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苗寨来了家矿业公司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3-29 02:33:15
  • 被封的探矿洞。——本报记者 邓全伦 摄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贵州雷山

    3月26日,贵州省黔东南州人民医院。45岁的杨胜景,头上缠满了纱布,躺在病床上已整整10天。

    杨胜景是黔东南州雷山县永乐镇开屯村村民。3月15日下午5时左右,他在当地村民和贵州虹博矿业有限公司(下称“虹博矿业”)发生的冲突中,被后者请来的打手砍伤,头中两刀,两根手指被砍断。他是9名被砍伤村民中伤势最严重的。

    这起被当地政府称为“3•15”事件的矿群纠纷,在矛盾升级后,酿成一起群体性事件,并被网络演绎为“公务员维稳被民众押解游街”。这一极具戏剧冲突性的新闻立即引发外界关注,给当地政府带来巨大压力。

    3月26日下午,雷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县长巫贵生从开屯村赶回县里,疲惫地坐在时代周报记者面前。“经过我们的积极处置,目前事态得到平息,当地村民情绪稳定,但维稳的神经仍然紧绷,不敢有丝毫松懈。”他说。

    苗寨血案

    从黔东南州府凯里沿炉榕公路南行,过雷山县城至130公里处,车过山坳,眼前便呈现一派迷人景观:蓝天白云下,群山拱卫,梯田如锦缎一般,萦绕在山体上,层层叠叠。这就是著名的开屯梯田。456户2092人的开屯苗寨就坐落其间,美丽又宁静。

    然而,这一切在3月15日被打破,整个寨子开始充满躁动—苗寨村民发现虹博矿业正在四公里外的桃江乡岩寨村瑶人山搭建临时简易工棚。

    2011年12月,虹博矿业宣布在此建设一座年产40万吨的选矿厂,但开屯村民认为这将污染环境、影响水源,多次前往阻工。今年2月,当地官方向这些村民承诺:未经开屯村民同意,不得开工。

    针对这次矿业公司搭建临时工棚之事,开屯苗寨村民认为是选矿厂即将复工。“这明显违背了政府当时的承诺。”开屯村村民杨探说,当时,寨民群情激愤,要前往现场讨一个说法:到底是政府背弃诺言,还是矿业公司擅自行动?

    中午12时,100多名开屯村民陆续集结到选矿厂工地。雷山县政法委书记、副县长巫贵生向时代周报证实,下午1时,县里接到电话,立即组织永乐镇干部前往现场了解情况,并开展劝解工作。在工地现场,并无虹博矿业管理人员,只有八九个搭建工棚的外地工人。这些工人见前来的村民个个情绪激动,都跑掉了。

    巫贵生称,为平息村民激愤情绪,控制事态发展,永乐镇政府当即组织干部拆除1个工棚。但这一举动并未得到村民赞许,他们反而阻止政府介入拆除,坚持要求虹博矿业自行拆除,并亲自向村民承诺选矿厂不再复工。

    永乐镇政府立即通知虹博矿业拆棚,但对方以没有民工为由未予执行。村民怒气不断升腾,终于遏制不住,将剩余3个工棚点燃焚毁。

    随后,上百名村民聚集到1里开外的虹博矿业项目部临时办公室,和留守的管理人员发生争吵,矛盾升级,一些村民翻墙入室将办公和生活用品全部扔出室外。干部和警察劝解无效,激动的村民们滞留现场不肯离去,坚持要求虹博矿业给出说法。但他们等到的不是虹博矿业的解释,而是砍杀。当时在现场的开屯村民杨号回忆,下午5点左右,一群手持大马刀和棍棒的打手,突然到达现场,冲进人群,见人就砍。

    杨号回想当时情景现仍心有余悸,“如果我反应稍慢就被砍倒了,我拼命顺着公路狂跑”。但杨胜景没有杨号幸运。杨胜景在混乱中,被人绊倒,并承受了打手们的砍杀,倒在血泊中。

    据雷山县官方通报,这次矿群冲突中有9名开屯村民被砍伤,派去现场劝解的官员和干警亦有人被打伤。手持马刀和棍棒的打手,为虹博矿业雇请。

    “目前受伤的9名村民已有3人出院,其他6名正在康复中。”雷山县政法委书记、副县长巫贵生说,虹博矿业涉案人员当天即被雷山县派出的大批警力全部缉获,已对涉嫌组织、策划指导、参与违法犯罪的22人,采取强制措施,其中14人被刑拘,正依法提请检察机关批捕。

    被刑拘的14人中包括虹博矿业法人代表邱洪。今年45岁的邱洪,系黔东南州都匀市人。巫贵生称,邱这次雇请的是“地下警队”,其中多人为刑满释放人员、劳教释放人员,他们平时通过为娱乐场所看场子、帮人暴力解决纠纷来获取报酬。

