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瑞安经管中心主任谢丹阳:人民币国际化关键要能保值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4-19 01:32:58
  • 本报记者 陈无诤 实习生 陈子青 发自香港

    人民币汇率波幅扩大,迈出国际化重要一步。中国人民银行4月14日宣布,自2012年4月16日起,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5‰扩大至1%—这是自2007年5月浮动幅度由3‰扩大至5‰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浮动幅度的再度扩大。

    此举显示了中国政府对经济的信心,是人民币国际化重要的一步。路透社评论说,人民币汇率浮动幅度扩大是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里程碑步骤,是进一步开放其新兴金融市场的关键改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简称“IMF”)总裁拉加德于4月14日亦对中国的这一举措表示赞赏,“这表明中国允许市场力量在决定人民币汇率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如何解决中国资本账户开放与全球化的矛盾?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新晋委员陈雨露,在香港出版的《人民币时代》一书中也明确表示,应回归金本位,建议“多元制衡”—由美元、欧元与人民币一起构建“第五代国际货币体系”。

    “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重大利好消息。”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瑞安经管中心主任谢丹阳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顺水推舟的过程,人民币国际化的益处和风险都需要考虑。

    谢丹阳是美国芝加哥大学博士,长期研究人民币国际化问题。《经济学和金融学年刊》的副主编及《太平洋经济学评论》编辑委员会委员。曾任IMF高级经济学家、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主任。目前还兼任香港外汇基金咨询委员会辖下货币发行委员会委员。

    地方债务解困要有中长期计划

    时代周报:欧债危机的解决窗口即将来临,美国的经济则持续衰退,在中国政治、经济改革的关键节点,你怎么判断当下的形势?

    谢丹阳:我觉得美国,好歹还有一些正面的消息,比如房地产上面一些正面的信号,从基调上来讲慢慢趋向于正面。但这还得基于欧洲问题不进一步恶化,美国复苏就会渐渐走上正轨。

    我觉得欧洲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只是搁置了,通过增加流动性等手段,大家暂时把这个问题放一放。表面上看起来基本上缓和了,但深层次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包括银行的问题、政府债务如何偿还等。如果他们采取收缩政策的话,肯定会对全球经济有影响。因此,我对欧洲的实体经济还是比较担心。

    至于美国复苏,也是基于其他地区不出现大的动荡的情形下,才能逐步走向正规,因为美国中央银行比较主动,如QE3不推出,就一直吊着,那么投资者也不会出现恐慌性地抛售。欧洲的问题还是一个比较长期的问题。就目前情况来看,基本上就是想拖着,让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

    时代周报:在这种国际形势下,这些问题对中国有哪些比较大的影响?中国的金融和货币政策如何调整?如何评价4万亿刺激政策?

    谢丹阳:中国还得未雨绸缪啊,要朝前看。宁可错在略微高一点的通货膨胀,也要确保经济政治稳定,有些政策可能需要适当的调整。

    比如利率可以不动,金融改革确实要谨慎一点。最近说的政策要向小微企业倾斜和民间金融合法化的说法,都要建立在法制法规进一步健全的基础上。这一块如果监管不到位的话,就会出现卷款出逃的现象。

    中国4万亿的刺激现在回头来看,当时的做法起到了很积极的作用,稳住了形势。但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是不是有人中饱私囊或说以前被枪毙的项目重新复活,都是可能有的,但总的来说,4万亿这个数目还是比较恰当的。

    时代周报:中国的经济目前到了非常关键的转型时期,地方的巨额隐性债务、民间金融转型危机等问题迫在眉睫,对此该如何解决?

    谢丹阳:这些问题不是说不能解决,但解决过程中要注意道德风险,包括让地方政府发债来解决债务问题,还需要中央一定程度的总调控。像阿根廷这些国家,因地方政府债务崩溃,最后还是中央政府买单。地方政府要向中央做中长期计划,不搞计划经济,但要有一些指标,让中央政府能够实时观察到地方的财务状况。在这个前提下,中央应让地方政府有权去作出一些决策。

    时代周报:去年中国民间金融出了很多事情,比如高利贷、热钱流入等。在这样的情形下,你觉得中国的通胀形势下一步会如何变化?

