煤偿还拖欠煤运阳城公司676万元的贷款利息。协议还约定,沁和投资公司需要拿出金海能源的11%股权,交给煤运阳城公司作抵押,防止跃峰洗煤不偿还贷款本息。

    此后,围绕这笔三角担保贷款产生的争议及诉讼不断,事实上,事情很简单,张新明反悔了,想收回当年转让出去的金海能源。如今,这场诉讼仍在继续,而张新明的两部手机也依然关机,对于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要求,截至发稿时,张新明也没有回应。

    尽管资产中存在种种隐患,但金业集团百万吨焦化项目仍被列入山西省“1311”重点调产项目,和太原市重点扶持做大做强的30户企业之一。

    2009年6月,山西省展开声势浩大的煤焦领域反腐败行动,张新明被调查,限制出国至今。2010年7月1日,公安部接到有关张新明涉黑举报材料后,派专案组赴晋调查,此案后由山西省公安厅移交至太原市公安局调查,经过两三个月调查,太原市公安局得出结论称,“调查结果与举报内容不符,无涉黑行为等事实”,仅以举报中一起非法拘禁案件对张新明处以500元罚款。

    2010年8月,在因伪造护照偷越国境被河南省公安厅通缉前夕,张新明与TCL集团旗下的惠州市TCL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各出资2000万元,成立山西TCL汇融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张新明任公司董事长。但公司成立没有多长时间,张新明即因伪造证件等罪名被河南省公安厅悬赏500元网上追逃。

    2011年8月,张新明向警方自首。在其“自首”后不到10天内,沪深两市大宗交易平台在8月29日连续出现17只股票溢价交易,且交易地域主要集中在山西太原市府西街的2个临近营业部中,疑为张新明所掌握的投资基金套现,总金额可能高达15亿元。但据接近张新明人士透露,这几次交易下来,张新明损失惨重,股本缩水一半以上。张在股市上的运气并不比在澳门赌场好,所买的股票基本只亏不赚,仅2011年一季度买卖宁波港近3500万那一笔,就亏损将近2000万元。




    “沓码仔”老乡的反击


    本报记者 张蕊 发自北京

    与张新明发生赌债纠纷的武全旺、朱亮等人指称,在被河南警方通缉期间,张新明不但没跑,反而经常和警察在一起,调用司法公权力为自己催讨赌债。

    “通缉犯”带着警察抓人

    今年3月7日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后,武全旺一直在积极筹备反诉张新明利用司法诬告陷害及敲诈勒索。自2010年9月28日被张新明带警察在深圳抓获至此,武全旺已经失去自由一年半多……

    “张新明对太原市公检法的操纵,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武全旺说。2010年9月28日带警察在深圳抓武全旺时,张新明事实上已于9月10日被河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应该处于在逃状态。对此,张新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自己是报案人。此前,通过古交市公安局,张新明已经对武全旺玩过一次“捉放曹”游戏。

    尽管同为古交人,相识40多年,但武全旺和张新明真正结交则始于2005年后。通过煤焦成为山西首富的张新明到澳门赌博,碰到早年也曾开过小煤矿的老乡武全旺。此时,武全旺从事的是一种被澳门当地人称之为“沓码仔”的生意。

    张武的纠纷源于张新明的一次“托底”。当时武全旺作中间人,张新明在澳门托另一个叫王利平的山西煤老板底,作为山西仅有的两架私人专机持有者,两人互不服气,台面都铺得很大。结果,张新明先赢了6000多万元,后来一次输了4000多万元,赢了的他认,输了的他不认,武全旺不答应,这成为2010年4月2日张新明到古交市公安局报案说武全旺诈骗的原因。

    从武全旺处要到4000多万元后数日,张新明又到澳门,托北京新兴医院院长朱明的弟弟朱亮底,还是要武全旺作中间人。据武全旺讲,这次,张新明输给朱亮1380万元港币,这成为张新明第二次到古交市公安局报案说武全旺诈骗案的导火索。