    寨矿对峙

    事实上,3月15日发生的开屯苗寨和虹博矿业的矿群纠纷,只是两者自2011年6月以来无数冲突中的一次。

    虹博矿业2008年在雷山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为贵州黔南华益矿业有限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有色金属和非金属矿采选、加工及经营。此前的2007年1月,虹博矿业已依法取得贵州省国土资源厅颁发的《矿产资源勘察许可证》。其所取得雷山排则矿区的探矿许可权,探矿权勘查项目为雷山县排则铅锌多金属普查,探矿范围主要在永乐镇开屯村区域。

    2011年6月,它开始在开屯村的一处名为“干同九筛”的区域开挖探矿公路,多次受到当地村民的阻拦,双方矛盾由此引发。当地村民介绍,干同九筛为开屯村8条水沟的源头,在这里开挖公路和探矿将对水源造成破坏,引起水位下降,致使梯田变荒田。

    “开屯梯田是苗族农耕稻作文化的瑰宝,是旅游品牌。我们担心挖矿会毁了它。”开屯苗寨村民杨探说,此前,有当地村民曾在水源地私挖过矿,致使数十亩梯田荒废。

    2011年下半年,虹博矿业因在干同九筛开挖矿洞探矿,遭到开屯苗寨村民多次阻止。当年年底,虹博矿业转移阵地,在开屯村交界处的桃江乡岩寨村瑶人山开建选矿厂。开屯村民认为这个厂会污染环境,集结前往阻止。

    开屯苗寨村民杨号称,村民们这种担心来自20年前的一个现实案例。当时,毗邻瑶人山的开屯坳开办过一座冶炼厂:“随后,一两公里区域内的树木和花草枯死,像火烧坡一样。”

    因此,距选矿厂四公里之外开屯苗寨村民,对该厂的建设一直抵制。2011年12月10日,双方对峙升级,150多名开屯村民前往选矿厂工地阻工,双方发生冲突,虹博矿业一名施工人员受轻伤,1个工棚被村民烧毁。2012年2月1日,雷山县警方进入开屯村,对阻工案件展开调查,被村民围堵。

    2012年2月12日,虹博矿业对选矿厂举行复工仪式,开屯村140多名村民闻讯赶往现场进行阻拦。2月17日,因前一日警方依法传唤村里一张姓村民调查阻工案,开屯村民长时间堵塞炉榕公路的交通。其间,雷山县、永乐镇两级政府当场承诺:虹博矿业选矿厂建设暂停,未经开屯村民同意,不得开工。堵路村民方才散去,虹博矿业与村民的矛盾得到有效控制。但3月15日的血案,让双方关系降至冰点。

    雷山排则矿区的探矿、开发已被当地官方取消,村民目的已达到。但一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称,矿业公司与开屯苗寨的对峙背后,其实是利益的博弈。

    “20世纪90年代,这个村就有村民在矿区范围内私采滥挖,2009年才被当地官方叫停,所有小矿被封被炸。虹博矿业进入,让这些村民心里不平衡,他们认为自己地盘上的矿山,岂能让外人开采?”上述知情者说。

    开屯村委会一官员证实,该村私采铅锌矿现象一度很严重:“特别是1996、1997年,几乎家家都在采。炸药被控制、矿石价格下跌后,才有所遏制。”

    “官员游街”

    然而,“3•15”血案让当地官方陷入了尴尬境地。

    3月16日上午11时左右,300多名开屯村民到永乐镇政府上访,希望当地官方就虹博矿业伤人事件给出一个说法。接到消息后,永乐镇4名干部前去接访,但接访过程中部分村民情绪激动,推拉这几名干部,引起赶集群众围观。雷山县官方通报称,在县、镇工作人员悉心疏导和劝解下,聚集起来的围观群众和上访村民散离,“其间,没有发生矛盾冲突”。

    3月17日,一则“贵州民众押解官员游街”的新闻现身网络,引发国内外关注。新闻称,“雷山县永乐镇开屯村村民抗议当局包庇矿场,押官员游街”,并配发一段4名镇政府官员被群情汹涌的群众推行、官员沿途高举双手的视频。

    永乐镇党委副书记梁定彪和镇干部文思,就是当天接访被村民推拉的4名官员之中的两位。3月25日下午,梁定彪、文思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坚称,网络上的“游街”说是炒作。

    梁定彪坦承,视频中高举双手者就是他。“高举双手是我有意为之的,并不是村民对我的游街行为。”梁定彪说,当天接访前,镇领导召集大家开会交代,在接访村民中大家一定态度诚恳,情绪冷静克制。