    谢丹阳:在全球实体经济较弱的情况下,中国的通胀至少从数据看不是大问题。美国或欧洲国家的一些热钱可能确实流到我们亚洲国家来了,他们对亚洲或许会形成一种压力,但我觉得要关心的是,到时他们会不会收回这个流动性。美国方面从最近几十年的情况来看,还是比较负责任的。我觉得,全球流动性的泛滥到2015年会有一个相当程度的收缩。因为他们宣布,该政策会维持到2015年。因此,不出意外的话,到2015年回收流动性的做法就会开始。

    三明治计划解决中小企融资难

    时代周报:中国民间金融的监管问题凸显,中小企业贷款难是全球性的问题,中国是否有可能解决这一问题?

    谢丹阳:这个问题我早就预见了,我在2006年写过一篇文章就讲到中小企业贷款难的问题,这个问题全世界都有存在。但政府跟银行的关系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当时针对这个情况设计出一个中小企业三明治支持贷款计划(下简称“三明治计划”)。

    政府资助中小企业贷款的办法在国际上有多种形式:利率补贴,直接贷款,信息咨询,政府担保。但都不是十分成功。拿政府担保来举例。通常的办法是贷款机构在贷给中小企业时可决定是否申请政府担保。可想而知,银行提交申请的大都是有问题的贷款项目(所谓“逆向选择”问题)。鉴于这点,申请获政府批准的几率非常低。

    首先,地方政府给中小企业下一定义。所有中小企业,如需贷款y元,则x元贷自银行,y-x元贷自地方政府。在下面的讨论中,暂时让y=100,x=60。x的合理值取决于地方政府的财力、中小企业所占市场份额、银行在中小企业贷款方面的经验及综合实力。三明治计划的核心有下面几点。

    第一,三明治计划自动适用于所有中小企业(资格取消者除外)。第二,所有借贷决策由银行根据申请贷款企业的经营状况和前景而作出。第三,假设年利率为10%,到期后,偿还优先顺序为:20元给政府、60元给银行、20元给政府,6元给银行,最后4元给政府。基本想法是,一方面促使银行做好功课(所以第一个20元给政府),一方面给银行一定的保护(如该企业能偿还80元,银行只损失利率而已)。还款顺序犹如多层三明治。第四,三明治计划可使地方政府积累信用记录,并可依此取消某些企业贷款资格。第五,随着信用记录的积累以及银行对中小企业借贷经验的积累,不良贷款率将会下降,地方政府的贷款部分也将获得盈利。

    时代周报:在这个方面,美国似乎做得好一点,他们中小企业的资产负债表相对比较透明。那么中国民间金融监管如何才能落到实处?

    谢丹阳:美国的信息可能比较透明。香港也在这方面做了比较大的努力,比如说将信息共享,香港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去了解这些信息。但在内地的话,我觉得还是很难做。

    金融监管肯定有漏洞,别人钻你的漏洞并没错。最主要是发现漏洞后要怎样去补,这是一个过程,想一步到位不现实。但政府至少要努力去减少人命案件的发生,避免因破产而去寻短见的惨案的发生。

    一个大企业家不得不去跳楼,这个现象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就是体制出了大问题。政府要鼓励企业家去创新,鼓励他们去冒一定的风险,有风险就会有失败的可能,但不能说失败了就要搭上性命,那这就是体制有问题了。政府既然说要推进民间金融建设,要把地下钱庄、民间集资等合法化,那就要把法律法规做规范了。

    时代周报:政府现在拿温州来做金融试点,你觉得拿温州当试点的可操性在哪里?资本项目放开和利率改革要注意哪些问题?

    谢丹阳:这个还是要很小心的。如果法制法规不到位的话,会出现很大的问题。不能说这个试点什么都能搞什么都能做,银行还要花相当大的精力去关注这件事。哪些东西可做哪些东西不可做,政府还是得先做些功课,不要等出了问题再改正。

    资本开放得要有步骤,就是要做到可控、有序。当时上海说要搞国际板时,我建议用国外的货币去做。我希望大家对汇率风险有了解,民众对汇率风险可能不是特别了解。如用外币去做国际板的话,对大家更好地了解汇率有好处,这也是投资者去投资海外资本市场的一个必要条件。此外,利率放开也要有序,现在剩下最后这一步,目前仍是观望状态。因此在放开的同时也要建立存款保险体系,同时要增加监管,否则会出现跟美国一样的问题,而且中国的情况也许会更严重。

    人民币国际化要保持购买力

    时代周报:近期,中国政府推动了一系列旨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改革措施,如在贸易领域内将人民币跨境结算扩大至所有进出口企业,在资本账户项下扩大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额度。是否预示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实质性进展?