    武全旺介绍,张新明此次在澳门总共输了5亿多元,托他出面与朱亮协商,所欠赌债回内地后再给,朱亮同意。但张新明把武全旺约到太原,拿出一份早已拟好的合作协议要武全旺签字。武全旺回忆说,张新明说自己输多了,需要与武全旺合作洗码把钱挣回来。武全旺说,事实上,张新明自己也派马仔在澳门从事这个行业,只是他赌得太狠,存在赌厅账户用来洗码的资本还不够他自己输。

    时代周报记者拿到的这份《合作协议》显示,由张新明出资1亿港元,武全旺出资6000万港元,双方合作。这1.6亿港元投资被分为两期,张新明一期投资的5000万港元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打入朱亮账户的1380万港元,另一部分则打入双方指定账号。

    但两人的合作后来却并未启动。张新明在后来的一份证词中称,签订《合作协议》后不久,他派人去澳门考察,发现武全旺未进行任何投资。张新明在澳门的代表杨朝辉也认为武全旺无合作诚意,就将3000多万港元还给张新明。

    煤炭大亨VS“沓码仔”

    2010年8月18日,张新明向古交市公安局报案称,被武全旺诈骗1211万多元人民币及600万港元;9月28日,自己也处于被通缉中的张新明,带古交公安局民警在深圳将武全旺抓获。

    2010年11月6日,古交市检察院以武全旺偷越国境为名对其执行逮捕。2011年6月13日,武全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处罚金3亿元。2011年10月28日,武全旺本应刑满释放,但古交市公安局又以涉嫌诈骗为由将武全旺刑拘,古交市检察院依然坚持不予批捕。11月4日,太原市检察院对武全旺提起了公诉;次年3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武全旺无罪。

    武全旺案中关键证人朱明、朱亮透露,此后,张新明依然6次来到北京,秘密会见朱明,威逼利诱,要他传话给朱亮,作出对他有利的证词。

    在张新明报武全旺诈骗1211万多元案中,朱亮的证词至为关键。张新明打到朱亮账上的1211万多元,究竟是如张新明所言是武全旺以合作为由向他骗来还自己赌债,还是如武全旺言是张新明自己欠下朱亮赌债,朱亮的证词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案件走向。

    武全旺案之所以出现转机,是因为古交市检察院人员在张新明方的许多证词内发现诸多疑点,无法形成证据链条,因而一直拒绝批捕,且构成诈骗案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必须要以恶意占有为目的,武全旺打给张新明的5000万港元欠条期限是一年,在张新明报案时距离打下欠条才仅仅3个月,尚无法证明武全旺已经将其中的1211万多元(折合1380万港元)恶意占有拒不归还。

    时代周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录音显示,朱亮称,第一次这1380万港元,他当时确实不知道是张新明在后面托底,但他当时见到了张新明的马仔王忠在现场盯台。在后来他与张新明的多次托底赌博中,也是王忠在现场盯台。他后来还见到张新明本人,知道王忠就是替张新明盯台的马仔。

    此外另一份录音显示,朱明称,张新明曾6次来到北京与自己会面,给他许下多个承诺,他将这些承诺转达给弟弟朱亮,朱亮因此回来作证。但朱明不肯透露张新明当时承诺的内容,他说自己还有“顾虑”。

    朱亮则说,当时张新明的承诺是要借给朱明3亿元让他投资医院,并在澳门给朱亮出5000万码(泥码),让他有次翻本机会。

    5月15日,朱明、朱亮仍不肯站出来讲出全部实情,武全旺向多部门提交对古交市公安局政委秦书伟及张新明等的举报材料。法律界人士分析,若武全旺举报的这些罪名成立,张新明最高可能被判处无期以上徒刑。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山西 首富 富豪 煤老板 的报道

  • ·山西首富张新明之逃(2010-11-16)
  • ·能源大省山西转型之痛(2009-07-21)
  • ·山西煤改陷入僵局(2009-07-27)
  • ·山西面临转型之痛 GDP全国唯一负增长(2009-08-06)
  • ·山西煤炭:整合进行时(2009-09-10)
  • ·山西煤改 3000亿民资流向何方(2009-10-28)
  •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所长王宏英:煤老板应退出历史舞台(2009-10-28)
  • ·温州煤老板500亿搁浅(2009-11-05)
  • ·勾兑打翻了山西醋坛子(2011-09-07)
  • ·山西民间借贷:转型中的危机信号(2011-10-2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