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虎辞任 9年4换总裁:业绩八年徘徊不前 合生何生?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2-03-21 23:30:54
  • [摘要] 合生创展的频繁换帅,或许与朱孟依的“不信任、不放权”有一定关系。

     

    本报记者 郭海飞 发自北京 

     

    “我一年多前就提出辞职了,而且已经请假休息了很长时间了。”3月18日下午,正式离任不久的合生创展集团有限公司(00754.HK,以下简称“合生创展” )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薛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

    3月14日下午,合生创展突然发布公告称:薛虎由于拟投放更多时间于其个人事务,已请辞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及集团一切职务,并获公司接纳,自3月1日起生效。

    从2003年至今,合生创展已经换了四任总裁,薛虎的前任陈长缨、武捷思,在合生行政总裁的位置上都没有坐满3年。

    这家于2004年便成为国内首家年销售额突破百亿元的房地产龙头企业,在8年后的今天,早已没有了“地产航母”的风范,频繁换帅也未能扭转乾坤。

    2009年和2010年合生创展的销售额分别是150.8亿元和110.4亿元,2011年上半年合生创展完成合约销售仅53.25亿元,尚不及2010年同期的销售额。在频繁换帅的同时,合生创展所面临的困境和压力与日俱增。

    合同未到期选择离任

    一年多前,薛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戏言,如果有朝一日离开了合生创展,就不会再去别的企业,而是去郊区找块地,开个宠物店,专养藏獒,借此悠闲度日。

    如今,一语成谶。薛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早在去年上半年,他就提出了辞职申请,并且请假离开了公司的管理岗位,“去年下半年,我就没有再参与公司的管理工作了”。

    至于辞职原因,薛虎闪烁其辞,表示是由于自己个人的原因,“有身体自身的原因,另外我也有一些自己的事要做”。

    虽然薛虎给出了与合生创展公告类似的原因,但一位现已离职的原合生创展职业经理人向媒体透露,真正的原因并不是身体问题,而是与董事局的经营理念产生分歧,“老板不放权,但是薛虎身在其位又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对此,薛虎称:“你想想管理这么大的一个企业,大家各有各的想法,这也都正常嘛,但是大家都是想把公司做好嘛。”

    同时他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其请假离开公司管理岗位之后,是合生创展董事局主席朱孟依亲自负责公司的管理工作。“一直都是老板自己在管理嘛,这种公司大家也都理解嘛。”他说。

    虽然离任,但在合生创展任职长达18年之久的薛虎,对合生创展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一再声称:“不希望对公司有什么伤害,也不希望对老板有什么影响和伤害。”

    资料显示,薛虎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曾任职于国内高等院校及大型国有企业,1994年加盟合生创展,并在广州公司担任副总,负责营销及投资管理工作。曾在之前几位已离职总裁身边担任过左右手,自2007年10月23日出任合生创展执行董事兼任常务副总裁。

    薛虎自称,与前几任总裁都合作得很愉快,此前他曾在媒体采访中回顾前几位已各奔东西的总裁,言辞间也充满了感情。薛虎最为尊敬谢世东(1997年,谢世东转投合生创展),他认为谢世东把现代企业制度的管理思路,带进了合生创展。对2005年就任合生创展总裁的武捷思,薛虎充满了惋惜。是武捷思将境外资本市场引进了合生创展,但无奈身体太差,不得不离职休养。

    至于对前任陈长缨的评价,薛虎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陈总是极其有能力的一个人,当时我和他配合得很好。他在任的时候,我曾经担任过合生创展上海分公司的老总,代管过上海公司,也管过广州公司,后来又做常务副总裁辅佐他,同时分管营销,我和他合作得非常愉快。”

    如今,这位合生创展自己培养的总裁、为其工作长达18年的“元老”薛虎在合同尚未到期之际,却选择了离开。与此同时,去年11月份,合生创展执行董事兼财务总监赵明丰也欲退休辞职。据媒体报道,今年年初,身为珠江地产总裁的廖惠文也提出了辞职申请,但为了减少高层震荡对公司的影响,廖目前被暂时调任珠江物流公司做过渡,而廖为薛多年来的老部下。

