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三权”抵押激活千亿资产 引入国家政策性银行,抵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房使用权与林权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2-03-15 03:56:29
  • 重庆渝中半岛高楼林立。

    本报记者 邓全伦 发自重庆

    重庆,这座集大城市、大农村于一体的直辖市,正在全国开启农村“三权”抵押融资的破冰之旅。

    3月4日,重庆市政府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在京签署合作协议,由后者投资15亿元入股重庆兴农融资担保公司(下称“兴农担保”)。兴农担保是我国第一家为农村“三权”抵押融资提供担保的专业企业。

    “三权”抵押融资,即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房使用权、林权抵押贷款。由于风险大、坏账多,银行并不愿意介入。重庆市此次引入国家政策性银行,增资兴农融资担保公司,就意在搭建一个稳健的风险分散体系,消除银行顾虑。

    据最新出台的《重庆市金融中心建设“十二五”专项规划》,重庆“三权”抵押融资到2015年将达1000亿元。

    撬动千亿沉睡资产

    重庆“三权”抵押融资1000亿元的计划,由2011年7月重庆市委三届九次全会通过的《中共重庆市委关于缩小三个差距促进共同富裕的决定》首次提出。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当时解读以上《决定》表示,重庆有3000多万亩耕地、6000多万亩林地、300多万亩宅基地,保守估计这些资产的总价值约为1万亿元,即便只抵押10%—20%,农村便可增加投入融资1000多亿元。

    事实上,探路“三权”抵押融资,对作为国家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重庆而言,是为缩小城乡差距而进行的金融创新之举。

    重庆知名金融专家、金融学博士范琨,一直致力于金融、经济制度领域的研究,他十分赞赏重庆的该项创新。他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林权是农民手中最主要的资产,但因评估难、抵押登记难、处置难,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是“沉睡的资产”。

    撬动这些“沉睡”资产,必须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农民的宅基地、承包地、林地,大家都知道是集体所有,农民有没有财产权并不清楚。”黄奇帆说,重庆为此作了改进,根据《物权法》“土地所有权是一种财产权,土地使用权也是一种财产权”精神,不仅对农民承包地、宅基地确权,而且把财产权也进行了确权。

    “大体上,农民的一块地如果值100元,20元钱归集体的财产权,80元归农民家庭所有。农民的土地就可以用来向银行抵押,增加贷款,因此我们提出了1000亿的‘三权’抵押贷款计划。”黄奇帆说。

    2010年11月,农村“三权”抵押融资开始在重庆推开。

    范琨表示,“三权”抵押融资在重庆顺利开展有以下几个关键因素:首先,2009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为重庆试水“三权”抵押融资提供了政策支持。其次,重庆市政府出文确定了“三权”抵押的性质。再次,重庆市高院对“三权”进行了司法界定。最后,政府完善了政策体系和相关配套措施。

    早在2010年底,重庆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推进农村金融服务改革创新的意见》,首次以省级政府文件形式对“三权”的抵押、登记、转让和处置等进行规范。

    2011年1月,重庆市政府又出台了开展“三权”抵押融资管理办法及抵押融资登记管理实施细则,明确规定重庆市范围内的“三权”都可用于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从制度上为“三权”抵押融资扫清了障碍。

    “农民手中的‘静态资产’只要制度许可,开始在资本市场上流通,就等于转化盘活了整个农村资产、农户资产、农村金融、农村经济。”范琨评价说,只有这样,才真正让农民拥有了财产性收益保障,重庆的先行先试才会取得突破。

    搭建“伞形”担保体系

    此前,“三权”贷款开展困难的绊脚石,是没有抵押、担保。为此,重庆2011年9月成立了重庆兴农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专事“三权”抵押融资担保。该公司注册资本金30亿元,由该市国有独资企业重庆渝富资产经营公司持有100%股权。

    兴农担保先后与15家银行建立了合作关系,取得贷款授信额度300亿元,实现“三权”担保23亿元。但这与发展目标相去甚远。

    重庆市的规划是,今年全市实现农村“三权”抵押贷款300亿元,明年达到500亿元,2015年1000亿元。兴农担保注册资本金30亿元,即使按照放大10倍的极限计算,也只能帮助获得贷款300亿元。

    因此,增资扩股势在必行。此次引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入股,兴农担保的注册资本金增至45亿元。

