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稀土资源整合之痛:稀土老板与地方官员“共同富裕”,生态灾难加剧,民间冲突不断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3-21 23:22:32 来源:
  • 无序的稀土开采给矿区生态带来了难以解决的灾难。

    本报记者 何光伟 发自江西赣州

    在工信部提出稀土整合后的第三天,中国中重稀土主产区江西省下达2012年第一批稀土生产计划。

    官方资料显示,中国的稀土储量占全球36%,而江西省就占全中国稀土储量的六成,赣州市则是江西省稀土的主产地。

    由于此前多年来的滥采滥挖,一些人暴富发财后,江西省非但没有从宝贵的稀土资源中获得应有的利益,反而饱受环境破坏之苦。

    而此次稀土资源整合,央企与江西地方国企、地方政府的博弈,其利益再分配或许也会成为稀土资源整合的阻力。

    在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看来,稀土整合将会遏制稀土盗采控制产量,有利于稀土资源的保护。同时稀土价格也会逐步提升,有利于避免稀土资源的廉价出售。

    官商暴富

    一吨稀土能卖40万元!热水人至今难忘前几年挖稀土的“盛况”。这是一个赣南小山村,位于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安西镇,以盛产稀土出名。

    “暴发户”在前些年成了这个山村的热语。熟悉情况的村民透露,以前干一票扣除成本,一吨稀土能赚上10万—20万元,行情好的时候,甚至能赚近40万元。

    由于中国并无针对稀土专门立法,对盗采一直未予严厉打击。在很多人看来,贩毒会被处以极刑,但开采稀土不用杀头。

    前些年地方政府打击乏力滋长盗采,让不少村民也直接加入了盗采稀土的队伍。更有甚者,一些稀土老板已与地方官员“共同富裕”,官员们也参与稀土矿分红。

    2011年7月10日发生在热水村的一幕,让村民们至今无法忘怀。不少村民被矿主请来的混混暴打,致使村民们现在接受采访都不敢透露姓名。

    由于村委会将热水村位于烂泥坑附近的山私卖4500万元,烂泥坑有近百个开挖稀土的矿点,每天开挖稀土能产生数百立方米草酸水(剧毒)。

    矿主们开采山里的稀土导致生态破坏,而村民们又未得到合理的补偿,遂与村委会发生了争执。

    村委会和矿主只能找一些混混前来打斗,而村民们则用锄头和木棒,教训了他们。后来,当地政府出动了十几辆车前往热水村平息事件。多位村民证实,甚至连坐在当地矿产局车上的人,都带了刀具。

    在冲突中,有几辆车被村民推下路边。有官方媒体的报道,证实了当时热水发生的事情。信丰县为此派出了12个工作队进村入户听取百姓诉求,但至今也不了了之。

    就在热水村的那次事件后,信丰县不得不全面停止辖区内的稀土开采,官方警告称“不管是合法矿还是非法矿,凡是注液采矿的一律打击”。

    用村民们的话说,就是因为热水村有丰富的稀土资源,老百姓才会遭殃,“只给部分官员和矿主发了财”。

    为了稀土,混混们曾经在热水村不是一般的嚣张,他们甚至敢于明目张胆地抢稀土,以至于有些村民挖了稀土不敢拿出去卖。有村民还透露,以前为保证运送稀土安全,有矿主不得不请保镖带真枪全程护送。

    山崩水浊

    但前些年疯狂盗采稀土出售,让赣州部分官商暴富的同时,滥采稀土也给当地带来了生态灾难。

    江西赣州的一些土法开采及提炼稀土金属,多年使用粗暴简单的技术,给稀土矿附近的生态环境带来了无可补救的灾难。

    赣州的龙南县,已探明离子型重稀土的储量占世界离子型重稀土储量的70%,其品质居世界之首,一直享有“稀土王国”的美誉。

    就是这个“稀土王国”,因开采稀土导致生态破坏尤其恶劣,随处可见红褐色、寸草不生的裸露山体,不少河溪的黄浊臭水,人畜皆不能用,农民不得不蓄雨水备用。

    至于被提炼稀土时使用粗暴简单技术时的酸水浸蚀过的田地,基本是草木不生。据当地人透露,只要从山顶挖个坑洞,注入硫氨原液,坑洞内的红色土质遇到硫氨,就能将稀土离子置换出来。

    液体再通过管道流至山体底部蓄水池,然后加入酸性物质发生化学反应,液体又被抽入山顶坑洞,如此循环几次,即可得到稀土原材料,此谓“原地浸矿法”。

    因这种提炼稀土的方法简单,曾一度造成过去近20年间赣南的土法提炼稀土遍地开花。

    信丰县也是赣州市的稀土大县,在该县的安西镇热水村,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了“搬山运动”式的稀土开采。在挖掘机和铲车日夜不停地碾压下,不少山头被削平、平地变深坑。

    由于开采稀土使用大量酸性腐蚀剂,开挖稀土产生的废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就地在坑洞内渗透,下雨涨水就漫溢流向周边。

    在暴雨时,大量的尾矿夹杂废水冲出来,吞噬了不少农田和耕地,甚至危及到房屋。村民们担心矿场围沙坝囤积满河床的泥沙,随时都可能塌方给下游村民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更可怕的是,连河里的小鱼小虾都近乎绝迹。“水有毒、土也有毒”,最起码的生存环境都没了,不少人只好外出打工。