    “走马灯”式换帅

    这并不是合生创展第一次出现“人事地震”,早在2003年,合生创展第一任总裁谢世东便请辞。为了筹备上市,1997年,朱孟依将在资本市场有着深厚人脉关系的谢世东聘为行政总裁,并一手策划上市事宜。合生创展于1998年成功上市。

    2000年,合生创展同时运作广州6大名盘,总建筑面积高达1000万平方米。2002年开始向全国核心区域扩展,在北京、上海、天津进行大规模地产开发,跻身中国房地产上市公司十强。但是在将这家偏安广州一隅的地方性房企发展成为全国性房企的2003年,谢世东却出人意料地离开了合生创展。

    据报道,其离职原因是与老板朱孟依在管理理念上存在分歧。

    2004年,合生创展开始投资建设2万亩的囊括别墅、温泉度假村、酒店、高尔夫球场等项目、号称“中国第一城”的京津新城,同时珠江帝景酒店系列三大项目陆续开业。这一年,合生创展年销售额率先突破100亿元大关,被王石称为“地产界的航空母舰”。

    但是合生创展的行政总裁一职却仍在空置,在空置期间,或许只能由老板朱孟依亲自披挂上阵。直到2005年4月,时任广东省省长助理的武捷思辞官下海,加盟合生创展出任行政总裁。在其任职期间,武捷思为公司引进了淡马锡、老虎两大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进一步壮大了朱孟依的地产“王国”。

    但是仅仅过了3年,武捷思便请辞离开。分手的表面原因被认为是武捷思的身体原因,但深层原因则是管理理念的分歧。据报道,武捷思的得意之作是“精简机构”,将区域公司权力加大,项目公司权力削弱,而朱孟依却一直奉行快速多变的发展模式,给予项目公司足够的权限,双方分歧由此可见。

    在武捷思离职后,2008年2月,朱孟依将集团副总裁兼北方区域总裁陈长缨任命为集团行政总裁。与此同时,朱孟依谋图在商业地产领域大干一番,于是聘请在酒店管理方面非常有经验的前万豪高级副总裁赵海作为董事兼副总裁,负责公司商业地产拓展,并给予赵年薪500万港元,外加100万股认购权的丰厚待遇。

    但是在金融危机的席卷下,2008年合生创展在商业地产领域,始终雷声大雨点小。一年之后的2009年1月,赵海便离开了合生创展。同年10月,合生创展华北区副总经理余洁和另外两名高管同时离职。进入2010年,任职仅仅两年的陈长缨也辞任行政总裁,薛虎接任,合同期为三年。

    2010年初,合生创展在新总裁薛虎的带领下,高调启动高端产品战略,宣布高端物业、高档住宅、高级商业将成为合生创展未来发展的三大支柱,将打造出高端产品五大体系:精细化专业定制高端生活、高端物业酒店化、一站式家居解决方案、一键式贴心服务以及一体化高端资源整合平台。

    同其他总裁的命运一样,薛虎也在合同尚未到期之际,选择了离开。截至目前,合生创展总裁一职尚未找到合适的人选。

    合生创展的频繁换帅,或许与朱孟依的“不信任、不放权”有一定关系。在去年11月,合生创展财务总监赵明丰离职之际,朱孟依23岁的女儿朱桔榕却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并于2009年12月开始担任总裁助理一职,分管本公司财务、人力行政管理等方面工作。

    公告显示,朱桔榕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专业,并曾在2007年和2008年在公司当过实习生。“她在公司工作很久了,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薛虎笑称。但对于合生创展是否有向家族企业发展的趋势,其表示不便多说。

    与朱桔榕一起被委任为执行董事的还有张懿,同时委任他为合生创展副主席及财务总监。张懿与武捷思同出自工商银行系,拥有丰富的金融行业经验。早年曾为中国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后加入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为助理总经理,先后升任该行副总经理、董事及行政总裁,还担任该银行全资附属公司华商银行、工银亚洲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工银亚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2010年工银(亚洲)私有化,张懿为主要负责人。

    张懿以400万元的年薪及9万股股权加盟合生创展,直接出任董事局副主席兼财务总监,职位高于行政总裁,但薛虎的离职是否与其有关则不得而知。

    合生创展踩空好几脚

    经过多年的高层人事震荡,曾经的“地产航母”合生创展,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王者风范,业绩一路下滑,被众多后起之秀纷纷超越。