    梁定彪四人在镇政府门前被上访村民拉住,要求去开屯苗寨当面向全村村民解释虹博矿业伤人事件,并通报是否处置了伤人者。“镇上街面窄,又是赶集日,场面混乱,村民情绪激动,推拉我们的又是妇女。”梁定彪说,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刻,稍有敏感语言和动作,就会授人以柄并导致局面失控,所以,他主动举起双手,并被村民推行。

    梁此前曾任雷山县西江镇派出所所长,多次参与突发性、群体性事件的处置。他说,他们四人被推行50米后,待村民情绪稍稍冷静,就主动要求去苗寨给村民解释,“推行中,我看见前面有年轻人拿着手机在拍,但没想到会拿到网上去发布。”

    雷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县长巫贵生和雷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茹捷,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均称赞,永乐镇4名官员在接访村民过程中冷静、克制的态度,很好地避免了矛盾的激化。

    在当天现场的开屯村民杨探亦证实,当时村民没有押镇里官员游街,“那只是网络有意误读视频”。但这条网络信息仍在不断发酵。开屯苗寨在外务工人员有五六百人,他们闻讯后迅速在广州集结了200多人,准备回乡“报仇”。最后,有21人返回。3月21日下午,这些返乡人员和部分村民共50多名,手持横幅到镇政府上访,用鸡蛋砸门,要求马上处理“3•15”事件行凶人员及虹博矿业。后经县镇官员耐心疏导,下午4时,这些上访人员才离开。

    雷山官方通报称,该县派出工作组赴广州、北京、贵阳等地开展工作,在广州等地的苗乡会支持下,通过电话联系或走访方式,对开屯籍在外务工人员进行沟通对接和见面恳谈,通报了事件真相和政府依法办案及抢救伤员的情况,拦截大量外出务工人员返乡。

    困惑县府

    3月23日下午,雷山县委县政府在开屯村委会召开恳谈会,对村民提出的意见和诉求进行解答。雷山县主要负责人当场表示,停止虹博矿业在雷山排则矿区的探矿及相关活动,对开屯梯田进行旅游开发。

    开屯警务室已建立,当地义务治安联防队亦已组建,以消除当地村民害怕虹博矿业报复的顾虑。目前,事态得到平息,村民情绪稳定。

    事实上,因维稳压力停止开发排则矿区,对雷山官方而言是一次“壮士断腕”之举。雷山有关官员称,除这次雇凶伤人外,虹博矿业在开屯村探矿和在桃江乡岩寨村建洗矿厂都是合法的,“项目启动,可解决税收和就业问题,但群众不理解,这让我们困惑”。

    雷山地貌被形象概括为九山半水半分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茹捷说,当地适宜耕种的土地十分有限,没有大的工矿企业支撑,农民增收困难,地方财政乏力。茹捷表示,如何增强自身造血功能,需找到新突破口。

    旅游是雷山的优势资源,但投入巨大,仅凭地方财力,根本无法一时实现,亟需“以短养长”。发展矿业,无疑是理想选择,该县矿产资源主要有铅锌铜锑等。2007年,贵州鼓励民资进入风险探矿,在此背景下,虹博矿业2008年被雷山县引进,获得排则矿区的探矿权。帮助虹博矿业建成年产40万吨的选矿厂,亦被雷山县政府列入2012年工业计划。这个厂建起后,可为当地增加税收至少300万元,同时解决当地农民就地就业。但“3•15”事件让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永乐镇镇长龙孝安坦言“痛心”:镇里至今没有一家企业,虹博矿业是招商引资进来的大项目,县镇两级政府都很重视,但一直受到开屯村民的阻拦而实施不了,虹博矿业也曾多次给县镇施压。

    雷山官方出示的一份来自贵州省地矿局101地质大队的报告显示,虹博矿业在排则矿区(包括开屯村)探矿工程活动,对该地区地表、地下水并无影响。

    当地知情者透露,针对选矿厂有无污染的问题,今年春节前雷山县环保局专门前往开屯苗寨解释“没有污染”,但当地村民根本不相信。

    “如何兼顾保护与发展,发展与民众素质问题,这是我们政府一直思考和破解的难题。”茹捷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贵州 污染 的报道

  • ·贵州醇总经理王小峰:我反对酒精勾兑酒(2011-10-12)
  • ·贵州醇的苦恼(2011-10-13)
  • ·苗寨来了家矿业公司(2012-03-29)
  • ·六盘水土地弊案调查(2013-04-18)
  • ·贵州取消10个国家级扶贫县GDP考核指标(2014-10-31)
  • ·盛会过后 空气“疯狂”(2010-12-09)
  • ·“仇和式治污” 铁腕治滇池(2009-07-08)
  • ·贵屿:电子拆解带来的污染之痛(2009-07-09)
  • ·襄汾,哀伤的塔儿山在哭泣(2009-07-21)
  • ·阳宗海砷污染再引争议(2009-07-2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