    事实上,重庆将以兴农担保为核心,在全市范围内构建一个“伞形”担保体系。

    这个担保体系的构建思路是市区(县)共建、政府推动、市场运作、统筹管理、两级联动。兴农担保协助各区县(渝中区除外)组建一家注册资本1亿元的子公司,对子公司在并表核算、分级审批、再担保、银行授信、争取财政支持等方面进行统筹管理。

    去年10月,渝北兴农融资担保公司已成立,注册资本金1亿元,其中渝北区出资9000万元,兴农担保出资1000万元。

    与渝北兴农融资担保公司一样,兴农担保也将对37个区县的国有融资担保公司每家投资1000万元,每家担保公司的注册资本金都为1亿元。按照计划,到今年上半年所有这些区县“三权”抵押担保公司都将组建起来。

    如此一来,兴农担保加上重庆各区县子公司的资本金,这个“伞形”担保体系资本金总共将达到90亿元左右。按资本放大10倍计算,可实现“三权”抵押融资担保贷款900亿元,为2015年最终实现1000亿元目标打下坚实基础。

    此外,当地政府还为“三权”融资建立第二道防火墙。

    重庆市财政局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了《重庆市农村“三权”抵押融资风险补偿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由市和区县财政设立7亿元的专项资金,对融资机构“三权”抵押贷款本息损失给予一定比例补偿。一旦贷款发生损失,财政补偿损失金额的35%,其中市财政承担20%,区县财政承担15%。

    风险分散体系一搭建,银行的放贷热情就被调动起来了。截至2011年12月底,5家银行在重庆累计发放“三权”抵押贷款180亿元。其中,重庆农商行对“三权”抵押贷款更是实行绿色通道服务,最快两天就能发放贷款。

    重庆经验可推广全国

    然而,重庆“三权”抵押融资在推进中亦遇到一系列问题。各金融机构反映最多的是,“三权”抵押价值确定难、评估机构缺乏、农村“三权”登记不完善以及抵押物变现难问题。

    “在实际工作中,我们发现部分农村‘三权’未确权、办证,或者登记与实际情况不符。”重庆农商行三农事业部相关负责人称,这直接导致“三权”抵押贷款无法办理,或审批贷款量小等问题。

    同时,“三权”抵押物专业评估机构数量少,评估费过高,也成为“三权”抵押贷款推进的一只拦路虎。

    重庆目前还没有建立起完善的“三权”流转交易体系,缺乏专门针对农村“三大”资产的收购管理平台,金融机构处置变现有困难。

    重庆多家银行建议从地方立法加强“三权”确权办证、进一步明确“三权”抵押合法性、建立完善“三权”要素市场等方面出发,加快推进“三权”抵押贷款的开展。重庆市金融办负责人表示,该市正在进一步完善后续配套政策。

    “重庆是集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于一体的直辖市,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在范琨看来,该市“三权”抵押融资具有示范效应,可以在全国范围推广,以盘活农村沉睡资源,为破解“三农”问题助力。

    我国9亿农民,2.5亿多户农户,占全国城乡家庭数的70%左右,是中国现代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主要经济主体,拥有宅基地180亿平方米,人均耕地不足1.4亩。据中国粮食经济研究会统计,2005年10月末,全国没有解决温饱的,以及刚刚越过温饱线、但还不稳定的低收入人口总计有6432万人。

    而另一方面,我国农业金融投入占比小。范琨介绍,2010年9月末,全国农村信用社贷款余额5.7万亿元,占全国各贷款机构的12.3%,其中涉农贷款余额3.7万亿元。2011年底中国农村民间借贷预计1.1万亿元。重庆市发改委的调查显示,该市目前共有10个县55个乡为金融服务空白乡镇。

    因此,在范琨看来,全国推广重庆“三权”抵押贷款经验,走农村产权制度改革之路有重大意义,从而解决农村融资瓶颈,盘活农村资产,使其变身为显性而恒久的资产,扩大农民创造纯收益的途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重庆 农村 三权抵押 的报道

  • ·重庆“笔电”风云(2010-12-02)
  • ·重庆武隆,不是意外的山崩(2009-07-13)
  • ·直击重庆民间医改试验(2009-07-16)
  • ·西部引擎 重庆12年嬗变(2009-07-17)
  • ·重庆打黑风暴(2009-08-20)
  • ·重庆第一民办高校争夺战(2009-09-03)
  • ·彭长健落马 重庆打黑进入深水区(2009-09-10)
  • ·重庆扫黑 直戳“保护伞”(2009-09-17)
  • ·揭秘重庆“黑老大”脸谱(2009-09-23)
  • ·文强招了:“平安是福”喃喃不已(2009-10-1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