    2004年,万科的年销售额仅为90亿元,而合生创展却一举突破百亿元,成为地产行业第一家进入“百亿俱乐部”的房企。

    然而此后,其销售额却一直未突破200亿元。2009年,合生创展销售额仅实现150亿元,2010年则下降至110亿元,而万科已突破千亿大关;2011年上半年,合生创展仅完成合约销售额53.2亿元,尚不及2010年同期的销售额。2011年前三季度房企销量30强排行榜上,已找不到合生创展的踪迹。

    合生创展赖以发展壮大的“大盘模式”,最终也成为阻碍其进一步扩张的绊脚石。

    1993年,朱孟依凭借低价拿下的处于规划之中的广州天河区大块农田,开发建设华景新城,一炮而红。此后,合生创展在广州东沿线先后开发了骏景花园、帝景苑、愉景雅苑、华景新城、暨南花园、华南新城等将近20个大型项目。

    2001年,北上的合生创展在北京一口气拿下5块大型开发用地总面积达到270万平方米。2003年,又拿下了天津2万亩的京津新城项目,准备投入120亿元的资金建设一个可居住50万人的京津新城,赌注为京津新城未来的发展前景和升值潜力。

    京津新城也不负众望地拥有了亚洲地区最大的别墅区,面积相当于五个颐和园。但因为交通、配套等多种原因,京津新城并未吸引到众多的购房客。这让合生创展深陷泥潭,在其中耗费了近8年时间,累计投入200多亿元,得到的产出目前却还不到100亿元。

    业绩不断下滑,与合生创展的战略布局不无关系。2007年前后,当万科、恒大等房企大鳄纷纷布局二三线城市之时,合生创展却依然以一二线城市布局为主。据201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土地储备建筑面积总量高达3050万平方米,其中在北京、上海及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储备量接近2000万平方米,超过总量的60%。

    合生创展华北区一位现已离职的副总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合生创展踩空了好几脚,2007年就踩空了,不光是京津新城的那一脚。”在此危难之际,新任总裁薛虎也积极促进合生创展转型,并于2010年初转型高端,将高端物业、高端住宅和高端商业作为未来发展的三大支柱。

    但正当合生创展转型之时,却遭遇了以“限购”为核心的宏观调控,这对高端住宅的销售非常不利。其2011年中报显示,2011年上半年,合生创展实现合约销售额仅53.2亿元,而2010年同期为60.3亿元;2011年,合生创展合约销售平均售价下跌22%至14714元/平方米,2010年同期为18757元/平方米。虽尚未公布2011年年报,但合生创展去年的销售额恐不乐观。

    在整体销量下滑的同时,合生创展的负债率却在不断增长。其去年中报显示,截至2011年6月30日,合生创展的净资产负债率由55%升至58%,负债总额达615.36亿港元,较2010年12月31日上升23%。与此同时,今年11月,合生创展还有一笔3.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到期需要偿还。

    在商业地产领域,尽管合生创展早就涉足,但由于资金沉淀较大,并未给其带来明显的收入。合生创展的2011年上半年年报显示,其土地储备中,其商用物业的建筑面积储备量约为710万平方米,占整个土地储备的23%。而2010年其商业物业带来的收入不足2亿元,合生创展2011年中报显示,去年上半年物业管理收入为2.35亿元,截至目前,虽尚未公布年报,但年收入应该不会很大。

    而在金融行业扎根多年的张懿加盟,或许正是为了扭转合生创展在资金方面所面临的压力,推动合生创展的战略转型,在耗资巨大的商业地产方面发力。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合生创展 的报道

  • ·合生创展:差异化营销造京津新城(2010-12-02)
  • ·合生救赎术:200亿发力商业地产(2010-12-16)
  • ·合生70亿加注商业地产(2010-01-07)
  • ·合生创展:得诚信者得楼市(2010-05-20)
  • ·合生创展:高端谋变(2010-09-30)
  • ·净利润为万科两倍 北伐十年 合生谋变(2011-07-21)
  • ·合生广场:黄金周一鸣惊人(2011-10-13)
  • ·合生创展兵败“亚洲最大空城”(2011-12-22)
  • ·薛虎辞任 9年4换总裁:业绩八年徘徊不前 合生何生?(2012-03-21)
  • ·合生创展:转型优质资产驱动型发展商(2012-09-2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