    谢丹阳:2011年11月,IMF总裁拉加德访问北京时,就人民币何时能够进入IMF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问题指出:人民币早晚是要加入的,但现在时机尚未成熟,因为目前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上尚未实现完全可兑换。

    人民币国际化分为以下几步。第一,人民币成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在次贷危机中,一些国家和中国达成货币互换协议,无形中启动了人民币结算需求。第二,人民币成为国际投资货币。金融机构和大型企业已相继发行人民币债券(点心债券,熊猫债券)和海外人民币计价房托。另外,人民币QFII投资也已开启。第三,只要中国维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继续改革开放,人民币终将被很多国家纳入外汇储备。

    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中国对人民币国际化之后所需履行的义务也要有所认识。预计到2025年,人民币不仅实现国际化,而且将成全球三大货币之一。当然,这是个比较乐观的预计。

    时代周报:你曾提到人民币国际化必须经历三个阶段:从交易货币、投资货币到储备货币。人民币国际化要注意的问题最主要是什么?

    谢丹阳:人民币国际化这几个步骤,基本上还是一个顺水推舟的过程吧,刚开始大家有这样一个意愿——要用人民币去结算,加上其他国家也需要人民币走向国际化,政府就顺水推舟,让人民币国际化做起来了,但我觉得人民币国际化的益处跟风险都要考虑到。

    下一步应应先在香港成立一个离岸中心,再转向其他国家去,比如新加坡和伦敦等。我觉得这其实就是一个很自然的发展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关于人民币要做的事情最主要是保证它的价值,不能说一直要升值,要保证人民币有一定的购买力,比如说保证每年贬值不超过2%等。这样的话,投资者才有意愿去持有人民币,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就相应地确立了。

    人民币快速升值将重创出口、影响就业。我国出口厂家需要时间进行整合,提高定价能力。在人民币缓慢升值的前提下,加息会进一步刺激人民币投机行为。央行唯一的做法就是上调准备金率。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应适时加强对金融风险的规制及防范及对资本流入及流出的疏理。人民币兑美元的均衡值不是中国一方的事,与美元的国际地位息息相关。

    时代周报:人民币在香港的存款上升速度是非常之快,今年年初,有很多投资银行声称今年年底就可以达到一万亿人民币,你曾乐观地预测,到2025年人民将成为全球第三大货币,现在是否还同样乐观?

    谢丹阳:香港人民币存款去年12月底较11月底显著下跌6.2%。人民币存款为5885亿元,远低于某些分析报告预测的1万亿目标。上半年的涨势未能延续到下半年,可能与第四季度人民币升值预期降温有关。今年RQFII正式开通有助于香港人民币业务。

    2011年中国经常账户以人民币结算部分达到2.58万亿元。同时,人民币计价外国直接投资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约1100亿元,仍处于低位。德意志银行马骏最近撰文称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深化有赖于资本账户的开放。我赞成这观点。但目前国际经济形势仍相当复杂,开放步调需谨慎、可控。

    我个人预计到了2025年,人民币可能和欧元并驾齐驱成为三大货币之一。当然这里也打一个问号,目前的欧债危机,欧元是不是要马上崩溃了?官方没有宣布人民币国际化的年限,大家的预测是到了2015年的时候,人民币完全达到国际化。但并不是说你一完成以后你马上就能跟欧元并驾齐驱的,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可能会成为第三,但是要成为并列第二还是有一段路要走的,当然这个前提条件就是欧元不会崩溃,我个人觉得欧元是不太会崩溃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人民币 汇率 的报道

  • ·热钱凶猛 外管局“杀鸡儆猴”(2010-11-03)
  • ·货币超发悬疑(2010-12-23)
  • ·人民币越坚挺美元资产越安全(2009-07-16)
  • ·人民币国际化 水到只待渠成(2009-07-17)
  • ·人民币贬值承担国际博弈使命(2009-07-21)
  • ·让人民币脱离“美元锚”(2009-07-21)
  • ·货币战争:人民币亚洲发力(2009-08-27)
  • ·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多远(2010-02-25)
  • ·人民币升值压力测试迷局(2010-03-24)
  • ·通胀迫人民币快速升值?(2011-04-28)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