    开采稀土带来的生态灾难折磨着稀土矿区的人们。虽然官方也数次出台政策,希望努力改变矿区的生态,但资金问题一直未能解决。

    为解决因稀土矿长期开采导致的水土流失和污染问题,就在2010年底,龙南县和信丰县一共获得了江西省下拨的437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稀土废弃矿山环境治理。

    官方希望矿区能变成“绿色银行”,鼓励农民承包废旧稀土矿山种植果树,开挖鱼塘,开办养殖场等形式,变废为宝,最大限度利用废旧矿山资源。

    几千万资金对于稀土矿区的生态修复,显然是杯水车薪。按照赣州市寻乌县副县长廖丽萍的说法,“如果对全县所有废弃稀土矿山进行恢复治理,所需资金达10亿元。”

    就整个赣州来说,若对开采稀土等矿产破坏的土地进行生态修复,预计资金投入将高达380亿元以上。

    如果要恢复到未开采稀土前的状态,整个赣州市的稀土矿区至少需要1000亿元资金。而赣州市在2011年的财政总收入,也就只有180.32亿元。

    在江西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吴一丁看来,生态恢复也有标准,如果将标准提高,1000亿元的资金可能都不够。

    被迫整合

    针对中国对稀土等原材料出口的限制,美国、欧盟和日本已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了对中国的贸易诉讼,中方一再强调“稀土专营制”就是保护资源和环境。

    根据过去勘探的数据和近年的开采量推算,虽对稀土还能开采多少年说法不一,但吴一丁认为总体情况很不乐观。

    苑志斌表示,中国南方五省的中重型稀土储量从150万吨降低到60万吨,按照目前的开采速度,仅需10年便会开采完毕。

    资源枯竭加之稀土滥采带来的生态破坏等问题,中国在数次下令进一步收紧对重要战略资源稀土的监管行动后,终于做出了整合稀土资源的决定。

    面对国际质疑,中国商务部也就稀土出口问题,多次强调中方政策目标是为了保护资源和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

    就在3月11日,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为珍惜我国宝贵的稀土资源以及可持续利用,全国稀土企业将整合组建为2-3家大型企业,“整合方案并不一定按省来划分”。苗圩指出,中国的稀土出口政策不是针对某个国家,而是出于保护资源、保护环境的目的,实现资源可持续发展。

    两天后,中国中重稀土主产区江西省下达了2012年首批稀土生产计划,江西工信委称,全省生产指标矿产品下达4500吨,冶炼分离产品下达3950吨。

    稀土之所矜贵,源于其用途广泛,传统方面包括冶金、机械、化工、陶瓷、皮革等。当中在冶金尤为重要,只要在钢铁和有色金属中加入小量稀土,就能改善金属性能。

    中国目前供应的稀土金属有17种,对一些高尖科技如航空、讯息及能源等工业非常重要,如iPhone手机屏幕就掺有稀土。

    而中国稀土北方以轻稀土为主,主要分布在内蒙古包头,南方稀土以中重离子型稀土为主,主要分布在江西赣州。

    国土资源部2010年开始即明确表示,到2012年6月30日前,原则上暂停受理新的钨矿、锑矿和稀土矿勘查、开采登记申请。

    在稀土矿资源“限采令”大限将至,央企和地方国企之间围绕稀土资源的暗战正进入炙热阶段。

    公开信息称,江西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持有88个采矿权,整个江西省也就只有89个采矿权。从2004年组建开始,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就是赣州稀土矿山唯一的采矿权人。

    其实截至2012年年底,赣州地区88个采矿权证已被浓缩成42个。业内人士认为,资源枯竭也是赣州稀土矿业公司采矿权缩减的原因。

    而在此次稀土资源整合中,采矿权就是央企和地方国企博弈的重点。

    早在2008年,五矿集团就与与江西两家企业合作成立了五矿稀土公司。五矿稀土现在拥有13600吨的年分离能力,这让五矿集团成为全球最大的稀土产品加工商。

    如果说在此次稀土资源整合中,包钢稀土可主导北方稀土资源的整合,那么五矿集团势必就能主导江西稀土的整合。

    苑志斌认为,稀土整合问题归根到底是利益分配问题,跨省的稀土整合必然需要处理好不同地方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而在吴一丁看来,不管哪家国企主导整合江西稀土资源,都必须要做好稀土下游行业发展。

    如果仅仅是为控制稀土原料,地方政府不会轻易把采矿权交给央企。吴一丁认为,如果稀土全部由国家管控,地方利益得不到保障,阻力肯定会很大。

    赣州本土的稀土商也透露,如果稀土整合利益分配不均,地方政府肯定会通过现有的采矿权,继续控制稀土开采。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江西 稀土 生态 的报道

  • ·南钢改制,难得的平静(2009-09-23)
  • ·江西稀土资源整合之痛(2012-03-21)
  • ·危险的稀土(2009-07-08)
  • ·稀土新政:叫停粗放出口(2009-09-16)
  • ·稀土反击战(2010-07-07)
  • ·专题:稀土战争(2011-10-27)
  • ·稀土价格维稳之战(2011-10-27)
  • ·红枫:稀土没有卖成白菜价(2011-10-27)
  • ·南方稀土地盘之争(2011-10-27)
  • ·打击稀土盗采之难(2011-10-2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